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臺下,李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甚至還有些蒼白,看着身旁的一青年,輕聲道,李達的實力,他李虎清楚不過,然而,面對這突然冒出的黑馬,李達居然是毫無還手之力,此刻,甚至被林峯一而再再而三的猛踹,這要是再下去,恐怕會是傷及生命,留下病根。

由於對戰有着明確規定,只要對方沒有開口認輸,那麼,這場對戰就沒有結束,依然可以繼續進行,或者說,除非有一方掉落擂臺,否則,比拼將不會停息,如若強烈要求終止對戰,那麼提出要求的一方,將會直接被判定論爲輸方。

“再等等!”

聞言,青年淡淡的說了一句,自林峯上臺之後,青年的目光,始終停留在那裏,從未移開過半分,甚至於,此刻,在青年的體內,同樣有着一股熱血,正在沸騰。

“你以爲你很強嗎,在我的眼裏,你就是螻蟻,還不服,呵呵,自以爲是,自大狂傲,踐踏他人,這就是身爲一名警衛團預備營成員的素質嗎?”

林峯一步一步走近,斥候道,其實李達的實力不錯,但是,用林峯的話來說,覺悟不夠,軍人就應該有軍人的氣質,贏要贏的光明磊落,輸也要輸的坦坦蕩蕩,輸了,化作繼續努力的動力,那麼,這輸,輸的值得,沒有什麼見不得人。

但是,作爲一名軍人,特別是警衛團預備營的成員,如果連認輸的勇氣都沒有,那麼,在林峯的眼中,這樣的人,即便實力再怎麼的強悍,警衛團,那裏並不適合他。

“這就是身爲一名警衛團預備營成員的素質嗎?”


林峯的聲音落下,擂臺上,李達的身體猛然一僵,倒不是因爲林峯能夠道出自己是警衛團預備營成員這個事兒,是因爲林峯的這句話,有一個人,同樣的對他說過,而這個人,正是他一直想要努力超越的人,他的大哥,李靖,那個屬於華夏國最神祕部門的特戰成員。

想到這裏,李達不由想起了當初李靖對他說的話:拿得起,放得下,心有多遠,路就有多遠!

此刻,擂臺下已經紛紛議論了起來,林峯的強勢出現,讓衆人對他的身份,充滿着好奇,金海市年輕一輩中,貌似從沒有聽說過有身手這麼厲害的人物?

難道此人,也是來自於京城。

忽然,衆人想到一個可能,紛紛將目光投向李虎,李虎並不是金海市人,這一點,衆所周知,李虎是李家在金海市的一個分支,至於李家,是京城的某一大勢力,而此刻躺在擂臺之上,狼狽不堪的李達,據說乃是李家的嫡系子孫。


然而,剛纔林峯對這位李家的嫡系子孫幹了啥,連踹帶罵,絲毫沒有因爲對方的身份而有所顧忌,而能夠如此淡定做到這麼一點的人,會是普通人嗎?衆人相信,在林峯的背後,定然也是有着一股極其龐大的勢力,甚至說,是超越李家的存在。

“我認輸!但,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

就在衆人充滿疑惑時,擂臺上,傳出了一道聲音,很平靜,無波無瀾,也就在這時,衆人發現,李達不知何時已經爬了起來,將身子靠在擂臺的邊柱上,胸口起伏,臉色有些蒼白,但,此時的他,那眼神卻是顯得愈加堅定。

“哈哈,好,我林峯就等着那一天。”

聞言,林峯哈哈一笑,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李達的手臂,順勢一抖,咔嚓一聲,那脫臼的關節應聲落位,至於先前與林峯硬碰硬的右臂,估計得去醫院住上半個月了,這也算是林峯給夏宇收取的那麼一些利息吧。

三場二勝,無疑,這次的比拼梟龍獲勝,場下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熱血沸騰,不少青年已經開始向葉擎、夏宇紛紛表示祝賀。 李達回到觀衆位後, 再婚蜜戀:美妻帶球跑 ,至此,臉上纔是恢復了一些血色。

“對不起,我敗了。”

此時,李達站起身來,向着身邊的李靖,低頭道。

“敗就敗了,以後贏回來就是,不用放在心上。”


說着話,李靖伸手輕輕拍了拍李達的肩膀,繼續道:“這一天,其實我等了你很久。”

“我明白了,大哥!”

聞言,李達點點頭,語氣沉穩,完全沒有了先前的那種狂傲自大與目中無人。

“你們等我一下,我去會會他!”

話音剛一落下,李靖的身形,已經開始向着擂臺走去。

“大哥,你可是…”

李達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他大哥李靖乃是兵王組的龍組成員,這可是華夏最具戰鬥力的特戰部隊,其成員的單兵作戰能力,達到了國內的頂尖水平,隨便拿出一人,那可都是以一挑十的作戰好手。

一旁,聽到話兒的李虎,面色也是一驚,能夠讓靖少感興趣並主動邀戰的人不多,就說李虎所在的特種部隊,就沒能有一個人,讓靖少提起戰欲,然而,臺上的林峯,卻是居然做到了。

一時間,李虎看向林峯的目光,不由變得火熱起來。

“京城,李家,李靖!”

李靖上臺,看向林峯,主動開口道。

“京城李家,他就是李靖?”

ωwш✿ тTk an✿ c○

李靖的話音落下,場下響起一陣驚呼,在這個圈子內,不少人都是在努力攀附上李家的關係,李家,乃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在政、商、軍三界,都有着超然的地位,讓人仰望。

正是因爲如此,對於金海市的一些家族而言,如果一旦能夠搭上李家的關係,那麼,無疑,其地位自然是會水漲船高。

“李靖?不認識!”

然而,林峯的回答,讓在場衆人無不是跌破眼鏡,這傢伙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哈哈,我說夏宇,你這個哥們實在太牛嗨了。”

聞言,葉擎忍不住的一陣大笑,生爲京城葉家子弟的葉擎,對於李靖的大名,自然知曉,這傢伙那可是李家青年一輩中的佼佼者,年紀輕輕,就已經被特招進入兵王組,成爲了龍組成員。

“擎少,我怎麼感覺那傢伙,似乎很厲害。”

對於林峯,黃小蠻那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同時,也暗暗慶幸,幸虧那日夏宇及時出現,不然的話,真要是跟林峯發生了什麼衝突,黃小蠻估計,自己還不夠給林峯塞牙縫的。

想到這裏,黃小蠻的背後,不禁有些發涼。

“不是貌似,就是!還有,何止是厲害,龍組聽說過嗎?”

說出這話,葉擎的眼中,滿是激動,龍組,這同樣是他葉擎一直所向往和追求的地方。

“龍組?”

聽到這個名字,夏宇也是一愣,隨即,不由看向林峯,這傢伙,到底隱藏着多少實力,竟然能讓龍組成員都主動的站出身來。

“現在不就認識了嗎?”

面對林峯的回答,出奇的,李靖冒出這麼一句話來,倒是讓臺下的李達有些愕然,貌似他還從沒見過自己的大哥這麼的說過話。

“呵呵,好,衝你這句話,要戰便戰。”

聞言,林峯倒也爽快,一聲大笑道,在李靖的身上,林峯感覺到了一股戰意,那是強者的戰意,來到金海市, 天價萌寶:爹地快來寵

“好,不論輸贏如何,你這個朋友,我李靖交定了!”

李靖退去上身外套,露出古銅色的肌膚,開口道,身上,一眼望去,觸目驚心的傷疤,槍傷、刀傷、棍傷交錯縱橫,佈滿全身。

“嘶!”

一陣冷吸,顯然,在場衆人都被這李靖身上的疤痕所震懾,他們難以想象,一個人的身上,爲何能夠留下如此之多的疤痕。

“呼!”

臺下,李達也是猛然站起身來,深深呼出一口氣,在李家,李靖一直是他們年輕一輩奮起直追,想要超越的目標,然而,又有誰知道,在此之前,李靖的成功背後,究竟付出了什麼。

不過,這一刻,李達明白了,他的大哥李靖,是在用生命交織譜寫着他的光輝戰績,李家以他爲榮。

此時,擂臺上,兩人已經拉開了戰鬥的序幕。

只見,林峯一拳轟至,至撲李靖面門,李靖臉色微微一變,顯然沒有想到林峯的速度會是如此之快,不過,驚訝歸驚訝,身爲龍組成員的他,自然有着一些功底,身形暴退的同時,同樣揮出一拳,兩拳相交,嘭的一下,爆出一聲悶響。

然而,一拳之下,林峯的身形,絲毫沒有停滯,速度依然不減,再度一拳,這一次,拳影如隨,帶着一道破空之聲,直襲李靖胸口。

“嘭!”

李靖來不及阻擋,林峯的一拳,直接將其轟的倒退而去,同時,胸口處一陣熱血翻滾,顯然,林峯這一拳的力道,極其之大。

第一次的交鋒,顯然林峯佔據了優勢,這讓李達、葉擎等人的眼珠子,差點兒沒有掉下來。

“咳咳,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的實力,你確實挺強!”

李靖扶着胸口,咳出一口濁氣,戰意不退反增,開口道。

身爲龍組,自然是有着兩把刷子,這一次,換做是李靖主動出擊,一步跨出,猛然踏下,這一腳落下,擂臺都是因爲承受不住巨力而一陣搖晃,與此同時,李靖的身體,騰空躍起,雙腳連環踢出,呼呼呼,風聲瑟瑟,帶着一股剛勁,直襲林峯腰部。

“不錯,力量夠了,但是,速度不及。”

林峯淡然而道,臉上波瀾不驚,拍出一掌,化指爲爪,一把鎖住李靖腳裸,不進反退,蓄力而發,集於臂腕,隨即,只見林峯虎軀一震,單臂朝下,如泰山壓頂。

半空中,李靖只感覺身體猶如是失去了控制,在一股巨力的侵襲下,直直向着地面墜去。

這一剎,讓李靖驚出一片冷汗,真要是被砸下,非得磕的七葷八素,千鈞一髮之際,李靖一聲暴吼,潛力發揮至極致,雙掌狠狠拍於地面,同時,腰部用力,力傳腿部,猛然蹬出,化防守爲攻擊,後發先至。

見狀,林峯眼神一凝,一記衝拳,閃電般出手,砰!一聲悶響,林峯倒退一步。

至於李靖,此刻整個身體都直接趴在了地上,心中很是震驚,金海市何時出現了這麼厲害的人物,以林峯的身手,就算是加入兵王組,也是綽綽有餘。

震驚歸震驚,不過,顯然還不至於讓李靖就此放棄,翻身躍起,李靖沉沉點頭,目光看向林峯,再次開口道。

“不得不承認,你很強,但如果這就是你全部的本事,那麼,我要告訴你,現在的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李靖的話,帶着一股自信,響徹全場,聽得衆人那是熱血沸騰,男兒當如此,戰天戰地,戰英雄氣概,所向披靡。

“夏宇,你老實告訴我,這林峯到底是什麼人?”


葉擎雙拳緊握,剛纔林峯與李靖的交手,看的他激動萬分,要不是現在臺上還在進行着對戰,他葉擎早就忍不住的衝上臺去,他渴望實力,一直以來,一心想要尋找一位能讓自己心服口服的人,而臺上的林峯,讓葉擎有着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等會或許你可以問問他。”

說實話,此刻的夏宇,心中早已經徹底麻木,他知道林峯很強,但卻沒有想到會強到這個地步,一招敗李達,已經完全出乎了夏宇的意料,如今,面對兵王組龍組成員的李靖,林峯依然盡顯強者之風,一招一式,翻山倒海,力拔山兮氣蓋世,壓得李靖連連敗退。

至於黃小蠻,兩眼放着星星,忽閃忽閃,看向林峯的目光,也已經變了顏色,黃小蠻的家族世代經商,但是身爲嫡系子孫的他,卻是十分厭倦這樣的生活,他崇尚那種軍人的氣概,這也是爲什麼,他在跟隨鄭斌步伐的同時,又不忘與夏宇走的如此之近,如若拋開家族的利益,無疑,黃小蠻的選擇,必定將會是後者。


“李虎,此人到底什麼來路。”

李達站起身來,目光死死盯在擂臺之上,心中震撼,開口問道,至於手臂上的傷,早已經忘卻了疼痛,能夠讓李靖連續吃癟兩次的人,李達還從未見過,想起自己剛纔對於林峯的不屑,李達不由感到一陣慚愧,高手,這纔是真正的高手,不顯山露水,卻一鳴驚人。

“可惜呀,可惜,我的臺詞都被你給搶了,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啦!”

擂臺上,林峯話音剛一落下,全身的氣息就陡然一變,隨即,衆人只覺得眼前一花,林峯的身形就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在李靖面前,一腳踢出,旨在下盤。

此時的李靖,早已將身體的各項機能,提升至了巔峯之境,在李靖的眼中,林峯猶如一隻迅猛疾馳的獵豹,僅是眨眼的工夫,林峯的攻擊就已經呼嘯而至,好在李靖反應能力非常之快,見林峯一腳而來,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連退兩步,同樣擡起腿來朝着林峯踢去。

一時間,兩道身形,交錯縱橫,拳影無邊,腳法淋漓,一道道強勁有力的爆炸聲,不絕於耳,響徹在擂臺之上,但是兩人誰也沒有停下的意思,似乎勢要分出一個高低來,才肯罷手,於是,擂臺變成了戰場,硝煙瀰漫,拳聲陣陣。

不得不說,李靖的耐力與攻擊力確實驚人,這讓林峯也是有些刮目,不過,也僅僅只是刮目而已,下一刻,林峯招式一變,頃刻間,攻擊就變得更加犀利起來。

“這怎麼可能?”

拳影下,李靖咬緊着牙關,額頭上早已經滲出層層汗珠,戰鬥到現在,李靖越戰越是心驚,林峯的攻擊,一浪高於一浪,而又強於一浪,甚至說,至此還在不斷攀升,這讓葉靖很是無語,如此下去,自己落敗,只是時間問題,可面前的林峯,纔多少歲,二十出頭,李靖實在無法想象,林峯的這一身實力,是如何的練就而來,哪怕是兵王組的教官,或許也就如此吧。

“戰鬥時還分心,這可是很不好的一種習慣。”

突然,林峯冒出一句話來,然而,下一刻,一個掌印,已經嘭的一聲,直直印在了李靖的胸口之上。

一掌被襲,李靖的身體頓時就被一股巨力震得騰空而起,氣血翻騰下,終於忍不住的噗嗤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來。

這一幕,無不是讓整個鐵血俱樂部,都頓時安靜了下來,甚至是連呼吸,都變得異常沉緩。

“咕嚕!”

不知是誰,忍不住吞吐了一下口水,下一刻,沸騰了,在場的都是青年,誰沒有熱血,誰沒有衝動,誰沒有激情,然而,就在剛纔,他們見證了什麼,見證了一場真實的,精彩絕倫的大戰,一場原本以爲,只能在電視中、 豪門總裁之情緣再續

“痛快,我們再來…”

李靖站起身來,擦拭掉嘴角流下的血跡,目光依然堅定,好久沒有像今日這般淋漓盡致、痛痛快快的幹上一場了,甚至,隱隱中,李靖覺得,在與林峯的交手過程中,自己有所領悟,只是,還是有些模糊,似乎依然卻少了什麼。

李靖在兵王組龍組成員中,也算是中上等的層次,然而,在林峯的手中,李靖有一種憋屈的感覺,他要戰,戰意昂然,挑戰自己,超越自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