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巴連忙狂拉風箱,而這時候的星雲卻無比專註的看著眼前被劈成兩半的冬瓜,「咻」一道寒光閃過,一柄小小的刻刀頓時出現,星雲摸著小小的刻刀,眼中閃過了一絲懷念,當再次看著那冬瓜之時,他眼中只有一絲堅定!

「咻」「咻」頓時,漫天銀光從星雲手中不斷爆發而出,雖然不會鬥氣,但星雲出手的速度卻是快速無比,流雲刀法,這是他前世雲家的不傳之秘,就連台上身為大斗師的二掌柜等人也是一陣眼花繚亂!

那神秘的藍袍少年眼中掠過了一絲驚異,黑袍劉家大廚臉上罕見的出現了凝重之色,看來他也知道星雲這刀法的恐怖之處,然而,就在星雲收刀之時,那大冬瓜竟然還是原來的模樣,這讓所有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

星雲右手有些抽搐,擦拭掉額頭的汗水,朝易巴緩緩道:「好了,水溫一百五十度,這個溫度剛剛好!」

「咻」白雲雞被高高拋棄,「撕拉」開膛破肚,一塊塊內臟被星雲直接拋開,「嗤」沒片刻時間,被處理掉的白雲雞就穩穩落入水中,台上的二掌柜更是忍不住喝了出來:「好刀工!」

確實,星雲那行雲流水般的刀工不但讓二掌柜等人賞心悅目,更是讓看這場比賽的所有人都搖頭驚嘆!

「哇」頓時,一陣驚呼之聲響起,星雲轉過頭去,只見那劉家大廚師身上爆發出了一陣陣恐怖的火焰,而他所炒的菜肴竟然直接停滯在半空之中,在那劉家大廚所控制的火焰之中不停翻滾,撲鼻的香味更是瀰漫整個地下密室!

黑袍男子見自己所造之勢引起這樣的轟動顯然很滿意,臉上頓時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然而,他臉上的笑容突然一滯,冷,一股徹骨的冰冷之感突然冒了出來,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那散發著冰冷氣息的地方看了過去!

星雲也是微微一驚,他沒想到,如此恐怖的寒氣竟然是那名神秘的藍袍少年所散發,那神秘的藍袍少年一臉平淡,攝心草?看著藍袍少年手心的那一團藍色小草,星雲頓時大驚,那可是有名的毒草啊,他竟然拿來做菜?

「咔」那被寒冰所包圍的攝心草頓時變成了一團小小的冰雕,星雲心中駭然,寒屬性鬥氣?他,他竟然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鬥氣?

就連看台上的所有評委,包括二掌柜都是大吃一驚,天藍城的城主低聲道:「估計可能是冰系捲軸吧,兩種鬥氣,絕對不可能存在於一人身上!」

天藍城城主如此一解釋,所有人都是恍然,就在眾人以為藍袍少年的菜將要完成的時候,「轟」一股滔天的火焰猛然冒出,那並冰凍的攝心草竟然一下子就碎裂開來,掉入藍袍少年鍋中!

星雲看著那碎裂的冰塊,心中頓時一突,那碎裂的冰塊上面竟然有著一層漆黑的霧氣,星雲頓時恍然,攝心草本來毒性極強,這少年竟然懂得用如此方法去除攝心草的毒素?難怪她會用攝心草做菜!

猛然,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星雲猛的抬頭,眼中露出了一絲震驚,心中更是波濤洶湧:「攝心草,莫非,他會那傳說中的秘密廚藝?」

!! 緩緩收回目光,星雲深吸一口氣,而後一臉凝重,在這個大陸上也照樣有著廚師這一職業,而能把這一職業發揚光大的也只不過寥寥數人,但就是這寥寥數人卻讓整個天穹大陸都記住了他們!

在天穹大陸中,有一名號稱「毒廚」的頂級廚師,他的廚藝已經到了絕高的境界,這位廚師的廚藝與眾不同,完全是因為他做菜的輔料竟然全是毒物,而他的廚藝則被稱為「天毒九轉決!」

在看到那神秘藍袍少年竟然能用攝心草當輔料之時,星雲就猜想他是不是會那傳說中的「天毒九轉決!」

深吸一口氣,星雲沉重的看著鍋中飛騰的白雲雞湯,一樣樣輔料不停的被星雲丟入鍋中,星雲一臉平靜,朝身後的易巴淡淡道:「溫火慢熬三分鐘,讓白雲雞的氣味慢慢疏散!」

「撕拉」星雲一下子就把那袋米袋撕開,當看到那袋子之中所裝的大米之時,所有人都是一陣呆愣,這種比賽,莫非還要他們吃大米?

「哈哈哈」震天的笑聲頓時從那成百上千個圍觀之人當中傳了出來,當所有人都看到星雲那袋子大米之時,一個個都爆笑出聲,那劉家大廚更是一臉嘲諷,反倒只有藍袍少年眼中掠過一絲驚異,而後就管自己在弄自己的菜肴!

星雲一臉平靜,倒出了一大碗白米,而後用清水浸泡,竟然就這般清晰起大米來,易巴也一臉驚異,當那沙漏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時候,一個哈哈大笑之聲響起,「轟」火焰一閃,那劉家大廚的菜肴明顯已經做好!

一聲冰冷的冷哼之聲頓時響起,恐怖的寒氣瀰漫整個地下密室,那神秘的藍袍少年身上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冰冷的寒冰,顯然,他的菜肴也已經做好,一個冰凍的冰雕出現在眾人眼前!

而其餘一些大廚都陸陸續續的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反倒只有星雲卻還在洗米,神秘藍袍少年眉頭一皺,低聲喃喃道:「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

台上的二掌柜也是一臉不解:「這小子到底想搞什麼東西?」

池嬌令 ,星雲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不到最後時刻,誰也分不出勝負,不要著急,可以用文火慢慢煎熬了!」

頓時,原本已經很弱的火焰頓時變得更小,看著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沙漏,星雲眼中爆發出了一陣精光,「咻」在他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那原本還在鍋中慢熬的白雲雞一瞬間就被拋到了高空之中!

「咻」「咻」幾道冷芒閃過,與安倍被拋起的白雲雞陡然只剩下一整隻白嫩的雞肉,而白雲雞身上的皮卻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這讓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嘩啦」那原本被星雲清洗的大白米一下子全都被倒入那大冬瓜之中,「咻」一道黃光閃過,白雲雞的雞皮一下子就把那大冬瓜包圍了起來,星雲一下子就把這包裹的大冬瓜丟進了另一鍋滾燙的開水之中大喝道:「猛火,一直猛火到時間結束!」

「呼」易巴毫不遲疑的狂拉風箱,劇烈的火焰衝天而起,星雲一臉平靜,斗大的汗珠不斷從易巴的額頭上流了下來,星雲眉頭一皺,這易巴雖然身體素質不錯,但要保持這樣的火焰一直到時間結束恐怕還不行啊!

慢慢地,沙漏里的沙粒越來越少,而易巴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最後的星雲身上,「嗤」突然,火焰明顯小了一點,易巴臉色蒼白無比!


星雲臉色一變,連忙一下子就衝到了易巴身旁,接過風箱用力一拉,「呼」火焰再次高漲起來,星雲對一臉慘白的易巴輕聲道:「你到一旁去休息一會,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但易巴卻倔強的搖了搖頭:「不,少爺,我一定要看著少爺的這道菜出鍋!」

星雲一愣,緩緩搖了搖頭,用力猛拉風箱,火焰頓時和之前相差不多,所有人都在好奇星雲到底想幹什麼,劉家大廚眼中掠過一絲不屑,低聲冷哼:「如此猛火煎熬,那冬瓜估計早就爛了,哼,真是個小輩!」

神秘的藍袍少年眼中也閃過一絲迷惑,而台上的二掌柜等人更是不明所以,畢竟就是連那些廚師都不知道星雲在搞什麼名堂,他們這些不懂廚藝的人有能知道多少呢!

不到片刻時間,星雲已經渾身冒汗,緊咬牙關,星雲心中暗道:「到了,馬上時間就到了,可以了,馬上就可以了,再堅持一會!」

「嗤」終於,沙漏里的沙全部漏完,「砰」星雲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顫抖著擦拭掉額頭的汗漬,星雲臉上卻掛起了一絲喜意,易巴忐忑問道:「少爺,這菜?」


星雲淡淡的點了點頭:「成了!」

易巴頓時一臉驚喜,二掌柜大聲喊道:「時間到,好了,現在請各位按照自身的號碼一個一個把自己所做的美味佳肴拿上來,我們評委自然公正評比!」

「嗯」所有評委都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第一道那鮮嫩的魚肉看來給了他們不錯的印象,第一名上來的廚師自然是信心滿滿,二掌柜笑著點了點頭:「二十七號!」

一名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同樣一臉自信的走了上來,當看到那道色澤鮮麗的菜肴之時,所有評委的眼中都掠過了一絲讚賞,色香味,這道菜的色澤到是很不錯,在使用之後,所有評委都一臉滿意點了點頭!

一道道菜肴不斷奉上,那些個評委的臉色從頭到尾都是一臉讚賞,因此根本就分不出到底誰好誰壞,就在這時候,二掌柜大聲道:「八十一號!」

那劉家大廚頓時一臉驕傲的走了上去,而在他手上則端著一盤火焰山似的菜肴,劉家大廚大聲道:「這乃是我凝聚火焰鬥氣,用十八種材料凝聚而成,各位評委,請!」

十餘名評委眼中掠過一絲驚異,點了點頭,各自都償了一口,十餘名評委眼中都掠過一絲精光,而後讚賞的點了點頭,其中天藍城的城主更是大喝出聲:「好!」

劉家大廚頓時滿臉笑意,二掌柜眼睛一眯,大聲喊道:「八號!」

粗布麻衣,一身樸素,一名二十歲上下的年輕男子緩緩走了上來,男子臉色淡然,手中的菜肴更是平淡無奇,星雲在看到那道菜之時,心裡一陣震驚,而後驚駭的看著這樸素男子,心中更是震驚道:「這個人,這刀法,這小小的廚藝比賽竟然吸引了兩個如此強勁的廚師?這人絕對也是一匹黑馬啊!」

!! 對於這樸素青年的這道菜,所有評委都齊齊皺眉,其中天藍城城主更是直接開口問道:「這位小友,我實在看不明白,你這道菜肴到底有何奇特之處呢?」

樸素少年淡淡的看了所有人一眼,而後緩緩道:「此菜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各位評委待會自然知曉!」

「嗤」一陣怪異的聲響突然冒起,那原本平淡無奇的菜肴竟然冒起了一陣陣寒氣,這時候,所有人才看清了這道菜的真正面目,這竟然是一道黃瓜?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這黃瓜的奇特,原因無他,全因為這黃瓜之上竟然結起了一陣陣碎裂的小冰粒,樸素青年淡淡道:「最普通的冰鎮黃瓜,各位評委請品嘗下試試!」

十餘名評委面面相覷,就這一道黃瓜?天藍城城主最先拿起了筷子,當他夾出第一片黃瓜之時,其餘人也略微好奇的拿起了筷子!

「咔」隨著天藍城城主的動嘴,一陣冰塊碎裂之聲傳了過來,「嘶」「呼」兩道白色的霧氣竟然直接從天藍城城主的鼻孔冒了出來,天藍城城主更是打了個寒顫,眼中猛然爆發出了一陣異樣的精光!

同樣的情況自然也相繼出現在了其他評委的身上,天藍城城主最先感嘆道:「好舒爽的感覺,本城主倒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清涼的黃瓜,使用之後,肚內更瀰漫著一種清涼之感,久久不散,極品,很好!」

其他評委也各自感嘆起來:「這黃瓜竟然能被切成如此薄片,看來這刀工也是罕見,沒想到冰系鬥氣竟然也能如此運用!」「這道恐怖的冰系能量,莫非那小子也達到了大斗師之境不成?」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而只有那樸素青年一臉平淡,星雲也一臉震驚,大斗師?這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小子是一名大斗師?這般天賦,恐怕就是在整個天穹大陸也是極為出色的吧?竟然比那神秘的藍袍少年還要恐怖?

盛世驚婚:總裁,離婚吧 ,眉頭微微一皺,而那樸素少年也朝藍袍少年看了一年,藍袍少年頓時低頭喃喃道:「寒冰鬥氣,青雲谷,這就是你們此次出來歷練的傳人嗎?從四級城市開始,倒是和我想的差不多呢!」

二掌柜也是一臉詫異,這小子會是大斗師?二掌柜輕笑道:「小兄弟,不知道可否屈尊來我天香酒樓擔任客卿呢?」

所有人都是一愣,這二掌柜竟然就這樣招攬起人來了?那樸素少年淡淡搖了搖頭:「青鸞比較喜歡遊歷四方,二掌柜的美意,青鸞心領了!」

雖然略微有點失望,但二掌柜還是溫和笑道:「既然小兄弟不肯屈尊,那我也就不勉強了,只是希望日後能和青鸞小友交個朋友就好!」

這天香酒樓果然不愧是連一些三級城池勢力都忌憚的勢力,不單單是這酒樓有三名大斗師的兄弟,恐怕還因為這二掌柜如此圓滑的處事方式和他的交際關係吧!

青鸞略微驚異的看了二掌柜一眼,而後淡淡點了點頭,二掌柜大聲笑道:「青鸞小友的菜肴如何,相信大家都通過剛才各位評委的模樣能看出幾分,下面,一號!」

神秘的藍袍少年嘴角微微翹起,看了青鸞一眼,而後緩緩朝各位評委走了過去,而在他的手中,卻呈現出了一道三彩斑斕的菜肴,青色,紅色和黃色,而當看到這三樣東西之時,就連那些評委也忍不住臉色大變!

攝心草,黃苓膏,紅雲花,這三樣東西,無一不是劇毒之物,而在這天香酒樓之中也不會有這樣的東西存在,那這三洋東西想必是這少年自己隨身所帶了!

天藍城城主臉色一沉,沉聲問道:「小友,既然你能做出這道菜,那你應該知道這三樣東西是什麼東西,你竟然還讓我們品嘗?」

藍袍少年淡淡一笑:「攝心草,黃苓膏,紅雲花,這又怎麼了?」

每說出一個名字,就連那圍觀之人也都臉色一變,到最後甚至都有點驚懼的看著這道菜肴,三種毒物,這樣的東西吃下去,恐怕就是大斗師也不會好過吧?

天藍城城主臉色一沉:「既然你知道這三樣東西的來歷,難道你連他們是什麼東西都不清楚嗎?你這道菜要是吃下去,即便我們是大斗師,但恐怕也會毒素入體,不太好受吧?」

藍袍少年卻輕笑道:「有沒有毒,各位品嘗一下不就知道了?」

所有評委都是面面相覷,但卻無人敢使用,藍袍少年搖了搖頭,隨後拿起一片紅雲花直接丟進嘴裡:「有毒之物又何嘗不能變成無毒之物的美味?各位,現在可否敢品嘗一番了?」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那二掌柜最先低笑道:「沒想到啊,如此毒物竟然也能當食品使用,既然各位城主無人品嘗,那就由在下嘗試嘗試!」

二掌柜所選的竟然是其中毒素最為濃重的攝心草,攝心草入肚,二掌柜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異,而後臉色一變,「呼」一團黑氣從從二掌柜嘴裡吐了出來,所有評委臉色都是一變,陰沉的盯著那藍袍少年!

藍袍少年卻一臉平靜,那二掌柜苦苦一笑:「人生百味,沒想到,這菜竟然也有這麼複雜的味道,小子,吃了你這菜,倒還真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這是我吃過最特別的菜肴!」

其他評委都是一驚,天藍城城主遲疑問道:「真的沒有一點毒?」

二掌柜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確實一點都沒有,而且這菜,很特別!」

天藍城城主略微遲疑,而後挑了片毒性最弱的紅雲花,嗯?眉頭一皺,一團血紅色的霧氣從天藍城城主鼻孔冒了出來,饒是以他大斗師的實力都忍不住渾身一抖,片刻過後,緩緩呼了口氣,天藍城城主低聲嘆道:「果然奇妙啊!」

藍袍少年朝那青鸞看了一眼,青鸞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天毒谷嗎?毒廚的廚藝,身具冰火鬥氣,是個不錯的對手!」

!! 星雲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然後看著眼前的廚具,默默的把一條活魚給拋了起來,隨後直接一道道刀光湧現,魚鱗,魚刺和魚骨竟然是全部被剔除了出來,魚肉更是被一片一片削成了薄片!

星雲的刀工可以說是普通無比,因為他沒有任何鬥氣的加持和幫助,但卻讓人賞心悅目,星雲低聲喝道:「猛火,這一次,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油渣魚片!」

風箱瘋狂的拉動著,一團團炙熱的火焰不斷暴漲而起,星雲直接就把手中的一盤早就提煉的金油給倒了進去,當那金色的油倒下之時,頓時吸引了一陣陣目光!

一個個人都是驚異的看著星雲,或者說是看著他倒下的那金色的油,他們可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奇特的油,猛火之下,倒進去的油竟然是沒有絲毫濺起!


「這?」眾人都是驚異的看著星雲,而星雲則是慢慢的把盤中的魚片一片一片的放入那金色的金油之中,玉片放入,金油竟然是慢慢的沸騰了起來!

星雲放玉片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當最後一片玉片放入那鍋中之後,一片金色光芒猛然從那金色油鍋之中暴漲而起,一條金色油柱直接暴漲而起,在那金色油柱之中,一片片魚片都是變成金黃之色!

「沒有鬥氣,沒有用絲毫鬥氣,他竟然,他竟然能把這溫度空子到如此地步!」不管是青鸞也好,還是那藍袍少年也罷,都是驚異的看著星雲,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彩!

就連二掌柜也是直直的盯著星雲,在這些天才廚師之中,二掌柜其實對星雲並沒有多大的在意,畢竟星雲可是一個連鬥氣都不會的小子,廚藝能好到哪裡去!

但他卻是沒有想到,這次他卻是看走眼了,星雲的廚藝,或許真能夠給他帶來一點驚喜還說不定,星雲目光一閃,低聲喝道:「清泉水,潑!」

「嘩!」早就準備好的一桶清澈的泉水,直接就朝那油柱破了上去,清澈泉水和金油直接融合在了一起,眾人都是大驚失色,一般人可都知道,這水和油可不能就這麼混合在一起,會破壞材料的美味!

而且星雲既然是炸魚片,那放入清泉水,不是會讓這魚片的香脆都沒了嗎?

星雲則是神色平靜,直接拉開了桌子上的長布,一條長長的冰塊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星雲直接一刀劈了下去,冰塊碎裂,星雲直接拿起一塊拳頭大小的寒冰,直接就朝那油柱之中丟了過去!

「嗤!」「嗤!」冰塊丟進去之後,那金色的油柱之中,竟然猛然爆發出了一團金色的火焰,璀璨而又閃亮,溫度竟然是泛著寒冷,冰冷火焰,沒有用鬥氣就能製造出冰冷火焰!

「給我冰凍!」雲天又一聲低喝,再次抓起兩塊冰塊,直接就丟了進去!

「嗡!」寒光閃爍,那油柱竟然是連帶著魚片都是慢慢的凍結了起來,形成了巨大的冰雕!

!! 驚異,每一個人都是驚異的看著星雲,他們都沒有想到,這星雲竟然還有如此手段,不會鬥氣,但卻控制的比鬥氣還好,但他們又怎麼知道,星雲根本就沒有施展全力,這不過是最為普通的手段而已!

誰也不會知道,星雲那個奇異的葫蘆有什麼妙用,只有星雲自己才知道,那葫蘆之中的火焰,可對自己有著巨大的作用,而且有著不可想象的妙用!

「二掌柜,各位,星雲的這道菜也做好了,名字很簡單,就叫炸魚片,還請各位品嘗!」星雲直接連鍋都端了上來,看著二掌柜等人低聲開口道!

二掌柜等人面面相覷,二掌柜則是笑著說道:「星雲小友,你這是讓我們怎麼吃呢?難道讓我們直接拿刀,一塊魚肉一塊魚肉的剁下來嗎?這可是冰雕啊!」

「二掌柜說笑了!」星雲微微一笑:「各位只要用筷子直接夾就可以了,相信不會讓各位失望的!」

「哦?」二掌柜一臉驚異,隨後首先拿起了筷子,直接就朝其中一片玉片夾了過去,奇異的事情發生了,這筷子竟然是直接穿入了冰雕,夾在了那玉片之上,就是二掌柜也是微微一愣!

當二掌柜把筷子拿出來的時候,一片晶瑩剔透,薄如蟬翼的玉片就出現在二掌柜的眼前,二掌柜看著眼前這精美的魚片,忍不住低聲讚歎道:「真是漂亮啊!」

晶瑩剔透的魚片,確實可以用漂亮來形容,二掌柜忍不住把魚片放入嘴裡,隨後便是身軀一顫,整個人一頓,一股熱氣猛然在二掌柜身上湧現,不到片刻又變成了一股冰冷的氣息!

「這!」這種冰火交替的快感,讓二掌柜忍不住再次夾了一片魚片,其他評委頓時個個都是拿起了筷子,能讓二掌柜如此實力的人都忍不住吃第二筷的魚片,必定是真正的鮮美!

每一個評委都是把魚片放入了嘴裡,同樣的,那一個個評委都是忍不住夾了第二筷,甚至是第三筷,慢慢的,雲天的炸魚片,竟然只剩下了一堆碎冰沫!

不用看也知道,這次的比賽,到底是誰取得了第一,眾人都是沉默不語,二掌柜低聲笑道:「沒想到,沒想到我天香樓這次舉辦的大賽,竟然會出現這麼多少年英雄,每一位的廚藝都是如此的了得!」

「星雲!」二掌柜朝星雲看了過去,眼中也是越發喜愛:「能不能告訴我,你這炸魚片到底是怎麼做的?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出這道炸魚片的?」


「吃了第一片,還想忍不住吃第二片,吃了第二片又想吃第三片,總之,就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我看你,好像並沒有用鬥氣啊!」

驚魂詭夢 ,別說是二掌柜,就是他們也都沒有看清楚,星雲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 「這道菜,其實很簡單,大家也看到了,我先將魚片切的非常的薄,可以說是薄如蟬翼,這也是這道菜最為關鍵的地方,在於一個刀工,刀工好,這切出來的魚片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星雲微微一笑,眾人都是點了點頭,星雲說的沒錯,他的刀工可以說是有目共睹,誰都看到了,那薄如蟬翼的魚片,絕對是刀工的完美呈現,不是所有人都能把魚片切到如此地步的!

「而這第二點,就在於我的油,大家都知道,我不會鬥氣,所以在大家都在做菜的時候,我卻是慢慢的熬我的油,我這油有點特殊,乃是用炙熱的高溫混合十八種炙熱的材料熬出來的!」

星雲低聲開口道:「而這十八種炙熱的材料雖然普通,但熬煉成油,所以你們看到的油會是金黃色的,特別是,我這十八種材料之中,有一味名為火晶,火晶融化,自然就會和寒冰凍結!」

「這也是為什麼我把寒冰扔入那火油之中的時候,最後會形成冰雕!」星雲笑著解釋了起來:「而這形成的冰雕,因為內部火油和火晶的原因,根本就不會完全凝固,甚至會把裡面的寒冰融化成碎冰!」

「原來如此!」眾人都是恍然大悟,星雲笑著說道:「各位,這箇中奧秘,星雲可是已經說的清清楚楚了,現在,各位可以安心打分了嗎?」

星雲說的簡單,但所有人都知道,其中的技巧可不簡單,例如那刀工,就是難上加難了,不要說那十八種材料星雲根本就沒有說是什麼,而且是不是需要十八種,誰也不知道!

但是,這一行之中,誰都有秘密,沒有人會把自己的秘密完全呈現,二掌柜和各位評委都是點了點頭,隨後一個個匯聚在一起,低頭商量了起來!

那藍袍少年和青鸞都是靜靜的等待著最後的結果,顯然對自己的廚藝有著絕對的自信,星雲則是目光閃爍,緊緊地盯著二掌柜,他不在乎這個第一,但他在乎的卻是他們對自己廚藝的肯定!

「好了,經過我們的商量,這一次的第一名暫時為青雲!」二掌柜朗聲開口,星雲目光一閃:「青雲嗎?那個能把各種毒物做成美食的傢伙!」

「他的廚藝,確實可以算得上是頂尖!」星雲默然,沒有鬥氣,在最後的收尾部分,自己肯定會比他們要差,星雲心中苦笑:「沒有鬥氣,連這種三級城池的普通廚藝比賽,我都贏不了,何談更高的城市?」

「所以,我現在要做就是想辦法得到逆天丹,讓我的逆天之體突破,能夠凝聚鬥氣,那樣的話,我才有機會!」星雲眼中精光爆閃而起:「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放棄這次的比賽吧!」


「去尋找逆天丹,或者,去尋找別的辦法,讓我的體質能夠凝聚鬥氣,我不相信,只有逆天丹才能幫助我!」星雲目光炙熱,隨後便是直接離開了這天香酒樓!

!! 「這就是傳聞中擁有逆天丹的無妄之森嗎?或許,裡面真的有辦法也不一定!」星雲查探了無數典籍,終於發現了一個記載了逆天丹的地方,那就是無妄之森,看著眼前的一個小小的洞穴,他知道,這就是入口!

星雲一進洞,發現自己竟然處於一個小屋子之中,而在他的前方就只有一個傳送台,星雲知道只有踏進那個傳送台才是進入真正的無妄之森!

傳送台上擺了一個書籍,星雲走了過去把書籍拿在了手上,隨後一頁頁翻開,頓時,大量的信息出現在書籍之上,各個等級的妖獸資料,所有兇險的區域,一些特殊的天地寶材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