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在走,什麼都在變,唯一不變的事黎錦安跟陸世妍和溫之榆之間諷刺複雜的關係。

溫之榆看的淡了,儘可能的不去想,她相信黎錦安。

他說過的話一定會做到,不會食言,他很少騙她,真的。

「副總,今天不是要去劇組嗎?車已經在等了。」米景是反覆看了四件才提醒她的。

溫之榆深吸了一口氣,蘇一一跟文靜合作的一部新的古裝電視劇正在拍攝,這兩個月文靜出奇的安靜。


都讓她找不到機會下手了。

「聽說陸欣怡也在影視城拍電視劇,是不是真的?」她都已經這麼打壓她了,還能有電視劇拍。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路子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廣闊。

米景笑了笑。

「好像是,上一次似乎因為場地問題跟我們的工作人員有過爭執,只是後來江源不知道這麼久趕過去了,把陸欣怡給罵了一頓。」

溫之榆點著頭,恍然大悟的樣子,轉身走出辦公室,唇角微微上揚,這個陸欣怡真是不堪一擊。

比當年的夏影差遠了。

「江源這別有用心的做法,要當心,夏影最近有沒有什麼活動?」溫之榆在夏影極紅的時候將她收進了華耀傳媒內部。

「目前沒有,拍攝地點因為有天源傳媒的人在,所以夏影幾乎沒怎麼去,就在內部。」米景一一的彙報。

「這樣最好,江源若是有心接近,就要及時的告訴我。」溫之榆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溫家得罪了陸家之後,華耀國際在k城變得莫名的敏感起來,想這其中陸家肯定會從中斡旋。

溫之榆有點擔心,家族之間的暗流涌動讓她不得不放在心上,溫家無論如何都是不能捲入任何一場糾紛之中。 米景點頭,溫之榆到樓下之後,看見除了自己的車還有杜一凡的車也在。

不由得輕笑,他們最近成了k城炙手可熱的緋聞男女。

一開始還想澄清,但是到了後來之後,她也就不想了。

她哪能堵得住每一個人的嘴。

既然有人想讓人談論這些是非,那就讓他們談論好了旎。

「聽說你今天要進劇組?」

「嗯,可能要住幾天,怎麼了?」溫之榆面對杜一凡態度很溫和鞅。

所以外面有點猜測也不奇怪。

「沒有,就是好奇,問問是不是真的。」他總覺得溫之榆這次進劇組是懷著別樣的目的的。

他心裡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當然是真的,現在就走,等我回來我們再聊。」溫之榆對他點頭微笑了一下,然後上車。

杜一凡靠在車上看著溫之榆的車子漸行漸遠。

她內心很壓抑,卻要每天強顏歡笑。

不知道黎錦安是灌了什麼*湯,他說是什麼,溫之榆就聽什麼,在工作中的有主見在愛情里一點都沒有。

她總是在被人牽著鼻子走。

最近陸家是越來越過分了,連談婚論嫁的說法都傳了出來。

黎錦安絲毫沒有顧及溫之榆的感受,依然跟陸世妍走的很近,甚至都傳聞黎錦安出差的那段時間他們是去度假。

溫之榆這麼聰明,就這麼心甘情願的被蒙在鼓裡嗎?

杜一凡越想,心裡就越不舒服,黎錦安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車子的方向是影視城,那是在k城之外的地方,車行需要時間,溫之榆靠在座位上就睡著了。

隨行的米景看她睡著了,無奈的嘆氣又搖頭,她過得這麼苦,黎錦安知道嗎?

此時黎信黎錦安的辦公室里,陸世妍乖巧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黎錦安一絲不苟工作的樣子。

他不喜歡工作的時候有人打擾他,那她不出聲就是了。


溫之榆也不知道怎麼了,她跟黎錦安鬧的沸沸揚揚的,像是不知道這些事似的。

早上有人說她去了影視城,那麼巧,陸欣怡也在那個影視城裡。

溫之榆打壓陸欣怡的事情根本不是什麼秘密,什麼路都給她封死了,存心是讓她在娛樂圈混不下去。

可黎錦安似乎對這件事並不上心,欣怡是她妹妹,他以前還捧她,怎麼現在態度倒是漠然了。

「世妍,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回去吧。」黎錦安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心裡不喜。

他幾乎是走到哪裡,她都會跟到哪裡,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他在一起。


他不忍她傷心,更顧及她的身體,所以陸家怎麼胡鬧,他都沒說話。

每一次晚上回去溫之榆總是會很疲倦,漸漸的,他們連話都說不上幾句。

他知道她心裡是苦的,只是不想說,更不想面對他更難過,所以一回家就洗漱睡覺。

而他明知道她心裡不好受,卻沒有半點的安慰或者處理跟陸世妍的關係。

這讓他無論如何都是煩心的。

「錦安,你知道溫之榆一直打壓欣怡的事情嗎?就算是她對我有所怨念,也不應該對我妹妹下手。」陸世妍抬眼看他,眼裡都是委屈。

黎錦安眼眸一沉:「世妍,你是覺得我對你的縱容還不夠?」


他語氣溫和,聽不出來半點的怒意,可陸世妍愣聲聲的說不出來話。

黎錦安渾身聚著冷氣,那一份清冷是藏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錦安……」

「溫之榆想做什麼不在我的控制範圍內,她是溫家的二小姐,當然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憑什麼去管她?」黎錦安無條件的偏向了溫之榆。

就是打壓陸欣怡又如何,她若是高興,做什麼他都能理解。

陸世妍坐在那裡有些局促,黎錦安竟然這麼說。

溫家確實不是陸家能夠隨隨便便能夠招惹的,黎錦安巧妙的加上溫家二字。

她根本就撼動不了溫之榆一分一毫。

「明天我想去影視城看看欣怡,你陪我去好嗎?」陸世妍楚楚可憐的盯著他。

黎錦安看了她半晌,想著華耀的藝人也在那裡拍戲,聽說溫之榆也去了,他若是帶著陸世妍去。

溫之榆會怎麼想。

「哪怕是看一眼也好。」陸世妍的難過開始一點點的流露出來。

黎錦安握緊了筆,面色微冷。

「好,你現在先回去,明天我來接你。」黎錦安煩躁無比,揉著眉心的手很用力。

陸世妍察覺到黎錦安的不耐,沒有多說,起身就離開了,她何嘗不知道溫之榆在黎錦安心裡現在有多重要。

他陪著她,除了對自己的虧欠,剩下的就只有憐憫了。

所謂的愛

其實早就沒有了。

陸世妍走後,黎錦安叫了尼松進來,該如何避開溫之榆是個大問題。

「老闆,叫我有事嗎?」

「我明天要去一趟影視城,查一查華耀的藝人到底在哪裡拍戲,我需要避開。」黎錦安立在窗前,一手抄兜,一手揉著眉心。

一臉煩躁不安。

「老闆,你怕是不能避開了,影視城不僅是太太去了,杜一凡也去了,還有金亞!」尼松可知道金亞垂涎溫之榆很久了。

溫之榆這一次去,金亞明顯的是有所圖的。

黎錦安一驚回頭看他:「金亞?」

杜一凡去不奇怪,這個金亞去那就不正常了。

「對,太太前腳去了,金亞後腳就跟上,說沒目的,誰信吶,再說您最近跟太太的關係很惡劣。」尼松最後補充了一句。

黎錦安皺眉,惡劣么,現在他們的關係已經開始變得很惡劣了么?

「那就不用避開。」黎錦安心疼溫之榆最近的消瘦,真的是日漸消瘦,不管吃什麼都是那個樣。

「是。」尼松笑了笑,陸世妍現在若不是纏的太緊,想必黎錦安是不想這麼對溫之榆的。

溫之榆多無辜啊,什麼都沒做,還被傷害。

影視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想在這其中找到溫之榆,還真是麻煩,她不是導演,不會時常都在劇組,她最多就是去瞧一眼,然後就一個人獨自去逛了。

杜一凡因為對她足夠了解,所以很快的就找到了她。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跟著來。」溫之榆瞧著他走在自己旁邊閑散的樣子笑了。

「你怎麼就知道了。」

「直覺啊,你是擔心我什麼?」溫之榆挺住叫偏頭問他。

杜一凡笑了一下,伸手捏捏她的小臉:「我什麼都不擔心,就擔心你會累壞了自己。」

「怎麼會?」

「你這麼久以來工作量都很大,以此來麻痹自己,但是事實總歸是事實,不是說你一覺醒來就會有什麼變化的。」明知道黎錦安的過分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這樣難道就不辛苦嗎?

「杜一凡,你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溫之榆臉色一冷,為什麼所有人都覺得這段婚姻她會沒辦法繼續進行下去。。

為什麼都認為她跟黎錦安不會有好結果,不是事在人為嗎,只要是努力爭取,哪有得不到的東西。

「溫之榆,你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杜一凡很突然的身後摟住她的腰,溫之榆被嚇了一跳。

「你幹什麼,放開我!」溫之榆眉心一擰,開始掙扎。

杜一凡狠狠地扣住她的腰:「你一定是知道我的心思的,對不對?」他逼近她的臉想要吻她。

他從來不做逾越規矩的事,但是有人看著,無論如何都要演一齣戲來看。

黎錦安坐在車子里看到街上兩個人的糾纏,一雙拳頭緊緊的捏著。

k城的緋聞穿的沸沸揚揚的,什麼情投意合,什麼天生一對,他恨不得炸了那些該死的媒體。

都在胡說八道什麼。

陸世妍當然是看到了外面的兩個人,唇角不由得勾了勾,來這裡不就是為了讓他看看溫之榆是何等的水性楊花么?

小手搭在他的拳頭上。

「錦安,你沒事吧?」

「沒事,走!」黎錦安黑著臉,一臉的不悅,該死的杜一凡,是不是覺得自己活夠了。

他妒恨的是杜一凡能光明正大的追溫之榆,而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還什麼都不能做。

想想都覺得氣人。

溫之榆掙脫杜一凡之後就跑了,杜一凡沒有追,只是看著黎錦安車子消失的方向,冷笑。

不知道看到這樣的畫面他會是什麼心情,是不是很糟糕。

「副總,你沒事吧。」米景見溫之榆氣喘吁吁的跑回來,不由得看了看她的身後,是有鬼嗎?

溫之榆按著胸口劇烈的呼吸著。

「定的房間在什麼地方,送我過去。」溫之榆心裡亂糟糟的,剛剛杜一凡的意思是什麼。

她一直專註於黎錦安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到杜一凡對她是什麼感情。

「好,我馬上送你過去。」米景沒有猶豫,真是不知道是怎麼了。

影視城沒有酒店只有賓館,溫之榆回到賓館就想著睡一覺,想著杜一凡,又一點睡意都沒有。

黎錦安特意查了一下溫之榆住的地方,很刻意的選在了溫之榆所在的賓館。

陸世妍愣了愣,陸欣怡並不在這間賓館,黎錦安這麼非要住在這裡。

「錦安,欣怡沒有住在這裡,我們一定要住在這裡嗎?」陸世妍輕聲的問,將自己不滿的情緒壓住。

黎錦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是我住在這裡,你還是去欣怡那裡去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