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你這變態。”微生繼續說道,“知不知道,你剛纔使出來的是兩個意境的疊加,疊加啊。”

“意境?不懂誒。”楊寒聳了聳肩,雙眼轉了又轉。

微生恨不得立馬跳出來,重重的敲打幾下楊寒的頭顱,“一般皇天士要到達涅槃境方纔修煉出適合自己的一種意境,可你的意境竟然已小有成績,甚至都可以疊加了。”

“哦。”

“什麼?你那麼淡定幹嘛,能不能不要這麼冷淡,這可是關乎你的實力提升啊。”微生已經被楊寒氣的不行,甚至大吼了起來。

楊寒聽微生說關於實力提升的事,頓時來了精神,“提升實力?呵呵,我聽着呢。”

微生一陣無語。

“還不快點帶項少爺回去治療,待在這裏幹什麼,你們想害死少爺嗎?”就在這時,項家聯盟的一個頭目突然大喊了起來。

那一頭目有些幽怨的喊着楊寒一夥,陪項家聯盟的成員帶走了重傷的項農水。 「他不愛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承認自己喜歡著閑庭,可是閑庭對她從來都沒有感情。

「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認為自己沒有辦法讓閑庭愛上你嗎?」竹夫人問道。

「強求的愛不會幸福的。」去過人界那麼多回,而且看了好多洛冬天寫的小說,其實有些事情,她還是懂的。

如果不是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那麼他們的一生又怎麼可能會幸福。

而且,在她看來,閑庭既然對她發也沒有感情的話,那麼她何必再讓自己倒貼上門呢?

「你怎麼就認為這是搶求的愛情?」竹夫人可不是這麼想的,在她看來,他們倆人再合適不過了。

只是竹葉青自己沒有信心罷了。

「女兒啊,你願意就這麼放手嗎?」

竹葉青若是可以放得了手的話,今天回來之後,就不會如此的生氣了?

她越生氣,便越代表其實她的心裡很疼,只是她一向不會在人前落淚,只能使得自己以練功來平復自己的心情。

她自己生的女兒,莫非還不清楚,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嗎?

「我不放手那又能如何?他的心又不在我的身上。」那又何必去強求這一切呢?

她不知道這樣子,他們倆人可以變成什麼樣子,若是因此而使得他們倆人都不幸福,那有什麼好的?

畢竟他們倆人的身上,有著太多的事情,是不同的。

「既然不願意放手,那麼就死死的抓住,母親我是過來人,可以看得出來,閑庭這個人是個專心的人,如果他娶了你,就一定不會再找別的女子,他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來,你可以放心的嫁給他。你想要用半個月的時間,就讓他知道你對他三年的感情,那根本說不可能,而且打一開始你送飯就說是幫朋友代送,他並不清楚是你對他的感情,所以你現在就放手,是不是為時過早。」她還是太害差,覺得自己現在這麼放手,那就真的可惜了。

他找一開始就說是別人,並沒有把自己說出來,那又有什麼用呢?

他這個樣子,他們倆人也不可能會一直的在一起啊。

其實他的心裡還是比較清楚了。

只是沒有弄明白很多的事情罷了。

「依你這麼說,我還是有機會的嗎?」聽了竹夫人的話。

竹葉青的心裡開始有些動容了起來,若是真的如同竹夫人所說的一樣,從一開始她就做得不對。

一開始她若說出這件事情,其實就是她自己做的,那麼閑庭可能就更加的容易明白。

「當然了,你讀了那麼多的書,不可能不知道,男追女隔做山,女追男隔層紗,你只要把你自己的感情表達出來,相信閑庭會因此而動情的。我可以看得出來,他並不是不喜歡你,只是還沒有發現自己對你的感戸情罷了。」

竹夫人其實也並不是真的清楚,閑庭是不是真的喜歡竹葉青。

不過是可以看得出來,閑庭對竹葉青,其實還是有那麼一點兒的感覺的 只是他們倆人還是有可能的。

只是他們倆人不清楚這些而已。


她還真是懷念年輕的時候,自己跟竹葉青他父親倆人的事情,想到這兒,竹夫人便有些動容。

「好好珍惜吧,別太早放棄。」言罷,竹夫人便直接起身,出去的時候想到一些什麼,又補了一句,「我一會兒讓他們找醫生來府上,給你把手好好的包包。」

當看看竹葉青的手,明顯就是隨便包了一下,都沒有好好的打理過,還真是不怕到時候因此而留下疤,不好看。

「謝謝母親!」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其實她自己真的沒有怎麼理會兒,而且覺得都已經這個樣子的,心裡的疼也遠遠的比手更要痛一些,只是不想看著血一直的流,便自己隨隨便便的包了一下。

沒想到還是讓母親給發現了。


「也不知道照顧自己,雖然愛著她,但你自己可是要想清楚一件事情。男人可以愛,但不能當飯吃,有什麼比自己的身體更加重要的?」完全不知道照顧好自己。

這也不對怪她,只能說她太愛閑庭了,居然連自己的手傷成了這個樣子,也沒有好好的包過。

閑庭打竹府出來之後,果真回府讓管家開始準備一下提親該用的東西。

「大人,您這是打算?」他們可從未聽說過閑庭有喜歡的人,怎麼如今還真是要成親了?

而且他們是一點兒的消息都沒有得到。

「管家,請人好好辦這件事情,要辦得風光一些。」雖說不清楚如何才算是風光,但是這樣的錢還是有的。

他也覺得不能太過虧待竹葉青。

竹葉青再怎麼說也當朝官員,娶她也一定要讓她風光。

讓人覺得她嫁得不錯。

而且,他也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竹葉青。

雖然還不是真的很明白,自己心中對竹葉青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可是他也覺得,該要讓竹葉青風風光光的出嫁。

閑庭在娶竹葉青的事情,很快便在冥宮之中傳開了。

自是有人歡喜有人悲了,閑庭的地位在冥界之中也並不底,喜歡閑庭的女子自然不在少數,雖說閑庭一向冷冷冰冰的,可還是有不少的人覺得閑庭是個值得嫁的男人。

可如今一聽說閑庭在娶冥界第一女武官的時候,有些祝福,有些自是覺得竹葉青這麼一個男人婆能夠嫁給閑庭,還真是閑庭瞎了眼。

不然就是覺得竹葉青吃了狗屎運。

反正那些人,也沒有幾句的好話。

自然,竹葉青的心裡並不在意他們反想。

想要找閑庭問個清楚,為何願意娶她,可卻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

近幾日在得到消息的那些官員,時不時的便上門來道喜,不然就是上門送禮,使得原本就比較忙的竹葉青,變得更加的忙了起來。

自閑庭上次來竹府不過七日,正巧遇上一個好日子,竹葉青和閑庭也便上門來提親。

閑庭提親的排場,可謂了冥城百姓見所未見,光提親的聘禮便足足挑來一百二十擔。 聯盟招新第二天,楊寒四人同昨天一樣,早早便來到了聯盟招新地。

昨天楊寒重傷項農水之後,楊寒四人索性便回去了。楊寒沒有想到,招新的第一天竟然只收到了一名成員,加上全楚田,現在無色聯盟也才僅僅有五名成員。

經過昨天一役,無色聯盟在白鹿洞學院打出了名聲,現在已經開始有人來這裏要求加入無色聯盟了,楊寒四人開始忙碌起來。

聽到無色聯盟的種種事蹟,特殊班的那些擁有無色潛質的學員,陸陸續續的來無色聯盟的招新地加入無色聯盟。

無色聯盟成員越來越多,其中楊寒所在班級的學員幾乎都來了。到中午時分,無色聯盟已經發展到四十多號人的隊伍了,而且還將有更多的人來。

楊寒最開始的計劃便是使無色聯盟高調出場,引來挑釁之人,自己出場戰勝對手,提升無色聯盟的威望。

要吸引特殊班的學員,楊寒的這一做法,倒是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只要自己能不受欺負,有人保護自己,更重要的是爲自己提供保護的跟自己還是同一類人,特殊班的學員就更加願意來無色聯盟了。

如此,特殊班的學員開始往無色聯盟涌來,無色聯盟的實力也開始急速膨脹起來。

見無色聯盟招新有條不紊的進行着,楊寒索性撒手不管,自個兒去試練塔尋厲害的對手。

聯盟招新第三天,楊寒來到無色聯盟招新地。此時無色聯盟已括展到一百多人,其中擁有五色潛質的僅三十多個,這也跟楊寒招新的方式有關。

來無色聯盟的不僅僅只有一年新生,很多二年、三年生都來了,所以無色聯盟才聚集到如此衆多的人數。


以前沒有專爲爲特殊班大開方便之門的聯盟,現在楊寒專門創辦了一無色潛質學員爲主體的聯盟,自然吸引了大量特殊班的學員。

聯盟招新之後,楊寒需要儘快的制定盟規出來,所謂無規不成方圓,有了盟規,聯盟纔會更快更穩的發展起來。

成立無色聯盟之後,微生提議之下,楊寒把盟主之位讓給了徐方。

理由是微生爲楊寒安排了周密詳細計劃,在微生的計劃之下,楊寒將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相比於自己的勢力,自己實力提升更爲重要,自己越強越好發展自己的勢力。孰輕孰重,楊寒自然明白,所以聽從了微生的意見。

聯盟裏瑣碎的小事,楊寒全都交由樊虎、林志強和全楚田三人打理,而聯盟裏的大事就要經過楊寒和徐方了,兩人負責的是聯盟未來的發展。

聯盟的發展離不開金錢,說道金錢,楊寒第一個便想到了秦榮。一直以來,楊寒、樊虎和徐方三人的花銷全都來自秦榮,況且自己成立無色聯盟的事也該和秦榮說說,於是楊寒和徐方兩人抽空出天策城來找秦榮。

秦榮每個星期都會有固定的時間呆在客棧,以方便同楊寒三人的聯繫,畢竟他出來這裏的任務便是看好楊寒三人。

秦榮所住的房間內,楊寒講述了關於自己和樊虎、徐方在白鹿洞學院的一些情況,隨後便聊到了關於自己創建無色聯盟的事。

“你們創建這個無色聯盟早了點,就憑你們現在的實力,很難在白鹿洞學院把聯盟發展起來,何況又沒有什麼資金源來支持你們。”秦榮緊皺眉頭,看着楊寒、徐方兩人。

楊寒抵了抵首,“所以我們來問下你的意見,看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由於村裏的經濟情況拮据,把楊寒三人送來白鹿洞學院修習,秦榮幾乎把村裏的近半資金都帶出來了,村裏的人也需要生活,已不能在向村裏要錢了。

秦榮搖了搖頭,對資金的問題他也無法解決,“你們還是想想幾天後怎麼守住你們的無色聯盟吧,聯盟合格戰就要開始了。”

在白鹿洞學院,院方是支持聯盟的存在的,但是限定了聯盟的數量,不然出現太多聯盟的話,會把學院搞得烏煙瘴氣的。

所以聯盟招新之後,院方舉辦聯盟合格戰,通過聯盟合格戰的聯盟方可繼續存在,可是如果沒有通過,沒有通過的那個聯盟便由院方強制解散。

聯盟合格戰只有新生方可參戰,照無色聯盟新生的實力狀況,確實很難守的住聯盟。要想使無色聯盟繼續存在,無色聯盟必須要有幾個拿得出手的新生高手,但要想在短時間內培養出高手談何容易,更何況又是在楊寒等人又缺乏資金的情況下。

正在楊寒爲無色聯盟未來發展愁眉不展的時候,微生在楊寒腦海裏說話了,“這也不是沒有辦法,但是要冒一番風險才行。”

聽微生說有辦法解決眼前的情況,楊寒急追問道:“有什麼法子,要是能解決問題,冒些風險也無所謂。”

“天策城也有煉藥師的存在吧,不知道我們近古時代的藥方在這裏有沒有大價值。”

楊寒聽着微生的述說,頓時兩眼生光。要知道在這個沒落的時代,對皇天士有用之物少之又少,上古時代的普通之物,說不定現在是價值連城呢。

楊寒突然開始慶幸自己在藏書閣遇到微生了,有了微生的存在,自己能少很多麻煩。

就算只有一絲機會楊寒都會去嘗試,不去試試看怎麼知道行不行,況且楊寒對微生也是很有信心的。

對微生的存在,楊寒誰都不會說的,這也是微生要求的。要是有人知道微生這個上古時代就存在的微生在楊寒腦海裏,必會聲張出去,到時麻煩事就會接連不斷的來了,楊寒也不希望這樣的事發生。

“這件事就暫時擱置下來吧,照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也解決不了什麼,也只好出去砰砰運氣了,看看在天策城有什麼機遇。”楊寒安慰秦榮和徐方兩人道。

秦榮和徐方兩人眉頭漸漸舒展開來,現在的這種情況一時也解決不了,也只好先放下了,倒不如出天策城試試看有什麼好運。 使得竹葉青極為風光,也使得大家越來越羨慕倆人,也更加看好這兩人。

閑庭如此在意竹葉青,從這提親挑來的擺場上看來,就足已證明,竹葉青在閑庭心中的分量。

提親這種時候,竹葉青本就不該在場,直至身邊的丫鬟來報的時候,竹葉青這才知道。

閑庭今天上門提親,而且還以如此重禮下聘。

她不知道該要怎麼說,只是覺得閑這是真的在意她,還是好面子呢?

「你去前面,找個機會把閑大人請來,我有事要問他。」有些事情,她也想要當面問個清楚,他們倆人如今也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說。

更何況,自己如今也不清楚,閑庭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

「不用請,我來了!」閑庭早就想要跟竹葉青好好的說說,畢竟他們倆人定下了親,再過一段時間便會是夫妻。

還有很多事情,他們沒有說清楚,竹葉青的心裡一定也不會很舒服。

而且,他也覺得這種事情還是早些說清楚比較好。

也不至於把事情弄得太過於沒頭沒尾。

再加上至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倆人之間就已經有那麼多的誤會,若是如今不把事情說個清楚的話,估計以後還會發生更多的誤會,他們倆人是要當夫妻的。

而且還在過一輩子,若是不早些把這些事情給說個清楚,他真的很擔心,因此而使得他們倆人都沒有辦法,再好好的相處。

他也不想事情變成這個樣子。

「你先下去吧!」

竹葉青見閑庭自己來了,便把身邊的人,全部都給趕上出去。

房裡只有他們二人。

二人本就是練家子,自是沒人敢在外面偷聽。


如此一來,原本想要偷聽的人,也只要離得遠遠的。

「為何要來提親?」竹葉青不明白她到底是什麼意思,明明不愛她,可卻又要跟她成親,這又是為什麼?

「心裡的感覺。」

他自己其實也說不太明白,只是覺得自己該要娶她。

應該娶她。

而不娶她的話,很有可能會後悔一輩子,她也並不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

可就是覺得,自己該要娶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