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料到是這樣的結果,她自然是不會把希望都放在一個男人的身上,畢竟她早就習慣了自己做事才足夠放心。

「那我跟你一起去。」許強也上車來,「你自己去我不放心。」他在的話,如果琳琳衝動了,或許他還可以攔一攔,至少可以護著她離開。

對於他也要去的事情,宋琳並沒有拒絕,對於她來說,去跟不去都是一樣的,畢竟這個發布會她自己也只是偷偷的去看,並沒有想著要去砸場子。

當然,這個仇她已經記下了,她絕對不會就這樣草草了事,孟德懷也好,宋相思也罷,她都不會放過。

許強開車,兩人到了發布會的酒店外,已經有許多人在了,其中有一部分的人扛著長槍短炮的,看來是記者。

只是這記者,不單單是有娛樂記者,居然還是商業專項的記者,宋琳甚至是還看到了法制節目的記者。

可能這些人是想要通過孟德懷的現場描述要給她現場定罪,來了這麼多人,宋琳只是覺得可笑。

要混進去還是輕而易舉的,宋琳跟著人群進去,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呆著,好在是這個地方可以看到一點點前面。

許是因為這個發布會的地方比較大,來的人也多之甚多,宋琳來的比較早,她坐在角落裡,看著這些人為她而來,只覺得好笑。

這些蠢貨現在還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每個人還喜滋滋的甘做出頭鳥,為宋相思賣力。

至於這場發布會的主角,自然是孟德懷,等到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他才姍姍來遲。

一進來他就是一個受害者的形象,整個人用形如枯槁來說也不為過,有些以前認識他的人可是大吃了一驚。

孟總在這次的事情中真的是受了不小的打擊,畢竟以前還算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他有著成功企業家的特徵,大腹便便。

只是現在孟總著實是變了太多了,不但是衣衫穿的邋遢了不少,整個人也是瘦了許多,看起來很是虛弱,並且很沒有精神。

唯一一點就是他的眼神依舊是精亮的,彷彿是把他的所有的精明都裝了進去。

這些自然也是落在了宋琳的眼裡,只是她看著這些東西卻是覺得格外的嘲諷,孟德懷只怕是上次從她這裡回去之後就開始籌謀這次的事情了。

老司機歷險記 ,那次挾持她的時候,孟德懷還是一副油光滿面的樣子,跟現在完全是兩個人。

宋琳不禁有些懷疑了,或許這次的事情跟宋相思沒有關係,不是宋相思出手,是孟德懷出手也有可能。

畢竟上次的時候她傷了他,而他很有可能是懷恨在心的,所以才策劃了現在的事情。

雖然不是宋相思動手,那也是有宋相思的幫助,以孟德懷的本事他自己做不到這一步。

那些個以前的消息,都是被她刻意隱瞞過得,即便是要查,也是要費些功夫的。

我的恐怖世界 ,除了宋相思,她還真的是找不出其他的人來,只有她才知道的這麼清楚。

如果這些事情是孟德懷籌謀的,而宋相思只是插一腳的,他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換到她身上的話,她也是會這樣做。

畢竟兩個人是仇人,你死我活的那種仇人,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雖然她不覺得宋相思會願意跟孟德懷這樣的人做朋友。

不過有人願意收拾自己的仇人,而她什麼都不用做,只需要放一些消息就是了,何樂而不為呢,這真是頂好的買賣了。 聽王若冰這樣一說,我立馬就向舞台上看了過去,那王菲菲和她那男搭檔兩個人在台上唱的異常的起勁,而下面觀眾的反響也非常的好,單單是從觀眾反應來看,王菲菲的這次演唱已經算是成功了一半,從目前出場的選手中來看,她應該是最強的了。

「你是不是又有壓力了?」王若冰轉頭看向了我。

「沒有,你看舞台下面的音響設備控制台那裡,其中有一個是我們宿舍的,就算到時候王菲菲想弄個什麼花樣,也一定是讓下面的那幾個人弄,有我那舍友,我們還怕什麼?完全不用擔心的。」我笑呵呵的說道。

「好吧,但願不會出現什麼狀況吧。」王若冰依舊是有些擔心的向台上看了一眼。

王菲菲和那男人的演唱已經緩緩落寞,下面的觀眾也再次的給予了這兩個人如海浪般洶湧的掌聲。


她們兩個退場了,是從我們這面退的,剛退下來,王菲菲那騷貨就嘚瑟了起來。

「王若冰,你看到了吧?現在我才是咱們學校真正的校花,所有人都會給我熱烈的掌聲,我知道你現在人氣也不低,畢竟是票選第二嘛,可是這票選第二終究還是和票選第一有些差別的,如果你要是識相的話,我勸你還是別上去丟人了,儘早放棄才算是真正明智的選擇。」王菲菲也不顧這裡還有其他選手,就在這一個勁兒的嘚瑟著,好像自己已經將第一給拿下來了一樣。

「若冰,別跟這種人說話,你跟這種人說話會髒了你的嘴的!」我輕輕一笑,在王若冰說話之前拉著王若冰的手來到了後台工作人員這裡。

舞台上的主持人已經報幕了,我和王若冰從後台工作人員這裡拿過了話筒,仔細檢查了一下,沒看出有什麼問題之後就安靜的站在了出口這裡,等著上面主持人報完幕,我們就上去。

主持人的主持詞有點多,我看著王若冰,發現王若冰好像是有一點點的緊張,不自覺的,我就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牽住了王若冰的那隻小手。

感覺到我牽住了她的手,她立馬就轉過了頭,看向了我。

「別緊張,平常心對待,一切都好!」我低聲對王若冰說道。

「恩,你也一樣,平常心,不要緊張。」王若冰微微點了下頭。

這個時候,主持人已經報完了幕,從上面走了下來,我知道,是該到我們出場的時候了。

「你是主角,你走在前面。」我低聲跟王若冰說了一聲。

我沒有放開王若冰的手,在出場的時候,王若冰走在我的前面,拉著我的手,我們就像是一對小情侶一樣的出現在了觀眾的面前。

王若冰的出場立馬就贏得了現場觀眾的一片歡呼聲,我知道,王若冰的人氣並不一定就比那個王菲菲低!

「謝謝大家,下面,將由我和我的搭檔孫小龍一起為大家演唱一首汪峰和筠子都唱過的歌,青春!」在伴奏響起的時候,王若冰用自己那甜美的聲音跟下面的觀眾互動道。

伴奏的前面十二秒是不用唱的,等到第十二秒的時候,王若冰那美妙的嗓音響徹在了整個活動中心裏面,聲音非常的震撼。

下面的觀眾直接爆棚,一個個的都歡呼了起來,顯得非常的興奮。

王若冰的第一句已經唱完了,接下來的那一句是我唱的。看著下面的觀眾,我的心其實已經不忐忑了,我感覺,這次的演唱一定會非常的成功,可是,就在我開嗓之後,我卻突然發現我手中的這隻話筒聲音非常的小,雖然我已經唱的很賣力了,可是觀眾聽到的卻依舊還是很小很小的聲音。

我開始有些心慌了,下意識的就看向了後台,發現王菲菲那女人此時正在奸笑著,似乎很開心的樣子。我立馬就知道是王菲菲那個傢伙搞的鬼了,向舞台下面的音控看去,同宿舍的肖華也有些著急,立馬就在音控台上找起了問題,而在肖華旁邊的另一個男人則是冷眼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一切都已經非常的明白了,就是王菲菲指示下面那個男的搞出來的這個事情。


雖然聲音非常小,但是我還是堅持將這一句給唱完了,唱完這一句之後,我直接向後面看去,王菲菲向我做出了一個挑釁的手勢。

這一刻,我很憤怒,但是為了這個演唱,我還是儘力的壓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在又一次輪到我演唱的時候,我靠近了王若冰,單手環住了王若冰的腰,而王若冰也是非常聰明的立馬就將她那隻話筒遞到了我這裡。

這次,我的聲音終於是出來了。

汪峰的歌不好唱,但是,只要是能夠唱出來的人,那聲音就一定就不會太差,尤其是那歌詞配上旋律,如果再有個彪悍的聲音,一切就都非常的完美了。

當我將那一句非常震撼的「繼續走,繼續失去!」唱出來的時候, 神脈至尊 ,不過卻並沒有歡呼聲,這不是說我唱的不好,而是這首歌已經走入了他們的內心之中,他們已經忘記了要呼喊,只是砸默默的感受著這首歌帶給他的那種氣氛。

不僅是下面的觀眾,坐在下面的兩個大概三十多歲的女評委在這個時候已經悄然落淚,也許,是這首歌讓她們想起了自己那已經逝去的青春,也許,她們也像歌里唱的那樣,一邊走著,一邊在失去著。

這首歌也已經要緩緩落幕了,在伴奏結束的那一刻,我和王若冰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對方,我們都還沒有從青春這首歌那傷感的旋律中擺脫出來,各自看起來都有些傷感。

「擁抱一個吧!」王若冰用只有我們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對我說道。

「恩!」我點了點頭,和王若冰擁抱在了一起。

「謝謝大家!」擁抱過後,我和王若冰向舞台下面鞠了一個躬,而後就從上面下來了。

「不要高興的太早了,即便你們後面的演繹很完美,但開頭的那個失誤已經是沒有辦法去彌補的事實了,你們就等著失敗吧!」王菲菲冷笑了一聲,雖然不比我們上台前囂張,但也還是沒有收斂一下自己的那一身傲氣。

我和王若冰並沒有去理會這個女人,我拉著王若冰來到了椅子上坐下,而後笑呵呵的看著王若冰。

「不管待會兒結果是什麼,都不要有太大的心理波動,我相信我們已經做的非常的好了。」拍了一下王若冰的小手,我說道。

「恩,我知道了。」王若冰點了點頭。

舞台上還有一組特邀嘉賓在表演著,以給計分員一點點的時間算出最後的結果,等到這最後一組的表演者表演完之後,結果就要出來了。

之前我跟王若冰說了,讓她不要有太大的心理波動,她也做到了,心中也並沒有什麼大的波動,可是,就在最後的結果要公布的時候,王若冰卻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王若冰的手心已經滲出了非常多的汗,可以想象的到,王若冰還是很緊張的。後來我也問過王若冰,那個時候為什麼會那麼的緊張,王若冰笑著跟我說是害怕輸了之後讓我在王菲菲那裡丟了面子,畢竟之前我跟王菲菲爭鋒相對了好一陣子的時間。

「本次選美大賽第二名是……」主持人滿面笑容,重重的停頓了一下,「王菲菲!」

當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王若冰如釋重負,而我則是帶著輕盈的笑容看向了王菲菲。

「哼,別得意!」王菲菲瞪了我一眼,立馬就轉過了頭去。

我也不跟女人計較,就沒有說什麼。

第二名是王菲菲了,那第一名就肯定是王若冰了,當主持人毫無懸念的將王若冰的名字念出來的時候,王若冰在我的臉上啵的親了一口,顯得很興奮。

頒獎典禮很快就開始了,王若冰的獎是最後一個頒的,當院長將榮譽證書和獎品給了王若冰,要王若冰講話的時候,王若冰突然神情變得嚴肅了起來,同時還看向了後台的我。

「首先,我想請出我的搭檔孫小龍,我想對她說一句話。」王若冰看著後台的我說道。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王若冰這是搞哪樣,到底要對我說什麼? 只是這麼一瞬的功夫,宋琳就覺得自己想通了其中的曲折,她甚至是覺得自己是不是需要改變一下策略。

現在就等他們怎麼做,她靜觀其變,總之她的法子是對付宋相思的,現在轉來對付孟德懷更是輕而易舉。

孟德懷坐下之後,看了一眼在場的記者們,來的人也不少,在他的預料之中,他還好好的看了一下,並沒有看到宋琳。

之前厲總身邊的人提醒過他,可能宋琳會過來,讓他注意一些,免得到時候不好收場。

當然現在他的身邊也有厲震霆的人,在他上來之前就已經說過了,這裡有他們安插的記者,如實回答就是了,不必太緊張。

其實孟德懷的心裡是有些怵宋琳這個瘋女人的,這會兒在這裡沒有看到宋琳,他就徹底的放下心來。

他站起來,給在座的記者們鞠了一個躬,「辛苦大家跑這麼一趟,因為我的私事。」

「孟總客氣了。」底下的人客套道。

畢竟這個孟德懷以前在s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他們說兩句客套話,沒什麼的。

孟德懷的臉上擠出一抹笑來,看起來似乎是拘謹極了,「大家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我肯定知無不言。」

「那就冒犯了,孟總。」

雖然這期間有宋相思安排的人,但是這裡也不乏有隻是單純的為了消息來得記者,他們只是想要寫報道而已。

宋相思的人是為了帶節奏,其他的不知道那麼多的人,就只是以為是新聞發布會,會問自己想問的問題。

剛才那話一說出口,就證明這接下來的問題肯定不會讓孟德懷好回答到哪裡去。

「孟總,請問您當年確實是跟那個宋琳是夫妻嗎。」

「是。」

「那可以請您說一下,為什麼會跟她成為夫妻嗎,是因為愛情,還是因為其他。」

至於這個話里隱藏的其他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這些記者也都是人精,話里句句都是陷阱。

孟德懷看了他一眼,咽了口口水,這才道,「成功男人找的女人,你覺得是因為什麼呢。」

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了了,男人既然有了錢,接下來就是女人了,女人自然是要找漂亮的,找能帶的出去的。

而孟德懷之所以會落得這樣的下場,就是因為對自己太自信了,所以才在宋琳的這條陰溝里翻了船。

現在只要想起來,便都是恨意,如果不是厲震霆威脅的話,孟德懷是不會來這裡做這些丟人現眼的事情的。

上次跟宋琳的對峙,他就吃了虧,讓那女人傷了自己,在他看來,宋琳就是個瘋子。

「孟總的意思我明白了。」那記者臉上帶著笑,「那孟總可以說說為何跟宋琳會鬧成最後那般模樣。」

「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說是我了。」孟德懷說這話的時候似乎是釋然了,「我只是一個普通男人而已,老馬失蹄。」

「孟總開玩笑,要知道當時的孟氏在s市比起來,也是前景相當好的企業。」雖然排不上前三,但是前五總是沒問題的。

當時的原因大家不知道,只是商業新聞用一些比較官方的話報道出來的,他們也都知道,並沒有什麼可信性。

那麼大的一個孟氏,只怕是誰都沒想到,居然是被一個女人給玩完的,結果這女人還全身而退。

「都是過去了。」孟德懷擺了擺手,顯然是不想多說。

「雖然今天爆出來了很多的消息,但是有一點我們大家都很好奇,就是這宋琳,並沒有照片爆出來,不知道孟總這裡。」

「你會留著仇人的照片嗎。」孟德懷笑著反問。

答案自然是不會,若是仇人的話,只怕是對方化成灰自己都不會忘記的,所以怎麼會留照片,即便是留了的話,也是會摧毀了的。

並且孟德懷來之前,厲震霆的人說過,不要爆照片,照片的事情若是宋相思想的話,定然是早就爆出來了。

其實在他們說起這事情的時候,宋琳已經摸到了外套里的口罩,準備帶起來了,她可沒想著孟德懷有多善良。

結果孟德懷的話讓她的心裡微微的放心了些,拿口罩的手重新的拿了出來,彷彿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一般。

「看來孟總心在心裡還恨著那位宋琳。」記者們開玩笑的說到。


孟德懷卻是十分認真地看著他,「若是一個女人把你害的傾家蕩產,你可以放下嗎。」

不會放下,不但是不會放下,甚至是還會記一輩子,因為沒有哪個男人可以受得了這樣的屈辱。

並且還是像孟德懷這樣的成功的男人,自然是更受不了了,他是現在沒有能力,不然宋琳定然是不能在他的手裡活著離開。

「聽說孟總當時有過輕聲的念頭,請孟總澄清一下。」記者們的鏡頭再次的對準了孟德懷。

孟德懷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點頭,「是有過這樣的想法,雖然不知道這些你們是怎麼知道的,但確實是真的。」

記者們相互對視了一眼,顯然是有一部分的人是不知道這麼內部的消息的,他們需要溝通一下。

孟德懷深呼吸了一口氣,臉上帶著幾分嘲諷的笑,「說起來自殺,只怕也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勇氣的。」

「是,所以想要採訪一下孟總,當時是否已經是萬念俱灰了。」那位記者繼續說到。

孟德懷點頭,「你形容的很對,確實已經是萬念俱灰了,我當時就站在孟氏的大樓上,馬上就準備跳樓了。」

有些膽小的記者甚至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他們不敢繼續的聽下去。

「那是什麼原因阻止了您,讓我們可以在現在依舊可以見到您。」記者接著他的話問下去。

孟德懷的眼神陷入回憶中,「是厲總救了我,他給了我三百萬,收了孟氏這麼一個破殼子。」

眾人吸了一口涼氣,其實這已經算是商業機密了,他們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勁爆的消息。

「請問孟總,您說的這個厲總,是我們都知道的那個厲總嗎。」記者的語氣明顯是有些激動的。 下面的觀眾就是屬於那種唯恐天下太平,沒有什麼事情的主兒,在聽到王若冰要將我給請出去的時候,立馬就在下面喊起了我的名字。

聲音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整個活動中心裏面都充斥著我的名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