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幽界的日子,沒有時間去計算,她們也不需要去計算,只是無憂無慮的生活著,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暗幽界誕生的聖魂,居然開始越來越狂暴,有些甚至開始攻擊同類,

暗幽之主一開始也沒有在意,盡量保護他們,不讓他們相互攻擊,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狂暴聖魂誕生,就算是她,也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

后來誕生的這些聖魂,就像是一群頑劣的壞孩子,無論暗幽之主咱們警告,都是沒用,它們依舊爭鬥不休,

最讓暗幽之主驚駭的是,她發現這些狂暴的聖魂們,居然開始吞噬其他聖魂來強大自己,

當有了這個發現后,暗幽之主慌了,她把每一個聖魂,都看成自己的孩子,可是看著孩子之間相互吞噬,讓她憤怒不已,

可是她又不忍心親手殺了他們,再嚴厲的斥責,都變得毫無用處,尤其吞噬了其它聖魂后,會讓他們開始變得強大,這就如同吸毒一般上癮,一發不可收拾,

尤其後來整個暗幽界好像變了,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多的狂暴聖魂誕生,就連她都控制不住,一些原本善良的聖魂,都被吞噬了很多,

無奈之下,她只能將原本那些善良的聖魂們保護起來,硬著心腸劃出一片凈土,供它們生活,凡是敢于越過這個界限的狂暴聖魂,都會被她驅逐,這樣就保護了那些善良的聖魂,


她對於那些狂暴的聖魂已經傷了心了,讓它們自生自滅去,可是她想不到的是,隨著狂暴的聖魂越來越多,后來它們之中誕生了一個超級存在,

這個恐怖的存在,在不停地吞噬同類后,在最近幾千萬年來,居然開始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來,

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暗幽之主終於憤怒了,與那個存在展開了一場大戰,那個存在被擊敗后,向暗幽之主求饒,並曾諾以後會好好管束狂暴生靈,不去侵犯她這邊的領地,

暗幽之主就那麼答應了下來,不過她沒想到的是,那個存在回去后,就開始瘋狂吞噬其他聖魂,讓自己急速壯大,

尤其最近的幾百萬年,狂暴的聖魂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瘋狂的誕生,結果讓那個存在實力暴漲,

而且它還培養了無數強大的手下,實力空前強大,終於讓暗幽之主開始不安了,

她能夠感受到,那個存在的實力,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沉寂,恐怕已經跟自己不相上下了,

最近狂暴的聖魂們,已經開始緩緩向她的領地逼近,這已經預示著,對方已經開始張開了獠牙,

冥桀在捕捉聖魂的時候,剛好處於兩邊交界的地方,所以所捉的聖魂之中,有她的孩子,

后來葉揚跟冥桀大戰,她離的近,剛好趕來一看,后來更是暗中出手,即將冥桀的那恐怖的幽冥二斬給無聲無息的破掉,

聽到這裡,葉揚終於明白,為何冥桀那恐怖的一擊,為何成了一個啞巴彈了,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葉揚趕忙行禮道,

「我救你也是有自己目的的,你這樣倒是讓我汗顏了,而且后來你釋放我的孩子,我應該感謝你才對」那暗幽之主道,

這件事終於弄明白了,如果不是暗幽之主暗中相助,九玄又沒有蘇醒,他根本沒把握接住那恐怖的一擊,

「前輩,您打算讓我怎麼幫忙,您說吧,」既然受了人家大恩,這個忙怎麼說,也要幫的,

「這麼說,你肯幫我了,」暗幽之主喜道,

「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尤其這是救命大恩,葉揚怎能退卻,」葉揚微微一笑,雙目之中隱隱閃過一絲傲意,如果人不懂感恩,那還算是人嗎,

「那感謝你了,如果有你幫助,我有五成把握可以擊敗他」暗幽之主寶藍色的眼睛中,閃過一抹驚喜,

「擊敗沒有意義,這次一定要擊殺,否則下次被擊殺的就是你了,而且不光是你,就連你的孩子,也都全部被吞噬」葉揚提醒道,

暗幽之主一陣沉默,嘆息了一聲道:「我太沒用了,如果當初狠下心來,將那些狂暴聖魂擊殺,也不會被逼的如此狼狽了」

「後悔沒有意義,想辦法如何讓自己不在後悔,才是正經,您需要我怎麼幫忙」葉揚問道,

「我想在我跟它激戰的時候,你能使用你的雷火領域輔助我,你的雷火領域,對它克制極大」暗幽之主道,

「可是我的領域是不分敵我的,您也會受到影響啊」葉揚有些為難的道,

領域是一個範圍技能,不可能像打遊戲一樣,開啟個什麼組隊模式,關鍵是除了他,雷火領域六親不認,

「不用擔心,你的雷火領域,對於狂暴的意志針對性特彆強,對於我的剋制不大,

不過那個那個傢伙,也是極為強大的存在,我會保護你的,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才行」暗幽之主叮囑道,

具體商量了一下細節,葉揚告知了一下自己擅長的戰鬥能力和招數,讓暗幽之主對自己更加了解一些,這樣配合起來會更加順暢,

雖然這麼做很冒險,不過一來葉揚要報人家救命之恩,另外這次戰鬥雖然風險巨大,可是一旦成功了,利潤將會超出葉揚的想象,

擊敗了那個恐怖聖魂后,暗幽之主願意將整個暗幽界,所有的狂暴聖魂都交給葉揚,

並且傳授葉揚聚魂大/法,讓他將普通聖魂煉化成中級聖魂,將中級聖魂煉化成高級聖魂,而且最讓人熱血沸騰的是,高級聖魂還可與煉化成超級聖魂,


高級聖魂是可以鑄就聖器的存在,如果將高級聖魂注入聖器中,只要聖器的品質足夠好,那麼這把聖器,就有可能進階超級聖器,

超級聖器啊,在仙界漫長的歲月中,好像只有傳說中的那麼幾件吧,想想都讓人留口水啊,

商量好了具體細節后,葉揚也了解了暗幽之主的一些攻擊方式后,兩人就悄悄地消失在了原地, 暗幽界的深處一片黑暗,這裡距離葉揚跟冥桀大戰的地方,足有橫跨幾個域的距離,

「轟」

山巒爆碎,一個白髮男子,手中多了一隻正在瘋狂掙扎的聖魂,任由那聖魂,怎麼掙扎,依舊無法傷害到那個男子,

「哈哈,又一個到手」

葉揚微微一笑,伸手將它丟到腰間的葫蘆中,剛要繼續向前走,忽然天地震動,空間爆碎,一個巨大的面孔出現在葉揚面前,

那個面孔爆睛、突牙,極為邪惡,剛一出現大嘴一張,一條猩紅的舌頭,對著葉揚卷來,

在那個惡魔臉孔一出現的當,葉揚駭然發現,自己居然被鎖定了,剛要逃走,已經被巨大的舌頭捲起,直接拖入那比宮殿還巨大的口中,

「雷火領域」

「嗤嗤」

一陣爆響,葉揚在進入那惡魔嘴臉的口中時,直接開啟了雷火領域,恐怖的下的大恩,永世不忘」

「嘿嘿,不用客氣,你看看,這個邪惡的東西,是不是可以給我玩玩」葉揚笑著指著她手中的那團恐怖的水球,那是那個恐怖惡魔嘴臉,

它可是不朽者啊,用他來鑄器,那得多恐怖啊,

「這個暫時不能給你,它只是受了重傷,並沒有被凈化,一旦你將它鑄器,那麼它將來強大了,一定會噬主的,

它先放在我這裡,我儘快將它凈化,等你下次來的時候,我會將它交給你的,走吧,我幫你將全部邪惡聖魂捉來」

葉揚一聽,也點點頭,雖然有些失望,不過他還是相信暗幽之主不會害自己的,

雖然那個不朽級的聖魂,暫時拿不到,不過有暗幽之主這個聖魂強者在,很快就可以將所有邪惡聖魂一網打盡,絕對是大豐收了,

七天後,葉揚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辭別了暗幽之主,帶著暗幽之主給他的信物,沒有繼續走空間裂縫,手中的一塊晶石一劃,破開了空間,直接返回了仙界,

嘿嘿,我葉揚帶著豐厚的回報回來了, 仙界在葉揚的復仇的血腥手段之中,持續動蕩著,隨著一個又一個界王勢力的覆滅,整個仙界都陷入了恐慌,

而烏天和幻虛界王,兩大超級勢力都對此一言不發,給整個仙界都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幻虛界王不說話也就罷了,那幾個被擊殺的界王,可都是效忠烏天的,他這麼不理不睬,真的不怕跟他一個陣營的界王們寒心嗎,

一時間仙界眾說紛紜,可是誰也猜不出兩大勢力,到底是什麼態度,如今圍攻葉揚的七大界王,已經隕落了六個,

現在只剩下落羽山一家了,而碧瑤仙子和葉揚之間的秘密,也在無窮的力量下被挖掘了出來,

「葉揚是重情重義的英雄,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他絕對下不了手的」有人這樣猜測,

「正因為重情重義,他的老家都被人家給毀了,他能放下這樣的仇恨,」有些人持反對意見,

不過就在所有人觀望著,準備看看,葉揚到底怎麼處理這段,左右為難的恩怨時,一個消息徹底將整個仙界震翻了,,烏天界王,突破了界王後期,進入了大圓滿,成就不朽者,

這個消息剛剛一出現,整個仙界都驚呆了,好像在人們的印象中,不朽者神話只有幻虛界王一個人吧,

仙界忽然晉陞了一個新的不朽者,這讓整個仙界為之大喜,神魔大戰,來臨之際,仙界有著兩個不朽者撐腰,這讓他們看到了仙界一統九天的希望,

就在烏天界王晉陞不朽境的第三天,一大堆請帖,如同紙片一般,灑向仙界所有界王級的宗門,其中還包括仙界所有仙獸一族,

請帖的內容是,一個月後,將在烏天所在的天神山,為光啟舉辦一次盛大的婚禮,而新娘則是落羽山的碧瑤仙子,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震驚,葉揚連續滅了六個界王勢力,唯獨留著落羽山,就說明葉揚顧念著碧瑤仙子的舊情,無法下手,

而烏天這個時候宣布光啟和碧瑤仙子成婚,這是將葉揚往死路上逼啊,一些力挺葉揚者,都希望幻虛界王能夠出來提葉揚說句公道話,

因為就算葉揚再強,沒有不朽者撐腰,必死無疑,而照葉揚熱血的性格,就算是光啟布置了龍潭虎穴,他也會毫不猶豫跳下去的,

這是赤/裸/裸的陽謀,十分卑鄙的陽謀,人們原本因為烏天晉陞不朽者的熱情,一下子沖淡了很多,

但是有很多人卻非常的興奮,一路歡呼,強烈要求烏天界王,將葉揚這個魔頭斬殺,那些人正是被葉揚滅世了宗門,或者認識的人被葉揚斬殺,


如果光是大婚的消息,只是將葉揚引出來,還不至於讓整個仙界翻過來,最重要的是,所有受到請帖的時候,請貼上附著了一句話,讓所有人頭蒙上了一層陰云: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這充滿了霸道的八個字,透出來的意思,就有些耐人尋味了,烏天這是要一統仙界嗎,

……

天神山,今天熱鬧非凡,可以見到無數強者,紛紛向這邊趕來,因為今天就是仙之子光啟大婚的日子,

來人都是強者中的強著,修為最差的也是仙王巔峰,界王強者才是主流,

寬敞的天神大殿之前,一個女子身穿鳳冠霞帔,眉目如畫,美麗的衣衫,襯托的她更加俏麗,

可是那雙宛如秋水一般的眸子之中,卻是無盡的憤恨和絕望,冷冷的看著,眼前這個讓她無比失望的男人,

「碧瑤,父親也是為了你好,嫁給光啟,是你最為正確的選擇,你以後就會明白父親的苦心了」浩宇界王有些不敢看女兒的眼神,嘆了口氣道,

「哈哈,是啊,都是為了我好,用母親的性命來要挾我,是為了我好,用女兒一生的幸福,去換你的平安,是為了我好,你真是對我太好了」碧瑤冷笑著,雙目之中已經沒有任何淚水,因為早就已經流幹了,

她無法相信,一直對自己疼愛有加,那個充滿了光輝英雄蓋世的父親,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

為了逼自己嫁給光啟,居然用最疼愛她的母親性命相要挾,此時她心都死了,感覺自己好像脫離了靈魂的軀殼,

她好懷念那個白髮身影,那個男人永遠都給她一種極為安全的感覺,她相信,在什麼時候,就算是丟了性命,那個男人也不會拋棄她,

可是如今她被逼到了這個地步,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就連死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極為奢侈的妄想,

看著忙碌的人群,一個個界王強者,對光啟點頭哈腰,望著那些虛偽的面孔,讓她一陣反胃,

可是那又如何,自己的父親,不是也加入了那個行列當中了嗎,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他選擇了屈服,

「好孩子,我的苦心你無法理解的,好好想想你的母親吧,你需要靜靜,我不打攪你了」浩宇界王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

看著浩宇界王離去的背影,碧瑤心中充滿了憤恨,這就是自己的父親,到這個時候,還想著讓自己如何配合他們,更不時地提點著自己母親的名字,

她絕望了,原本她有一個尊敬的父親,慈愛的母親,她過的很幸福,可是今天,這一切,都被這個父親給毀了,

看著遠處的天空,她很矛盾,她好希望見到那個身影,但又希望不要看到那個身影,她害怕那個身影倒在她的面前,

在場的賓客越來越多,天神殿前,居然有著上千位界王強者,正悠閑地品著茶,

如果不是烏天這次召集,誰也不知道,整個仙界,居然隱藏著這麼多界王強者,

光啟則面露笑容,跟各位界王強者打著招呼,今天的他非常的得意,對於碧瑤仙子,他已經追求了無數年,今日終於在師父的威壓下,讓浩宇界王徹底屈服,

「吉時已到……」界王強者擔任儀官,受到光啟的傳音,就開始要進行大婚儀式,

「慢著,誰說吉時已到,你白痴嗎,天都沒黑呢,你急個毛,」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來,空中出現了兩個身影,一老一少,兩人都是面目平平,扔到人堆里,絕對是找不到那種,

「絕無情,他居然晉陞界王了,」有人一聲驚呼,認出了那個人,

「那個老者,就應該是他的師父,奪魂劍聖赤峰界王了」有人猜測出了他的身份,

見絕無情出現,光啟界王雙眼微微一眯,冷冷地道:「今天我本座大婚,閣下最好還是收斂一下自己的情緒,否則後果會很嚴重」

「唾」絕無情很沒形象地一口濃痰吐出,懶洋洋的道:「白痴,葉揚那個猥瑣又危險的傢伙,他女人的主意,你也敢打,好吧,你說的很對,後果會很嚴重」

絕無情微微一笑,沒有繼續說話,就那麼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一副我只看看,我不說話的架勢,

不過他把椅子,放在另外一面,跟所有賓客們,都是正對著的,一副老子跟你們不是一夥的,

絕無情的出現,讓在場的界王強者們,心裡咯噔一下,他們都是一群老傢伙,活了無數的歲月,

一眼就看出了不對勁了,絕無情剛剛參加完大比,也就是說,他的年齡不足千歲,

可是這才多長時間,居然從仙君晉陞界王,一時間不少人臉色變了,

光啟晉陞界王,昭告天下,被譽為仙界有史以來最為年輕的界王強者,可是如果光啟算年輕,那絕無情算什麼,

當初絕無情,在大比之中,並非真正的主角,可是就是這樣的人,都晉陞界王強者了,這說明什麼,恐怕所謂的大世,這個時候才體現出來了吧,

光啟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一方面是因為絕無情的攪局,另一方面是這個傢伙的出現,讓他顏面徹底掃地,

人家晉陞了界王,沒有半點張揚,如今他的出現,跟他這一對比,這比抽耳光還要讓人難堪,


雖然眾人都沒說什麼,不過見他們怪異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心中在想些什麼了,一時間雙目之中殺意凜然,

「哎呀,我差點忘了」

絕無情一拍大腿,對著遠處的碧瑤仙子喊道:「那個美得不像話的美女,你放心,那個猥瑣的、陰險的、恐怖的傢伙一定回來的,

到時候他絕對會把你身邊的那個白痴的腦袋擰下來,所以你盡量坐的離他遠一點,免得一會兒崩一身血」


光啟臉色一寒,手上青筋暴起,兩眼之中的目光如劍,恨不得將他刺成篩子,

這個絕無情分明就是故意搗亂的,尤其在這個時候,眾多界王面前,讓他丟盡了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