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力的六條腿。

一雙邪惡猙獰的眼睛……

……

在十幾雙眼睛的注視之下,斑斕殼蟲朝那扇傳出巨大聲浪的金屬門爬了過去,而且,開始加速。

「蓬!」

斑斕殼蟲那龐大的身軀重重的撞在了金屬門上,原本虛掩的金屬門直接被撞開,然後,斑斕殼蟲的身體沖了進去。

巨大的聲浪突然停止,就好像時間和空間突然停滯了一般。很顯然,人們被突然衝出來的斑斕殼蟲給嚇到了。

時間的停滯只是一瞬間,然後,那扇金屬門傳來一陣陣驚恐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鄒子川動了。

在一群海盜的目光之下,單手提著長刀的鄒子川大步朝那扇金屬門走了進去。

地獄。

人間地獄。

當然一群海盜跟隨著鄒子川走進斗獸大廳,臉上的表情都石化了。

整個斗獸大廳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之中,到處都是狂奔的人群,他們就像無頭蒼蠅一般亂竄,不停地有人倒下,然後,他們就再也沒有起來了。

斗獸大廳發生了嚴重的踐踏事件。

工作人員們也被突如其來的斑斕殼蟲給嚇到了,待到他們反應過來,那隻重達幾十噸的斑斕殼蟲已經衝進了人群大開殺戮。


對於普通人類來說,一隻重達數十噸的斑斕殼蟲就是一輛移動的鋼鐵堡壘,因為,其堅硬的外骨骼和如同死神鐮刀一般的前肢能夠輕輕鬆鬆奪走人類的生命。

「分散行動,在海盜船上集合!」鄒子川一臉冷漠的看著動蕩的斗獸大廳。

「啊……你……你不管我們了?」藍姬頓時急了。

「現在已經安全了,如果我們人太多,反而不安全。」

「就這樣!」

「不!不!你,你,你們先回海盜船做好接應的準備,小姐和我與廚師在一起。」藍姬立刻朝那中年男人道。

「……是!」中年男人咬了咬牙後手臂一揮,帶著一群海盜沒入了人潮之中。

鄒子川也懶得多說,轉身朝側門走過去。

藍姬和女海盜首領緊緊的跟隨在鄒子川的身後,她們發現,這個廚師非常有經驗,他儘可能的離金屬牆壁近一些,或者是藉助障礙物避開人潮形成的衝擊力,而且,他不會跟隨在人潮後面。

人潮是可怕的!

藍姬看到,很多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漢在人潮之中就像一頁在狂風暴雨之中飄零的孤舟。在群體的力量面前,個體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不!

並不!

所有的一切對廚師來說都不是問題,他能夠摧毀面前的任何力量,他一直在殺人,所有身穿工作人員服裝的人都是他的獵殺目標,眼看著一個個的工作人員被那把長刀劈為兩瓣,兩個女人拚命的忍著嘔吐的慾望。

這個廚師不是廚師,是屠夫。

終於,鄒子川找到了一扇門。

從門的裝修檔次可以確定,這不是消防門,也不是猛獸使用的門,應該是高層人物所使用的門。

這個時候,大廳已經變得越來越危險了,因為,四萬多人如同無頭的蒼蠅一般亂竄,一些疏導的工作人員根本無法指揮這些恐慌的觀眾,一個個倒在了人潮裡面,更要命的是,亡命逃竄的觀眾又影響到了工作人員獵殺那隻失控的斑斕殼蟲。

斑斕殼蟲就像一輛重型卡車一般在人潮裡面橫衝直撞,那鐮刀一般的前肢只要揮出去,必定的血雨漫天。

當藍姬跟隨著鄒子川走進那扇門的時候,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廚師造成的,因為,他完全有能力殺死那隻斑斕殼蟲,但結果是,他不僅僅是沒有殺死斑斕殼蟲,還把斑斕殼蟲放進了斗獸大廳……

…… 王毅看見這胡承超以水凝身,雖震驚了一下,但是斜嘴便揚起了一抹陰笑,他殺劍不拔,反倒是散出了獸氣斗門決。

狂猛而又霸道的氣息橫散而開,胡承超這如柔水之體,瞬間實質化,他立馬就感到了一陣刺痛,頓時氣血攻心,張嘴便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那本是穿透而過的殺劍此刻便真正的是穿透而過。

股股鮮血狂涌不斷,血腥之味清晰可聞,反觀胡承超則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之情,他揚手一伸,奮力一躍,緊握住了手中的弩弓,立馬從稀泥中衝天而起。

「這是荒古之氣!你莫非獲得了龍龜傳承?到底是誰派你來刺殺與我的?」

浮在半空中的胡承超,立馬吞下了數粒丹藥,制止了鮮血的流動,看著王毅,神情凝重之極。

「呵呵,當年在你龍龜之墓中殺了一人,奪了其寶,便逃之夭夭!這你不會不記得吧?」王毅神情陰冷道。

「你···唉!」胡承超聽到這話頓時嘆了一口氣,一臉的委屈。


「我本是水玄宮南門長老,那人是北門長老,我與他一向不和,但是誰知在龍龜之墓開啟之時,他竟要與我聯手,說一起搶奪珍寶,我也就點頭答應了。

但是在龍龜之墓中,尋找了幾天毫無發現,最終我找到了一件稀世珍寶,這時他竟背後出手,偷襲與我,他一招未成,我便與他廝打了起來。

他不是我對手,我念他與我是同門長老,便留了他一口氣,隨後一走了之,回到門派,我暗自琢磨,萬一他要是活著回來,惡人先告狀,那我就真的是永無翻身之地了。

因此,我辭去了長老一職,沒想到這寶貝給我帶來了無數機遇,為了更強,我只好偷雞摸狗,直至現在!

你定不明事情真相,又聽了他花言巧語,才來刺殺與我的!其實你我之間可以和平解決此事的!」

浮在空中的胡承超一臉的誠懇,他話語雖快,但是從他的雙目之中絲毫看不出有弄虛作假之意。

「莫非我真的是被那人罷了一道?」王毅暗自疑問道。

「呵呵呵呵,你不管這些,你現在要的是實力與威名,此人來自水玄宮,精通水系神通,並且還有六重天的修為,殺之可惜。

將他納為手下,唯命是從,並且還能從他那裡學到水系神通,你要想在這旺北之區做到名聲大震,可不容易!」王毅體內的魔蛇緩緩而道。

「這···」

王毅聽到這話,怔愣了一下,畢竟他一向都是獨自行動,要是將此人納為手下,恐怕會有些不便,但是王毅初來乍到,對這旺北之區毫無了解,暗自琢磨了一下,魔蛇的話倒也有幾分道理。

「沒錯,我獲得了龍龜傳承,乃是新一代的龍龜至尊!你可願跟隨於我?」

王毅放下了手中的殺劍,話語平緩,毫無凜冽之氣,完全是心平氣和的講話。

「哦?哈哈,想讓我跟隨與你?笑話!你才五重天,並且你我打的也是難解難分,憑什麼我要聽你的指揮?」

胡承超仰天一笑,雙目之中竟是傲意。

「那就打的讓你臣服與我!」

王毅雙眉一挑,緊握手中的殺劍,猛地沖向了胡承超。

「毅兒,你與他拼手段倒是沒完沒了了!就拿他開刀,試試復始空間的力量!」

魔蛇輕聲喝道,雙目之中浮現出一絲期待之情,王毅聽到這話,頓時恍然大悟,連連搖頭,他竟忘記了自己還有這一式神通,這復始空間雖還未大成,但是對付他肯定是綽綽有餘。

只見王毅將殺劍收進了儲物戒之中,雙手一伸,竟出現了一抹奇異光芒,雖毫無攻擊之力,但是王毅此舉還是引起了胡承超的注意。

他連忙爆退而去,不敢與王毅接觸,他在觀察王毅的雙手,到底有什麼奇特之處,竟棄劍不用,而是伸著雙手,橫衝而來,他心思謹慎,豈敢冒然前進與王毅正面交鋒?

王毅看見胡承超不進則退,瞬時斜嘴一笑,面露輕視之意,便加快步伐猛追其後,這復始空間是對腦部的干擾,因此必須要接觸其身,才能發揮最強的威力。

胡承超遁逃一段時間后,發現王毅的雙手並無什麼奇特之處,暗自一想,惱羞成怒,竟被這虛晃一招嚇得不敢近身一戰。

於是,他停止了遁逃,看見王毅橫衝而來,緊握住了手中的大刀,腳踩靈力,猛地揮斬而去。

王毅看著這胡承超將要上當,一臉興奮,全身上下瞬間通紅一片,熊熊烈焰蒸騰而起,數息便就以火凝身。

「噗嗤!」

胡承超這一擊剛猛之極,從王毅的頭一直砍到胯下,頓時烈火紛飛,燃燒不已,胡承超看見王毅以火凝身,定是有詐,又看向了那伸過來的雙手,頓時心驚不已。


王毅以著電光石火之速,觸碰到了胡承超的身體,頓時大聲喝道。

「復始空間,萬象循環!生生不息!」

浮在空中的胡承超頓時怔愣了一下,突然渾身猛地一顫,神情竟變得獃滯了起來。

在一個群山峻林之中,只見胡承超一身血跡,滿身腥味,他衣衫襤褸,頭髮凌亂,雙目更是通紅一片,渾身上下則是有無數的傷痕,這些傷痕還在流著殷紅的鮮血,但是他絲毫不在意。

他的身邊躺著無數的屍體,這些屍體堆積如山,血染山河,看的是慘絕人寰,心驚不已,就連空氣都令人作嘔。

而胡承超卻滿是激動之情,他腳下有著無數奇珍異寶、靈丹妙藥,就連靈石都堆得如小山一般高。

他仰天便是一聲大笑,雙手緊緊地握住了這些珍寶,激動地是淚流滿面,就在這時渾身一震,像是時光倒流了一般,先是充滿虐殺之意的看向四周,便再次滿懷激動之情的捧著這些奇珍異寶,淚流滿面···

久久之後,他恐慌了,這一循環還在繼續,他此刻不想再捧著這些奇珍異寶,不想再淚流滿面,但是他無力回天,身體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還在重複的做著。

「胡承超你現在已經陷入了我布下的復始空間內,你若想活在這空間內,那我便在現實中一劍殺了你,你若是想跟隨與我,那定要唯命是從!

我現在再問你一遍,你可願意?」

就在這時,胡承超的腦海之中震蕩起了這一句話,他內心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試問這世間有誰想死?

「復始空間嗎?你還真是妖孽!我胡承超甘願跟隨與你!」

淚流滿面的胡承超,猶豫了片刻大聲喝道,他雖是不甘,但是無可奈何,緊隨其後,便是流露出了一副誠懇之態。

「呵呵呵呵···」胡承超的腦海內傳來了王毅一陣釋然的笑聲。 心思電轉之間,藍姬和小姐跟隨在鄒子川身後衝進了那扇氣派的木門。

當三人衝進那扇門,只見門後面的走廊裝修奢華氣派,頂部都是掉著一些璀璨的水晶燈,地面也是鋪著厚厚的地毯,人踩在上面給人一種深陷的感覺。

果然不是普通的地方。

在宇宙大爆炸時代,浩瀚的宇宙之中資源星數不勝數,金屬礦的開採也是達到了人類有史以來的巔峰時代,不僅僅人類冶金技術發展到的一個非常恐怖的時代,最便宜的裝修材料就是金屬,一般的飛船都是用金屬裝修,稍微講究一點也就是用一些有色金屬點綴一下,如果大面積採用木質結構裝修,成本都非常高昂,因為,這種風格的裝修非常複雜,不僅僅是材料昂貴,人工成本更是天文數字,所以,很多人為了彰顯身份,會用木質材料裝修。

此時,走廊裡面已經有很多衣著華麗體面的人正在奔跑尖叫,因為,斗獸大廳裡面的人潮也涌了進來,恐慌就像病毒一般在空氣之中傳播著,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也跟隨著人潮狂奔。

細心的藍姬發現,廚師並非是胡亂奔跑,他一直在觀察著走廊裡面的一些標誌。

藍姬突然想到了這個廚師之前閱讀合約的時候,她當時瞄了一眼,廚師曾經閱讀過一些斑斕殼蟲主題斗獸場的全息結構圖。按照購票守則,遊客在購票的時候除了仔細閱讀相關協議之外,還要閱讀相關的消防信息,很顯然,廚師當時並不只是做做樣子,他真的詳細的閱讀了。


這是一個心思縝密到可怕的人……

……

一路馬不停蹄的奔跑中,終於,鄒子川在走廊拐彎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我們在哪裡了?」女海盜首領香汗淋漓。

「不知道。」鄒子川搖頭。

「……」

「我們只是離開了斑斕殼蟲的斗獸大廳,因為,我只知道斑斕殼蟲斗獸大廳的全息建造結構圖。按照全息建造結構顯示,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安全區域。」

「現在怎麼辦?」藍姬把臉上的藍色面具推了一下問道。

「前面被封鎖了,應該是有人知道那光頭胖子被殺死的消息,所以,我們現在要等待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