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這種想法的人可不只一個!

按理說,事實上也應該如此才對,金線雕應該可以輕鬆躲避才是。

但是,事情無絕對,總會有一些讓人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

這塊磚頭,竟然奇准無比地砸中了那隻半空中的金線雕。

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竟然一下子就將那隻金線雕砸暈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這尼瑪也太假了吧!

白痴都能躲過去的磚頭,金線雕竟然被砸暈了過去?

這……這是真的么,不會是幻覺吧?

很多人,都不敢置信地使勁揉了揉眼睛,然而事實就是事實,由不得他們接受不接受。

是誰?

是誰這麼有才,憑藉一塊碎磚頭,就將一隻五星魔獸金線雕干暈下來?

不只是「狼群傭兵團」的眾人想知道,就連東方瑾萱幾人,都是有些好奇地回頭看去。

到底是誰,竟然可以做出這麼奇迹的事!?

於是,一個小男孩的身影,便落入了他們這些人的眼帘之中。

「是那個孩子!」

見剛剛出手的人竟然是東方修哲,曲山清身體一震。

這一路上,他可是一直在暗地觀察著東方修哲,雖然知道這個小孩一定不像外表這麼普通,可是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小孩竟然可以拿著一塊破磚頭,就將一隻金線雕干趴下。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相信想知道這個問題的人,絕不止他一個!

「小五,幹得漂亮!」

東方瑾萱可沒有想那麼多,當場稱讚了一句。

「可惡的小鬼,竟然敢傷我金線雕,我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

一聲咆哮突然響起, 總裁,我已婚

他們知道,他們的團長生氣了。

東方修哲看見,有幾個不長眼的傢伙竟然躲在人群後面準備放冷箭,他可不允許這種事!

眼中寒芒一閃,東方修哲這次決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一下對方。

和他玩陰的,他能把對方這些人人玩得死去活來!

嘴角邪邪一笑,一個絕妙的主意已經在腦海里浮現。

小惡魔即將出手,這一下狼群傭兵團可要倒霉嘍!


哎,悲催的一幫傢伙…… 「狼群傭兵團」的團長外號「黑狼」,之所以會有這個外號,一來是因為他人長得黑,二來則是與他所會的鬥氣有關。

此時的黑狼,很生氣,沒有想到自己最珍貴的寵獸——黃階五星魔獸金線雕,竟然被一個小屁孩用一塊破磚頭砸暈在地。

這尼瑪不是親眼所見都不敢相信!

「小鬼,你竟敢傷我寵獸,我不會放過你!」

[綜英美]入行需謹慎 ,黑狼就欲向東方修哲衝去。

可是,有一個人立馬不幹了。

東方瑾萱一個閃身已經擋住了他的去路。

「想動我弟弟,過了我這關再說!」

東方瑾萱是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弟弟一根汗毛的。

「給我讓開!」

黑狼使用的兵器是一根狼牙棒,當頭便是向著東方瑾萱劈了下來。

「絕不可能!」

東方瑾萱手中的長刀迎了上去,兵器相撞,立即火光四射。

手掌傳來一陣麻痛,東方瑾萱心中暗自吃驚,沒有想到這個黑臉男子的力量這麼大,竟是讓她有點經受不住。

憤怒中的黑狼將體內的鬥氣瘋狂施展出來,一棒緊接一棒地揮出,竟是將東方瑾萱逼得不住後退。

很顯然,在實力上,東方瑾萱明顯不如這個「狼群傭兵團」的團長,如果是曲山清,也許還有與之一較高下的可能!


不過此時的曲山清,正被七八個人纏住,根本無法過來幫忙。

「你們這幫傢伙,不要欺人太甚!」

東方瑾萱緊咬著牙關,苦苦地支撐著,手上的招式變得越來越遲緩,已經完全被對方壓抑住了!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別看此時的東方瑾萱表面上沒有什麼變化,但其實她此刻的心裡焦急一團,知道如果自己這道防線被攻破了,那麼遭殃的不只自己的弟弟,還有那兩個魔法師!

然而,還有更糟糕的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

在混戰的人群後面,有幾個傢伙鬼鬼祟祟,正是接到黑狼的命令,伺機準備偷襲下黑手的那幾人。

他們已經各自鎖定住了目標,散發著寒光的暗器已經被他們握在了手中,眼看著就要行動了。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如果等到這幾人真的動了手,那麼勝負將會立刻見分曉!

東方修哲自然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在確定時機成熟后,他終於出手了!

數十個水球,憑空出現,以奇快無比的速度,穿過戰鬥中的人群,準確地擊中了那幾個準備出手偷襲的傢伙。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

「魔法師?對方竟然還有一名魔法師?」

「瞬發,剛剛那個好像是瞬發魔法!」

「是那個小孩,竟然是那個小孩!」

「他是一個魔法師?竟然還能夠瞬發魔法?」

「天啊,這個小鬼,他到底才多大,竟然都可以瞬發魔法了,難道他擁有著近戰法師的潛質么?」

所有人看向東方修哲的眼神,無不充滿了驚訝。

一直以來,他們都把東方修哲當成了沒有絲毫威脅的累贅,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小男孩繼剛剛扔出那塊磚頭的逆天之舉后,竟然又讓眾人大跌眼鏡地瞬發起魔法來。

這個小鬼,他到底還有多少讓人驚訝的事?

吃驚的不只是對方的人,曲山清可是著實被嚇了一跳,要知道他一直以為東方修哲可能是個斗師,怎麼又突然變成魔法師了?

難道說,自己以往的種種猜測都是錯誤的?

再說那幾個被水球擊個正著的人,淋了一頭的水,雖然說沒有受到什麼傷,但是驚嚇還是有的!

「可惡的小鬼,等一下收拾了這幫傢伙,再來好好收拾你!」


正準備重新尋找時機下手的這幾人,注意力才不過剛剛一集中,便是再次被一個水球擊中。

弄得他們幾個差點一激動攻向自己人!

接連幾次,都是如此,無論他們幾個怎樣換位置,只要注意力一集中到場上的戰鬥,水球便會奇准無比地擊中他們,那才叫一個邪門!

「這個小鬼,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竟然時機把握得這麼好?」

「這是巧合么,有一連巧合好幾次的么?」

當幾人向著對面的小鬼投去詫異的目光時,卻是更加詫異地發現,這個小鬼正在對著他們幾個笑。

幾人不約而同地一驚!

「難道說這個小鬼發現了我們的企圖?」

「按理說這不應該啊,別人都發現不了,這個小鬼又是怎麼發現的?」

「可是如果沒有發現,他為什麼只是針對咱們幾個?」

「邪門,這個小鬼絕對邪門!」

「我原本還很奇怪對方這些傢伙為什麼會帶著一個小孩,現在看來,這個小孩並不簡單啊!」

「現在怎麼辦,團長交給咱們做的事,如果沒有做好,你我都知道後果會如何!」

「不用怕,不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而已,他能夠瞬發魔法又如何,水球這種東西,根本就對咱們造不成任何威脅!」

這樣一想,幾人又重新找回了信心。

然而,他們卻哪裡知道,東方修哲攻擊他們的那些水球可是一點不普通,那可是經過陰陽五行術加持過的,可笑這幾人還沒有發現自己中招了!

可能是因為東方修哲瞬發魔法的緣故,原本節節後退的東方瑾萱重新燃起了鬥志,對著攻擊變得有些遲疑的黑狼笑道:

「怎麼樣,吃驚了吧,我的弟弟可不是軟柿子,任你們想捏就捏!」

黑狼之所以攻擊變得遲疑,並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在想,那幾個接到他命令的手下,為什麼還不動手,到底在等什麼?

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雖然比面前這個女人強,但想要獲勝,卻不是一時半會的事,到最後,自己很有可能也會付出一些代價!


在黑狼的人生觀里,他不管手段光彩不光彩,只要有利於自己,他便無所顧忌!

「你們幾個,在等什麼,為什麼還不動手?」

最後實在有些等不及了,黑狼咆哮著喊道。

雖然這樣做很有可能讓對方警覺,但他不想再這樣僵持下去……

「嘿嘿,這個傢伙,這麼快就等不及了么?」

嘴角揚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眼眸之中有光彩不斷閃爍。

「既然如此,就如你所願好了!」

雙手飛快結印,東方修哲發動了在那幾個傢伙身上所下的術。

「咻咻咻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