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封印在了神燈里六千多年,現在才剛出來,不過還是會受到神燈的部分影響。」(未完待續。。) 白色的光,從白蟹島上空綻放出來。∮

那是一般人看不到的白光,是魂力波動引發的巨大波紋。

白蟹島為重心,方圓數十海里,一片朦朧,彷彿再度浮動蔓延其大量的白霧。

咔嚓!!

天空晴空萬里,卻陡然閃過一道電光。

海神狠狠一頭撞向整個白蟹島。此刻他巨大的衝量卻被一團無形的阻力死死攔住,阻擋在島嶼外

圍數百米處不能動彈。

巨大的力量和海神前面無形的屏障相互抵消著。僵持著,

嗷!!

海神瘋狂吼叫起來。整個巨大的黑色尾巴不斷搖擺,捲起大片的還是朝著兩側斜後方擴散。

大量軍艦被他推動的巨浪撞得不斷搖晃,只能趕緊遠離。

「愚蠢。」白蟹島正中,無數的白霧散去,露出一片寬廣的白色空地,空地地面分裂開來,露出


一個黑漆漆的圓形大洞,聲音就是從洞內傳出來。

一個身高接近十米的巨大怪物,緩緩懸浮著從洞內升起來。

怪物彷彿穿著一身連衣皮裙,通體褐色,但仔細看就能發現,它其實沒有穿任何衣物,而是本身

身體上自然生長出來的褐色肉裙。它的頭部是三角形,彷彿戴著一頂帽子,有三隻眼睛,沒有嘴

,嘴巴長在腹部,那裡大嘴開合著,上下口腔隱隱能夠從外看到裡面長滿了密密麻麻的水皰。

淡黃色的膿液不斷從水皰中擠壓流出來。

「這等污穢的世界,你為什麼還要維護?」怪物飛上來,直接看向和屏障僵持的海神。

「污穢?」海神猛然退後。「在污穢之人眼中,看到的世界就只有污穢。在善良之人的眼中看到

的世界就是善意的。是你自己出了問題。」

他尾巴一搖。


「化石沙!」

猛然間,隨著聲音落下。海神混舍你的肌肉瘋狂膨脹起來,他的背部浮現出一條紅色的十字線,

線條直接延伸到他頭部正前方臉龐。

整個海神從原本就巨大的體型,一下便膨脹了起碼兩倍。

大量的海水被擠壓朝著兩側排開。他光是身體扭動就帶起了巨大的白浪。

轟!!!

海神兇猛的,瘋狂的,朝著屏障衝去。他狠狠張開大嘴,口中尖銳利齒一口咬向屏障。

咔嚓!嘩啦一下,整個屏障禁不住恐怖巨力,被一咬而碎。海神龐大的身影騰空而起,居然直接

朝著白蟹島壓下去。他巨大的身軀彷彿整個白蟹島一樣巨大,形成黑色的陰影遮擋住陽光,從天

上墜落下去。

三角頭怪物仰起頭,比起海神的巨大身軀,他只是如同芝麻點一樣大小。絲毫不起眼。

「世界因毀滅而新生。」他縱身而起,雙臂陡然彈出尖銳長刺,高速旋轉起來,在半空中便化為

一團轉動的灰影。

嚓!

它猛地頓住。雙手提著尖刺,縱身沖向天空龐大黑影。

幾乎聽不到聲音。

怪物在衝天而起,撞到海神身體的一瞬間,沒有聲響發出。所有的聲音都被海浪和海神的咆哮遮

蓋住,其餘的什麼也聽不到。

唰!

天地陡然爆開一圈黑色波紋,瘋狂超四周擴散。所有被波紋蔓延過的地方全化為黑白世界。

黑光掠過之處,一切顏色全部黯然。黑光球蔓延數千米範圍,將周圍軍艦全部包裹一次后。又猛

地收縮。

一切又恢復平靜。

哈哈哈哈!!!

一陣狂笑從海神和怪物交接之處響起。

轟轟轟!!

周圍的軍艦居然全部開炮了,同一時間,所有的炮口全部瞄準了白蟹島,但詭異的是,它們的炮

口瞄準的不是怪物,而是最為顯眼龐大的海神。

一顆顆炮彈在海神背部炸開,化為一團團紅色火焰,黑煙冒起。

穿上的穿越者們頓時一個個攜帶的防治心靈控制的東西,全部被崩潰爆炸,除開少數意志強大的

穿越者和高手,其餘所有周圍艦船上的普通軍官士兵全部被控制,紛紛將海神當做是最大的敵人

,全部開炮。

一輪輪的炮火接連不斷,士兵們麻木的閉著眼睛,卻如同睜著眼一樣瘋狂操縱炮口發射。

錚!!

剎那間一道白線從遠處海天相接的地方蔓延飛射而來。

一名鬚髮潔白的老頭倒提著一把銀白長劍,遠遠踏海而來,海水在他腳下彷彿只是很淺的小河溝

,根本沒不過其腳踝。

劍刃斬出的白線一下劈在海神下方的怪物身上。

嗤!

怪物身上直接多出了一道白印。

「沒有絲毫廢話,老人速度極快,幾個腳步便跨越數千米,箭矢一般撞向怪物,兩者直接打成一

團。

海神被頂在半空中,張口再度往下一咬。

轟隆!!

破碎聲再起,擋住他的無形屏障再一次破碎,海神巨大龐然的身軀毫無保留的碾壓下來。

一團迷濛的灰塵霧氣衝天而起,泥土,樹木,碎石,還有大片的建築碎片,一切在海神下方的事

物,都被這一壓毀於一旦。

砰!

周邊海上的軍艦一艘開始直接爆炸起火,赤紅的火焰衝天而起。而其餘的軍艦也彷彿是點燃了鞭

炮的第一響,紛紛緊跟著爆炸起火。

沒人理會爆炸的火焰,火光中,那些被幻夢控制住的士兵士官們還在不斷的閉著眼睛操縱炮口轟

炸著海神。

一些穿越者索性跳船了,或是更多的放下軍艦上的逃生船,乘上遠遠往後逃去。

這裡的戰況已經超出了任何人的意料。

區區一個白蟹島。一個白蟹軍的總部居然會這麼難攻,不只是進去的人死得差不多了。連外面的

人也被莫名其妙的控制,炮口朝著自己人開。

滔天大浪中。幾個人影被遠遠高拋出來,白蟹島上一片混亂混雜,大量碎片混著不知道是什麼東

西飛散出來。

灰塵和海水濺起太高,根本看不清楚裡面到底有什麼。

尤里瓦順著海水,手裡夾著兩個人,踩著海浪飛身衝出海面,從一艘軍艦的邊上爬上去。

咳咳!

他劇烈的咳嗽起來,彎腰噴出大量海水。

「辛苦你了。」被他救出來的禿鷲一號和紅國太子奄奄一息,卻意識還算清醒。

艦船劇烈搖晃著。被海水推開漂浮得遠遠的。

吼!!

海神龐大的吼叫聲再度響起,震得周圍海水激蕩起大片波紋。

尤里瓦面無表情,飛身跳下海水,又很快撈起來一個人影,赫然正是和他一起的鸚鵡。

嗚….

一架戰鬥機從天而降,兩枚導彈放了出來,帶出著白色尾氣射向白蟹島正中,炸到海神下方的怪

物身上。

尤里瓦仰起頭望了眼戰鬥機。

「還是有人清醒著的。」他低聲喃喃。

扭頭望向戰況最激烈的地方,那裡一陣陣數十米的海浪激蕩起來。不斷往外將一切推開,站在這

樣的軍艦上什麼也看不到。

尤里瓦看著這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景象。

「病毒母體就在織金琴手裡,就在你妹妹手上。」紅國太子冷笑道,「你打算怎麼做?」他對救

了自己的尤里瓦似乎並不承情。

「你們就這麼來了?沒有什麼後續手段?」尤里瓦的聲音透過海浪也清晰的傳進兩人耳中。

「海神就是我們最大底氣。原本以為…..可以輕鬆解決,但現在看來。」禿鷲一號皺眉,向著周

圍望去。海浪激蕩下,幾乎看不到幾艘周圍的艦船。不知道在這種劇烈的衝擊下,到底沉了幾艘

。又還有幾艘完好。


「我們的最後計劃是,在我們出手無果的半小時后,看不到結果的話,外界會直接用最終核戰略

武器毀掉這裡的一切。」禿鷲一號跟著說道。算是回答了尤里瓦的問題。

「沒用的。」紅國太子反而現在淡定下來,他全身骨折,雙臂沒了,腿也扭曲折斷得不成樣子,

身上的傷口被海水泡得發白不成樣子。

「衛星定位的戰略武器同樣也會被織金琴影響。」

「那現在怎麼辦?」禿鷲一號低沉問。「世界怎麼辦?」

尤里瓦沉默了下,劇烈搖晃的船上,三人一時間都沒了話語,拚命拼到這個地步,也算是山窮水

盡了。該用的東西都用了出來。

「我去。」尤里瓦沒有任何錶情,轉身不等兩人回話,便一個健步衝起來跳進海水。

「這樣逼迫一個年輕人,好么?」紅國太子冷笑的看著禿鷲一號。

「逼迫?」一號面色如水,「沒有任何人逼他。一切都是註定了的。」

嗷!!!

陡然間海神一聲痛吼,巨大的身軀被一下拋起,遠遠砸落在附近的海面上。

嘭!

無數的海浪被激蕩飛起,海神渾身染血,發出痛苦的嘶鳴,它全身到處都是蛛網一般的細微傷痕

,黑色的巨大身體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

大片的傷口中甚至還長出了密密麻麻的黃色水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