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血腥之氣出現的地方,一定不是什麼好地方,儘管它到處是寶。

等到眼前的濃霧散去,宇文天看到了許多的兵刃散落在隧道中,幾乎沒有一件完整的,好一點斷為兩截,有一些幾乎成了碎片。

這個時候,眾人只有無限的嘆息。

他們可以看出,這些兵刃的材料,最低的都是地級上品的,其中不乏天級的珍貴材料。


可惜,這些都只是一地碎渣!

此時,每一個人都是警惕萬分,眼前發生的一切,彷彿是很久之前的一場大戰,使得許多的兵刃化為碎片,這種能將地階上品兵刃擊為碎片的力量,肯定不是虛靈境的力量,一般的真靈境也做不到,至於虛皇也很難說。

更何況,其中還有不少天級材料,這些都是頂尖的天階兵刃的碎片,一般的虛皇想要將其擊碎,那就更難了,這隻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大戰的一方有絕頂的煉體武者,畢竟,這裡的氣息久遠,說不定是那個煉體武者盛行的時代遺留下來的。第二種情況,便是一方有著高階兵刃,比如聖兵或者是神兵。

在宇文天看來,第二種情況的可能性高一點。

眾人緩步前行,漸漸的, 上司大叔成婚記 ,其中一些材料,都是頂級的天級材料。

而且,還有一些枯骨躺在廢墟一般的隧道里,即便是其中遍布腐朽的氣味,但卻未見這些枯骨消散,實在是詭異之極。。

要知道,在這個小世界,由於天地法則的限制,生靈死亡之後,血肉和骨骸都會化為能量,補給小世界的運轉,但眼前的場景,明顯出乎眾人的意料。

他們不得不小心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這個鬼氣衝天的隧道。


「大家小心一些,這裡面很詭異,做好迎戰的準備!」玉簫靈神色極為凝重,如果宇文天的神色平靜,他或許也會還一點,可是,當眼前的場景出現時,宇文天的臉色極為凝重,他也知道,他們即將面臨著大恐怖。

「咔咔……」

眾人的腳步踩在兵刃碎片上,踩在那些枯骨上,發出的聲音迴響在隧道中,使得他們懸著的心跳的更厲害了。

每一個人都調整著自己的氣息,使其進入到了巔峰狀態,以便第一時間應對突髮狀況。眼前的骸骨越來越多,但卻沒有一具完整的,有的是胸骨被擊碎,有的是眉心破洞,有的則是被卸成了數塊。

不過,這裡有用的東西也不少,有些器物還算比較完整,被眾人收入囊中。

「啊!這裡有個空間戒指啊!」忽然一個人找了一枚空間戒指,激動地大喊出來,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什麼,他這麼好運氣,竟然找到了一枚空間戒指!」

「走狗屎運了吧!」

「該死!我怎麼沒有遇到啊!」

「我得仔細找找,這裡說不定還有!」

……

大家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那人也是沾沾自喜,不過,當他的神識進入其中的時候,先是大喜,隨即便苦著一張臉,道:「好多的極品血晶石啊……可惜,靈氣都有消失了,一堆廢渣!」

有人嘆息,有人暗喜,數不盡的財寶,最終只是黃粱一夢。

眾人都很仔細地在廢墟中搜索著,期盼自己可以找到一枚空間戒指,即便是沒有靈石血晶石,但是一些兵器等可以久經歲月的物品,都是他們所希望的。

片刻之後,眾人失望了,這裡確實是廢墟,找個完整的東西真難,甚至連一件可以修復的東西都沒有,無奈之下,他們索性放棄了。

宇文天停止了吸收陰煞之氣,他感覺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對他不好,若是有強大的敵人偷襲,他就麻煩了。

就在這時,他看到前方三丈處的一具較完整的骸骨上有一件內甲,這件內甲很不一般。

宇文天大喜,腳步一動,瞬間到了那具骸骨之前,頭骨眉心處有一道利劍插入的小洞,胸骨都碎了,但是這件內甲卻是完好,如此看來,這件內甲一定是件寶貝。


他沒有多想,罡氣微吐,震碎了骸骨,拿起了內甲,仔細地看了幾次,發現這竟然是一件准天階的內甲,其煉製手法比較古老與之前的血劍出自同一種工藝。

如此一來,這件內甲幾乎可以與現在的天階下品內甲相比了。

宇文天身上寶物雖多,但卻缺少這樣的護身之物,一遇到特殊情況,總是讓他光著,雖然他們修武之人不計較這個,但是,這並不是什麼好現象。

所以,這件內甲的出現,讓宇文天心頭大喜。

若是現在那一件天階中品的兵器來換這件內甲,宇文天都不會換。

雖然是一件穿在死人身上有數十數百萬年的東西,但宇文天毫不介意,只要拿出去洗一洗,絕對是一件護身至寶。

「天啊!他找到了一件內甲! 庶女不廢柴 !」

「這可是好東西啊!存放了這麼久,都沒有毀壞的跡象!」

彼岸有花:夢千年 !」

「應該是准天階的!」

「准天階的內甲,怎麼說都是一件防禦至寶!」

「我們也找找看,估計這裡還有其他的東西!」

……

眾人看到宇文天手中的內甲,羨慕無比,每個人眼睛似乎都化為了餓狼,在廢墟中搜尋著獵物。

宇文天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忽然他看向了冰蘭,他記得,冰蘭就是因為沒有護身的寶物,才被東方玄虓一擊重拳重傷了肉身。

於是,他看向了冰蘭,將內甲遞過去。道:「給你!」

冰蘭搖搖頭,道:「我不喜歡屍體上都是東西,我宗門中有更好的護甲!」

宇文天也沒有多想,冰蘭所在的大宗門,自然不會缺少內甲,對一個女人來說,讓她穿一件從屍體上拿來的內甲,的確有些不好。更何況,宇文天既然收起了這件內甲,這說明他卻是喜歡這件東西,所以,她覺得宇文天比她更需要。

宇文天收起了內甲,然後看向隧道深處,道:「小心一點,這裡血腥之氣很濃,距離危險越來越近了!」

冰蘭微微頷首,手中的冰蠶絲綾緊緊地攥著,眸子如水晶一般。

眾人一路走來,都有收穫,也許是受到了宇文天內甲的刺激,他們搜尋的時候更專心了,結果,他們找到了不少有用的東西,有人找到了一件手盔,有人找到了一些古老防護玉符,有人則是找到了一些高級的煉材。

半晌之後,眾人眼前的場景變得越來越恐怖了,遍地的屍骨,無盡的血氣,同時,那充裕但是靈氣,簡直是進入了洞天福地一般。

而這個時候,宇文天竟然感覺到了一些生氣!


有人!

抑或是其他的生靈!

他的腳步放慢了,身後的眾人也都跟著他的腳步減緩速度。

漸漸的,他們終於看到了隧道盡頭的景象。

這裡寬闊無比,確切地說,是一個巨大的山洞,高約十多丈,百多丈見方。

洞頂上有一顆拳頭大的夜明珠,使得整個山洞無比的明亮。

山洞中間,有著一塊巨大的極品血晶石,透明澄澈,裡面有一口水晶棺材,而棺材裡面,躺著一位絕色女子,她彷彿進入了沉睡一般,安詳無比,細長的睫毛,淡藍色的頭髮,一聲藍衣,整個人彷彿是一塊藍寶石雕琢而成的塑象。

而在這塊巨大的血晶石周圍,則是有九口黑色的石棺,石棺中陰煞之氣溢出,使得這個山洞無比的陰冷。

當宇文天第一眼看到這個場景時,眼皮禁不住跳了幾下,神色無比凝重。

他的目光掃過場上的九口石棺,然後停留在水晶棺中的絕色女屍上。

!! 說實在的,這個女子的容貌,是宇文天見過所有女子中最為漂亮的,即便是她閉著眼睛,無法看到那雙絕美的眸子。

可是,宇文天卻並不是被對方的美貌所吸引,而是對方丹田處放著的一顆藍色的珠子。

這是一顆指節般大小的圓珠,通體蔚藍,閃著黑色的光芒,散發著極為陰冷的氣息,同時,洞中的陰煞之氣,都似乎在這個珠子中循環吐納。

陰煞珠!

這是罕見的寶物,先天生成,極陰之物,這裡的陰煞之氣,應該是來自於這顆陰煞珠。

如果那些修鍊陰寒屬性功法的武者,將陰煞珠煉化,其實力一定暴漲,而且真元一定是純凈渾厚的。

它就如武者的丹田一般,會給煉化之人源源不斷提供陰寒的真元。

如果宇文天得到它,將其煉化,修為的提升不說,他的肉身變化一定也是非常巨大的。

可是,即便是宇文天認出了陰煞珠,但他卻是一點也興奮不起來。

當眾人被眼前的巨大的血晶石震撼之時,宇文天卻是看著這十口棺材的擺放位置,越看越心驚,越看越凝重。

九陰封煞大陣!

這是傳說中的九陰封煞大陣!

石棺中的存在,必定是身具純陰之體的武者,而且其實力還不弱,而被石棺圍在中間的水晶棺中的屍體,很可能是個極為恐怖的存在,或者是個邪惡的修者。

九口棺材中陰煞之氣蔓延,這些陰煞之氣,並非是源自石棺中的純陰之體,而是陰煞珠逸散出來,被純陰屍體吸收,而其餘未吸收的,則是環繞在屍體周圍。

石棺上刻著詭異的陣文,這與那外面禁制上的符文極為相似,硬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而那中間巨大的血晶石上,也被刻出了繁複的陣紋,這些陣紋與九口石棺上的陣紋相呼應,組成了九陰封煞大陣。

巨大血晶石的顏色漸漸變淡了,本應屬於極品血晶石,不過,似乎是存放了太久的歲月,靈氣散失較多,所以,整個山洞裡靈氣極為濃郁,若是在此修鍊,修為一定暴漲。

而九口石棺與水晶棺之間的地面上,插著幾把兵刃,這每一把都是天階上品,似乎是大陣的組成部分。

神色凝重的宇文天,此時全無修鍊的心情,這裡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吸引到自己了,即便是那極為珍貴的陰煞珠。

這裡除了危險,還是危險,在宇文天看來,這裡不是久留之地。

他想離開,不過,當他正想將自己的想法說給眾人聽的時候,他看到了破陣子。

破陣子在山洞的另一側,看他的樣子,似乎是經歷了一場極為艱難的大戰,狼狽之極,不過,他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而是坐在地上,專心地推衍著大陣。

宇文天暗道麻煩了,這個陣,破不得,不然有大難!

破陣子身旁有不到一百來人,這些人與破陣子一樣狼狽,有些人受傷不輕,正在盤坐在地上療傷。


他們比宇文天等人來得早一些,不過,看他們驚魂未定的樣子,就知道,這一路他們遇到了太多的危險,若不是那突來的怒吼聲,他們很有可能掛了。

他們也看到了宇文天等人的到來,不過,他們的注意力在中間的巨大血晶石和幾把兵刃上,彷彿沒有注意到眾人一般。

宇文天一看到這些人,便想起了生滅劍和絕情刀,他覺得臨走之前有必要告訴這二人,不然二人很可能喪命於此,畢竟,他們也算是認識。

不過,跟他一起來的眾人,顯然是被眼前的情景給鎮住了,半天才回過神來,然後便是吵雜的喧鬧聲。

「天哪!這麼一大塊血晶石!這簡直是一塊礦脈啊!」

「這塊血晶石,足夠我修鍊到虛皇境了!」

「胡說!我看修鍊到真皇境還差不多!」

「這應該是上品血晶石吧!靈氣損失太多了!」

「不!這絕對不止上品,看這顏色,應該是極品!」

「天哪!極品血晶石啊!這麼一大塊極品血晶石,相當於多少上品血晶石啊!」

「寶物啊!一定要拿到手!」

「那看那九把兵刃,似乎都是天階上品啊!」

「絕對是天階上品,一定要拿到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