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中,陡然響起一道平靜的聲音。

(謝謝支持。)

······

。 江小小到了門衛室,直接跟門衛打招呼,想要找一下顧傑顧工程師。

門衛一聽這話,立馬另眼相待,讓她在門衛室坐着,甚至還給倒了杯茶水。

還把自己的蒲扇遞給了江小小,這天兒現在可是熱了。

從門衛室打電話給顧工程師,不大一會兒功夫,顧傑就出來了,看到江小小的時候,眼神里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不光是溫暖,眼神里的歡喜和雀躍掩飾都掩飾不住,讓他那張臉顯得更加俊朗無比。

讓門衛不由的對江小小刮目相看。

看起來這應該就是人們傳說中的顧工程師的對象。

看這眼神錯不了。

顧傑來到門衛室,跟門衛打了個招呼,感謝他們。

「老劉,謝謝你們。小小走,跟我進廠去。」

江小小也謝過剛才門衛給自己的蒲扇和茶水。

「老劉同志,謝謝您的招待。」

老劉笑着擺擺手,「客氣什麼呀?你是顧工程師的家屬,那就是自己人。喝點兒茶,打個扇子算啥,以前不認識你,不過下一次來,要是再碰見俺老劉都不用你說,我肯定認得你。」

江小小指了指自己錯愕道。

「家屬?」

顧傑笑着說道,「走吧,帶你參觀一下我們的廠子。」

老劉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人家小兩口估計還沒結婚,沒到那個地步的時候。

自己說破這就不好了。

畢竟這年月人對於男女作風問題還是很緊張的。

就算是兩口子結了婚,大概也不會在路上手拉手。

江小小跟在顧傑身後。

「看起來你動作很大啊,這才幾個月的功夫,外面都已經變成那樣了。方大哥和妞妞呢?」

顧傑所做的這一切,還不都是為了方大哥和妞妞。

「你放心吧,他們兩個人現在很好,方大哥和妞妞現在在鍋爐房那邊。妞妞雖然小可是那邊很安全。而且有你的幫忙,妞妞那裏喝到了奶粉。

這幾個月身子骨長得很壯實,方大哥的病也好多了。

你要是見了他們父女兩個,估計都會認不出來,和當初看到的方大哥和妞妞完全不是一回事兒。」

顧傑語氣里的感動,是江小小能聽出來的。

「那也是你自己能幹,要不是你這麼有本事,他們能拿到這些東西啊?在人的眼皮子底下肯定不方便,不過現在他們在廠里終究是離那些人遠多了,隔開了那些人的視線,日子起碼能過的好一點兒。」

江小小倒不居功。

認真的說自己在裏面就起了個牽線搭橋的作用,而且就起了個搬運工的作用。

真正那個辛苦籌謀的是顧傑,能把事情運作到這一步,順利成章還不動聲色的把方大哥和妞妞弄進了廠里。

就從這一點上來說,自己不如顧傑。

這種高瞻遠矚,走一步看十步的本事,她可沒有。

一個人眼光和一個人的格局有很大的關係。

她上輩子只不過是一個辛辛苦苦在社會底層掙扎的人,雖然到最後的時候,自己努力之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走上了中層階級。

但是真正和顧傑相比,自己缺少很多東西。

底蘊就不夠,文化程度也不夠,眼光更不夠,更不要說格局。

她只是單純的想方設法給他們把這些糧食送進去,那走的只是小道兒。

顧傑的這種方法,一勞永逸,任何人在不知道他們倆的關係之下,人家已經把人給解救出來。

而且改變了生活,誰還說不出什麼。

這才是真正的大道。

江小小無力的嘆口氣。

怪不得上輩子顧傑看不上她,兩個人的差距還真是很大。

這輩子真的是走了狗屎運,不是因為空間的話,估計顧傑和她之間沒有這麼多糾葛。

「這麼好的事情,你怎麼反而嘆氣?」

顧傑帶着笑意望着江小小,這丫頭沒看到自己在那裏走神兒的時候,滿臉的各種表情,豐富的讓人想忽略都忽略不掉。

一會兒是激動,一會兒是憂慮,一會兒是失望。

也不知道這丫頭一眨眼功夫哪兒來這麼多心思。

「就是因為您的高瞻遠矚,讓我忽然覺得,小女子和您的差距,實在是隔着千山萬水。」

顧傑忽然一把攥住江小小的手指。

江小小嚇了一大跳,想要用力抽手,卻死活沒抽出來。

和做賊一樣,急忙左看看右看看,這個時候被人看到,一男一女拉着手,這不是要命。

再說了,她只跟顧傑說給他機會,可沒說已經答應。

「顧傑,你快放手,要是被人看到,那就糟糕了。」

顧傑卻擒住她的手腕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江小小掌心之下,能夠感覺到顧傑胸膛里那劇烈跳動的心臟。

那跳動的頻率讓人感覺到安全和溫暖,還有強烈的蓬勃的力量,想要噴薄而出。

手上的力量控制着江小小,讓她根本掙脫不了。

眼神非常認真地望着江小小,一字一句地說道。

「江小小,別妄自菲薄,在我的眼中你的聰明,善良,睿智,都是任何人不能相比的。如果今天換了位置,是你在這個位置上,恐怕你做的並不一定比我差。

就算你不在我這個位置上,說不定也有能力可以改變張大哥和妞妞的處境。只不過不是我這種方法罷了。

我希望你相信自己,你在我眼中是那個自信的閃著光芒,讓我自慚形穢的一個耀眼的女人。

哪怕我們之間有着千山萬水的阻隔,我依然會跨過千山萬水來到你身邊。我們彼此的相遇,就註定了這是一種緣分,誰也無法否認的緣分。

江小小,以後再也不要說我們有差距,是我選擇了你。無論有什麼樣的差距,在我眼中都不是問題。那個該客服該改變的人是我,從來都不是你,因為是我要求的。」

「顧傑,你的心意我明白了,我剛才真的是開玩笑。我只是覺得你的籌謀和我的小格局比起來絕對完全不同。所以不由得心生敬佩,才會說出那番話,沒其他的意思。

你這麼認真,真的嚇到我了。」

江小小是真的被如此認真的顧傑嚇到了,她從來不知道兩個人相處的這一段日子,會讓顧傑對自己有如此深的感情,能說出這番話的男人,該有多麼大的擔當和責任。

顧傑從來都是一個認真的人。

這些日子以來的了解,也讓她相信,顧傑絕對是個表裏如一的人。

可是上輩子為什麼顧傑會那麼對趙茹,如果不是趙茹犯了天大的錯誤。

理論上顧傑絕對不可能拋棄趙茹。

畢竟她知道顧傑和趙茹上輩子的經歷,這一件事難免會在心裏留下疙瘩。

這就是扎在她心頭的那根刺。

。 在陳墨跟著黑珍珠號的船員們前往世界盡頭的這段時間裡,事情依舊在按照他的安排進行著。

東印度公司的艦隊已經徹底擊敗了西班牙人在加勒比海域的勢力,徹底控制了整個加勒比地區,即便古巴等島嶼上還有零星的反抗,但卻也已經翻不起風浪了。

並且隨著那兩個得到了武器和資金支持的墨西哥起義軍首領開始起事,中美洲的西班牙人此時也自顧不暇,必須先鎮壓墨西哥人的起義才能夠抽出手來應對加勒比的英國人。

至於一開始就被陳墨關注了的其他幾位海盜王,此刻也逐漸在向著沉船灣匯聚,為即將召開的海盜王大會做著準備。

原本傑克·斯派洛一行人在離開了魔獄之後,會被貝克特追上,鬧出一地雞毛鴨血,諾林頓更會因為放走了伊麗莎白而被比爾·特納殺死。

但既然有著陳墨的插手,那麼事情自然不會隨著原本的故事線發展。

不過陳墨之前已經試探過伊麗莎白,打算試著改變她成為海盜大帝的命運,因此他在離開新加坡的時候就已經讓嘯風通知了貝克特,讓貝克特帶著艦隊來等黑珍珠號了。

「主人。」站在自己旗艦的甲板上,貝克特十分恭敬的迎接著陳墨。

貝克特的旗艦也是一艘戰列艦,不過這只是一艘普通的戰列艦,上面有著大量的水手。

「貝克特,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陳墨看了一眼貝克特,向他問道:「那位國王特使現在怎麼樣了?你們有好好招待他吧?」

面對陳墨的詢問,貝克特只是微微一笑,看向了旁邊站立的身影。

這個人立馬上前一步,朝著陳墨行禮道:「向您致敬,偉大的主人。」

「不錯,看來我交代的事情你們完成的很好。」陳墨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貝克特說道:「黑珍珠號上已經沒有多少淡水了,他們應該會在附近的島嶼上補充淡水,帶人去把他們都抓起來,然後把伊麗莎白小姐和威廉·特納給斯旺總督送過去。」

「我知道了主人,我已經為伊麗莎白小姐準備好了一艘快船。」貝克特自矜的一笑。

聽到他這麼說,陳墨微微頷首,卻又好像想起來什麼似的補充道:「我記得威廉·特納先生應該還是被判處了絞刑的通緝犯吧?記得把他關到籠子里,免得他挾持伊麗莎白小姐,做出一些讓大家都不體面的事情。」

「請您放心,如果威廉·特納先生不願意體面的話,我們會幫他體面的。」貝克特對著自己的手下使了個眼色,而手下則心領神會。

陳墨見狀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向貝克特問起了關於海盜王大會的事情。

「我們已經從嘯風那裡知道了沉船灣的位置,艦隊正在向此集結。」說起這件事,貝克特將陳墨請到了船長室,並在他面前鋪開了地圖,然後介紹道:「沉船灣附近目前已經匯聚了斯里·桑里巴基、阿芒德、歇瓦勒和威廉諾瓦四位海盜王的艦隊,總共大約有四十多條船,不過大部分都只是武裝商船,並沒有什麼威脅。

至於剩下的四位海盜王中,嘯風正按照我們的指示帶著他的船隊前來,他這次帶了二十條船,而太平洋海盜王清夫人作為勢力最大的海盜王,這次帶了大約四十多條船。

而傑克·斯派洛和巴博薩,他們只有黑珍珠號,所以海盜王大會,我們所需要面對的大約是一百多條海盜船組成的艦隊,以及您提到的將會被解封的海神科莉布索。」

「聽上去不錯,那麼艦隊的集結情況呢?」陳墨瞭然的點了點頭,看得出來自己之前要求東印度公司對九大海盜王的清繳工作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收穫。

按照之前所獲取的情報,已經抵達沉船灣的四個海盜王手下本來應該有著加起來超過一百條的海盜船。

即便他們需要留下一部分手下留守,也至少可以集結六十條以上的船隻。

但是很顯然,在被東印度公司獵殺之後,他們現在所集結的四十多條船已經是他們手上全部的船隻了。

至於嘯風,按照陳墨自己從嘯風那裡了解到的信息,他手下有大小船隻一百餘條,人手近萬,但能夠跑遠洋的船卻不是很多,能帶出來的二十條估計就是他的主力了。

而清夫人作為所有海盜王中勢力最大,甚至和傑克·斯派洛的父親是同一輩的海盜王,她手下至少有著六百多條船,手下多達三四萬人,可以說是此時全世界勢力最強大的海盜王。

不過就和嘯風手下一百多條船,能夠跑遠洋的不多一樣,清夫人的手下也大多只是沿海活動的小船,真正能夠跑遠海的大船並不算多,四十多條船雖然很多,但應該只是她的部分主力。

陳墨坐在椅子上,輕輕用手敲著扶手,聽著貝克特繼續彙報艦隊的集結情況。

海盜們集結了龐大的艦隊,陳墨手上能打的牌同樣也不少。

在完成了加勒比海作戰之後的東印度公司雖然承受了一定的損失,但當初集結的艦隊在留下了必要的巡邏艦隊之後,仍能集結大約七十條船左右的艦隊。

雖然在數量上確實遜色於海盜的艦隊,但海盜船大多連五級艦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些武裝商船。

而陳墨這邊所能夠集結的艦隊則大部分都是五級巡航艦和四級重巡航艦,再加上作為主力的戰列艦們,完全可以硬碰硬的將海盜艦隊徹底殲滅。

當然,陳墨並不打算這麼干,同樣他也不需要這麼干。

九大海盜王中,嘯風已經是他的手下了,他的那二十多條船完全可以算作己方勢力,再加上自己現在手握一枚八里亞爾,也可以算作是海盜王之一,完全可以用另一種方法將這些海盜剿滅。

畢竟,巴博薩之所以一直在這麼努力的推動海盜王大會,最關鍵的原因就是他想要復活科莉布索。

而解封之後的科莉布索正是陳墨所想要屠神的目標,到時候海盜們肯定會受到波及,有死傷也是在所難免不是嗎?

。 正式重新組建第12行動組的儀式定在十一月十一日,傳說這個日子在數百年前叫做光棍節,但戰爭年代持續的久了,節日大多數已經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沒了蹤影,所以這日子是不是節日也就不怎麼重要了。在進行了數天的籌備之後,李鑫岩終於完成了人員的遴選、物資、武器、住所、訓練、指揮模式等各方面的籌備,就差最後一個節點,也就是宣布新的第12行動組正式成立了。

在這些準備當中,人員遴選是個大頭,龍翼照樣一切隨他,他愛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而剩下的事情其中很大一部分則不用他操心,例如住所、物資等,只需要他說出他的想法,龍翼手底下的人就會遵照他的意思完成安排。龍翼並不干涉這些事情,他們在長期的工作中鍛鍊出來的能力完全不用誰來指揮,一切都有條不紊地如期展開,所以此前前一天,基本上除了訓練和指揮模式之外,其他問題都已經準備妥當了。

在李鑫岩將人員名單擬定之後,管童就交了專人來處理,那傢伙叫石光滑,長得賊頭鼠目,但過目不忘,真的光滑的如同一道鐵軌似的,什麼事情都不卡殼,連夜就安排好了除了訓練和指揮模式之外的所有事情,根本不用李鑫岩再操心任何事情,李鑫岩對此印象深刻。恰好郭天明死活不肯去後方,李鑫岩便和管童商量,將郭天明調到總部,坐在輪椅上跟著石光滑學習,這才安撫了郭天明,而郭天明則很興奮,跟著石光滑忙前忙后,很多關於後勤上的知識,他原來就根本沒有學習過。

至於武器,大多數人都有慣用的武器,基本上不用換,而損耗、需要更換的武器則有第11行動組新式的武器特供,第12行動組想要什麼他們基本上就有什麼,也不用發愁。

這邊李鑫岩正說不用發愁,一輛軌道車拉了滿滿一車武器直接到了第12行動組的駐地。車門一開,廖依玲和奎音跳了出來。

這兩個傢伙要幹什麼?

廖依玲也不多說,徑直打開車廂,對著路南等一幫主力隊員叫到道:「愣著做什麼?把車上的武器都給卸下來!」

李鑫岩並不知道廖依玲有自己的武器庫,看到整整一車武器,既驚訝又緊張也是興奮,這些武器從哪裡來的?李鑫岩也是對武器有相當了解的,場上的武器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貨色,李鑫岩呆了半晌,直到奎音和行動組隊員們將那些箱子拖下車,一字在李鑫岩面前排開,他還回不過神來。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李鑫岩經過上次的事情,自然知道現在這兩個傢伙並不是壞人,但是他並不知道他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