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連自己的父親都那麼努力的修鍊,自己又哪裡來的偷懶的時間呢?幾天的飛行中大多都是由慕雪晗的魔法所支撐,自己體力也恢復得

差不多了,也正是在此刻他感覺自己身體有些燥熱,就好像是周圍有著什麼朝他湧來一般,關上門,坐在床上,修鍊起來。

元素的能量緩緩而至,不若在凝神泉那裡一樣暴涌,卻是有種厚重的感覺,他心裡忍不住激動起來,難道短短几天時間,自己竟然又晉級了

****************

****************

「這就是聖主的目的?」一夜過去,當喬綺兒再次看到凌軒的時候,驚奇的發現他的實力又有了進步,竟然達到了七星魔法師!這種修鍊速

度當真令人感慨。

周圍人山人海,凌軒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此刻他已經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也感覺到上萬條目光注視著自己,那種神情,難以言喻… ?「黑光域,凌軒,對戰雲欏城葉香!」

「凌軒?」

「姓凌?」

聲音喊出,台下一陣躁動,當年凌家滅族之事眾人皆知,在雲欏城,幻海殿與武凌宗的淫威之下這醴川國之中姓凌的人幾乎盡數改了姓氏,今天在雲欏大賽上竟然看到了一個姓凌的人,難道他有恃無恐?

傻傻地看著高台之上那個令他思量千百.度的女孩,那個從小一起長大,無時不刻不為自己著相的女孩,竟然出現在雲欏大賽上,出現在比武台上!

「雲欏城…葉香?」凌軒無論如何都無法將這兩者聯想到一起去,雲欏城,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家,葉香他們一族真的投靠雲欏城了?這麼說當年自己家族被滅門一事…

「凌軒,怎麼不去?」喬綺兒看凌軒愣住了,推了推他身子,誰料被凌軒駁回,怒目而視,倒吸一口冷氣。再看台上那驚恐的葉香正膽怯地看著凌軒,身體顫抖的幅度被眾人看在眼中,笑在心裡!雲欏城,凌家?還真是有點意思,這場比試就如同事先安排好的,所有人都差不多能夠想到結果了,姓凌的那小子定然不會是站在台上那妖嬈嫵媚的女孩的對手,一個姓凌的人,怎麼可能贏…

「凌..凌軒哥哥…..」葉香一個激靈,凌軒已經飛到台上,獃獃地望著她,這還是第二次看到凌軒在自己面前流淚,若非傷心斷腸時,鐵血傲骨怎憔悴?

他的淚水,在面頰!

她的淚水,在心扉!

「葉香…雲欏城?」傻傻地重複著,凌軒握緊拳頭站在原地發抖:「是他們逼你的?」

沉默許久,台下的躁動也消失,周圍變得分外安靜。等待凌軒的,卻是葉香緩緩地搖了搖頭。

「不是…」深埋著頭,這一幕,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此刻她多希望自己已經在某一次事件中死掉,在某一條道路上迷失,多麼希望站在這裡的不是自己,也沒有讓凌軒知道自己的身份!

「原來都是假的….」心,被掏空,身子羸弱,隨風即逝;淚,被吹乾,點點滴滴,刺痛心頭。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虧自己還為了葉香的事情那麼傷心,虧自己還朝思暮想,原來都只是一個陰謀詭計嗎?聽著風,不再有曾經那份韻味,看著空,也消失了湛藍的色彩,這個世界到底為什麼會令人如此不解….

「不是假的,凌軒哥哥,香兒…」

「假的!」凌軒吼著:「為什麼你要這麼做…為什麼…我明明不相信,我明明就…」

「呼!」

凌軒話還未完,一道土牆豎起,朝著自己砸來,那土牆之後他看著葉香的神情,嬌柔萬種..

這樣,便動手了?

心如死灰,凌軒仰天怒吼,身體之外,狂風驟升,軀體之中,血脈暴涌!這一吼聽在那鳳城城主赤淵耳中,聽在雲欏城下屬其餘三城城主耳中,聽在那數萬觀看者耳中,不由地生出憂傷,也更為這個能夠發出如此能量的孩子而感嘆!如此年紀,竟能夠發出這般精神力,他隱藏著怎樣的實力?

「真的是他….」口中喃喃著,不禁朝另外三人望去,雖然放出消息雲欏城城主也會前來,然而此刻她卻是已經閉關,消息也是為了震懾別人而說出去的,或許這才是不幸中的萬幸。

聞聲,葉香胸口沉悶,痛不欲生,她盯看著自己的紫晶石吊墜,她能夠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凌軒哥哥!」香兒心中吶喊著:「對不起…對不起…可是我不能讓你贏得比試啊!」葉香知道,若是繼續說下去,事情就完全沒法收拾了!此刻的凌軒體內能量突然暴湧出來,整個身體都被強風所包裹著,那一擊無意攻擊的土牆也毫無近身之力,看著凌軒突然的變化,葉香緊咬著牙,將淚水忍下,精神力急速提升著!

紫夢魔法學院里也是對自己隱藏了實力…

看著葉香實力節節攀升,最後停在了九星魔法師的程度,凌軒身體輕晃了一下,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真的?就因為凌家出事了就背叛了凌家嗎?這種事情…

「凌軒哥哥,香兒對不起你,可是請你相信我,香兒從來沒有害過你!」聲音在耳畔響起,葉香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急竄到自己身邊,這功法,便是凌家秘術之中的凌雲步!驚愕之際,葉香拳鋒化作一塊巨石,沖著凌軒身體砸去,自己卻緊緊閉上了眼!

「轟!」

爆響,在眾人驚呼之中傳出,剛才的那般氣勢該不會就因為這一擊而被徹底瓦解了吧?盯著比武台上,全場人都瞠目結舌地咽著口水——那凌軒竟然紋絲未動,葉香的攻擊也沒有打中他!

「御風,衣。三層?!」退了兩步,葉香手掌發軟,沒想到僅僅過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凌軒就已經掌握了「御風,衣」三層,那豈不是同階之中幾乎沒什麼招數能夠傷的了他了?

「御風,衣….三層?」凌軒自己都沒想到晉級了七星魔法師的同時自己的「御風,衣」也提高了這麼多!然而此刻並不是驚嘆的時候,冷冷地看著葉香,輕輕哼笑著:「香兒…你真讓我失望…」

更痛心的話凌軒並沒有說出口,或許因為這一件事情,他有的不只是失望,而是絕望….

儘管如此,葉香依舊堅持著自己的想法,堅持著自己的計劃,兩手顫動著,手上結起急轉著的風盤,風盤周圍有著絲絲雷動之音,她不想讓凌軒繼續說下去,或許自己現在能想到的事情也只有這些,況且若是他的話,這種攻擊也絕對不會致命!

「呃…」

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這麼痛?

為什麼紫晶石吊墜會這麼閃動?

凌軒輕蔑地笑笑,假的,全是假的…

「風雷,斬靈!」

簡單的幾個字,發自葉香口中,或許別人不知道,然而那些有著閱歷的或是十二年前經歷過那次事件的人都知道,這一招是只有凌家人才能夠發出的凌家秘術…..

「為什麼…你連凌家秘術都會….」

凌軒指尖閃著雷光,抬起手指,噼啪閃爍著的雷光指向葉香:「凌家秘術,『風雷,斬靈』,偏風者急速,偏雷者強攻,香兒,凌家..」

聲未落,葉香甚至沒有蓄積全力便狠狠甩出雙手將攻擊打出,因為她知道凌軒想要說些什麼…

竟然用凌家秘術來打自己?!凌軒冷笑著,這偏風的「風雷,斬靈」速度再快,又怎麼可能躲過自己的眼睛?抬著的右手五指尖陡然現出五道強力的雷光,雷電迅速張開以形成一道凹陷的光膜,兩道如同風盤的攻擊打在上面,凌軒身子一抖,朝後退了半步,右臂麻木著卻並未退縮,凌家秘術之中的最基本心法便是因他們血脈的體質而吸收風系與雷系能量,如今這攻擊對於自己來說…

「葉香! 何以言歡 用凌家秘術來打凌家人?!」凌軒身體一震,右臂頓然充滿雷光與血色,血流滴落,炙熱灼痛,雷光大盛,光耀驚人!恰似兩個合二為一的風盤一般,出現在凌軒右手掌上的風盤含著陣陣雷鳴!

顏色不同,強弱不同,甚至大小也不同!

在凌軒口中低沉地念出那四個字的時候,全場人都呆住了,連慕雪晗,都失力地險些跌倒!

「風雷,斬靈!」 ?「風雷,斬靈?他是凌家人?!」

突然有一人高呼而出,在座稍有勢力之人幾乎都微站起來,雲欏城幾人所在方向,鳳城城主赤淵,龍城城主蒼年,龜城城主欒寧,虎城城主

段奇等人急速起身有了動作,幻海殿與武靈宗方面動蕩,整個大會在剎那混亂起來!

「凌家人還敢來雲欏城?」如同鬼魅的聲音一般響遍整個雲欏城,怒吼之音不知傳自何方,卻是一道疾光閃過,劃破天際,突然爆涌而出的

能量轉瞬即逝,甚至來不及反應,眾人才發現那道攻擊竟然是朝著凌軒打去,縱然不是殺招,卻氣勢逼人,能量磅礴!

「凌家還有人活著?」

「凌家的少爺?」

一時之間,眾人腦海里浮現出種種畫面,心中生出種種念頭!當年叱吒風雲的凌家,當年被陷害而滅門的凌家,難道現在要復出了?可也就

是在這猶豫之際,甚至有人心裡剛剛燃起的希望又即將破滅,正是因為虎城城主段奇那一道攻擊!

凌軒手裡風盤還未扔出,身體還未有所動作,那道疾光已至,一股死亡的氣息充斥著他腦海,那份恐懼,甚至令他麻木地動彈不得,然而他

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想到,竟然還有人會在這個時候站在自己身前,竟然還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幫助自己,為自己著想…

「嗞嗞!」

「香…兒…」

凌軒右手風盤消散,那滴落著鮮血的右手托住葉香身子,麻木的意識已經感覺不到紫晶石吊墜現在傳來了怎樣的痛楚,只是獃獃地看著懷裡

的那個小女孩,淚水止不住滑落下來,嘴巴顫抖著卻說不出半點話來…

「凌..凌..凌軒哥哥..逃出..雲欏..快..」

自己害怕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對於她來說,死有何懼?只是自己的死要有價值,當年她還小,不能夠幫助凌軒,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凌家

被滅門!當年她還小,決斷無足輕重,只能任憑吸血族投靠雲欏城之後再由借口保住凌軒!當年她還小…可是她記得凌軒傷心的模樣,記得自己胸口

沉悶的感覺!紫晶石吊墜,佩戴著的兩人,心心相映,心有靈犀,這種感同身受的感覺越是關係密切就越是真實!這一次,她傷凌軒多深?她記得剛才

那種感覺,恨不得自盡在凌軒面前,可是凌軒萬萬不能贏得比賽,不能暴露身份,結果到了現在還是證明自己的用心都是徒勞的…

「對..對..對不..」

「香兒你別說話!」凌軒急喘著,他不知道周圍變得怎樣,至少現在自己是安全的,至少在這能量四溢,混亂之極的場面下他還安然無恙,

還有著能跟葉香說話的機會:「香兒你挺住,我、我一定要救你,一定要救你!」他無助地抬起頭,想要尋求幫助,卻感覺到葉香一口鮮血吐到自己胸

前的紫晶石吊墜面前,紫晶石吊墜瞬間爆發出奇異的色彩,那炫目的七彩斑斕是他們從未見到過的,色彩形成了一道彩虹,虹橋直擊雲欏城外的魔光結

界,竟然將其打破!

「對..對..不起..」葉香極力睜著眼,想要把凌軒的模樣映在自己心裡,存在自己腦中,可是意識卻越來越弱,眼前發黑,再沒有了知覺…

「別怕,我不怪你。」凌軒抓著葉香的手:「香兒你別怕,你別怕,香兒你…」

指尖…微涼…

他記得葉香的手掌不曾這樣冰冷,他記得葉香始終都不會對自己的話置之不理,他還記得….還記得葉香從小到大都站在自己身邊,不曾離

去,可是自己之前怎樣對她的?甚至連補償的機會都沒有!剛才自己又是怎樣說香兒的?就連一句道歉的話都還來不及…

「凌家後人不能留,如今誰敢阻攔,別怪我們不客氣!」

空中怒吼依舊,各式魔法攻擊,戰士招數紛飛不休,竟然形成了如此大型的亂斗!雲欏城下屬四城城主以及幻海殿和武靈宗之人形成一派,

諸多修為頗高之人以凌軒為中心形成一派,更多的是怕事之人,又形成了另一派。

「凌軒,帶著葉香快走!」

凌軒下意識地回頭看去,混沌的腦海中閃出一絲驚異,竟然是董霆?他竟然也來幫助自己了?

「綺兒,韓久,保護凌軒!」慕雪晗依舊被面紗遮著,然而此刻氣勢卻超過常人!旋即,她又大聲喊道:「維護凌家的眾人,如今雲欏城城

主閉關修鍊,以諸多退隱高人之力足以維護凌家後人離開,若是大家還記得當年凌家的恩情,就不要做出忘恩負義之事!」

慕雪晗的話果然有效果,當年凌家被陷害,這些高人來不及趕到,若是當年他們在,凌家的地位不可能被動搖半分,卻是凌家大勢已去,他

們也無心紛爭,況且想要集結能與三個如此大的勢力對抗之人也很是困難,便打消了念頭,可是現在凌家的後人在此,他們又怎麼可能不全力保護?

「你們竟然敢..」

「你們竟然敢在雲欏城鬧事?」

話還未說完,卻是有著另外一個人替他說了出來,高空之上,耀眼得如同一輪太陽,怔怔地看著下方,戰亂竟止住了!醴川國內,能夠有著

這種實力的人數一數二,便是雲欏城城主!

「你還有臉來看凌家後裔一眼嗎?」慕雪晗眺望著遠方那個不論自己怎樣修鍊都無法超越的人,咬牙切齒,眼裡竟還噙著淚光。

「凌家…凌軒…看來吸血族果然還是藏匿了這麼一個凌家後人。」她的面容,落在凌軒眼裡竟是這麼熟悉,記憶中似乎有著一些片段,卻

在腦中閃過的速度太過急速而無法捕捉,那份美艷,竟是雲欏城城主擁有的……

雲欏城城主一來,雲欏城方向等人都添了幾分信心,卻是慕雪晗並未有半點懼怕,剛要前去迎戰,卻是被身後一人擋了下來,仔細看去,便

是那不知退隱了多久的董霆!

「凌家與董家交好,我卻愧對凌成,請你保護好凌軒,今天這事,就由我來應付吧!」董霆說著,抬手舉出法杖,當空一揮,召頓時天地變

色,虛空之中,突兀而現一個龐大的身影,憤怒的吼叫聲充斥著所有人心扉,定睛一看,竟是一條渾身泛著金光的龍!

這條巨龍…

凌軒恍惚的意識似乎找到了支柱,看著面前的老人,那個自己在紫夢魔法學院中認作是勢利眼的老人,卻敢為自己站出來,而那金色巨龍一

如當年父親召喚出來的一般,壯麗,磅礴!

「哼,你竟然想要出手了…」只是談吐之間,凌軒突覺懷中空落落的,再一看,葉香竟然不見了!

「葉香是我的弟子,誰都休想帶走,至於凌家後人么,我無力..」天空中,那雲欏城城主頓了頓,似乎有些不適:「無力搶奪,也就放他一

馬。」

眾人鬆了口氣,若是這兩伙人打起來,恐怕事情一發不可收拾,這醴川國上下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卻也是眾人心裡明白,雲欏城城主做事

有著自己的方法,沒有把握的事情絕對不會貿然行事。

「把葉香還給我!」凌軒怒號一聲就要衝出去,誰料剛走了半步便感覺到眼前一花,失去了知覺,出手的便是喬綺兒,將凌軒扶住,嘆了口

氣。董霆臉色發白,手中法杖依舊沒有收回,那巨龍也虎視眈眈地看著敵人,他吁了口氣,低聲告知:「她應該是修鍊還未到時日就強行出來而傷到了

自己才不與我們爭奪,現在還是快走吧,可是你一定要記住,凌軒不能出事!」

慕雪晗點點頭,有誰敢這麼對她說話?卻是這個老人的話她聽在耳中沒有半點不悅,回頭看了看這些前來幫助的人,點了點頭,帶幾人離開

,身後的董霆依然對他們對立著,絲毫不動聲色,直到他們從剛才紫晶石吊墜閃爍出的虹橋擊破的魔光結界部分出去之時,董霆才淡笑著怒視著面前那

些人,陰冷地嘆息著。

「當年凌家的仇,董家的仇,是時候要算一算了,那半部紫夢令也就隨著這一次的閃耀而消失吧!」說著,左手平攤,一道來自天際的光芒

竄了進來,化作光球握在手中,陡然間將那魔光結界震破,空間抖動著彷彿末日一樣!空中金色巨龍斷然消失,金色法杖被他狠狠向後一拋,口中靜靜

地突出三個字。

「精元..爆..」…. ?「自毀精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