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此同時身後幾個西城的嘍啰已經追了過來,懷裡的砍刀已經明目張胆的拿出來了,那架勢只要追上葉乘風,立刻就要把他大卸八塊。

而就在他們要追上葉乘風的時候,卻見葉乘風的身邊突然走出幾個穿著警服的人,那些人臉色頓時一動,瞬間將砍刀藏好了,轉過身去。

葉乘風也沒料到會有幾個警察突然出現,仔細一看發現是李淞、楊帆和馬紅傑,還有幾個生面孔。

他立刻想到剛才自己叫小混混將李淞派來的人圍在中間的事,朝李淞和楊帆一笑,「李隊,楊隊,什麼事還勞你們二位大駕啊?難道你們和天哥也有交情,特意過來送他一程的?」

李淞和楊帆的神情很嚴肅,馬紅傑這時朝葉乘風道,「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

葉乘風見馬紅傑的臉色似乎也不太對,猶豫著拿起電話,見手機上已經有十幾個未接電話了,其中有三個是厲天驕的陌生號碼,其餘的全是馬紅傑的。

早上是為了避開陌生號碼,所以調成了靜音,所以放在口袋裡沒聽到,不過看馬紅傑打電話的時間,自己還沒到殯儀館呢,應該是其他什麼事。

楊帆這時朝葉乘風道,「葉乘風,你知道章德帥又跑了么?」

葉乘風一聽這話,臉色頓時一動,隨即朝楊帆道,「我靠,你們警方還能辦點事么,這樣都能讓他再跑了?」

馬紅傑和葉乘風說,章德帥是在醫院救治的時候,在換藥的捅傷了醫生和看守的警察,從二樓窗戶跳下去跑了的。

葉乘風一聽這話,頓時眉頭又是一緊,這個章德帥的確是個狂人,在看守所殺警逃過一次被抓回去,現在手腳有傷,還能跳樓逃跑。

李淞這時朝葉乘風道,「你以為我讓我的同事來這裡,是為了監視你?」

葉乘風這才明白了一些什麼,卻聽李淞繼續道,「章德帥兩次落網都和你有關,這才還被你打傷了手腳,我們懷疑這次他會伺機報復你!」

畢墨這時見葉乘風正和幾個警察說話,不禁詫異地走來,「乘風,什麼事?」

喬老二和一眾東城的頭目也從廳堂里出來,見此情況也不禁眉頭一皺,隨即圍了上來,朝李淞道,「李隊長,是不是殺天哥的兇手找到了?」

李淞還沒說話呢,火化樓那邊的中年婦女就朝著這邊大叫,「警察,警察同志,這裡有人說要燒了殯儀館!」

葉垚和高鵬志聞言大罵了一聲我草,對付再牛逼的男人,他們都有辦法,但是碰到這麼一個潑婦,他們完全束手無策了。

兩人連忙跑到葉乘風的周圍,高鵬志低聲和喬老二說著什麼,葉垚則低聲道,「那個潑婦就是康涵的原配,麻痹的,太潑了,搞不定!」

李淞卻朝眾人冷哼一聲道,「你們如果真是給胡嘯天出殯,我們警方管不著,但是你們敢作出任何不軌的事情,我們必然嚴懲不貸!」

高鵬志一聽這話,立刻朝著李淞冷笑道,「你他媽嚇唬誰呢?」

楊帆立刻上前一步,故意露出了腰間的配槍,朝著高鵬志冷哼道,「你可以試試!」

高鵬志剛要發飆,葉垚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立刻回頭,「你他媽幹嘛呢!」

葉垚只是怒了努嘴,高鵬志朝著殯儀館大門口看去,只見那裡停著十幾輛依維柯的警車,高鵬志頓時歇菜了,佯裝什麼都沒發生過。

李淞這時朝葉乘風道,「總之今天別出任何亂子,不然我們隨時抓人!」

馬紅傑走近葉乘風,在他耳邊低聲道,「你自己小心,多注意一下,一旦發現章德帥的蹤跡,立刻告訴我們!」

她說完又看了一眼葉乘風,隨著楊帆先退出了殯儀館大門,上了警車,李淞則朝葉乘風道,「葉乘風,是不是可以先放了我的人?」

葉乘風回頭和葉垚說了一句什麼,葉垚吹了一聲哨子,那邊圍著幾個警察的嘍啰們紛紛讓開。

李淞帶著自己手下離開殯儀館大門后,喬老二問葉乘風道,「阿風,什麼情況?這些條子是不是存心找麻煩?」


葉乘風冷笑一聲,朝喬老二道,「沒什麼,我給天哥找來開道的!」

高鵬志這時朝喬老二道,「康涵的老婆在那撒潑,非要先火化康涵的,現在怎麼辦?」

喬老二冷笑一聲,看向畢墨,「大小姐,現在怎麼辦?」

畢墨立刻問葉垚,「哪個是康涵的老婆?」

葉垚指了指火化樓門口那個叉腰站著的中年婦,畢墨立刻走了過去。

其他人見狀紛紛跟在了畢墨的身後,康涵的老婆見那邊一下子過來這麼多人,臉色一變,不過卻沒有退縮,依然叉著腰站在門口,「怎麼?人多我就怕你們啊?」

畢墨走到康涵老婆面前,看著她半晌后才道,「大嬸,我們不比人多,就和她一對一的比,你挑任何一樣,只要你贏了我,我就讓你老公先火化!」

康涵的老婆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小太妹,跟著康涵一路闖過來的,什麼架勢沒見過,這時冷笑一聲,打量了畢墨一樣,「你要是能打的過我,我就讓胡嘯天先下葬!」

畢墨還沒說話呢,高鵬志就提醒她,「這個潑婦有點底子呢,大小姐要小心啊!」

康涵的老婆年輕時候就是跟著康涵一路砍人看過來的,每次康涵去拼地盤,她都在場,現在雖然年紀大了,身材有些走樣了,但是當年的氣勢還在。

畢墨說了一聲好,就朝康涵的老婆走了過去,康涵老婆一臉不屑地看著瘦弱的畢墨,剛要說話,畢墨就一把抓住了她的頭髮,撞在了自己的膝蓋上。

康涵老婆本來還想問畢墨是一局定勝負,還是有其他附帶條件什麼的呢,冷不防就被畢墨先下手了,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等她再抬頭的時候,已經滿嘴滿鼻子都是鮮血了,摸了一把口鼻,立刻發瘋一般的朝著畢墨沖了上來。

畢墨見她那架勢,也嚇了一跳,本來她以為只要自己出其不意,就能一下子撂倒這個婦女,沒想到反而激怒了人家。

眼看著康涵老婆衝過來了,葉乘風這時一個健步上前,擋在兩人中間,笑道,「兩個女人有什麼好打的?」

康涵老婆吃了虧,哪裡管這些,嘴裡罵著畢墨,說非要撕爛畢墨的臉不可。

葉乘風伸手去攔康涵老婆的時候,手拉著她胳膊的時候,用力一扯就將她的雙手關節拉脫臼了。

隨即葉乘風立刻讓開,說了一句,好,既然你非要打,那就打吧。


葉乘風讓開的時候還故意把她往前一推,不過其他人都沒有注意,更沒有注意康涵老婆的手臂已經被他拉脫臼了。

畢墨看著這個肥婆潑婦朝著自己重來,本能的一拳伸出,沒想到那婦女居然都沒伸手擋一下,就被自己打中了。

康涵的老婆自己知道是什麼情況,無奈嘴巴都被畢墨打腫了,疼的已經說不出話了,此時蹲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葉乘風這時朝地上的康涵老婆道,「康太太,我都讓你不要衝動了,現在你看看……」

高鵬志卻立刻道,「現在我們大小姐贏了,天哥先下葬!」

身後的小嘍啰們見畢墨打贏了,都一陣歡呼,這哪裡還像是葬禮啊。

殯儀館外面的警車內,楊帆見狀不禁皺眉道,「要不要過去管一下?」

李淞卻道,「暫時不要輕舉妄動,注意觀察章德帥才最要緊,他現在可是頭號危險人物!」

正說著呢,西城的那幫傢伙知道自己大嫂被東城的欺負了,立刻都沖了過來。 第132章猜猜我是誰

東城這邊的兄弟,見西城的人沖了過來,瞬間也熱血澎湃的沖了過來,擋在了畢墨和葉乘風等人的身前。


西城的幾個頭目見自己大嫂蹲在地上,滿嘴是血,眉頭一皺,立刻開始抽出了早就準備的砍刀。

東城的一看這架勢,也都紛紛的拿出了武器來,東西城的人立刻就形成了對峙。火拚一促即發。

東城這邊高鵬志和葉垚最為興奮,高鵬志是因為他性格就是如此,他最見不得別人在他面前耍橫。

葉垚則是因為剛剛上位,感覺東城這邊有很多人對自己上位不是太服,就等著一次能讓他表現自己的機會呢。

他本來以為這個機會要等很久,沒想到今天西城人就給他送來了這個機會,立刻興奮的拔出了砍刀,完全一副見神殺神的架勢。

畢墨第一次看到這種場景,嚇壞的躲在葉乘風的身後,緊緊的攥著葉乘風的衣服,此時哪裡還有半天大姐的架勢。

眼看著一場大戰就要開始了,警車內的楊帆見狀,立刻罵了一聲,掏出警槍上子彈。

李淞一把摁住了他握槍的手,「你做什麼?」

楊帆道,「現在嚴打期間,而且我們就在這坐著呢,這些貨都這麼明目張胆的聚眾鬥毆,簡直就沒把我們放在眼裡,難道不管?」

李淞卻朝楊帆一笑,「有葉乘風在,打不起來!你看著就好了!而且我們這次來的目的是抓章德帥!」

喬老二也不樂於看到這種火拚的情況發生,畢竟在大佬權利過度的時候,還是一切維穩比較重要,就算要火拚也不能在胡嘯天出殯這天。

不過他也想看看畢墨,準確的說,是畢墨身後的葉乘風,會怎麼解決這件事。

其實喬老二根本就沒把畢墨這個黃毛丫頭放在眼裡,他也早看出來了,畢墨完全是靠葉乘風在撐著她。

所以他並沒有及時阻止,如果葉乘風實在解決不了,那時候自己再出面也不遲。

到時候自己再以力挽狂瀾的姿態出現,叫東城的這些頭目看看,在東城誰才是真正能繼承胡嘯天的大佬。

他葉乘風,不過是因為靠胡嘯天的關係才上位的,無論是論本事,還是論資歷,東城還有誰能和他喬老二抗衡的?


眼看著一場火拚迫在眉睫了,葉乘風這時突然走了出來,站到兩伙人的中間,「都住手!」

西城的人見葉乘風這個時候居然敢一個人站出來,立刻朝葉乘風喊道,「葉乘風,康爺的仇今天要報了,你這是自己找死!」

說著有人已經舉刀朝著葉乘風砍了過來,葉乘風一個避身就讓開了,一把奪過了他手裡的砍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喊話那人其實也不是真心要為康涵報仇,只是想藉機上位。

西城康涵死了,章德帥又被抓了,康涵的手下的幾個頭目此刻群龍無首。

要不是今天康涵出殯,這些人一個不服一個,根本不可能聚在一起。

現在葉乘風這個殺人兇手就在眼前,這就是絕佳的上位機會,只要殺了葉乘風,康涵的位置就非他莫屬了。

葉乘風將刀架在那人的脖子上后,葉垚這時大罵了一聲,立刻就拔刀朝那個人砍了過去。

不想葉乘風的刀立刻又格擋住了葉垚的砍刀,葉垚也是一愣,「哥,這貨要殺你……」

葉乘風剛要說話,身後又一個西城的人沖了過來,葉乘風還是先搶了他手裡的砍刀,然後用他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而東城這邊葉垚和他的手下早就安奈不住了,葉乘風就算太牛逼,也不可能一個人對付的了這麼多人吧。

葉垚的手下見狀就要衝上來了,而西城那邊的人看已經兩個大哥被葉乘風幾下就制服了,也是滿心不服,兩幫人都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葉乘風這時將手裡兩把砍刀朝地上一扔,隨即大喝一聲,「你們不是要找殺康涵的兇手么,去問那邊的條子,他們最清楚!」

眾人見葉乘風這麼一聲大喝,都愣住了,又聽葉乘風這麼一說,頓時都是一愕。

葉乘風卻繼續朝西城的人道,「你們去問那些警察,章德帥為什麼被抓,我為什麼被抓后又被放出來?」

眾人一陣猶豫,葉乘風立刻又朝康涵的老婆道,「康嫂,你們西城的人殺我容易,我大不了就是一死,但是殺你男人的兇手卻好端端的活著,你男人的屍體現在就在那放著呢,你是想他就此枉死?」

葉乘風一邊說著,一邊朝康涵老婆的身邊走去,隨即伸出了手來,想要拉康涵老婆的手。

西城的人見狀立刻揮著砍刀就要過來,在他們眼皮子地下,如果大嫂被葉乘風挾持了,那他們以後在西城還有的混么?

不過康涵的老婆卻朝著那幫人呵斥了一聲,看向葉乘風,冷哼一聲,「我就不信他葉乘風敢在這裡對我怎麼樣!」

康涵的老婆是跟著康涵一起混出來的,所以在康涵這些小弟面前還有些威望,她這麼一說,那些人都拿著砍刀站在原地。

但是他們的眼神卻不是很友善,只要葉乘風敢有任何輕舉妄動,上百把砍刀立刻就會齊刷刷的扔向葉乘風。

葉乘風這時伸手握住了康涵老婆的胳膊,用力一拉一推,康涵老婆悶哼了一聲后,感覺自己脫臼的手已經能活動了。

康涵的老婆看著葉乘風良久后,這才道,「你剛才說章德帥和你一起被抓,你被放出來了,而章德帥依然還在裡面,什麼意思?是想說章德帥才是殺我老公的兇手?」

葉乘風點了點頭,「當晚我的確是去過康涵的西城老宅,但是康涵是誰殺的,章德帥的手下都應該知道!」

康涵的老婆一聲冷笑,「誰都知道我家老公平日里對章德帥最器重,你說章德帥殺我老公?這話有人信么?」

身後的一幫西城人立刻舉著手裡的砍刀,「不信!」

葉乘風又低聲朝康涵老婆道,「你如果還是不信,就去問一下你老公養的那個女人,那晚之後她就不見了,她是你老公的情婦,但同時也是章德帥的情婦,當晚的情況我想她最清楚了!」

康涵老婆聞言不禁看了一眼葉乘風,其實那晚之後,她已經找到了那個女人,因為恨她霸佔了康涵,所以抓到后就是一頓毒打,現在還關著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