所有的御林軍都是步兵,只有一個騎兵營,大概千人的樣子。其他門的步兵很難快速的跑進來,而這二三千人從城牆下跑下去到那個洞口的時候,卻發現北方軍區的人已經衝進來了一小半。

二三千步兵,對著紅著眼睛的一萬輕騎兵會有什麼效果?

就好像是一頭瘋狂的公牛用力的撞在木質的柵欄上的感覺,簡直就是摧枯拉朽,騎兵們只需要伸出長矛保持著這個姿勢向前衝過去就可以了。

希伯萊的嘴唇都要被自己給咬出血了,他大喝著:「上!把那些人都給我殺光!」

源賦世界 ,旁邊的親衛急忙攔著他:「將軍,您不能上去,太危險了!」

他紅著眼睛一劍砍翻了旁邊的親衛,大聲的喊了一句:「現在他們已經衝進來了,我現在已經是失職的罪名。如果迅速把他們撲滅,我就能保住一條命,如果要他們在皇宮裡肆虐,我就等著被伊凡陛下殺掉吧!」 第414章姓氏的榮耀

希伯萊想的也很有道理,這一萬衝進來的人威脅是相當的大,可是他接下來就愣住了。

除了北方軍區的一萬輕騎之外,還有的就是後面跟著的一萬王城禁衛軍,這些王城禁衛軍跟在後面倒似乎不是來打仗的。而是來約束前面一些散亂的北方戰士的!

皮特到底是花了重金的,北方軍區的精銳雖然沒有怎麼打過仗,開始的時候有些畏首畏腳。可是眼看著攔在路上的那些御林軍被馬踩成了肉醬,他們骨子裡的野性就被喚了起來。

很亂,御林軍和北方軍區,再加上一萬的王城禁衛軍,他們的人馬混雜在一起,而王城禁衛軍的首領……

竟然是亞爾弗列德,只要是一個納米亞人,幾乎就聽說過這個名字。在這裡,他就是軍魂,沒有一個納米亞的士兵在對著亞爾弗列德帶領下的軍隊還能殺氣十足的!

好多士兵都以這位功勛卓著的帝國元帥為榜樣,他似乎是有聲音魔法在助陣,幾乎就傳遍了三分之一個皇城。

「如果心中尚存有對這個帝國的忠心,如果你們覺得伊凡的皇位是纂奪而來,如果我們要扶持帝國真正的血脈維爾斯殿下,那麼,就跟著我們!」

一個軍人,通常都會有著一腔熱血,在他們心中,更傾向於開疆拓土的開國皇帝韋斯利,更傾向於武力治國的霍金斯,他們的一腔熱血在胸中沸騰了。

雖然不會所有人立刻掉轉身就跟著亞爾弗列德,但是至少他們放緩了手中的兵器,一部分人在後面慢慢觀望。這其中的一小部分人已經被亞爾弗列德說得心動了!

北方軍區的人立刻就犯了糊塗,其實他們才是最無辜的,本來是培養來給希克爾奪權的。可是跑到了皇城裡面,他們連自己的目標是誰都不知道。

而皮特立刻也大吼了一聲:「不錯!跟著亞爾弗列德元帥,我們帝國真正的主宰不是伊凡,而是一個給了納米亞強盛的姓氏。」

這裡面御林軍是伊凡的嫡系,就算是這樣,他們中也有一部分停下了戰鬥,因為整個帝國的人都在盼望著真正的李姓家族回歸。雖然還剩下大部分人,但是這也起了很多作用。

而北方軍區是希克爾讓皮特培養起來的,現在兩個人都在這裡,他們的命令都是伊凡。北方軍區的人立刻殺向了仍然頑固的御林軍。

而王城禁衛軍的人比較狡猾,相對來說,他們的素質倒比其他的軍人都強。能做到令行禁止,庫爾拔斯和亞爾弗列德長劍所止,就是他們腳步所向。

他們跟在北方軍區的人後面,如果有北方軍區的人敢半路逃跑,他們立刻在後面斬殺,如果有人趁亂打劫,也會被他們殺死。

他們更像是一夥秩序的維持者,而衝突的主要方面都是御林軍和北方軍區。而這裡面御林軍又佔了大多數,這裡開始,才是真正的戰鬥。

人命被一個一個的收割,大多數士兵臨死都不知道,自己打這場戰鬥的目標是什麼?

他們到底是伊凡的人,還是希克爾的人,還是維爾斯殿下的人,或者是亞爾弗列德的人。

北方軍區的人與御林軍的抵抗勢力們互相殘殺著,其實是一場十分混亂的戰鬥。北方軍區的人知道自己是希克爾伯爵的人,希克爾伯爵又是伊凡陛下的兒子,所以他們也可以算是伊凡陣營中的人。

現在希克爾伯爵就在這裡,帶領著他們衝擊著伊凡的皇位……

底層的人是最悲慘的,可能送了命,卻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皇城畢竟有許多設施,在這裡騎兵的優勢根本就得不到展現,很多騎兵們拋棄了馬匹與提著馬刀與御林軍拼殺在了一起,由於御林軍的兵力太過分散,很多還在其他的幾座門,所以他們現在處於劣勢。

雖然人數眾多,卻沒有能夠把力量集中在一處攻出去。

希克爾看著這些性命在自己的身邊一個一個的消逝,他的臉色很不好看,這都是納米亞帝國的力量,消失了一個就少了一個。

畢竟這場戰爭是因為自己,因為自己今夜可能有許多的人要死去。

到了後來,北方軍區的一部分人就算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可是御林軍的人卻不會放過他們。這場戰爭已經無法阻止了,有的人是為了保命,不管怎麼說,他們的刀都毫不留情的砍向對手的身體。

「皮特,我們去宴會那裡,他們的力量怕太過於薄弱,可能會有危險!」

想起了宴會中的情況,希克爾的焦急再也無法忍受,那裡有著太多他要關心的人。

在黑夜中,他舉起了一根黑色如墨的魔杖,一道傳迅魔法向天空之上射了出去——

嗚——

一道猶如煙花一樣的紅色直升到半空,然後猛的炸得火星四射,希克爾和皮特兩個人下了馬,如飛一般的向宴會的宮殿奔去。

「伯爵大人?你要去哪裡?」

北方軍區騎兵中的一名高級將領奇怪的問,他是希克爾伯爵的心腹,是北方軍區中希克爾的代言人。有的時候是北方軍區的一些事情是希克爾通過他和皮特向士兵們傳遞的。


在他不甘的神色中,希克爾冷冷的舉起魔杖,一枚火之矢如流星似的洞穿了他的胸膛。

「現在的北方軍區是一隻無頭的蒼蠅了,事情就交給亞爾弗列德吧!」

「希克爾」一聲冷笑,借著風系魔法的加速,與皮特將軍如風馳電掣向宴會廳的方向奔去——

亞爾弗列德眯著眼睛,看著天上的那枚傳迅魔法,然後很是滿意的呼出了一口氣。他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話:「這兩萬的人命就死在他的手裡了,真有一個皇帝狠毒的潛質啊!只是……對於一些人還是有些心慈手軟了。」

庫爾拔斯點了點頭:「不錯!這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說完后庫爾拔斯從馬上取下了一隻四方形狀的箱子,裡面赫然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從相貌來看……竟然是伊凡!

亞爾弗列德的嗓音響徹了交戰的雙方:「現在伊凡的腦袋在我這裡,今天晚上維爾斯殿下……不!是維爾斯陛下將要加冕,有人還要站在伊凡那一邊,格殺勿論!」

可以說,伊凡做了這幾年的皇帝,還是拉攏了不少的人心。還是有相當的一部分人甘心為了盡忠賣命,可是這前提都是建立在伊凡還活著的基礎上。

如果說伊凡死了的人是艾德萊曼,也許不會有人相信。可是這句話是亞爾弗列德這個人說的,就多了二分可信度,就算有一些智慧卓絕的人想到其中還有疑點,也沒有辦法左右大勢。

有的時候,絕對的武力就是絕對的力量。

還在為伊凡賣命的人的忠心動搖了——

伊凡的臉色無比的猙獰,一聲令下,貴族們立刻大部分都站到了他這邊。

詫異的維爾斯沒有想到,竟然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貴族們站到了自己這一邊,為首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


他身上禮服上面的族徽章竟然有皇家徽章的影子,只是比皇家徽章多了一根鞭子模樣的東西。

這是維爾斯相當不喜歡的一個家族,克勞福特家族的族長——西塞公爵,那個驕傲而又有些淺薄的米納正是他的兒子,米納已經毫不猶豫的站到了伊凡那裡。(克勞福特家族就是在建國之初那個救了開國皇帝韋斯利的奴隸的後代,是納米亞帝國的代表貴族之一)

看到父親毫不遲疑的站在維爾斯這邊,他大急,要知道伊凡可不是什麼心胸寬廣的人。站到他的對立面上,最後肯定會被他報復的。

米納急得不行,這個時候也就不顧什麼優雅的紳士做派了,他喊著:「父親!你怎麼站到那邊去了?快過來啊!」

西塞公爵是一個典型的貴族,從納米亞建國之始,他們的身份一直就是最尊貴的。

雖然西塞公爵驕奢,雖然他們有著毫無理由的驕傲,可是現在的西塞公爵眼中竟然有著不可理諭的堅持。他向伊凡深深的鞠躬:「請原諒,伊凡陛下!我們克勞福特家族的榮耀,是來自於維爾斯殿下的祖先韋斯利陛下。自然是他給的東西,為了他的子孫再還回去,我覺得這理所應當!」

誰能想到,一個典型的虛偽貴族,在生死存亡的時候,竟然有著置生死於不顧的堅持。

維爾斯點頭微笑:「多謝西塞公爵,我想局面還沒有到最後的地步。」

然後維爾斯緩緩抬起了手臂,一把火紅色的小巧魔杖緊握在手中,他用魔杖的前端指著伊凡:「你剛才說的是這個帝國么?我想請問,篡奪納米亞皇位的人什麼時候有資格代表這個帝國了?我們的國家是姓李的,請問伊凡陛下,您姓什麼?」

的確,伊凡其實他只是被過繼給索菲亞的,他跟韋斯利的血統根本就沒有一點關係。要說在血統上最理所當然的繼承者,當然就是維爾斯!

伊凡眼睛中布滿了血絲,這句話他認為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解釋。

「不管我姓什麼?今天維爾斯你都要死在這裡,殺了他!」 第415章犧牲!

大廳中,涇渭分明的分成了二派陣營,一邊的人數具有壓倒性的優勢。

維爾斯知道,那些站到伊凡陣營中的貴族不算什麼,畢竟今天只派到用場的只有武力。

只是……只是這人數對比也太懸殊了吧!

他在對面的伊凡那邊的人中看到了悌娜,也看到了海倫。這個也沒什麼,悌娜對自己的忠心來源於她對地位的需要。可是……可是……


艾德萊曼竟然也站在伊凡旁邊!

那是什麼意思?

艾德萊曼這個傢伙果然是一個無恥的人,凱瑟琳對他怒目而視,而艾德萊曼只是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他花白的鬍子下面,分明是一股讓人怒火衝天的幸災樂禍笑容。

得意的伊凡臉色鐵青,旁邊的皇族侍衛們已經把外面的事情告訴了他。

「父親,你去把北方軍區的人穩定住,肯定是維爾斯他們派人冒充了你。」伊凡淡淡的吩咐著。

希克爾臉色陰沉,到了現在伊凡還在擺著皇帝的架子命令自己。他早就忘了是誰幫助他登上皇位的,不過現在去一個人去攔住北方軍區的騎兵?

恐怕去了就回不來了罷!

「不用去了,就算我去的話也攔不住了,伊凡,你還不明白么?如果我們能在這裡殺了維爾斯,只要保住性命,我們就還有機會!」

現在艾德萊曼反倒不重要了,維爾斯才是這些人的中心,伊凡冷冷的說了一句:「殺掉他們!」

在宴會廳的二樓出現了幾十名的弓箭手,這些人才是伊凡和希克爾自己的力量。每個人都是最起碼四級的弓箭手,黑中透著陰森的箭尖沖著維爾斯和凱瑟琳。

另外側門被打開,幾十名魔法師從裡面走了出來,他們的魔法袍上除了有魔法紋路外,還有著皇室有徽章形狀。

維爾斯打量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人,他看到了財務大臣喬治,農業兼稅務大臣雷根,蘿莉茜婭、甚至有幾名今天晚上剛剛認識的貴族,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最危險的境地,現在才開始!


他一把從脖子上把一隻造型有些奇異的項鏈拽了下來,上面的吊墜是一個被被繩索束縛著的天使,這天使面目美麗栩栩如生,只是臉上充滿了痛苦掙扎的表情。

他用力的把這隻吊墜摔在了地上,透明的吊墜由於巨大的撞擊力而粉碎,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從被撞碎的水晶中爆發出來照亮了整個大廳。

一隻由白光組成的六翼天使在維爾斯的背後出現,與那隻吊墜相同的是她的身體被一道黑色的繩子緊緊的捆住了。她的臉上頗有些痛苦之色,雙眼緊閉,一把巨大的十字型光劍在她的手中緊握。

那道刺目的光芒仍然讓其他人不敢直視,只是維爾斯周圍的人才可以勉強掙開眼睛!

宮廷魔法師中的阿德爾曼大驚道:「是守護天使,是光明系的守護捲軸!」

這是光明教會的聖物,是伊莎貝爾隨身攜帶的,據說裡面關押著的是一名叛亂的天使。光明神為了對她的罪孽進行懲罰,把她關進了水晶吊墜。

這相當是一枚防禦性質的魔法捲軸,只是維爾斯不是光明牧師,能發揮出來的作用有限。

當然了,這麼好的東西伊莎貝爾是不會給維爾斯的。 末世全能系統 ……

不過伊凡這一方並不知道,想到光明教會竟然與維爾斯有所勾結,伊凡的臉色如死灰一樣難看。

維爾斯的左右分別是蘿莉茜婭和凱瑟琳,面對著眾多宮廷魔法師和弓箭手,他冷笑著:「來吧!」

伊凡一揮手,眾多的皇家侍衛把維爾斯這一方的幾十個人團團圍住,維爾斯絲毫不懼,他用魔法向蘿莉茜婭和凱瑟琳傳音道:「伊凡!」

伊凡手下的皇家侍衛率先沖了上來,在他們看來最危險的當然不是維爾斯,而是身為大劍士的凱瑟琳和蘿莉茜婭。

侍衛長的劍刺向維爾斯,不過隨著凱瑟琳的出手,一道耀眼的白色鬥氣半路殺出。帶著一道優雅的矜持,卻毫不猶豫的和那名侍衛長的長劍撞在一起。

雖然凱瑟琳不是以力量見長的,可是由於在鬥氣上佔了優勢,那名侍衛長被劈得斜飛了出去。

他眼睜睜的看著陰險的維爾斯魔杖一揮,一道火之矢射向自己的胸口。

一名侍衛立刻揮起長劍來救侍衛長,他一劍劈了過去,卻發現那道火焰形狀的箭驀地爆開——

砰!

那裡面竟然裹著一隻小小的魔法捲軸,致盲術!

而這個時候,維爾斯、蘿莉茜婭、凱瑟琳幾個人都很有默契的閉上了眼睛,侍衛們眼前全是閃耀的白光。加上那個守護天使的存在,他們根本就什麼都看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