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事情你儘管說就是了。”

唐塵點頭帶周勳出門卻正好看到那孫大福暈倒在地,唐塵說道:“先把他送去醫院,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如今現在只需要殺兩隻三級鬼就可以升級到下一等級,但是現在天色有些晚了,雖然說自己身上已有很大的神力,但還是需要休息,所以他只能回到青鶴小區先睡一晚。

第二天一陣敲門聲響起,憂打開門,子涵只是稍作疑惑這門怎麼自己開了,衝進來看着唐塵還在睡覺一把把他拉起來說道:“我都已經說了讓你去官方特別行動組現在你爲什麼還在這個地方,我說的話你總是這樣不聽,你知不知道這裏是墓地現在非常危險。”

唐塵朦朧的睡眼光着上身看到這個完全不避諱的妹子說道:“你沒聽說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你看我現在這不時安全的很嗎?”

後邊空虛道士說道:“說來奇怪這裏明顯是個鬼窩,但是爲什麼那惡鬼不害他呢!”

唐塵眼珠子一轉馬上起牀說道:“那是我福大命大,難道我死了你纔開心啊。”

子涵一邊看着這個已經雜亂不堪的房間幫他收拾着東西說道:“行了別說那些沒有用的了,今天我要帶你去見一個大師,你以後跟着他學點本事說不定回很有用。”

“大師?”

空虛道長說道:“前兩天咱們兩個被困山水公司還記得嗎?救我們的人找到了,他還順帶殺了公司裏所有的鬼,他就是是青龍觀的籍墨道長!”

唐塵心裏想着,這山水公司的那些鬼可都是自己帶陰兵誅殺的,怎麼出來了一個道士,還叫什麼籍墨:“這個籍墨道長是不是你師兄啊?一個空虛一個籍墨絕配!”

空虛一聽連忙說道:“籍墨道長在我們這個圈子可是頗負盛名的,我可不敢高攀。”


子涵撿起地上的筆記本電腦說道:“就是這樣一個連空虛道長都不敢高攀的人,我把他介紹給你做師傅你看如何。”

“做我師傅?”唐塵嘴張的老大,全是驚訝,自己現在可是地府的官,能當他師傅的至少也得是個閻羅吧。不過這種冒名頂替的傢伙唐塵倒也想看看他到底意欲何爲。 唐塵拖拖拉拉的半天才算是起牀,子涵在旁邊一直催着:“道長還等着你,去晚了太失禮了。”

唐塵苦笑一下,那道士最好能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定讓他知道自己不是吃素的。

突然唐塵感覺到一陣蜂鳴之聲,那是有陰兵在召喚他,唐塵找了個理由說要換下衣服讓他們暫時在外邊等着,劉兵等人出現,手中緝拿着多隻惡鬼跪在唐塵面前,唐塵將那些鬼物吞噬之後,現在只剩下了幾隻一級鬼就可以升級了便說道:“吃了這些鬼物對你們也有好處,以後這些鬼物你們就自己吃了就好了。”

說完那些陰兵消失,唐塵穿好衣服跟着他們來到官方特別行動組,正看到那周勳現在也坐在裏邊,周勳看到唐塵以後異常的激動,趕緊說道:“唐塵你快點把那天的情況跟他們說一下啊,他們非說我涉嫌詐騙現在把我給抓了。”

子涵瞪了他一眼說道:“是不是詐騙你自己心裏清楚,一會我跟你算賬,唐塵你先跟我進去。”

唐塵給他遞過去一個眼神意思是讓他放心,看到唐塵這個眼神他也果真就放心了許多,這裏的官方再厲害那也是肉體凡胎,而唐塵那可是正經八百的神啊,有唐塵在自己還有什麼可以害怕的呢。

唐塵跟着他們上了二樓,進去一個會議室,會議室裏中間坐着的那個應該就是籍墨道長,他兩邊站着兩個穿着道袍的小徒弟,唐塵進去抽了一把椅子便坐下問道:“籍墨道長,呆在這挺寂寞吧!”

“唐塵不要無禮!”子涵坐在唐塵對面客客氣氣的說道:“籍墨道長這一次幫我們處理了大患,我代表官方表示感謝。”

這時候唐塵問道:“ 總裁的妻子 。”

籍墨並沒有說話而是他後邊的一個徒弟說道:“我師父神龍見首不見尾去做一點小事情怎麼能讓你等看到。”

“沒錯我師父向來是做好事從不留名的。”

這時候空虛道長接了一杯水雙手奉上,看樣子對這個傢伙那是相當的敬重,那道長卻單手接過來看都沒看他一眼。

唐塵冷笑一聲:“既然做好事從來都不留名爲什麼今天坐在這個位置上。”

這一下籍墨道長終於開口了,他捋了捋自己的鬍鬚,嘆了口氣說道:“天下如今大亂我輩當然要出山相助,所以我徒兒看到官方着急尋我就幫我答應下了,原本我也是不想來的。”

子涵說道:“道長能來也是給足了我們面子,這一次還是有些事情想要請道長幫忙,一來是最近又出現了一隻惡鬼在孫大福家中作亂,那惡鬼怕是要比孫小玲還要厲害,現在都不知道那惡鬼的來歷,道長能否……”

“不能!”後邊的小道士說道:“山水公司的事情我師父修爲已經消耗了很多,七日之後吧!”

“當然這件事情定然是不能爲難道長的。”


此時唐塵站起來說道:“現在那惡鬼跟山水公司的比如何?”

“比山水公司裏的鬼更難收拾。”子涵嘆了口氣說道:“上級派來的人現在進不來,只能麻煩道長出手了,七天,七天的話可能會等不及啊。”

唐塵搖了搖頭看着那籍墨道長說道:“別說七天了,給你三五十天你也來不及,給我2天時間我去搞定那惡鬼。”

“你?”子涵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趕緊說道:“唐塵你現在就不要添亂了,我們現在已經很忙了,我叫你來主要是想讓你拜大師爲師,除鬼物的事情咱們一會商量,先說拜師的事。”

唐塵嘆了口氣說道:“拜師就算了,這傢伙目前不配,我說可以在兩天之內收了那鬼,說的也不是我,我自己清楚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我有一朋友可以。”

“你朋友?”子涵盯着唐塵看了很久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唐塵說道:“沒錯,昨天在孫大福家的時候那惡鬼就是他除掉的,現在你們卻把他當成詐騙的抓了起來。”

“你說的是周勳?”

“沒錯啊。”唐塵站起來緩緩的走到那籍墨道長的身邊說道:“就那周勳也比這個籍墨道長要好上百倍。”

“你胡說八道!”籍墨終於算是坐不住了一拍桌子站起來看着唐塵,眼睛裏都有些血絲的說道:“你這黃口小兒,我雖不敢說我這修爲天下第一,但是在這石門市無人匹敵!”

唐塵呵呵一笑不屑的坐下,看着子涵說道:“子涵你現在不是着急找人去收拾惡鬼嗎?人我現在已經幫你找好了,你叫他上來吧!”

“唐塵你不能不要在這裏胡鬧了!”

唐塵的眼神中透着一絲堅定,認認真真的把剛纔的話重複了一變,子涵認爲這個唐塵現在簡直就是瘋了,卻還是讓空虛下去把周勳叫上來。

周勳手上還帶着手銬,被唐塵按着肩膀坐在椅子上,說道:“周勳身上有很大的力量,至少是比這道長要高出來幾十倍的。”

那道長哈哈大笑站起來說道:“就憑他,老夫在他身上看不到一點道術。”

周勳擡着頭看着唐塵更是有些不敢相信,唐塵說道:“看不出來道術只能說你自己道術不夠,周勳昨夜擊殺了惡鬼是我親眼得見。”

說完他用力在周勳肩膀上一按,頓時那手銬碎成四半落在地上,子涵看的眼睛都直了說道:“周勳你什麼時候竟然這麼厲害了。”

唐塵又捏了他一下算是提醒,周勳趕緊說道:“哎,我也想低調啊,誰知道這唐塵就把我的這些事情都告訴你們了,那也就不裝了,我攤牌了。”

“哈哈哈哈哈!”籍墨道士又是一陣笑聲,從身上拿出來一張符紙遞給後邊的人,那小道士拿着符紙上前說道:“你把自己說的那麼厲害敢不敢把這符紙貼在身上?”

周勳看了一眼唐塵,唐塵給他做了一個沒問題的表情,周勳嘆了口氣說道:“你敢不敢多來幾張,就這一張有什麼用!”

周勳把那符紙搶過來,小道士都下意識的往回縮了一下,啪的一聲貼在自己身上,頓時開始全身抽搐,從椅子上滑倒在地,口吐白沫。 “怎麼回事!”子涵衝過來說道:“快點叫救護車過來!”

空虛道士說道:“現在城裏的救護車已經都派出去了……”

“用不着什麼救護車!”唐塵走過去,拍了拍周勳的肩膀,似乎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說道:“好了不要繼續裝下去了趕緊起來吧!”

周勳頓時感覺自己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反而覺得有一股異常冰冷但是卻讓他非常舒服的氣息在他身體裏流動,他扶着椅子站起來,把自己嘴上的白沫一擦,看着他們說道:“怎麼樣我這個演技是不是能給一張S卡!”

子涵頓時一愣,周勳更來勁了說道:“哎呀,你這個符紙真的實在是不怎麼樣啊,有沒有什麼更厲害的讓我品上一品啊。”

“你什麼時候居然這麼厲害了。”

周勳淡淡一笑,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一點都不在意禮節了說道:“我都說了我一直都在隱藏自己,今天也是迫不得已才把畢生所學亮出來的。”

唐塵知道這個道士也絕對不是等閒之輩,只是有些好奇他爲什麼要做這種盜名欺世的勾當,道士的臉上有些掛不住從身上再一次的拿出來一張符紙,這張符紙上邊可不尋常,唐塵是慧眼識物頓時就看出他這上邊藏着的可是鬼物啊,現在鬼氣復甦的年代竟然有人養鬼實在是罪大惡極。

那符紙扔出,周勳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伸手就去接,唐塵拉住周勳,率先伸出了手接住那符紙。

符紙觸碰到唐塵的一刻只在瞬間便散發出來大量的陰氣,這些陰氣只在片刻便佔滿了整間房子,瞬間那門被關上。

道士指着唐塵說道:“好傢伙,我說有人怎麼可以破解我的道符,原來你們都是鬼物! 不散的緣分 ,擺陣抓鬼!”

唐塵皺了皺眉這老小子竟然賊喊捉賊,他這張符紙裏邊藏匿的鬼物能力並不算差,估計也是一隻三級惡鬼,唐塵正愁找不到升級的門路現在他就給了自己這麼一個機會。

老道士身上拿出一面鏡子護體,那鏡子上邊散發着金光,金光所至這滿屋子的陰氣也都避開他走,唐塵看那東西確實算得上是傳世的寶物,想着要把那東西拿下里以後說不定會有用。

空虛道士拿出來一些符紙擋在子涵前邊,桌子上放着官方研發的監測鬼物的東西開始放出紅光。

周勳在唐塵旁邊說道:“現在怎麼辦?”

唐塵嘴角上帶着一種自信的笑,他知道這些東西對自己來說都是小場面現在自己不動還好,只要是一出手這個道士都得跪下來叫爺爺。

“放心,去前邊站着。”

周勳嚥了口唾沫雖然害怕,但是他是見過唐塵的能力的,還是按照唐塵的吩咐站在了前邊,他每往前走一步那些陰氣就往後退一步,唐塵手中的鬼符如同是塑料製成的一樣沙沙作響。

這鬼符之中現在只是放出來一些陰氣,那鬼完全沒有要出來的意思,他現在必須要想辦法讓那道士把這鬼物給放出來,如果是一隻三級的惡鬼他只要擊殺之就可以升級。


在那陰氣中行走自己周圍卻是無比的空明,他明白唐塵現在的用意,指着那道士說道:“你還有其他的什麼東西儘管的用出來!”

唐塵把他的道符讓地上一扔狂踩了幾腳,頓時那道符中的陰氣全部消失了。

籍墨道長恨恨的看着唐塵淡淡,面色有些發青,今天是有高人在啊,他現在只能先撤下,這兩個傢伙身上一點的道術氣息都感覺不到但是卻又這麼厲害。

籍墨一揮手頓時那黑氣消散,他也惺惺作態的哈哈大笑說道:“看來是我眼拙了,你們二位身上確有一些道行,既然是道友就不用談什麼拜師不拜師的了。”

看他想要講和,現在唐塵卻不太想放過這傢伙了:“可是你冒名頂替的事情怎麼算!現在所有人都認爲你是清理了那大樓鬼物的人,你搶了我兄弟的名聲。”

“那大樓的鬼物本來就是我清理的這個是無可厚非的,他有如此之大的能力嗎?我大人大量不想跟你們計較你們便得過且過!不然我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吃不了兜着走大概的意思就是你們要是再跟我爭這份功勞我就要把鬼放出來了,到時候你們都得死。

周勳嘆了口氣說道:“道長說的是啊,我們得過且過但是您今天算是過不去了。”

周勳看了一眼唐塵他和唐塵之間似乎是又了一種別樣的默契,周勳說道:“風起!”

唐塵一愣,這周勳是把自己當成那種呼風喚雨的道士了?但他還是非常配合的一個彈指頓時房間裏無風自起,狂風大作把所有桌子上的文件全部吹散了一地。

籍墨道士冷哼一聲想要出門唐塵又是一個彈指那門啪的一下,在他想開門之前打在了他臉上,那鼻子一瞬間紅了鮮血一下就流了出來,唐塵嘆了口氣說道:“他不讓您走今天您是走不了了。”

“你們實在是欺人太甚!”

籍墨一伸手,有些泛黃的牙齒咬在一起都發出了聲音,唐塵腳下的鬼符一瞬間騰空落在那籍墨的手上,他念了一陣咒語,這時候符紙上開始散發陰氣,那陰氣讓整個空間的溫度驟然下降,周勳旁邊卻還是溫熱的。

子涵看着眼前的一切雖然是不敢相信周勳能有這樣的能力但事實放在面前她也沒有多說什麼。

唐塵看到那符紙中出現的惡鬼張牙舞爪的奔着周勳而來,唐塵身邊散發出大量的黑氣竟然與那惡鬼所發出來的黑氣融爲了一體,他得身子隱匿在這些黑氣中間手中的鎖鏈像前揮去,在一瞬間便把那惡鬼的脖子鎖住,一個彈指,那惡鬼瞬間魂飛魄散。

籍墨大吃一驚,他是如何都不能相信這個周勳以不變勝過萬變,只是站着一動不動便直接將一隻三級惡鬼斬殺。

他身後出現兩名陰兵,在他完全沒有看到的情況下,唐塵大喊一聲跪下!

他只覺得自己的膝蓋被踢了一腳啪的一聲跪在地上,於此同時唐塵身上令牌發出光芒。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成功升級!當前等級從八品陽界巡尉!” 唐塵手中出現一個瓶子,那瓶子通體透明,系統給出開的信息是這個瓶子每三天可以淨化一個比自己高一個等級的靈魂歸自己使用,或者可以直接殺掉一個比自己高一個等級的靈魂!

他手中出現五個陰武校的令牌這一下他可以直接傭兵過百了!

那籍墨被一股力量鎮壓着一時間不能擡起頭來唐塵身上的力量增加了可不止十倍現在就算是真的四級惡鬼出現在他身邊他也可以立即擊殺。

唐塵走到周勳旁邊對周勳說道:“周勳,他的事情就不用你自己親自來問了,交給我怎麼樣。”

周勳馬上同意然後重新坐在椅子上說道:“那就交給你把正好我現在也累了,我就在後邊坐着他要是不老實我收拾他。”

唐塵點頭走過去,旁邊的兩個小道士都不敢相信發生在他們眼前的這一幕,盯着唐塵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唐塵摸着那籍墨道士的肩膀走到他後邊,問道:“那山水公司裏的惡鬼是你殺的?”

“是!”

“你現在還嘴硬?打!”


後邊的陰兵一個巴掌打在他臉上頓時他嘴裏吐出來一口鮮血,子涵馬上過來制止說道:“你們兩個不要在這裏行兇!”

唐塵嘆了口氣說道:“我們兩個不是什麼都沒有動嗎?而且你看到我們動他了?你要不然去調監控?”

子涵被唐塵氣的不輕,看向周勳道:“周勳,空虛道長都已經證明了就是他殺了那公司裏的惡鬼……”

空虛道長這時候有些愣了,說道:“其實我也沒有看清楚到底是誰,只是當天晚上我記得有人幫了我們,然後小姐你說讓我找到幫我們的人,所以我就在論壇上發了很多的帖子,是他們說是他們做的所以我才。”

唐塵按着那籍墨道長的肩膀說道:“籍墨,我現在再問你一遍,在山水公司裏殺了那些惡鬼的人是不是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