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場甚至用了十多分鐘才結束。

這也印證了玩家們對林澤的猜測。

隨着排名提升,對手實力越來越強,林澤也漸漸變得吃力起來。

半分鐘后。

實時對戰信息一變。

林澤的對手變成了排名第一百三十三的玩家。

頓時間。

玩家們都睜大眼睛,目光死死盯着實時對戰信息,唯恐錯過接下來的變化。

出乎意料的是。

原以為至少要持續世界十分鐘的戰鬥,卻只用了一分鐘不到就結束了。

【上一場對戰對手,No.133江韻,勝出,耗時五十五秒】

論壇剎那間一靜。

下一秒。

無數留言狂涌而出。

「五十五秒?」

「怎麼可能!?」

「樓主不會是弄錯了吧?」

「多半是弄錯了,不然不可能出現這種狀況!」

「對啊,那可是排名一百三十三的高手啊,林澤就算能贏,也不可能只用五十多秒就結束戰鬥吧!」

「樓主回復一下。」

群情激涌下。

沒過多久,帖子發佈者就現身回復。

「信息沒有出錯,林澤贏了,而且確實只用了五十五秒。」

「因為他在這次對戰中召喚出了第二頭寵獸。」

「四階寵獸!」

這個情報就像一顆重磅炸彈,一下子引爆了玩家們的情緒。

「卧槽!第二頭四階寵獸?」

「那個傳聞居然是真的!」

「我的天!」

「簡直匪夷所思!」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一個新生擁有一頭四階七段的寵獸就已經十分令人震驚了。

結果現在卻發現。

他居然不止一頭四階寵獸,而是兩頭!

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要知道許多資深見習御獸師都沒有兩頭四階寵獸。

看排行榜就知道了。

聯邦數十萬見習御獸師,擁有兩頭四階寵獸的也不過三百人左右。

而且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在見習級別上沉澱了數年,才有這等實力。

可林澤呢。

一個十八歲的新生,覺醒至今滿打滿算不超過一年。

如此短的時間裏,居然能培育出兩頭四階寵獸!

這天賦簡直不要太妖孽! 在林雪還在頭疼怎麼尋找陳凌的時候,被帶到派出所的馬善則是非常無奈,他徹底被陳凌坑了!

只能無奈的亮出自己的身份,跟警察同志解釋清楚。

等他剛剛解釋完,范閑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龍尾小苗那裡,已經抓了18個人了。」范閑道。

馬善心裡一陣苦澀,道:「頭,那小子確實非常陰險,他沒事在廣場唱歌,我給了他一次機會,結果他把我暗算了。」

范閑聲音突變,帶著火氣,訓斥道:「開什麼玩笑,你六年的老兵,他怎麼暗算你?」

馬善搖頭苦笑,道:「天眼,跟您說,這小子還不是一般的陰險,本來吧,我是想這樣……」

他把發現陳凌唱歌,然後自己打算怎麼算計對方,結果反被對方給坑了的過程,詳細的跟范閑說了一遍。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我大意了,新人不講規矩,我差點都成殺人犯了。」

馬善最後無奈的搖頭道。

正如范閑說的,自己是6年的老兵,作戰經驗何等豐富,竟然被一個新人給耍了,確實挺丟人的。

范閑聽完嘴角一陣抽搐,冷聲道:「龍爪,我告訴你,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他給逮了,否則,你今年的年終獎金,沒了。」

馬善肚子一陣吐槽。

卧槽!

說得好像你能抓住他一樣,你不是也被對方陰了,也被抓到派出所裡面去了嗎?

自己搞不定了,來逼我!

哎,官大一級壓死人。

馬善只能肚子發一陣牢騷,不敢當面跟范閑說。

他在說了保證完成任務后,立刻叫上計程車,定位救護車,追蹤陳凌。

在馬善開始追蹤陳凌時,救護車上,只有陳凌一個躺在躺床上,吊血包。

趁著這個時間,陳凌拿出范閑給的書本,開始背。

陳凌簽到獲得的《敵後滲透技能》就有快速背誦的方法,這是針對記憶的方法,讓人在短時間內記住想要記住的東西。

畢竟,敵後滲透作戰,是跟敵人鬥智斗勇,個人強悍的作戰能力是基礎,軟實力也不能弱。

記憶就非常關鍵了,比如觀察到新地形,如何準確的繪製出來,看到的各種情況后,是能否一點都不漏的全部記下來等等,這些都需要強悍的記憶。

陳凌開始背書,可是背了一會,感覺有點扎心了。

這裡面寫的什麼玩意!

尤其是背到偽裝易容方面的知識,感覺就是業餘人員編寫的,一點都不靠譜,按照上面寫的,能躲得過別人的眼力?

起碼自己,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不對的地方。

太業餘了!

陳凌翻到最後一看,編寫者趙冰。

「嗯,這樣就正常了。」

陳凌是滿臉無奈的苦笑,硬著頭皮將這些可以說得上是垃圾的知識,快速的背下來。

其實,道不是人家不夠專業,按照趙冰編寫理論水準,在偽裝這方方面,已經達到頂尖水準,還真沒幾個人能比得上她。

只不過陳凌的敵後滲透技能太過恐怖,包羅萬象,不知道比趙冰的高明多少倍!

簡單的說就是趙冰的偽裝理論是小學生,陳凌掌握的理論是教授級別,這樣能比嗎?

運用到實際中,陳凌能一眼辨認出趙冰,范閑,識破馬善的手段,這就是差別!

很快,救護車趕到醫院,陳凌趁著醫生和護士不注意,找了一個機會溜走了,直接來到醫院的樓棟,繼續背書。

他所選擇的位置,安靜,隱蔽,而且還能觀察樓下的情況,是觀察手的絕佳位置。

沒過多久,看到在醫院對面的馬路邊,停下一輛計程車,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下來。

陳凌稍微觀察,便發現是馬善偽裝的。

陳凌眉頭皺了皺,有點無語。

「你們能不能換另外一個身份?我都是一個被一級通緝的人,你還扮演警察,你就那麼確定能抓到我?」

其實不怪馬善用這個身份,畢竟,這身份好辦事。

馬善來到前台,找醫生詢問救護車上傷者的情況,結果,醫生告訴他,傷者來到醫院后,突然不見了,不知道去哪,怎麼找都找不到。

「這小子果然夠奸詐。」

馬善算是領教了,下手狠,反應快,做事還滴水不漏,像是每一步都算計好了一樣,他肯定猜到自己肯定來醫院找他,先行一步,直接開溜了。

「信息有點不對啊,他不是鋼鐵直男,做事直接嗎?要是情商這麼高,還會得罪趙主任?」

「算了,想那麼多幹什麼,你再怎麼機靈,也逃不出本佛祖的五指山。」

馬善拿出跟蹤儀器,找到陳凌所在的病房,來到陽台上,朝上觀察了一下,確定陳凌應該是從這裡偷偷爬走。

「膽子夠大,竟然還不走。」

馬善微微一笑。

因為距離太近,紅點上只能鎖定陳凌還在醫院裡面,具體哪個位置,得自己找。

「跟我躲貓貓是吧,行,我有的是時間。」

馬善走出病房,開始一層層的尋找陳凌。

在馬善尋找陳凌的時候,他已經從樓頂,猶如猿猴一般爬下五樓,打開樓道的窗戶,輕輕翻身進來。

進入樓道里,看到馬善鬼鬼祟祟的走在走廊里,便悄悄的走到他的後背,突然來了一句:「兄弟,你是不是在找我?」

馬善臉色大變,他聽得出是陳凌的聲音,沒想到對方突然在自己的身後,自己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他二話不說,就想動手,可是脖子突然一麻,神經被銀針刺中,立刻暈了過去。

陳凌在後面迅速的將他扶住,直接拖進旁邊洗手間,來到裡面一個單獨的包間,然後將一塊牌子翻過,維修中。

他打量著昏迷中的馬善。

「身高跟自己差不多,面部輪廓也有幾分相似,五官也有點像,就是皮膚黑了一點,不過,問題應該不大……」

陳凌喃喃自語。

「嗯,就這麼定了,敵後滲透技能,借屍還魂,對不起了,同志,誰讓你長得這麼帥。」 「什麼帖子?」江薇一頭霧水。

正迷茫著,江宿碰碰她的腿,舉着她的手機讓她看。

嚯,也不知道江宿什麼時候把她手機偷過去的。

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重點是手機里帖子的內容。

江薇匆匆瀏覽了一遍,默默吐槽有些人吃飽了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解釋道:「哦……那個帖子啊。那是我妹妹。」

「你妹妹?」顧芮芮皺起眉頭,一臉狐疑。

「是啊!」江薇無比肯定。

說話同時,江薇在江宿的引導下看到陳思淳發來的信息:薇薇,我和可晴都在帖子裏留言了,告訴吃瓜觀眾你們是兄妹倆,但他們的帖子太多了,我們的留言根本頂不上去,要不你或者你哥哥單獨開個貼澄清一下?

明白了事情經過,江薇深吸一口氣,無奈補充道:「同父同母的親妹妹。」

鏡頭裏的顧芮芮皺着好看的眉頭,像是在思忖什麼。

她其實也看到有人說他們是兄妹,但她就是不放心。

畢竟和江宿同班同學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知道他有個妹妹?

「那你說,你妹妹叫什麼?」

「江薇。」

「多大了。」

「13。」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