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人早已經拍下了剛剛的畫面,畢竟這可是個大緋聞。

之前和金沙那確是因爲兩人有很多交集,用對戲來掩蓋耳目,還有人相信。

但這次,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關係。

羨慕董憶者有之,那嫉妒和恨他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數。 結束第一天的拍攝後,諸位主演便逃也似的奔離了片場。

他們今天在董憶的身上,看到了危機感,一個新人的演技都這麼強橫。

讓他們這些自詡演藝圈前輩的臉往哪放?

所以他們心中都憋了一股勁,想要趁這段時間好好打磨一下自己的演技。

甚至有好幾個人,已經把無關緊要的通告取消了。

甜心媽咪 ,黃聖衣依舊跟着自己。

停下腳步,董憶回頭看向她。

“怎麼?你想跟我一起去酒店休息?”

黃聖衣瞪了他一眼,故作害怕的開口。

“太可怕了,憶哥哥原來是這種人。”

黃聖衣的一句“憶哥哥”叫的董憶骨頭都酥了,不過他到底是見過大風浪的人,很快就恢復常態。

好奇打量着面前的黃聖衣,奇怪道:“那你跟着我,我倒是無所謂,那些狗仔們可不會口下留情。”

黃聖衣聞言好笑的看着董憶,忍俊不禁道:“原來你害怕狗仔隊?我找你當然是有事嘍。”

董憶聽完有些疑惑,她找自己能有什麼事?

只見黃聖衣將董憶拉到一個僻靜處,然後纔開口。

“你和冰冰姐認識?”

董憶眉頭一皺,問道:“哪個冰冰姐?”

“王冰,就是主持《光影年代》的女主持。”

黃聖衣說完後,有些期待的看着董憶。

董憶搖搖頭,如實道:“不認識啊,上次去《光影年代》還是成隆大哥邀請我去的,怎麼,你找她有事?”

聽到董憶和王冰不熟,黃聖衣的神情有些黯淡。

不過她,還是開口說出了緣由。

“是這樣的,我之前拍的一部電視劇已經被國家電視臺買下了,電視劇也要在近期播出,導演想找她看看有沒有上《光影年代》的可能性。”

董憶雙眼微微一眯,現在的黃聖衣能有什麼拿得出手的電視劇?

記憶中她唯一能讓觀衆記起來的,應該是她和揚子主演的《天仙配》吧?

只不過《天仙配》說是一場電視劇,其實就是揚子用來把妹的手段之一而已。

據傳,當時的揚子和黃聖衣在一場活動中認識,那時的黃聖衣因爲面臨着鉅額違約金的風險。

而揚子卻義無反顧的將這筆鉅額違約金拿了出來,兩人也自此相識。

之後,揚子爲了博得美人的歡心,可以說又出錢又出力,不僅創辦了一家娛樂公司。


而且還專門去當投資人,甚至不惜自己去演主角,《天仙配》就是衆多收視率撲街中還算能夠入眼的一部劇。

但此時的黃聖衣,顯然是不認識揚子的。

保守估計她認識揚子,也要在幾年之後,畢竟她現在纔剛剛二十出頭。

忽然,董憶的腦海中浮現出一部電視劇。

《紅蘋果樂園》!

這部劇雖然在很多年前,不算太火爆的,但也是能讓人引起話題的。

只不過這部劇,當時有很多質疑它抄襲的聲音。

被抄襲的那部劇《流星花園》可以說一部集青春校園大成的一部作品。

此後很多青春校園類的電視劇,幾乎都有它的影子在。

難道真的是這部電視劇?

董憶試探性的開口問。

“你說的電視劇,是《紅蘋果樂園》?”

黃聖衣聞言一驚,他怎麼知道?

難道董憶在經常關注自己?

再聯想到他爲了自己,還親自找王導去增加戲份,而且還耐心的提出意見。

他的意圖,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黃聖衣一撩自己額前的劉海,淡淡道:“原來你一直在關注我,你就別費心了,我是不會喜歡你的。”


董憶聞言眉頭一皺,這貨原來這麼自戀呢?


自己有說過喜歡她麼?

不過既然對方說起,那自己也只能提出自己的意見。

“你那部電視劇的質量,說實話, 極品全能屌絲 ,現在被國家電視臺買下,更是走了狗屎運。”

“如果我猜的不錯,它肯定不是在一套頻道或者黃金時間段播出,而是八套九套等白天播出,對吧?”

看到黃聖衣的臉色有些發白,董憶就知道自己說的不錯。

他也並非是故意打擊她,而是要讓黃聖衣明白,人有時候還是現實一點比較好。

作爲一個新人,能演重要的角色,已經是撞大運。

妄想一步登天,可不是人人都有那麼好的運氣。

黃聖衣有些失神的點點頭,畢竟這是她最近幾年,演的最用心的電視劇。

現在聽了董憶的話,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是之前,她還不相信董憶的判斷,但是今天看過他的演技後,讓她明白。

演技,確實是有差距的。

“好吧,我這就告訴導演,別讓他白費力氣了。”

眼看黃聖衣要拿出手機,董憶趕緊制止了她。

開什麼玩笑,要是她播出這個電話,以後她和那位導演一定是仇人。

畢竟別人可以說電視劇的質量不行,她這個作爲劇中演員的人,可沒有這個發言權。

而且,這件事還關乎電視劇的宣傳工作,不是她這個小演員能夠插手的。

董憶一臉凝重的開口。

“這件事,就算你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要放在心裏,在沒有絕對的實力面前,說實話的代價你承受不了。”

黃聖衣聞言一呆,看着面前不容拒絕的面孔。

鬼使神差的點點頭,心中升不起絲毫反抗的意願。

董憶也沒想到黃聖衣這次竟然這麼乖,一時間有些不適應。

不過一直給他人大棒也不是董憶的性格,必要的甜棗還是要塞的。

“聖衣,你放心,以後你肯定是個知名演員,不要着急,只要你踐踏實地的一步步向前走,會有成功的那天。”

www ¸ttκǎ n ¸¢o

讓董憶沒有想到的是,在自己說完後,黃聖衣的淚滴瞬間滑落。

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實在出乎他的預料。

這妮子,這麼容易感動的?

在董憶的詫異的時候,黃聖衣瞬間撲向董憶的懷抱,緊緊抱着他的脖子,開始嚎啕大哭。

一瞬間的香風撲鼻,董憶的雙手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最後只能輕輕她的後背。

其實黃聖衣的家庭背景,是一個傳統的知識分子家庭,從小,肯定會受到嚴格的教育。

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都有規矩。

但物極必反,這肯定也是她現在依舊處於叛逆的主要原因。

這幾年的娛樂圈生涯,她心裏肯定承受了很多壓力和質疑聲,更多的肯定是批判性聲音。

畢竟努力了依舊被很多人看成花瓶,心中的壓力可想而知。

現在聽到竟然有人肯安慰自己,就讓她在一瞬間,擊碎了這些年修煉的心理防線……

雖然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測,不過董憶覺得,事實應該和自己所想的出入不大。

兩個人就這麼一個人抱着,一個人輕聲安慰着。

夕陽的餘暉灑在兩人的肩上,彷彿兩人都融爲了一體。 黃聖衣走後,董憶剛準備打車回酒店,就發現楊蜜竟然親自開車來接自己了。

上車後,楊蜜看了他一眼,開口道:“你這豔福不淺啊,剛到劇組又勾搭上了黃聖衣。”

聽到楊蜜酸溜溜的話,董憶嘴角一揚。

“車裏怎麼這麼酸,你是不是把醋罈子打翻了?”

楊蜜輕哼一聲,沒有答話,過了一會才繼續開口。

“明天之後你就沒這麼閒了,現在你正處於事業的上升階段,我又給你接了幾個通告。”


董憶聞言臉色一變,他從來沒想到,楊蜜竟然是這麼小肚雞腸的女人。

不就抱了黃聖衣一會麼?用得着這麼對待自己麼?

“蜜蜜姐,這麼做……不好吧?我可是你的人,從始至終都是。”

楊蜜輕“啐”一口,反駁道:“這話你也就對我說說,小憶,你現在的心思應該多放在事業上,兒女情長以後都可以做。”

董憶苦澀一笑:“蜜蜜姐,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是黃聖衣她主動抱我的。”

楊蜜看着一臉真誠的董憶,冷哼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