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落沒有回答,徑直拉著她走進了醫院裡。

醫生正在全力搶救著越臨。

華姐已經哭得不像樣,原來越臨又一次陷入昏迷,而且情況很嚴重。

「華姐你放心,越臨不會有事的。」艷瓔安慰華姐,而一旁的杉落看著她,心裡也好痛。

……

等到醫生出來時,宣布了一個好消息,越臨又一次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不過,這次需要隔離治療了。

總算沒事就好了,華姐和艷瓔長舒一口氣,艷瓔突然想到身邊還有杉落啊,轉身一看,杉落早已經離開了。

一遍又一遍撥打著杉落的手機,結果都是無人接聽。

艷瓔明白,是杉落不想和她說話。

「對不起……」艷瓔一遍又一遍對著手機說,希望那邊的杉落可以體會到她的無助。


第二天,艷瓔一早來到SNY公司門口。

「請問一下哦,總經理在不在?」

「總經理今天就要飛去法國啊。」櫃檯小姐回答艷瓔。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杉落沒有跟自己說。

「那要去多久?」

「不知道耶……不過應該會去很長一段時間吧,因為總經理把所有事情都交給經理打點,看樣子,不是一兩個星期的問題哦。」

「啊……是這樣嗎……謝謝你了。」

「少爺,真的不要告訴艷瓔小姐嗎?」候機大廳里,管家問杉落。

「不用了。 霸皇紀 ……」

「可是,如果她找不到您,會很難過的。」

「會嗎……」杉落輕輕一笑。「我早已經,感覺不到艷瓔很愛我了。她還會在乎我嗎。」

「會的。連我都看得出來,艷瓔小姐始終是愛著您的。」

「……」杉落閉上眼睛。

艷瓔坐計程車來到了機場。

聽櫃檯小姐說,杉落搭乘的這班飛機已經差不多快起飛了。

「杉落,千萬要等我。」艷瓔心裡暗念著。

候機大廳滿滿的都是人,怎麼找呢……

艷瓔有些失落,該不會,杉落已經搭飛機離開了嗎?

「請搭乘K-715班飛機的旅客到關口辦理登機手續。」

對了!櫃檯小姐說,杉落搭乘的就是這班飛機,那也就是說,杉落還沒走,他肯定還在這個大廳內。


「少爺,走吧。」

「她沒來吧?」

「是的,目前還沒來。要不要,再等等?」管家詢問杉落。

「不必了,我們走吧。」杉落輕輕搖頭,說。

「是。」

管家在辦理登記手續,而杉落則站在一旁。

「少爺,走吧。」管家第二次說。

「嗯。」杉落轉身要進入關口,但卻又停了一下,他回頭,期待的那個人沒有來,或許,她還不知道自己要走了吧。

就快踏入關口時,「落!等等。」

杉落楞了一下,轉身一看,是,是她。

艷瓔跑到杉落前面,抱緊了他。「誰叫你不告訴我你要走……你知道我有多怕嗎?」

「我……」杉落不知道該怎麼說。

「不要走……要走,也要帶著我……」艷瓔把頭深深埋進杉落的胸口。

手中的行李箱被重重地扔在了地上,杉落緊緊地抱住了艷瓔。「是,是我不好,不該不告訴你就要走……」

「是我不好……我不該,忽視你的感受……我答應你,從今天起,江越臨的事情,我不會管……原諒我,好嗎……」

「什麼也不要說。」

杉落深深地吻著艷瓔,機場的人們,看著這對情侶,鼓起了掌。

管家會心一笑,他知道,這張機票,該退掉了。


「管家,你先出去吧。」

「是,少爺。」管家微笑著退出房間。

杉落緊緊牽著艷瓔的手,專註地看著她。

「落,你知不知道早上,嚇死我了……」艷瓔難過地說。「幸虧及時趕到,不然,我會懊悔死的。」

「對不起……」杉落緊緊摟著艷瓔。「不應該的。」

「不是不是,應該我說對不起,我不應該每次都要理會江越臨的,還忽視你的感受,我知道你很難過的……」

「我也不好,不該那麼不信任你……」

兩人紛紛自責起自己。

「好了好了啦,嗯,落,我保證以後我絕對絕對不會再忽視你了!」

「我也不會再這樣……吃醋。」杉落說到「吃醋」這兩個字時,聲音壓得好低好低。「我想去看看江越臨,好嗎?」

「啊!?」艷瓔驚訝極了。

「沒什麼,我只想,看看他好些了嗎。你,陪我去吧。」杉落微笑著對艷瓔說。

「啊!?落,你……」

「嗯?」

「嗯。」艷瓔點點頭。

病房裡,華姐守著睡著的越臨。下午,越臨情況好轉,由隔離病房轉到了普通病房。

「華姐……」艷瓔輕輕地叫著華姐。

華姐一轉頭,是艷瓔,還有……杉落。

「你好。」杉落不知如何打招呼。

「啊……宮伊少爺,您怎麼會來……」華姐有些吃驚。

「我來看看江越臨。」

「啊,那怎麼可以呢……」華姐有些心慌。

「華姐,沒事的……」艷瓔微笑著說。「呃,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呃……好。」

「艷瓔,宮伊少爺,知道了嗎?」華姐緊張地問艷瓔。

「我沒說……可,我不知道管家有沒有向杉落說起……不過你放心,杉落不會傷害越臨的。」艷瓔握緊華姐的手,說。

「那就好……」

杉落坐在越臨旁邊,打量著他。

越臨慢慢地醒了,看到坐在身邊的不是媽媽也不是艷瓔,而是宮伊杉落,他有些失望。

「怎麼,看到我很無趣嗎?」

「是。」越臨直接了當地說。「你為什麼來。」

「沒有為什麼,只想來看看你好些了沒有。」

「就這樣?」

「嗯。」

…………

杉落從病房裡出來,艷瓔和華姐在外面等著。

「你們說什麼了呀?」艷瓔問杉落。

「沒什麼……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那我們先走了。」

「啊,再見。」

「艷瓔……」杉落坐在石椅上,閉上眼睛,沉沉地說著。「對不起,這段日子,我不該一次又一次讓你傷心難過。」

「怎麼了?怎麼突然說這個呢?」艷瓔感到很奇怪。

「剛才我和江越臨聊了一會,他說,看到我在你身邊,而你卻一點也不快樂,他很生氣……」

「沒有啊!在你身邊,我很開心,我很快樂,我很幸福!」艷瓔連忙安慰杉落。

「不,我想,也許你在他身邊會更快樂吧……或許是我扼殺了你這四五年來的幸福吧……」杉落難過地說著。

「落……你不要亂想嘛,沒有的事啊。」艷瓔拚命否認杉落的說法。

「艷瓔,我真自私,真的擁有了你,讓你不再是那麼完整……」

「落,那是我自願的,你不用那麼內疚……」艷瓔著急地辯解。

「對不起……」杉落流下眼淚。「對不起……」

「宮伊杉落!你很奇怪……我從來沒有怪過你啊,你不要這樣子,江越臨究竟跟你說什麼了,我去找他算賬。」艷瓔跟著哭了起來。

「艷瓔,你去找江越臨吧,我不適合你……」杉落說完,起身,慢慢地後退,然後飛快地跑著離開了。

「江越臨!」艷瓔怒吼著。

杉落一路狂奔著,眼淚也狂奔在他的臉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