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龍武開始用自己的力量去尋找一切,第二天仍然無果,第三天晚上的時候,終於他感覺到一種撲面而來的罡氣將他包圍在其中。

感受著這遠比精石池還要純正的罡氣氣息,龍武就知道,源石池應該就在附近。頓時他是努力把精神力運到最高層,開始細細得觀察周邊一絲一毫的變化。

「唰!」


一記掌風順著龍武的肩膀旁就砍了下來,這還要多虧龍武的精神力幫了他,讓他在最危險的時候躲過了這足可讓他重傷的一擊。

「好快的掌風。」龍武感覺到此人的招術明顯比前面所遇到的兩個木偶人強大太多,當即也不敢有絲毫的小視,這就全身戒備,沖向那發掌之人。

同樣的木偶人出現在眼前,從外表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不同,可是龍武確知道,這個木偶人的強大遠不是前兩人加起上可以比擬,因為此木偶是源石池的守護者,看它身旁正有一個完全翻滾的石池。

罡氣程度都達到了翻滾之壯,如此可以看出來,這個石池內的罡氣如此充沛。

「這就是我所需要的,當然,前提是先幹掉你。」看了一眼石池,龍武有些激動,但在看到木偶人之後,他還是很快鎮定了下來。

木偶人不會說話,沒有思想,他只有一個任務,就是保護石池不被他人所得,所以不管來者是何人,什麼樣的思想,在他眼中他都不會有絲毫放水的可能。

「三萬斤巨力。」面對著木偶人,龍武同樣沒有一丁點的大意,一拳轟出,三萬斤力量全部使出。

上來就用自己最強的力量,龍武就是想看一看對方的防禦到底有多強大。但真的一拳打出后,他本人是愣了又愣,這一拳竟然沒有對木偶人形成什麼危脅,甚至連輕傷都沒有造成。

一拳三萬斤,縱然就是罡王都會受不了,可是這木偶人確強大到如此,那豈不是說龍武根本不可能解決這個木偶?

「少爺,還是我來吧。」意念之中青龍的聲音響了起來。此刻正是晚上,他倒是有了出來的條件。

!! 情人節快樂,有情人早日終成眷屬,己經愛人的生活美滿幸福,還沒有的早日找到自己心儀的另一半吧,嘻嘻!!!

————————

早在之前,龍武就和青龍談過,除非必要威脅生命,不然的話,青龍不要主動出來,如果事事都靠別人,那龍武自己又如何變強呢?

「這個。。。」龍武的本心動搖了一下,如果青龍肯出來,相信一定可以快速的解決這個木偶人。

「少爺,時間緊迫呀。」青龍的聲音在一次於龍武耳中響著。

本來己經內心鬆動的龍武,這就準備一口答應下來,可是在他欲張口的瞬間,心境突然波動了一下,就是這小小的波動,讓他停止了接下來說的話此,而是改口道,「不必了,青叔,如果連一個沒有思想的木偶人我都解決不了,那還談論什麼變強。這個木偶人就由我來解決罷了,縱然殺不了他,那也只能說我與此無緣。」

龍武修練的本心異常強大,除非必要,不然他是不願意假手於人的,現在對付木偶人也是如此,他當這當成了自己的一成鍛煉。

「即然你的力量如此之大,防禦如此之強,那我只能動用吞天棍,讓你看看到底我們誰更厲害一些。」龍武不決定用青龍幫忙,但他不會棄用武器,畢竟吞天棍也是龍武實力的另一種表現。

許久未用的吞天棍被龍武雙手握在手中,接下來,刺,推,壓,挑掃,指。。。。。。


十數種棍法由龍武的手中使出,吞天棍威有如天神下凡一般向著那木偶人身上各位置衝去。

吞天棍本身就強大異常,在龍武的使用之下,勁力何止又漲了一倍,可以說現在每一棍擊出,都可以達到五萬斤左右的巨力,在此巨力不斷的轟擊之下,那木偶人終於有些支撐不住,身形開始變得淡化起來。

看到有作用,龍武繼續施展著吞天棍,一棍又一棍把全身得罡氣都調動了起來,有如不要命一般的繼續轟擊著。

縱然就是這般的轟擊,龍武也足足用了半個時辰,方才見那木偶人一陣的虛化,消失於了無形。而在做完這一切后,龍武整個人也是撲通一聲座在了地上,這一陣子他強行使出了超出本身的力量,讓他整個身子有一種虛脫的感覺。

倘若不是在罡石池中,龍武是不可能,也不敢這般的使用吞天棍,畢竟在他以經可以發揮出兩成吞天棍威后還沒有這般的使用過,因為這樣做實在是太過消耗罡氣。

好在在罡石池中,最不缺少得就是罡氣,所以他可以不斷的使用。現在感覺到兩個丹田的內的罡氣都幾乎被消耗一空,這他便將吞天棍收起,整個人跨入到了源石池中。

一躍入池中,一種舒服感就瀰漫在了他的全身,精純的罡氣有如萬佛朝宗般的湧入他身體之內,滋潤著他體內的穴道和補充著元氣。

遁入到神龍山莊之內,龍武將源石池也放入其中,慢慢吸取其中的好處,一天一夜之後,他的罡氣恢復如初。然好處不僅於此,接下來,他同時感覺到了自己的力量發生了改變,就在剛才他不要命的打出那棍棍五萬斤力量時候,神力法則也終於突破了原有的界限,發生了改變,他的力量在消耗一空,重新凝聚的時候,因為罡石池罡氣的精純,使他的力量開始大增起來。

三萬五千斤,四萬斤,四萬五千斤,終於,提升到了五萬斤的力量。

「恭喜少爺,你現在一拳可以打出五萬斤,這己經是罡王最高一拳的力量了。」在一旁的青龍感受到了龍武的變化,不由欣喜的說著。

「呵呵,這就是我靠自己力量斬殺木偶人得好處,不然縱是可以進來這石池內,怕這個進步也不會屬於我。」龍武同樣的感受到了這個變化,這便是一笑而道。

力量得到了提升,龍武並不滿足,他在感受到自己的罡氣來到了四階罡帥的巔峰之後,這就又拿出了四階罡帥竇利的罡氣,五階罡帥馬浩然和沐俊的罡氣,他要借用這三人之力在度突破。

在罡氣不需要擔心的情況之下,龍武在嘗試做著突破,將三人的修鍊經驗和感悟化為自己所用之後,他連喊了三聲爆爆爆。

頓時,在龍武的身邊罡氣竟然發生了爆炸,顯然這是力量強大超過本體之後才會有現像,而在這種突然爆發的情況下,龍武的雙丹田再次變大,就這般的被他突破到了五階罡帥之境。

一突破之後,龍武就感覺到身體又發生了不少的改變,連忙運足氣息,開始借著源石池的罡氣補充丹田之氣。

這一次足足過去了一百二十天,終於,龍武的修為達到了五階罡帥的巔峰,此時得他比之前進來的時候進步了太多,甚至現在就是面對一名普通的一階罡王,他甚至感覺到都有一戰之力。

龍武的修為異於常人,先不說學會了多種法則在身,單說兩個丹田的罡氣補充就絕對不是其它武者能夠相比的,而他的每一個丹田也要比同階大了許多,所以,如今的他雖然是五階罡帥,但一般的罡帥己經不會是他的對手,他己然有了挑戰罡王的可能。

當然,這一切就是龍武的感覺罷了,是不是真的可以在罡王走下逃生,那還要真試過才知道。

「青叔,時間是不是要到了。」看著身處得這個源石池現在罡氣也所剩無幾了,龍武出聲問著。

「沒錯,一月時間己過,少爺是要準備出去了。」青龍那裡使終有一個沙漏,可以讓他精準的算出外界的時間。

「好,即是如此,我那就離開這裡吧。」龍武也知道,短時間內他進步如此巨大,現在是需要好好出去消化一番,不然的話,還想進步那就會導致根基不穩,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償失。

龍武做了準備之後,這就移出了神龍山莊,在罡石池中隨意找了一個地方打座修鍊,他在等待著被召喚出去。

石池秘境之外,四派的宗門長老們都在等候著,他們清楚,下一刻,這些核心弟子就會出來,那個時候,誰佔得了更多的便宜就一目了然。

!! 原本平靜的石池隨著時間的到來,變得波動大了起來,接下來,一道道漩渦在此產生,然後由其中飛出了四個翡翠玉牌分別的襲向王宏亮等人,顯然這是將此物歸還,為了下一次三年之後一石池秘境開啟做準備。

四道玉牌飛出之後,一道道身影也隨著漩渦的產生由中飛了出來。

「師尊,救我。」一道身影如箭羽一般射出之後,竟然直朝著赤火山莊護法杜奧身邊飛去。

此人正是那唯一逃走的賈銘宇,他們一行人被龍武擊殺后,只有他一人逃了出來,之後他就躲了起來,在一個很是偏僻的地方一直等待著,因為石池秘境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一旦開啟,除非時間到了,中間是誰也不能出來的。

如此,就在裡面整整躲了一個月,直到秘境重新開啟,賈銘宇這才有機會逃了出來,一出來就直奔著赤火山莊陣營而去。

「怎麼了銘宇,發生了什麼事情?」看到只有一個弟子跑了出來,杜奧就心生了一種不好得感覺。

「師尊,馬師兄等人都被元陽宗的人給殺了。」賈銘宇人一落在了杜奧身邊,這就急忙把發生的事情講了出來。

「什麼?被元陽宗的給殺了,他們四人都死了?」杜奧愣了一下,他可是清楚得很,這一次赤火山莊為了提升核心弟子的實力,可是連房炎執事都派了過去,為了就是保證他們能取得絕對的優勢,可是現在似乎連房執事都死了,若是這樣,那元陽宗有人的要有怎麼樣的實力。

此刻,元陽宗張星峰等人也從石池秘境中走了出來,正好聽到了賈銘宇的哭訴,頓時一個個眼睛瞪向著那裡。

龍武和大家也基本上同一時刻出來,對於賈銘宇的喊聲自然是注意到了,可是他確沒有說什麼,他相信張星峰等人會講,他只需要看著就是。雖然說他自認這一次進步不小,可是面對杜奧這樣的三階罡王他仍然沒有一點的信心。

「怎麼回事星峰?」元陽宗二長老王宏亮也出聲問著。

「回報師叔,情況是這樣的,我等五人剛進入到石池不久,便遇到了賈銘宇等人攔路,更要緊的是他們之中竟然有房炎執事,那五人不由分說便向我等下手,若不是我們機靈的話,怕是這一次全都葬身於此。」

張星峰話不多,但確透露出來了一個重要信息,便是赤火之庄派出了執事進入到罡石池中。

「有這樣的事情?」王宏亮聽后也是駭然,赤火山莊竟然為了取得優勢,派出了執事,這己經違反了規則,當即他就把目光看向杜奧,先聲奪人道,「杜奧,你們赤火山莊想幹什麼?竟然派出了執事參與石池秘境探索?」

王宏亮這樣一喊,頓時五平郡與虎爪宗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杜奧,顯然是想聽他的解釋。

「哼。」杜奧臉色一白,但嘴上確是不饒人得說著,「我們四位核心弟子死還沒有找元陽宗算帳,你們倒是先質問起我來了。好,那我問你,說房炎執事進入到石池秘境,可有什麼證據?」

「證據?」王宏亮是一愣,就把目光看向了張星峰。

殺人哪裡還會留下什麼證據,在說了房炎的屍體都化在了石池秘境之中,現在要證據,誰能提供。


倒是一旁的方立人似乎想到了什麼,反聲問著,「如果房炎執事沒有進入到石池秘境,那你們就把他請出來,我們大家看到真人,一切不就真像大白?」

「呵呵,真可笑,我們赤火山莊的執事,憑什麼你們說見就見?在說了,房執事早在半月之前就出門遊歷去了,誰知道現在去了哪裡?」杜奧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實際上,眾人也感覺出來,房炎多半真是進入到了石池秘境,並且死在裡面,只是現在沒有證據罷了。

杜奧也知道,在較真下去對己方不利,畢竟他們打破了規則在先,所以現在也不就元陽宗弟子殺人的事情說事,而只是把目光恨恨看向著張星峰等人。

這邊沒了動靜,另一邊虎爪宗的長老梅元白突然說話了,「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赤火山莊死人了,我虎爪宗也有弟子沒有出來,就是五平郡也是一樣,可偏偏得你們元陽宗確是沒有一人傷亡?誰來給我解釋一下。」

此時的梅元白己經發現自己弟子竇利並沒在隨大家一起出來,同時他還看到了五平郡護法馬金軍也在找尋弟子沐俊,這便借著這些事情將矛頭對準了元陽宗。即然三方都有損失,唯有一方無事,顯然最被懷疑的就成為安然無恙的元陽宗。

「這是什麼道理,難道你們弟子死在秘境之中,我們就不能安然退出嗎?看看吧,我們的弟子可都沒有任何的進步,顯然都應該是在最外圍之地修鍊。」王宏亮說著話,就將目光看向了張星峰等人。

當然,張星峰因為剛開始就受了傷,所以只是在外圍修鍊,沒有進步是正常的,而龍武則是有意壓制了修為,將部分罡氣移動到廢丹田之中,所以能看到的僅還是那二階罡帥的修為。

順著王宏亮的話,大家把目光看去,果然,元陽宗的人雖然沒有損失,可階位都未上升,看到這一切,大家心中也似乎認可了王宏亮的話。

「好了,進入石池秘境,本來就應該有死有傷,死了只是運氣不好而己,即然事情己經了結,那大家就各自退去吧。」五平郡的護法馬金軍下了斷言,之後身子一轉,率先帶人離開。

龍武看著五平郡的人走了,不由神經也是一松,對方顯然是認為沐俊是死在了石池秘境的木偶人之下。

杜奧發出了一聲冷哼帶著赤火山莊的唯一核心弟子賈銘宇也轉身離開。

虎爪宗的梅元白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方立人,顯然還在為上一次擊殺不成而生怨,之後也是手一擺帶著四名弟子離開。

最後,才是王宏亮帶著元陽宗的五名弟子,返身轉回。

在回去的路上,張星峰好奇的問著,「龍師兄,我等因為受傷無法進入到秘境深處,自然不能晉陞,可是你為什麼也沒有進步?」

!! 一聽到張星峰喊龍武師兄,打頭的王宏亮就愣了一下,同時耳朵也豎了起來,他感覺到,在秘境之中應該不止發生這一點的事情。

「呵呵,進步當然是有的,只是剛才不想讓其它人看到,圖生枝節罷了。」龍武笑了笑,即然張星峰都喊自己師兄了,那他就應該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不然的話,似乎是名不符實。

龍武這隨便一釋放,就是五階罡帥巔峰的修為,當即就把張星峰和其它三名師弟給驚愣住了。

實際上,不光是他們,就連王宏亮與方立人也是大驚。

進入到石池秘境的,有運氣好的可以晉陞一階,往年也有更厲害的,直接晉陞兩階,但說起來可以晉陞到三階的,他們不要說見過,就聽都未曾聽過,可龍武就打破了這個先例。

事實,龍武的罡氣太過充沛,如果他晉陞只需像張星峰他們需要的那一點罡氣,怕是這一次他最少要晉陞五階,可能還不止。

「方師弟呀,你的運氣真好,收了一個好徒弟。」王宏亮看著這一幕,實在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這便拍了拍方立人的肩膀以示祝賀。

「呵呵,呵呵。」方立人只是傻笑一番,龍武的進步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當初他不過就是因為其救自己一命才把人帶回到了元陽宗,后又看對方修為不錯才收了徒弟,可誰想到,這才多長時間,從進入到元陽宗到如今也不過就是兩個月的時間罷了,就從七階罡將升到了五階罡帥,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豈不是用了多長時間就能到罡王,甚至會超過自己了嗎?

如果方立人知道,龍武從有了丹田開始修鍊到如今也不過就是半年的時間,怕是他更會直接驚掉眼球了。

龍武並沒有任何炫耀的意思,只是為了尊重張星峰,即然你們稱我為師兄,那我就要對得起這個稱呼,可誰想到,這一展露竟然就震驚到了大家。


「走,速速回去。「王宏亮似乎是怕有什麼意外,邊說邊帶頭向著元陽宗方向而歸。

元陽宗宗主大殿,宗主衛正天正滿意的看像著龍武,顯然對於此人在罡石秘境中取得如此大得成績,那是相當滿意。

內門二長老王宏亮是把發生的事情大概講了一下,等聽得龍武竟然僅僅一月之間就提升了三個階位之後,所有在場之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變得灼熱起來。

這些目光之中有羨慕,有妒忌,有佩服,還有怨恨。

生出怨恨目光的正是元陽宗外門長老李仕程。一月之前他還曾教訓過龍武,可是現在此人的修為竟然不在自己之下,甚至論戰鬥力他還可能有所不如,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宗主,我有一事不明。」在聽完王宏亮講敘了石池秘境之中所發生的事情之後,內門大長老崔龍忽然出聲問著。

「崔長老,何事請講。」衛正天顯然現在心情不錯,一臉笑容看向著崔龍。

「是這樣的,即然龍武說他擊殺了房炎,馬浩然,竇利,沐俊等人,那請問為什麼他不帶著張星峰等人進入石池內部,去吸收更好的大罡石池能量,如果可以做到這一點,那他們豈不也有晉陞的可能嗎?」

崔龍的弟子便是張星峰,顯然他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是有偏向之嫌,他是明顯在為弟子叫屈。

看著崔龍站出來為弟子說話,方立人就不得不說道,「師兄,話不是這樣說的,龍武不是講過了嗎?星峰等弟子在與赤火山莊的人血戰之中受了內傷,他們怕是進了石池內部沒有自保能力,想來這其實是為了他們好。」

「為他們好?哼!這話也就騙一騙三歲的小孩好了,如果真是為了星峰他們好,那為什麼不帶他們入石池內部吸收更好的能量,顯然他是怕其它人超過他,還有我現在懷疑在對付赤火山莊時,龍武有意放慢了動作,這才導致星峰等人受傷。」崔龍看向著方立人,聲音冷冷的說著。

「師尊,不是這樣的,是。。。」一旁站立的張星峰看到師尊為了自己,竟然開始冤枉龍武,不由就想站出來解釋。

「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似乎是知道徒弟要說什麼,崔龍及時出聲制止。

龍武是萬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如果早知道會這樣,他是絕對不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看來就算是同宗之中,也分遠近親疏,他的進步太大顯然是引起了別人的妒忌。

接下來,不止是崔龍,三長老許同剛,四長老劉保傑皆是出聲質問龍武,顯然他們的弟子這一次並沒有得到什麼進步,這讓他們也生怨恨。

「你們不能這樣,龍武是功臣,如果不是因為他,怕是星峰他們早己經死在了石池秘境里,你們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想法?」看著三位師兄都開始質疑龍武,方立人的臉色漲紅,顯然是真的有些生氣,他想不出,為什麼憑日里對自己極好,甚至也十分團結的三位師兄會有這樣的態度。

「嗯?這件事情二長老怎麼看?」衛浩天並沒有馬上下決定,而是把目光看向了王宏亮,他是內門長老里最足智多謀的人。

王宏亮起初也是十分的驚訝,他想不明白,一向以宗門為重的大師兄崔龍如何會有這樣的說法,更不理解三師弟與四師弟怎麼也會跟風而起。只是這一皺眉的時間很短,他似乎就想通了什麼,在看向衛正天的時候,直接一拱手而道,「宗主,我認為大師兄他們說得有道理,只是龍武畢竟也是我們元陽宗的弟子,他進步也就等於我們宗門得到了好處,我看應賞應罰。」

「好,即然如此,龍武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就將他關入到水牢之中半月,反醒其過吧。」衛正天聽從了王宏亮的意思,下了決定。

「我不服。」方立人平時做為宗內公認的老好人,這一會竟然反應激烈起來。

!! 「行了,五長老,這是大家的意思,如果你不服,那隻好也把你關入水牢中,你好好考慮一下。」衛浩天似乎並不在意方立人的反對,反而以強勢態度壓制著對方。

隨著衛正天說了此話,他就一出手,瞬間制住了龍武,然後身子一動,離開了宗主大殿之中。

為宗門做了貢獻,最後確沒有落到一絲好處,反而還要被關進水牢,以他的性格怎麼可能忍得主,只是因為衛正天是九階罡王,實力太過強盛,龍武根本反應不急。

被衛正天抓著,龍武心中急速得想著,如今也只能先忍上一時,回頭等著天黑,他召喚出青龍來,那個時候,他一定會給元陽宗一個好看,他要讓這些知道,無故誣衊自己的下場是什麼。

「龍武,不要怪我,這是大家的意思,還有,在水牢之中你最好安份一些,不然的話,你的師尊會因此而受連累。」衛正天似乎知道龍武有些手段,特意在將其放入水牢之中之前說了這些。

下一秒,龍武就被拋棄在了一個巨大的水池之中。那水冷冰刺骨,就算龍武現在己經是五階罡帥,可掉入此中,還是有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

衛正天做完這些之後,瞬息消失,這便來到了一個密室之中,然後輕敲三下門,進入其中。「太上長老好。」

「嗯,做完了,他反應如何?」密室之中,一位看起來己經是一頭白髮的老者眼睛都沒有睜得問著。如果龍武正在這裡,他一定會驚訝萬分,因為此人的修為明顯比衛正天還要高,那就等於是己經超出罡王的存在。

「還好,至少比我想的要好一些。」衛正天笑了笑回答著。

「嗯,成大事者,要能屈能伸,這一次就當是給他一個鍛煉的機會,當然,這也是最好逼出內奸的方法。」那一頭白髮的太上長老出聲說著。

「是,太上長老所說極是,可龍武終究受了委屈,應該給予補償的。」衛正天想了一下說道。

「呵呵,看來你是很看好這個龍武呀,即如此,我自然會按事先所說給他補償,你放心,我無意中得到的那水之法則的碎片己經扔進了他所在的水牢之中,但你也清楚,是不是能夠有所感悟,這就不是你我等能說了算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