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然響起的聲音使得戚風大吃一驚,不由得轉動身形,對著四周掃視而去,可是空間中除了緩緩流動的淡薄玄氣外,並沒有任何的生物出現。

「你是誰,你為何稱我為故鄉人,我為什麼看不見你。」

「呵呵、小傢伙,因為我們都是地球人啊,在這裡所以就是故鄉人了。」

「地球人。」

聽著那熟悉而陌生的名字,戚風的神情都是有些恍惚,這個自己曾經以為忘記了的名字,在經過神秘聲音的提示下,心境深處似乎產生了絲絲波動。

「難道你也是從地球來的,那你為什麼躲在這裡面,就不能出來說話嗎?」

戚風一口氣把自己的好奇之處問了個遍,有些期待的等待著神秘聲音的回答。


「嗯、不錯,我的確是來自地球,但是我們並不是出於同一個大陸,所以現在和你對話的只是我殘留的一絲靈魂而已,所以我並不能過多的出現在你的眼前,畢竟每出現一次,所消耗的能量也是非常恐怖的,除非你能尋找到補充靈魂力的草藥,不然我們見面的機會將會很少,直至沒有。」

戚風聽著對方娓娓道來,心中也是有些吃驚,對方居然和自己一樣,同樣也是穿越者,只不過後者比起自己可是強出了太多,居然都能分離出靈魂,這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無疑是遙遠不可及的。

戚風那有些緊張的神情緩緩放鬆了下來,「不知補充靈魂力的草藥叫什麼,要去哪裡找才能尋找到。」

「小傢伙不要急,尋找補充靈魂力的草藥可以放一放,眼下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哦,不知前輩所說的要緊之事是什麼。」

戚風也是被那神秘的聲音搞得微微一愣,再次有些緊張了起來。


「小傢伙,你也別前輩前輩的叫我,你就叫我炎帝吧。」

「炎帝、」


戚風慢慢的回味著這兩個對於自己來說印象深刻的字,眼神之中露出了濃濃的驚駭之色。

「難道你就是炎帝,蕭炎。」

「不錯,我就是蕭炎,看來你還記得我。」

此時戚風徹底的被這聽起來有些荒唐的事情給擊潰了。

蕭炎那只是書本里存在的至強者,居然出現在了這座空間里,而且居然還和自己在對話,這聽上去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炎帝似乎也是知道了戚風心中所想,呵呵笑道;「小傢伙不要緊張,其實向你我一樣,從地球穿越到異界的人還是很多的,只不過你不知道而已。」

戚風聽著炎帝所說的話語,徹底的呆在了原地,此時腦海被突然而來的信息所充斥著。

戚風本以為穿越也就只有自己一人而已,可是眼下看來,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說不定在什麼時候遇見一個人,就是從地球穿越而來的。

戚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制住心中的驚駭。

「不知您說的要緊之事,又是什麼事情。」< 戚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制住心中的驚訝,再次問道。

對於炎帝所說的要緊之事,戚風也是有些好奇,畢竟一個至強者所說的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

炎帝似乎在思考著一般,一時沒有了聲音,戚風只好靜靜的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

過了一會,炎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你現在也已經晉級為玄丹境了,我想應該需要一些級別比較高的玄技了吧,比如說靈級的,甚至是神級的。」

戚風聽著炎帝那有些誘惑性的語言,心臟有些不爭氣的跳動了起來。

靈級玄技,甚至神級玄技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無疑都是遙不可及的,就連自己的父親所修鍊的玄技九天指,只不過是靈級中等而已,自己這個剛剛晉級玄丹境的毛頭小子,更別說了。

「難道你有靈級玄技不成。」

戚風不由的脫口問道。

可是話音一落,戚風感覺自己有些多此一舉了,既然炎帝如此說,想必後者一定有所打算,或者是要求。

果不其然,炎帝稍作沉思接著道。

「不錯,我這裡的確有靈級玄技,甚至神級玄技也是不缺,不過你想要得到這些東西,一切只能看你自己的緣分了,我可是幫不了你太多。」

「不過在你做這些事之前,你需要答應我一件事。」

聽著炎帝的話語,戚風心中微微一凜,「得了,看來天下還是沒有免費的午餐。」

「不知你所說的是什麼事情。」

戚風有些好奇的問道,按照自己在地球時看過的玄幻小說,戚風心中明白,接下來對方恐怕會要求自己做一些比較難以完成的事情。

炎帝緩緩說道;「我的要求也不是特別難,那就是希望你能在三年之內能達到玄天境,只有這樣你才能勉強達到要求。」

炎帝的話音一落,戚風幾乎差點跳了起來,「三年達到玄天境,這不是在說笑話嗎,且不說自己能不能晉級為玄天境,三年的時間,對於自己來說還是太短了些。」

炎帝似乎知道了戚風心中所想呵呵笑道;「小傢伙,你不要緊張,雖然以你的資質三年內達到玄天境有點勉強,但是在這段時間內,我會盡量幫助你,使得你的煉速度能提升很多,別忘了我還是一個煉藥師呢。」

戚風有些無語的點點頭,心中越來越驚訝,暗中說道;「這世界真瘋狂,小說里的人物居然是真的,而且還被自己給遇上了,說不定那天還會遇見林動不成。」

炎帝樂道;「小傢伙,不要胡思亂想了,你這次晉級玄丹境可是留下了不小的後遺症,所以眼下把這件事先解決了再說,另外這裡有著一些靈級玄技和一部分准神級玄技,你自己選擇吧。」

當真正涉及到玄技時,戚風的心臟也是不由自主的跳了起來,畢竟那些級別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無疑很是遙遠,甚至觸不可及。

隨著炎帝的話音落下,戚風只見眼前的空間一陣扭曲,一道道光團緩緩的從那空間中破空而出,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

在每個光團中都有著一卷略顯古樸的捲軸躺在裡面。

看著眼前數百個光團,戚風腦袋一時都有些迷糊,如此之多的靈級甚至還夾雜著神級的玄技,自己可真是開了眼界了,心跳不由得又加快了幾分。

戚風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壓制住那急速跳動的心臟,這時炎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你自己選擇吧,如果運氣好,說不定會選到准神級玄技。」

戚風聽著炎帝那有些幸災樂禍的話語,心中不由的暗暗誹謗起來,不過兩隻眼睛可是沒有離開過那些玄技。

這麼多不知名的玄技,戚風心中明白,想要尋找一卷適合自己修鍊的,只能看運氣了。

想到這裡,戚風緩緩的走上前,看著靜靜停留在半空的玄技,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就要對著那光團探去。

就在手臂與那光團剛剛接觸時,突然只見光芒大作,之前還安靜的光團瞬間動了起來,一道刺眼光芒閃過,光團瞬間消失不見,下次出現時,依然在戚風的數米之外了。

「擦,這是幾個意思,」戚風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

炎帝的聲音再次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忘了告訴你了,要想獲得眼前的玄技,主要還得看你自身的實力,所以祝你好運,能找到適合你的玄技。」

聽著炎帝那不痛不癢的話語,戚風腦門上出現了無數道黑線。

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玄技,戚風也是豁了出去,雙腳在地面之上重重跺下,身形猛然動了起來,手臂急速探出,對著眼前的光團猛然抓去。

此時的光團似乎也是活了起來,饒是戚風的速度有著多快,每當就要觸及道那光團時,都會被後者從手指間溜掉。

「撲通」一聲,戚風一屁股坐在地面之上,嘴裡呼哧呼哧不斷的喘著粗氣,經過一番奮鬥之後,終於被自己抓到了一卷捲軸,此時那圍繞在古樸捲軸外的光團依然消散而去,只有那古樸的捲軸靜靜的躺在戚風的手中。

看著手中的捲軸,戚風壓制住心中的狂喜之色,慢慢的打開了捲軸,凝目仔細看去,只見幾個蒼勁有力龍飛鳳舞的大字出現在視線之中。

「玄天指、」

在那幾個大字的後面,還標註著一行小字。

戚風仔細看去,只見上面寫著一句話。

「靈技高等玄技,修鍊至大成,足以媲美准神級玄技。」

看著那標註的小字,戚風的心臟再次不爭氣的跳動了起來。

「可以和准神級玄技媲美,那是什麼概念。」

心情美美的激動了一番,戚風慢慢的恢復了冷靜,慢慢的把捲軸打了開來。

只見一道道信息猶如洪水般,瞬間從那捲軸之上爆涌而出,盡數傳入到了戚風的腦海之中。

龐大的信息量使得戚風腦袋一陣嗡鳴,戚風此時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奮力的整理著那龐大的信息。

不知過了多久,只見盤坐在地面之上的戚風緩緩睜開了雙眼,眼神之中露出了火熱之意,不由的把眼神再次看向了半空,可是令戚風失望的是那數百捲軸已經消失不見了。

炎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小傢伙,既然你選擇了玄天指,說明你和它比較有緣,好好修鍊即可,到時候肯定會讓你為之感到驚訝的,另外不要貪多,記住吃多嚼不爛這個道理。」

戚風聽完不住的點頭,連忙稱是。

炎帝接著說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你晉級時所留下的後遺症解決掉了,不然會給你以後的修鍊帶來太多的麻煩,甚至可能因此使得你只能止步於此。」

聽著炎帝那有些凝重的話語,戚風心中也是暗自有些后怕,看來這次強行晉級所帶了的後果真是有些不可想象。

隨著炎帝的話音落下,就加一顆拳頭大小的丹藥出現在了戚風的視線之中,一股淡淡的葯香味在這片空間緩緩的散發了開來。

嗅著那丹藥獨有的葯香味,戚風雙眼再次冒出了絲絲火熱的光芒。

炎帝接著說道;「這是一顆固靈丹,顧名思義也就是穩固境界的丹藥,而且也是有著消除晉級時所遺留下來的後遺症,只要你服用了固靈丹,你的境界就會徹底穩固下來,晉級時所遺留的後遺症也是會被消除掉,如果你運氣好,說不定還會一舉踏入玄丹境二星,這就要看你的機緣了。」

戚風聽著炎帝的講解,心中可是笑開了花。

有些激動的把那丹藥拿在手中,「多謝炎帝的饋贈,小子感激不盡。」

炎帝戲虐笑道;「不用謝我,這也算是你在晉級玄天境之前,我對你的幫助吧,別忘了我們的約定,等有朝一日你達到玄天境時,你要為我做一件事。」

戚風雖然不知道炎帝所說的是什麼事,但是戚風並不擔心,因為在戚風的腦海中,小說中的炎帝並不是那種算計人的小人。

「今天就到這裡吧,以後我也會盡量幫助你,但是你也不能太過於的依賴我,有些事情還是你自己親力親為比較合適,畢竟只有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路才是最為踏實的。」

隨著炎帝的話音落下,戚風剛想要在說些什麼,突然只覺得眼前景色一變,自己又回到了現實之中。

司婉兒靜靜的坐在床榻之前,戚風已經昏迷了三天了,依然沒有絲毫的要醒過來的跡象。

「額」一陣低低的呻吟聲突然響了起來,神情憔悴的司婉兒秀目閃過一陣喜意,猛然抬頭看去,就見三天沒有動靜的戚風,在此時居然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絕世面孔,只不過此時那面孔之上被濃濃的喜意所瀰漫,只是在那喜意之下,有著一絲絲憔悴之色。


「小風哥哥你醒了,感覺好點了沒有。」

司婉兒看著醒了過來的戚風,焦急的連忙問道。

戚風微微一笑,感覺到極其空虛的身體,有些艱難伸出右手,輕輕的撫摸著司婉兒那使得任何人都為之瘋狂的臉龐,「丫頭你辛苦了。」

司婉兒小臉微紅嘴角含嗔,裝作很生氣的樣子,瞪了戚風一眼,繼而嫣然一笑。

隨著司婉兒那一笑,戚風就覺著,似乎就連體內的傷勢,都是好了很多。

戚風有些艱難的轉動腦袋,看著房間之內只有自己二人,急忙問道;「父親呢。」< 戚風看著房間里並沒有自己的老爹戚靖山,心中暗暗一凜,急忙問道。

司婉兒聞言微微一愣,有些擔心道;「自從你昏迷過去,師傅他老人家就去和家族高層商議事情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戚風不由得一愣,忙問道;「那我昏迷幾天了。」

「三天。」

「什麼,已經三天了,」

戚風聞言一驚,自己居然在和那炎帝在一起呆了三天的時間。

當想起炎帝時,戚風不由得攥了攥雙手,這時戚風才驚訝的發現,在自己的左手中居然還握著東西。

戚風猛然才想起來,似乎在自己和炎帝分離時,炎帝給了自己一顆固靈丹。

「難道左手握著的是那顆固靈丹不成。」

想到這裡,戚風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把左手微微一揚,這才看清了左手中所握的東西,和自己在那神秘空間內看到的固靈丹一般無二。

由於舉動左手,體內的傷勢又是受到了牽引,劇烈的疼痛使得戚風呲牙咧嘴。

司婉兒看著戚風的表情,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了絲絲心疼之意。

「小風哥哥,你沒事吧,要不我去找找師傅他老人家。」

戚風苦笑道;「沒事,你先去吧,看看父親在不在族內。」

司婉兒會心的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戚風看著司婉兒離開了房間,伸出左手,看著那散發著微微淡香的藥丸,一仰脖直接服用了下去。

現在戚風最為擔心的就是自己的老爹戚靖山,雖然戚風已經是兩世為人,但是對於戚靖山的那份濃濃的父愛,戚風還是非常的在意,所以在戚風的心中,絕對不允許戚靖山出現任何的意外。

所以眼下之際,最為重要的就是儘快把體內的傷勢養好,以應對不測。

當那幽香的藥丸進入嘴中時,瞬間化為精純的能量,順著喉嚨蜂擁而下,對著四肢百骸擴散而去。


雖然固靈丹內所蘊含的能量無比的龐大,但是早已被煉化,所以此時的戚風根本不用擔心會對身體造成任何的衝擊,任憑那渾厚的能量在身體內自行遊動著。

在戚風期待的神色中,只見那精純的能量當徹底的散步全身每一個部位時,戚風驚訝的發現,之前因為晉級時所被震出的傷勢,居然在以一種可喜的速度癒合著。

有了這個發現,戚風心中狂喜不已,同時也對炎帝擁有的這種丹藥而敬佩起來。

「嘎吱,」

時間不長,只見房門緩緩被推開,司婉兒躡手躡腳的從門外走了進來,當看到戚風雙目緊閉,似乎睡著了一般,司婉兒並沒有去打擾戚風,安靜的坐在床邊靜靜的等待著。

之時此時的司婉兒臉龐上掛著一絲絲焦急之色,不時的看向戚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