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雖然還是為那少年卸去了一部分的力道,但是那少年還是被打中,頓時一口鮮血吐出,所幸還沒有死,不過,那毒粉卻還是進入了他的體內。

慕容旭達剛與玄風和楊天行會合,後面慕容心兒被那個家族的另外的那些人帶了過來。可是看見眼前的這一幕,那個家族的其他的人全部的都悲劇了,眼神立即的便了。但是他並沒有急著跑上去,因為他還是看出了在前面漂浮的那些粉末的。

在他身邊護衛著的那位真氣境強者,見到眼前的情況立即的出手,真氣湧現,一股分出現,將那些毒粉吹散。然後,那些人才衝過去,查看裡面的人是個什麼情況。

慕容心兒看見眼前的情況,雖然對於玄風等人已經不再這裡了,感到十分的失望。但是現在也勉強的接受了,反正她也看這個家族很不爽,能讓他們有點損失,也好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失望之後,慕容心兒也笑了。雖然玄風他們不再這裡,但是現在至少的可以確定他們已經到了這邊,不用在另外一邊浪費時間了,而且還是那種不會有任何的收穫的浪費時間。

慕容心兒真氣境強者中間的一位,見到慕容心兒的笑容,立即的對手身後的人吩咐,讓他們趕緊的發信號,讓那邊的人全部的趕過來。


他們在那邊先是大本營被偷襲,然後一部分的人在搜查他們住過的客棧中,被那裡的陷阱暗算,又損失了不少的人。


明明擁有者絕對的實力,但是卻被對方算計了兩下,而且還讓對方逃跑了,這已經讓慕容心兒處於爆發的邊緣很久了,現在只要一追上玄風等人,慕容心兒就會瞬間的爆發出來。

沒有理會這個家族的這些人,這裡的方位已經不是很大了,這個時候追過去,就算玄風他們出鎮子了那可是有辦法可以看見的,因為這邊鎮子外面近處沒有樹林,前方就是一片荒野,一覽無遺。就算按照真氣境強者的速度,想要在他們達到那邊之前抵達那片林子也是做不到的。


本書源自看書罓

… 既然已經追到了這裡,而且眼前的這個家族的人此刻也失去了玄風他們的消息,慕容心兒也不想眼前的這些人了繼續的糾纏,若是不在這裡慕容心兒身邊的勢力不是很強的話,慕容心兒絕對的已經將這些人以及他們的家主全部的滅乾淨。

玄風三人看見後面慕容心兒發出的信號,也證實了自己心中的猜想,慕容心兒已經掌握了他們的行蹤了,而且她的人也全部的向著這邊聚集了過來。

這一下,玄風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放鬆下來。對於外面的情況,玄風也調查過了,外面有很大一片荒野,在那裡可是沒有什麼障礙物的,玄風他們想要不被後面的人追著的話,那麼就必須要抓緊時間,然後立即的趕向那邊林子中。只要過去了那裡,那麼事情就相對於會簡單的多。

此刻玄風他們三人與慕容心兒那一眾人就是在與時間賽跑,玄風他們若是勝出,那麼這次就平安的逃離了這裡;而若是慕容心兒勝出了的話,那麼接下來玄風三人可就要面臨巨大的挑戰了。

可是,這也不過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路上沒有障礙物的情況下的結果。

玄風心中也在祈禱著前方已經沒有阻攔了,而且他們也已經轉換了路線,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反應過來的,所以玄風心中還是覺得把握還是挺大的。

但是有時候,小看別人也是不好的。

在旋風剛轉過一個小巷子的時候,前方形成陣勢的站著幾排人,而最前面的那為同樣的也是真氣境的強者,而且也還是真氣境一重。在那人的身旁也還站著不少的人,每一個都是先天八重以上的存在。而後面站著的幾排人也基本上都是先天期的高手。

見到這些人,玄風也知道躲不過去,於是停下來,對著前方的人說道:「想必你們就是連家的人吧?」

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位真氣境的強者還沒有說話,從後面一名年輕的女子跑了出來。

那名女子正是梁恆鎮中連家中唯一的倖存者,連家家主的女兒連英。

當日梁恆派在被消滅了之後,連家家主就讓連英回到了嶺洲鎮的連家稟報,詢問下一步怎麼做。同時的也想那邊稟報,他們得到了一件初階靈器和在這邊有關於玄風等人的事情。對於玄風等人的身上帶有空間戒指等重寶和梁恆派幾乎所有的資源這種事情,自然的也是重點的提點的。若是有這些資源的話,雖然不一定會再次的培養出一名真氣境的強者,但是怎麼的也會讓他們兩家先天巔峰的強者倍增。

可是讓連英沒有想到的是,那次離家,卻讓她成為了那邊連家中唯一一位的倖存者了。

連英擠開前面的人,跑到了前面,上來便直接的對著玄風說道:「哼,你們還真聰明,這樣就猜到了我們是連家的人。那麼想必你們也應該還記得我吧。」

連英眼中的恨意,玄風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了的,但是玄風卻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恨意,雖然他們有點利用連家,但是他們可並沒有傷害連家的人啊。

不過,即便這樣,玄風也還是只有暫時的隱忍,能和平的解決,就和平的解決了。

於是玄風調整了一下自己,對著連英說道:「自然,想起當日,我們還真的多謝了連家的招待之恩。」

「哈哈,招待之恩?你們想要報恩的話,就去地獄裡面報吧!」連英吼著說道。

「地獄?難道你們家裡出現變故了?可是不應該啊,梁恆派已經滅亡了啊,梁恆鎮已經沒有能夠威脅你們的存在了。」玄風心中雖然明白了什麼,但是嘴上還是這樣的說道。

提到這裡,連英的表情立即的變了,表情儘是傷感,然後眼神有點迷離的說道:「就是他們,在你們走了之後他們就過來了,我們明明知道什麼就告訴了他們什麼,但是他們卻還是將我們滿門給滅了。都死了,除了我都死了。」

聽完,玄風也知道自己的猜想十有**的正確了,連英口中的他們應該就是慕容心兒他們一行人了。但是讓玄風不明白的是,慕容心兒為什麼要將梁恆鎮連家滿門都給滅了。

按理說慕容雅兒他們可是沒有必要隱藏實力的,而且就算他們隱藏了實力,連家才剛剛的經歷了那樣的事情,也絕對的不敢輕易的就得罪慕容心兒一行人的,所以梁恆鎮是絕對的不幹這樣的得罪慕容心兒這一群人的。可是,這樣玄風就更加的迷惑了,想不明白。

玄風雖然智商超群,但是對於慕容心兒這種沒有什麼接觸的人,還是不能了解她心中的想法的,所以自然的也就不明白慕容心兒那種高傲了。

不過,眼下也不是想這件事情的時候。於是玄風放棄了去想那件事情,立即的說道:「連英姑娘,這件事情,我們也表示極度的傷感。不過若是你們你們想要對付慕容心兒那群人的話,恐怕實力還是不夠的。」

聽到玄風的話,連英的表情變回了之前的瘋狂,對著玄風說道:「呵呵,我們的實力自然的是不夠的,不過不是還有你們嗎?」

「喔,倒是可以,我們可以選擇與你們合作,若是我們加起來的話,對付慕容心兒那群人還是有很大的把握的。」玄風雖然心中還是感覺不是很好,但是現在玄風也只能這樣的說了。

連家那邊那位真氣境的強者撫摸了連英的頭,將她拉到後面,然後對著玄風說道:「我們連家的人可不是那麼的好欺負的,既然敢將老夫的孫兒斬殺,老夫絕對的不會繞過他們的。」

玄風聽到這話,心中越來越不安了。連家那位真氣境的強者語氣中的殺意已經無法掩飾了。而且玄風敏銳的感覺的到,那殺意還有一部分是沖著他們來的。

對於連家想要斬殺他們,玄風還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他們的身上好東西可是不少,對於這裡的這些勢力,可都是一筆可以讓他們勢力實力暴漲的資源。

現在即便猜到了連家的人也會對著自己動手,可是玄風也不敢在這裡造次什麼。若是在這裡還是用之前對付那個家族的手段的話,肯定會在這裡浪費大量的時間。而之前的信號也顯示慕容心兒他們離這裡並不遠了,若是在這裡在耽擱的話,那麼慕容心兒就肯定的會追上來的,到時候他們想要出鎮子就困難了。


經過簡短的思考,無奈之下,玄風決定暫時的與連家的保持合作。

玄風也想過將這件事情告知給慕容心兒聽,但是這種方法卻被玄風果斷的捨棄了。首先慕容心兒這次的目標就是慕容雅兒和慕容旭達,見到兩人慕容心兒絕對的不會放過兩人的,現在慕容雅兒不在這裡,那麼慕容心兒肯定會遷怒於他們三人的,然後應該會以他們威脅,逼慕容雅兒出來。

所以這件事情即便的告訴了慕容心兒,也不會讓慕容心兒先與連家硬拼的。而且連家在那個時候絕對的會退宿了,雙方的實力還是有差距的。再者,連家那個時候也可以讓玄風他們三人與慕容心兒硬拼,說不定若是拼掉了慕容心兒身邊的一切高手,那麼他們連家還可以坐收漁利。

玄風他們與連家之間也沒有什麼話題,連家的人也懶得理會玄風等人,而玄風也是在不想與連家的人多說些什麼了,於是這種情況之下,雙方保持著沉默。這過程中,也只有連英一直的盯著玄風等人。

等了沒有多久,慕容心兒便帶著人趕到了那邊,這其中自然的是有著連家報信的功勞的。

慕容心兒見到前面的陣勢也頗為意外,這一次可就是有嶺洲鎮兩大家族支持他們的行動了。可是這些家族絕對的不會耗費這麼大的精力做出些對自己沒有任何的好處,而且還有可能有著極大的危險的事情。

而且在之前那個家族已經損失了那麼多的人,但是他們都並沒有做出想象中的事情來,而且還是比較的淡定,並沒有滿世界急著找到兇手,為自己人報仇。

這些事情,慕容心兒都想不通,但是眼下已經發現了玄風他們的蹤跡了,那麼有什麼事情等著在說吧。

待到越來越接近,慕容心兒的笑著的表情消失了,而且慢慢的變得越來越不好,因為玄風他們三人就站在一起,一眼就看見了。之前不相信,慕容心兒還看向了連家那邊,但是出了一個不認識的女子外面,就在也沒有其他的女子了。更重要的是在這裡並沒有確認有慕容雅兒的存在。

沒有發現慕容雅兒,慕容心兒也開始猜測,這次恐怕又上當了,慕容雅兒和另外的兩人十有**的離開了,而這三人只不過是為他們離開拖延時間的罷了。

想到這一點,慕容心兒的眼中徹底的冰冷了。

又上當了,從小到達,還沒有這樣的吃過虧呢。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 不過,眼下還有著三人存在,慕容心兒也接受了現實。

既然這三人肯為了慕容雅兒他們三人逃走,故意的留下來掩護,那麼他們之間感情肯定的不淺的。

雖然玄風他們的計劃很好,但是還是不夠完美,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阻擾,現在更是被困在了這裡,還是沒有太初慕容心兒的追捕。

慕容心兒眼下也只有放棄了繼續的追捕慕容雅兒的打算了,因為此刻沒有他們的任何的消息,大海撈針那種事情怎麼會比得上抓住了這些人,然後威脅慕容雅兒,逼她現身來的容易呢。


慕容心兒心中也確定了既然玄風他們還沒有離開,那麼慕容雅兒他們就絕對的會在著附近的。她並不擔心活捉了玄風三人的消息傳不到慕容雅兒的耳中。

慕容心兒過來后,玄風三人的注意力就全部的集中在了慕容心兒的身上,因為玄風他相信,他身後的連家眾人絕對的不會在這個時候對他們出手的。

可是就在慕容心兒帶著人停在了他們的眼前的時候,連家的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突然的走出來對著慕容心兒說道:「這位小姐,我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來歷。但是我們不想與你們交惡,但是有一點我們要說不明白,我們做這件事情可不是白做的。到時候他們三人都可以交給你們,但是他們身上的空間戒指必須要全部的交給我們。」

對於玄風他們在梁恆鎮的事情,慕容心兒都打聽清楚了的,對於玄風他們將梁恆派裡面的東西洗劫一空這件事情自然的是知道的,所以在連家那位真氣境的強者說明白自己的意圖后,慕容心兒就明白了他們想要的是什麼。

不過,慕容心兒對梁恆派這種量一位真氣境強者都沒有的勢力裡面的東西可並不感興趣,她自己的空間戒指中的東西拿出來,都不知道可以建立多少個這樣的勢力了。

所以在連家那位真氣境的強者提出了要求后,慕容心兒想都懶得想了,直接的就點頭答應了。

見到慕容心兒點頭,連家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立即的帶著自己的人退去,給慕容心兒的人足夠的空間。

對於連家的這種決定,玄風雖然猜想到了這種可能,但是真正的親耳聽到了,還是頗感意外的。三人一下子的就全部的看向了連家的眾人。

別說是玄風他們了,慕容心兒看到連家這樣也感到有點怪異。不過這麼好的機會,他們自然的是不會放過的,所以在連家人已退去,慕容心兒便下令,讓身後的人圍上去。

玄風三人的注意力大部分的都放在慕容心兒那些人的身上,所以在他們過來的時候,也不需要玄風多說,三人一同的向著連家退去的方向迅速的逃去,這個時候不管怎麼樣,也要先盡量的逃出了這嶺洲鎮再說。

見到玄風三人逃去,慕容心兒一回頭,身後的兩名真氣境的強者立即的衝出去。

雖然慕容旭達也還是真氣境的強者,但是現在他要帶著玄風與楊天行兩人,他自己的速度也提升不起來,所以很快的就被那兩名真氣境的強者追上,並且攔截在著那裡。

前方去路被逐,後方也不可退,而且那兩人也已經向著他們三人攻了過去。

這種情況之下,玄風也放棄了繼續逃跑的打算,大喝一聲;「不管了,既然他們要打,我們就陪他們,我們也不一定就會死在這裡。」

玄風說完,也沒有理會,對著那一名真氣境一重的強者就過去了,而慕容旭達著對上了另外的一名真氣境二重的強者。

玄風已經交代過楊天行,說他能夠應付真氣境的強者,所以楊天行選擇了相信玄風,轉身面對後面追上來的那一眾先天期高階的人。雖然後面過來的人的實力比不少那位真氣境的強者,但是對方的人數太多,楊天行這邊的危險性可是不低的。

慕容心兒見那邊已經交上手了,立即的加速,更快的向著那邊接近過去,此刻絕對的不能讓任何一人逃走。

衝到了近前,慕容心兒也不想再控制自己的怒火,腰間放著的火紅色的長鞭取出,對著楊天行便出手而去。

慕容心兒比之慕容雅兒也在大了一歲,但是慕容心兒卻已經是先天期八重的高手了,與楊天行境界一樣。

不過楊天行在那個太古宗門的遺址中可是得到了一個極強的傳承的,楊天行在極力的壓制之下,那個時候才將自己的境界控制在了先天七重。但是這種情況卻換來了楊天行現在體內的內力的精純度遠不是慕容心兒可以相比的。

所以面對慕容心兒的自信一擊,楊天行長劍帶著自己微弱的劍意出手,直接震回慕容心兒的內力,將慕容心兒震飛。

慕容家族給慕容心兒安排的那一位先天巔峰的高手見到慕容心兒有危險,立即的衝過來接住了慕容心兒,然後擋在了慕容心兒的面前。

楊天行的智商也不低的,只不過平常的時候都有玄風,所以並沒有怎麼用腦。但是現在看見慕容心兒的樣子,楊天行也開始打起了注意。如今慕容心兒已經處於怒火爆發的狀態,那還是很隨便的一下就可以激怒她的,而處在狂怒的狀態下,那麼失誤的可能性就很大。

在慕容心兒被她的護衛護住的時候,楊天行給了她一個蔑視的目光,而且還是順著慕容心兒的目光投過去的。

正如楊天行想的那樣,慕容心兒在這個時候無法忍住,推開了前面護著自己的人,再次的沖了上去。

慕容心兒的那名護衛也深知道慕容心兒的脾氣,所以也沒有試著去勸她了,反正他們這邊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圍攻者楊天行的先天巔峰的高手加上他就有三位了,而且其他的比楊天行境界還高的先天高階還有著數人,所以也並不擔心慕容心兒的安全,於是就讓慕容心兒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楊天行這便雖然面對著這麼多的人,但是一時間還是不會露出敗勢,而且楊天行一直的針對著慕容心兒,其他的人出手也就的小心一點。一是,要小心不要誤傷到了慕容心兒;二是,要注意到楊天行的動作,不要讓楊天行傷到慕容心兒了。

慕容旭達那邊,雖然對手比自己要高出一重,但是慕容旭達完全的不在意。那人雖然可能比這嶺洲鎮的這些勢力中的真氣境強者出身要好一點,而且所修鍊的功法也要好上去多,但是與慕容旭達想必還是差上了許多,慕容旭達應付其那人來一點壓力都沒有。

玄風這便可以說是最讓慕容旭達擔心的,若是隨便的對上一個先天期巔峰的高手,慕容旭達都不會有任何的擔心。但是眼下,玄風卻是面對的是真氣境的強者,那可是存在著大境界的差距的,想要逾越還是有點困難的。

可是玄風並沒有讓他們擔心多久,玄風這個時候除了陰陽之道還隱藏著,其餘的基本上都展現了出來,而且手中也換上了一柄初階靈寶的冰晶寒鐵劍。

已經達到了先天巔峰的身體,另外還有先天八重巔峰的內力修為。原本的憑藉著這一點,玄風在先天期就已經近乎無敵了。而玄風的內力的精純度又遠遠的勝出了一般的人,修鍊的功法更是洪荒大陸上排在一流的源冰決。至於身體,玄風乃是修鍊的古族這種已經超出了一流的功法,身體的強度一點問題都沒有。

與玄風交手的那一名真氣境的強者原本的還準備利用自己境界的優勢,近身戰活捉了玄風。但是等到交手了一會兒后,他就發現,在近處交手,他的身體與玄風差了不止一個層次,甚至數次被玄風在近戰中擊傷。

看見這玄風那邊的情況,慕容旭達也放心了很多,他都沒有想到玄風居然已經強到了那個地步。這個時候慕容旭達放心了下來,出手也更加的強勢了。玄風都能做到這一步,他又怎麼能不更加的賣力呢。

楊天行看見了玄風那邊的動靜,心中也激動了起來。劍招雖然在重複著,但是一遍遍的,卻更加的犀利,更加的具備殺傷力了,短時間內雖然還沒有人倒下,但是慕容雅兒這方已經有不少的人都受傷了。

玄風雖然也很擔心楊天行那邊,但是眼下還是解決了眼前的這位真氣境的強者再說。

交手之前,玄風還沒有什麼把握,但是在交手之後,熟悉了對方的真氣,玄風也越來越順手了,完全感覺不到不適應。在兵器上,玄風的冰晶寒鐵劍比他的長劍品質至高不低。這樣,玄風就漸漸的將那人當做了練手的工具。

一旁觀戰的連家,看見玄風等人的實力心中都驚呆了。都在暗自的慶幸,現在與他們交手的不是自己,否則他們這點人能不能拿下他們三人都是一個問題。

而後來趕過來的之前的那一個家族的人在看見這一幕後,心中越來越陰沉了,因為他們的家族在三人的手上損失了不少的人,而那些中毒的人一時間也還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可是他們看著玄風三人也不敢衝上去,他們已經損失了不少的人了,現在他們不敢在拿人去賭了。而且眼下兩虎相爭的場面正是他們所期待的,他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出手。

年紀與那個家族之間雖然事先沒有商量過,但是兩個家族之間此刻的想法卻是一致的所以也並沒有人動手。兩大家族之間雖然也不是很認同對方的存在,而且對於對方的插手也感到十分的不爽,可是眼下也不是相互爭鬥的時候,所以也都默許了對方的存在。

雙方保持不動,靜靜的看著中間正在爭鬥的雙方。慕容心兒對著兩個家族的人都很看不上眼,所以並沒有理會,而且就算這兩個家族的人到時候都要出手,慕容心兒也有把握離開了。連家現在只有一位真氣境的,而另外的一個家族雖然有兩位真氣境的強者,但是之前已經被慕容旭達重傷了一位,現在保住自身都不錯了,更別談出來繼續的戰鬥了。

楊天行面對著眾多的先天期的高手,絲毫的沒有畏懼,即便身上已經出現了許多的傷痕,但是楊天行的注意力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一直的鎖定著慕容心兒,而且只要慕容心兒出現一絲的破綻,楊天行的劍氣便會突如降臨,給予慕容心兒致命一擊。

與玄風交手的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現在也顧不得什麼面子問題了,在與玄風近身大戰中完全的逃不了好處,而且還被玄風多次的手,此刻身上已經遍是傷痕。雖然這些傷對於他來說還不是致命的,但是若是積累的多了,也會影響戰鬥力的。

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知道眼下占不到優勢,於是真氣境猛提,手中的長劍上清晰的可以看見劍氣遊走的痕迹。

玄風知道那位真氣境的強者要出手逼退他,然後拉開一定的距離,利用他在真氣境上面的修為,針對玄風。因為玄風的內力修為畢竟只有先天八重巔峰,雖然身體很強,但是在遠距離的交手中,身體強也只不過是可以很好的防禦罷了,並不能起到什麼進攻的作用。

可是玄風雖然知道了對方的打算,但是對方始終是真氣境強者,而且這一擊還是將自己的真氣全部的提起,匯聚在劍上,發出的至強的一擊。

玄風見沒有辦法阻止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的出手並且離開了,玄風體內內力也如泉涌,寒冷的氣息開始瀰漫,一下子在玄風的身上除了洶湧澎湃的內力之外,體表外面更是籠罩著一層寒霧,給人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在裡面的玄風接著源冰決的掩護,體內陰陽二氣暗自的調動,雖然玄風沒有想過可以接到天玥的力量,因為只有每次在突破的時候,天玥才會自動的出來調和陰陽二氣。可是現在玄風在按照自己的功法運轉陰陽二氣的時候,天玥居然也自己的動了起來,並且替玄風掩藏著陰陽二氣的氣息。

見到這種情況玄風更加的不擔心了,他早就已經試驗過多次了,以真氣境強者的實力還是發現不了天玥的存在的,而在天玥之下的陰陽二氣就更加的難以被發現了。

這次玄風知道阻止不了對方,所以打算直接的借著這次的機會出手,與那位真氣境的強者來一次正面的對決。

那位真氣境強者也發現了玄風的動作,不過,這個樣子也正是他想要的,因為玄風若是玄風與他硬拼一記的話,那不管到時候是誰勝,那兩人都絕對的會被震開的。而且就算他想阻止此刻也來不及了,他的準備已經差不多了,已經提不起任何的真氣在這個時候去阻止玄風。

眨眼間,兩人幾乎同時的準備完畢。近距離的兩劍同時的刺向了對方。一邊是強勢的真氣,一邊是洶湧的內力。向著在兩人的距離的中心處相遇,因為有著真氣和內力的存在,兩人劍尖相遇,同時停在了那裡,一場真氣對內力的比試開始。

玄風的內力在怎麼的精純也是比不上真氣的,畢竟已經不再同一個層次上了,所以在交手之處玄風完全的出於劣勢。

見到這種情況那名真氣境的強者心中暗喜,還在期待著回通過這次出手就重傷了玄風。

玄風既然選擇了這樣的一擊,有怎麼的會是沒有準備的呢,沒有一定的把握,玄風怎可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所以玄風在面對劣勢的時候,並沒有著急,而是一臉平靜的在體內運轉著,

在那位真氣境的強者暗喜的時候,玄風的寒冰之氣慢慢的滲透了過去。玄風的冰晶寒鐵劍本身的就帶著寒冰的屬性,雖然上面的寒冰之氣被玄風修鍊身體的時候吸光了,但是這並不影響這柄冰晶寒鐵劍傳導玄風體內的寒冰之力。

寒冰之力過去,雖然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的真氣擋住了一部分,但是還是有著大部分的寒冰之過渡到了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的的劍上,並且由劍上一直的延伸到他的身上。

感受著寒氣的到來,那位真氣境的強者立即的想辦法用真氣阻斷寒氣的來襲。但是現在為時已經晚了,寒氣已經到了他的小胳膊上,即便他的真氣比玄風的內力要強,可是現在那位真氣境強者卻只能將玄風的寒氣阻斷,雖然也可以比出去,但是這絕對的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成功的。

在這時,玄風見時機成熟,也不在等待,體內的陰陽二氣順著寒氣的通道涌過去。因為有著寒冰之力的掩護,而且更是有著天玥這等神器隱藏著陰陽二氣的氣息,所以對方對玄風這最後的手段沒有任何的發現。

因為之前的寒冰之力已經取得了戰績,於是那位真氣境的強者也認為這就是玄風的後手了,所以心中的中心暫時就全部的放在了玄風的寒冰之力上。

而就在這時,玄風的陰陽二氣突如而至,在到了那位真氣境強者的劍尖的時候,陰陽二氣快如閃電,直接的穿過了那位真氣境強者的長劍,侵入了那位真氣境強者的胳膊上。

這個時候別說是那位真氣境強者感到意外了,玄風對接下來發生的這一幕,同樣的也震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