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開開心心的跟在簡清涯身後,兩人一起出了小院。

簡清涯帶著白楚楚,在城中兜兜繞繞,又接連穿過幾道城門,終於,不遠處出現了一座纂刻著複雜符文的龐大法陣。

法陣那裡人群格外擁擠,貌似還有修士在收取靈石,用作過渡的費用,看來這裡就是他們要找的傳送陣了。

此時簡清涯與白楚楚二人,正站在離傳送陣不遠不近的地方,不過身邊卻沒有什麼人。

白楚楚性子向來活潑,一路走過來,已經悶了很長時間,現在忍不住又開始和簡清涯話癆起來。

「你是不是在天都城呆很久了啊,怎麼感覺對這裡很熟悉的樣子……」

「算是吧,有兩百多年了。」

「兩百多年!這麼久!你今年多大了?」

白楚楚一聲驚呼,忍不住開口問道,畢竟看外表,兩人差不了多少啊……

簡清涯斜睨了她一眼,漫不經心的回應道,「妖族壽命生來就比人族漫長,兩百年而已,算不得什麼。不過……」

他話鋒一轉,「相對於你這種小丫頭來說,確實也算是你的長輩。」

「真的假的?我怎麼感覺你是在忽悠我呢……」白楚楚摸摸下巴,很是懷疑的瞪著簡清涯。

「當然是真的了,你看我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嗎?」

「像,像極了!」煞有介事的點點頭,白楚楚瞅了眼一旁聚集的人群,其中有兩人分外引人注意。

那是一對身著銀袍的年輕男女,袖口邊緣用金絲線勾勒出金烏模樣,兩人容貌都十分出色,氣質出塵,修為和白楚楚一樣也是在金丹後期。

白楚楚之所以注意到他們,是因為對方的穿著打扮,與書中描述的混元宗核心弟子如出一撤,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你看到那兩人沒,也不知道是什麼身份,好多人獻殷勤呢。」白楚楚抬頭往傳送陣那邊示意了下。

金絲銀袍男長相非常的英武霸氣,站在眾人中間,猶如眾星拱月般的引人矚目。

他身旁的那位少女同樣不遑多讓,容貌極其艷麗,神情高傲,讓人輕易不敢靠近。

在二人身邊,還有一眾唯他們馬首是瞻的追隨者,嘖嘖,排場不小啊。

簡清涯順著她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兩人,淡淡開口:「那是混元宗的少宗主許奕和他的親妹妹許倩,資質頗高,被譽為族中天才,在天都城也名氣不小。」

原來如此,白楚楚瞭然的點點頭,這二人竟然是一流宗門混元宗的天才種子,怪不得有這麼多跟隨者了。

更巧的是,他們倆在書中,一個是女主蘇鈺顏的追求者之一,另一個則是炮灰女配二!沒想到自己現在就提前見著真身了……

「咳,時候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這個給你,多謝你的幫助!」

白楚楚收回目光,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塊拇指大小的太玄精鐵,遞給簡清涯。

別看它的個頭不大,這可是她為數不多的寶貝之一!還是她的掌門爹在她成人禮上送的壓軸賀禮呢。

白楚楚瑩白如玉的手掌上,托著的那塊黑灰色的太玄精鐵毫不起眼,卻讓簡清涯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詫異之色。在秦幽的耳濡目染之下,千仞雪早已明白武魂殿這尊看似高大的金字塔之下,隱藏的危機。

就是如薩拉斯這種光吃餉,卻不做事,甚至敗壞武魂殿威望之人的存在!

故而,才有今天怒斥薩拉斯的一番話。

此時。

薩拉斯如同被定住了一樣,滿臉獃滯,渾身顫抖的杵在原地。

《斗羅:瑞獸貔貅!千仞雪竊聽心聲》98千仞雪vs三魂聖! 內環高速呼嘯而過的車輛,好似在大海中急速奔逃的沙丁魚群。而在經過那駕逼得他們躲避四散,此刻正虎視眈眈停駐在它的獵物旁的鯊魚時,看見它的魚群逃竄的速度驟然減慢。

似乎深怕那兇殘嗜血的黑色殺手,會發覺他們而斗轉了目標。

魚群之所以逃竄的方式雜亂滯緩,與之前輕巧擺動著尾鰭自如穿梭在魚群中的鯊魚相比,他們的撤離慌亂非常。

只因那帶著磅礴殺氣的捕食者進食的過程,著實過於血腥。

但凡經過它的游魚,除了后怕得沒有誰敢停下查看或詢問,那可憐獵物的情況。他們甚至唏噓著慶幸,還好它的目標不是他們。否則,他們連垂死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那兩個利落果決的男人,就似鯊魚最克敵制勝的武器。明確,果斷,鋒利無比。

咬合力驚人的鋸齒,迅猛開合的同時,一招便咬住了獵物的要害。彷彿那動作,經過千百回的錘鍊。

遠遠被那股駭人氣勢逼緩的車輛小心翼翼從旁經過,幾乎所有人都只想避其鋒芒,不去招惹不必要的是非,雖是好奇,卻權當沒看見。

只極個別心存正義和善念,不懼惡勢力的人,默默撥打了報警電話。卻依然沒有人敢停車管這檔子閑事。

車流呼嘯的速度由慢及快,又由快及慢,不停從幾人身邊馳過。

只是他們一昧前行避讓,卻終究也錯開了鋸齒牙酸,鬆開獵物的一幕。

余卿卿的話隨著男人那雙漆黑如潭的深邃眼瞳,一起沉入了不見底的更深處,遲遲得不到回應。

可男人鋼鐵一樣箍緊她腰身的雙臂,不僅沒有鬆動,反而在余卿卿稍微掙扎時收緊了幾分。

余卿卿微微吃疼,眼看著地面作勢要下地的動作一頓,輕蹙柳眉抬起頭就撞上了男人眼中一閃而逝的疼痛。

余卿卿微愣,粉嫩濕潤的唇瓣輕啟,卻不及說一個字,就被男人放到了地面。

他眼中更深層的情緒似乎特意不讓余卿卿捕捉,待她扶著他的手臂站穩,那雙幽潭一樣的眼裡只剩淡淡溫柔的波紋。任余卿卿如何尋找,都再不能從那雙眼睛里查出絲毫異樣。

「嚴……」

「悠悠,你在的話……回應我一聲好嗎?」

車內顫抖壓抑的聲音打斷了余卿卿想要一探究竟的舉動,竇楠被束縛的緊繃讓他的嗓音變得虛累,可那份屬於他的關心和擔憂還是實實在在傳達至余卿卿耳中,讓她的動作和思維自然一轉。

嚴驄就那麼安靜地看著自己藏在心底十二年的姑娘,近在咫尺的臉龐,卻又在他無聲的期盼中,果斷地轉身俯身進了車裡。

他的手在那一瞬間探出,似乎想要抓住什麼,可在快觸碰到她衣角的瞬間似觸電般收回。

想碰又不敢碰的心酸蔓延開,浸泡著他最敏感的神經,讓他妒忌得差點失控。

五指落在掌中,從虛握到捏緊成拳,主動鬆開的時機從他指縫中溜走。他的悔意幾乎頃刻將他吞噬。

因為他清楚的看見,這一念之差,是如何將他心頭的血肉一併剜走。。 顧如玖十分好奇的蹲在地面上,仔細的看著深潭水裡面的情況。

雖然這片密林裡面幾乎沒有生物,但是這片深潭水裡面確實有生物的,顧如玖看到一些小魚小蝦在裡面遨遊,潭水也非常的清澈。

「好清涼。」

顧如玖伸手在水池中輕輕一撥動,潭水冰涼涼,倒是感覺十分舒服。

明明剛才還感覺四周冷清,氣氛有些詭異,不知道為何,顧如玖現在竟然覺得這裡氣氛溫馨靜謐,十分適合養老的感覺呢。

難道剛才覺得可怕是心理感覺?

「算了,既然對方不打算為難我,我也不要計較那麼多啦。」

顧如玖決定相信自己,這個深潭水之中應該是存在某種很強大的靈獸,不過卻很可能是一隻性格極為溫順的水中靈獸,所以根本不在乎自己在這邊瞎轉悠,可能密林之中沒有靈獸,單純就是因為靈獸更能直觀的感受到這裡的有強大的靈獸,所以不敢靠近而已。

顧如玖覺得也要尊重這隻靈獸,所以並沒有靠近水面,而是沿著水面開始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走了沒多遠,顧如玖鼻子微微一動,濃烈的葯鄉味道傳來。

「嘿嘿,考驗這個小丫頭的時候到咯,哎,我可真的是善解人意,並沒有真的難為這個小丫頭,還給她這麼好的福利。」

寒易笙得意洋洋,感覺自己真的是太聰明了。

於是,顧如玖的眼前情況竟然又發生了改變,而且這次的改變格外的奇怪!

上一次再進入生死境的時候,顧如玖很敏銳的察覺到是空間之間的變化,因為無論是這片密林之中的高級靈獸氣息,還是剛才深潭水之中魚蝦暢遊,給顧如玖的感受上都十分真實,她肯定這些都是真實的。

是發生在眼前的。

現在卻不然,顧如玖並沒有走出多遠,距離剛才的巨大如湖泊的水面距離還不遠,分明還能感受到之前那股讓她十分不安的高級靈獸氣息。

氣息明明還在,眼前的場景卻完全變化了。

這是幻境?

為何會有幻境?難道所謂的生死境其實就是幻境和實景交叉重疊的一個地方?

顧如玖十分的懷疑,身邊沒有三位師兄能給解答了,自己又完全對這個生死境十分陌生,從前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現在這種情況,就像是盲人摸著大象過河一般。

只能全部靠自己一點一點地摸索了。

顧如玖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場景變化,懷疑的看了一眼四周。

「哈哈哈,玖玖這小丫頭人小鬼大,我猜她是有所懷疑了。」

閎衍哈哈大笑,畢竟是自己的弟子,還覺得挺自豪的。

「哼哼,小丫頭鬼精鬼精的,那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通關。」

寒易笙說完,只見顧如玖面前的幻境場景發生了變化。

顧如玖就感覺眼前如夢似幻般的變化,後來像是撥雲見霧一般,在面前出現了一片葯田,而且全是種類不同的葯,顧如玖只是大概看了一眼,就感覺種類繁多。

這時,顧如玖看見葯田的旁邊有一塊巨大的黑色石碑,石碑上竟然閃現出一排字。

這就很神奇了,顧如玖仔細一看,上面寫的是,找出固元丹的藥材。

「固元丹啊。」

顧如玖再次驚訝的發出聲音,這個生死境怎麼看起來沒有想象之中的生生死死,反而看起來像是一場考試呢。

固元丹也是顧如玖前兩天跟大師兄學習到的一種丹藥之一,只不過是之前那個山谷基本上沒有煉製固元丹的藥材,所以需要什麼藥材,都是大師兄口述了一遍而已。

因為擔心揠苗助長,容澈甚至沒有講的特別詳細。

顧如玖納悶的看著面前的一大片葯田,「是讓我在這片葯田裡面尋找到煉製固元丹的藥材啊。」

這個條件還是很苛刻的,可能對容澈這種即便的煉藥師來講,簡直太容易了,可是對於顧如玖這種小新手來說,首先也不一定記得住容澈大師兄只說了一遍的藥材。

其次,就算是記住了,口述一下藥材跟你實際見到之後,又是兩回事情。

寒易笙的這個第一關,就很難完成,閎衍看了一眼南風瑾,發現他並沒有反對寒易笙的做法,只是盯著顧如玖小小的身影,並沒有說話。

顧如玖仔細想了想。

無論這個生死境是什麼東西,至少她不會有生命危險。既來之則安之,她就試一試又如何呢。

顧如玖仔細想了想,看了一眼藥田。

正常情況之下的生長,是不可能有如此大面積的各種靈藥全都長在一個區域里。

畢竟每一種類型的草藥生活習俗都不盡相同,而且靈藥的生長也是需要充足的靈氣的,這麼一大片的靈藥生長在一起,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向前逗了幾步,面前的一簇藥材,長得十分茂盛,無論是枝葉還是根莖,都十分的粗壯。

顧如玖並沒有一下走太遠,只是面前幾丈遠的地方,她仔細看了看,這些靈藥一個挨著一個。 陳寧懷裡的宋清清,一下子睜得了眼眸,小臉蛋上的緊張瞬間沒有了,取而代之是一抹興奮跟激動。

她忍不住也抬起手,對著眼前的戰士叔叔們敬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