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在璃島,是很少有學生會到辦公室來的,除非是犯了很大的錯誤,才會被提到這裡。畢竟大家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了,不是小屁娃,老是被批評也會沒面子。

可林躍從昨天到現在就被提了兩次,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程老看到林躍被帶進來,臉上頓時一怒,喝道:「小子,你又犯了什麼事?」

他是林躍的班主任,有什麼事情他當然要操心,而且林躍被提到這裡,這麼多老師看著,他也很沒面子,所以生氣是正常的。

林躍卻只是白了他一眼,沒有答話。

「他上課的時候睡覺。」歷史老師風老師指了指林躍道。

「什麼?有這種事?」程老一聽頓時眼睛瞪大了,朝林躍怒道:「你雖然沒到先天境界,可好歹也是個後天高手,居然會做出上課睡覺這種事,丟人不丟人?」

「切,睡不睡覺跟境界的高低有什麼關係?」林躍一臉不爽的道:「明明是他上課太枯燥,讓人想要睡覺,這還怪到我的頭上來了?」

「你……」風老師一聽要氣瘋了。

學生居然說老師上課枯燥,這還有理了?

大家的眼光齊唰唰的朝風老師的身上看來,讓風老師不由得老臉一紅,怒由心生。

「混賬,風老師是學院里存在了幾百年的老師了,你竟然敢出口狂言,這樣說風老師,我看你是想被處罰了是吧?」程老怒道。

他這個班主任不好當啊,平時的學生都聽聽話話的,多好,想不到來了一個刺頭,竟然這麼難搞,連續兩天就讓他丟了兩次臉。

「你要罰就罰。」林躍光棍的手一攤,道:「反正我打也打不過你們,你們人多勢眾,還欺負我一個後天境界的人,要罰我也沒有辦法啊。」

那口氣,彷彿在說:你們這麼大的人非要欺負我一個小屁孩,我能拿你們怎麼樣?

「好,好!」程老咬了咬牙,鬍子又被他氣得吹了起來,點頭道:「我看你真是骨頭硬,今天不懲罰你,你還不知道我璃島的規距。」

說著,左右看了看,見大家都望著自己,也下不來台,不由得抬起手,就想一掌朝林躍拍去。

那還未運轉真氣,光這抬手的氣勢,就把林躍壓得動彈不得,全身僵硬。

不過即便如此,林躍臉上的表情卻依然十分倔強,抿著嘴,不坑半聲。

眼看程老就動手了,這時風老師卻站了出來:「程老,等等!」

「怎麼?」程老停了一下,轉頭不悅的看向風老師道。

畢竟是自己班上的學生,程老做為班主任也不想林躍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受處罰,可偏偏這個風老師不會挑時間,挑在這個人最多的時候把林躍帶來,所以程老對風老師當然沒好臉色。

「這小子說他已經拜了私人老師,我想,我們還是應該把他老師找來。」風老師似笑非笑的看了林躍一眼,說道。

「他拜了老師?」程老一愣,看向了林躍。

林躍昨天才來的而已,這麼快就拜了老師了?

按學校的規距,如果學生有了私人老師,犯了錯誤就要私人老師來承擔,所以要處罰,也應當是私人老師來處罰,他這班主任也就不好出手了。

「你老師是誰?」程老放下手,朝林躍喝問道。

林躍白了他一眼,掏了掏耳朵沒有回答。

這老頭真是的,怎麼動不動就喜歡吼人,他很不喜歡。

「你……」看他這幅表情,程老又怒了。

高冷男王俊凱之霸道總裁愛上我 ,陰陽怪氣的笑道:「程老,是連生。」

「連生?」程老一愣。

「居然是連生?哈哈……」

在場的老師們一聽是連生,居然鬨笑了起來,每人都前俯後仰,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看到他們的表情,林躍的心裡不爽極了:「連生怎麼了?你們笑個屁?」

可是這些老師聽到林躍的話之後,笑得更厲害了。

「那個酒鬼?他也能做老師嗎?」

「哈哈,就是,全校沒用的老師就是他了,真不知道他有好的,竟然這麼多年都沒被學校開除。」

「算了吧,廢人老師,廢人學生。」

「你們說誰是廢人?」突然,在大家笑不可止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

轉頭一看,就看到連生歪在門上,一臉的醉意,手裡還提著一個酒瓶子。

眾人的笑聲淡了下去,雖然他們背地裡嘲笑不斷,可畢竟是一個學校的老師,他們也不好當面嘲笑,不過雖然沒再大笑,那臉上的不屑表情,卻是十分明顯。

林躍卻是額頭巨汗,暗嘆這個老師真的是很喜歡喝酒啊,昨天不才喝了一頓么?怎麼今天又喝上了?而且看這樣子,似乎還喝了不少,有些醉了。

「連生,你回來得剛好,過來,我有事情問你。」程老看到連生立刻道。

「什麼事?」連生打了個酒嗝,慢吞吞的走過來問道。

「我問你,你是不是收了他做你的學生?」程老指著林躍問道。

「咦?臭小子,你怎麼也在這裡?」好像突然才看到林躍,連生一臉驚喜,一把攬過林躍的肩膀,親熱的說了一句。


他嘴裡的酒氣直衝林躍的鼻子,讓林躍不由得嫌棄的皺了皺眉頭。

林躍喜歡吃,卻不好酒,所以對這酒氣十分排斥。

「我問你話呢。」見連生不理會自己,程老又是吹鬍子瞪眼,喝了一句。

「什麼話?」連生轉頭看向程老道。

「……」程老氣得一哆嗦,吼道:「你是不是收了他做你的私人學生?」

「哦……」連生突然像聽明白了,用手挖了挖差點被震聾的耳朵,點頭道:「是啊,我昨天不是說了嘛,我要收他做學生啊。」

那幅樣子,好像在說:不是早告訴過你了嗎?你是白痴啊?

程老氣得一愣,昨天他的確是聽連生說過要收林躍做學生,不過那時以為連生只是說著玩的,誰知道他竟是認真的。

婚情蕩漾:前夫,請自重 ,連生這千百年來,可是一個學生都沒收過的。

「嘿,還真收了他當學生。」其它的老師一聽連生的話,頓時又鬨笑了起來,竊竊私語。

「廢人老師收廢人學生……」

林躍聽到這些議論,義憤填膺,把拳頭捏得咯咯直響。

可是他也打不過這些人,除了乾瞪眼之外,卻沒有其它的方法,只能死死的盯著這些人的臉,把這些臉記了個清清楚楚,暗道讓你們笑我,以後非讓你們百倍償還。

而連生卻是毫不在意,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般,依然一幅醉眼朦朧的樣子。

「那正好,既然他是你的學生,那今天這事就交由你來辦。」程老一揮衣袖,恨鐵不成鋼一般的道了一句。

說完,就背轉身,不願再看他們。

「什麼事?」連生又是打了個酒嗝,問道。

「他今天上課的時候睡覺,你說這事怎麼處理吧?」風老師走過來,似笑非笑的看著連生,說道。

其它的老師也都看著連生,彷彿在等待著一場好戲。

平常若是其它的學生犯錯,他們的私人老師必定會好好的懲罰一翻,以敬效尤,他們倒想看看,這個從來沒當過私人老師的連生,要怎麼處理這事。

「哦?有這種事?」連生皺了皺眉頭,看向林躍道:「他說的是真的?」

林躍無奈的點了點頭。

想不到睡個覺還惹了事,他也是挺心塞的,其實自己怎麼樣他還無所謂,不過現在貌似把連生也扯了進來了,有點不好意思。

本以為連生會罵自己,想不到連生居然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嘿嘿,不就是睡個覺嘛,有什麼大不了的?」然後又看向其它老師,笑道:「有必要搞得這麼大陣仗嗎?」


林躍一愣,看向他,想不到他居然不生氣?

其它的老師也是有點跌眼鏡,這個連生,竟然說學生在課堂上睡個覺沒什麼大不了的?

果然是不會教學生的老師啊,一點兒經驗都沒有。

廢人老師教廢人學生!

「連生,話可不能這麼說。」風老師冷冷的看了連生一眼,道:「學生在上課的時候睡覺,這影響是非常不好的,而且他還是個新生,若是現在不給他立點規距,以後只怕很難管教。」

「立什麼規距?」連生睜著醉眼看著風老師,道:「那些個陳年爛規有什麼好遵守的?」

「你竟然說先輩立下的規距是陳年爛規?」所有的老師都愣了,同時臉上都有了怒意,可見連生一句話犯了眾怒。

「那有什麼?幾百年前的東西了,不是陳年爛規是什麼?」連生卻是渾然不覺,依然不屑的說道。

「你……」風老師指著連生,被他一時氣得說不出話來。

大家只好把目光投向了程老。

程老是這裡資格最老的,除了是新生班的班主任外,還是老師組的紀律組長,所以連生的事,還得程老來解決。

「連生,今天林躍的事情你必須給眾位老師一個說法。」程老看了大家一眼,又狠狠的剮了風老師一眼,才對連生吼道。

「說法?」連生打了個酒嗝,雙手一張,懶懶的道:「好吧,你們想要什麼說法,沖我來吧,只要不傷我學生,怎麼都行。」

人雖然是醉得很深的樣子,可眼神,卻是十分堅定,也不知他是真的醉,還是裝醉。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 林躍看著連生,臉上神情閃動,心中卻不知在想些什麼。

大概是沒想自己這個隨隨便便拜來的老師竟然還這麼有個性,居然才認識一天,就願意這麼護著自己了。

這一點,倒是和自己師父莫聲谷有幾分相像的地方。

「你……」程老和眾人看連生一幅這事我扛定了的表情,氣得差點吐血。

老師罰學生,這是天經地義,沒有問題的,可是老師罰老師,這就有點荒唐了,畢竟這在璃島還沒有發生過,就算連生一向流里流氣,可大家也不敢對他動手動腳,畢竟境界到了這個地步,不管怎麼做,都會兩敗俱傷。

這倒是一時把程老等人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哼,真是個好老師!」風老師冷哼一聲,道:「這學生犯錯不改正,還要包庇,我看這天底下也只有你連生幹得出來了。」


連生卻是一臉我樂意的神情,根本不在意。

「我看這小子跟著你也是廢了,再過一個月就是新生大考,到時我看你怎麼丟人。」風老師被他死皮賴臉的行為氣得不輕,瞪眼道。

「嘿嘿,我的學生不用你操心。」連生擺了擺手道:「就算考最後一名我也樂意!」

「你……」風老師被他激得一愣,再也說不出話來。

人家都怕自己的學生考最後一名,那簡直是最丟臉的事情,可偏偏這連生把面子看得跟屎一樣,他們有什麼辦法。


「什麼是新生大考?」林躍聽了半天聽得糊裡糊塗的,不由得拉著連生的袖子問了一句。

「這新生大考每年舉辦一次,就是今年新上璃島的學生全部比試一場,誰的武功最高,便是第一,而最差勁的,便是最後一名。」不等連生開口,風老師已經一臉不屑的道了一句。

「哦……」林躍點了點頭:「那第一的有什麼獎勵?」

「第一?」風老師瞟了他一眼,道:「第一名的獎勵一萬靈石,並且可以有一次面見聖尊的機會。」

「一萬靈石?」林躍對於見什麼聖尊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聽到那一萬靈石,眼睛頓時就亮了。

那可是一萬靈石啊!只要得第一就能有一大筆錢,這讓現在窮瘋了他無疑心生激動。

「哼!」看到他高興的神情,風老師不由得不屑的哼了一聲,道:「你問這些又有何用?你現在只不過是後天境界而已,就算你勤加修鍊,也跟其它的學生相差一大截,只能拿最後一句,你還是想想到時怎麼丟臉的在廣場上致辭吧!」

「哈哈……」聽完他的話,眾人都大笑了起來,臉上全是譏諷的表情。

連生一把搭在林躍的肩膀上,看著林躍道:「小子,不用擔心,考最後一名又怕什麼?最多老師到時跟你一起上去站廣場好了。」

說到最後,他胸一挺,一幅雄糾糾氣昂昂的表情。

「不!」誰知道卻是搖了搖頭,道:「我不會是最後一名。」

大家聽到他的話驚訝了起來,看向了他。

「我只會拿第一名!」林躍豎起一根手指頭,意志堅定的道。

看到他一臉肯定的表情,連生心中一喜,剛想說話,旁邊的風老師已經扯著嘴角笑了一聲:「就憑你?哈,真是笑話。」

「就是,一個後天境界的臭小子,竟然妄想在一堆先天境界的新生中得第一。」

「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師還是個痞子,哈哈……」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不可抑止。

程老臉色古怪的站在眾人身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倒是少有的沒出聲。

「如果我考了第一又如何?」林躍掃了眾人一眼,問道。

「如果你考第一,我給你提鞋子。」風老師順口說道,一邊說還一邊大笑著。

「好,這可是你說的。」林躍指著他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