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龍從夢中驚醒,聽到四處殺聲震天,急起身走出帳蓬查看,見四面正在混戰廝殺,一時沒有明白過來是什麼情況,但也爲眼前屍山血河的慘狀所震驚。

胡三劍提着劍站在李天龍一側說道:“李兄弟,這仙妖魔三道之人十分可恨,當初途經你仙石村,不但搶劫掠奪,還要殺人放火,我君子堂不曾有半點不義之舉,本不願與之爲伍,但又不忍讓太玄心經落入這幫惡魔手中,所以才忍到今日,如今,我不僅是爲你仙石村報仇,更是爲我們凡人爭一口氣。”

李天龍心想你他孃的說的好聽,還不是想獨吞經書來着?不過他還是抱拳說道:“胡兄弟深明大義,小弟佩服,如今奸人被誅,我大仇得報,真是大快人心啊!”


胡三劍收劍入鞘說道:“李兄弟言重了,如今你家園被毀,何不加入我君子堂,振劍揚義,稱雄五界?”

李天龍驚道:“君子堂雄據海內,天下聞名,我李天龍無才無德,身無寸功,實在不敢奢望!”

胡三劍挽着李天龍的臂膀說道:“李兄弟,你太過謙了,君子堂是我胡某人說了算,我胡某人別的不說,對兄弟那絕對是這個。”說時豎着大拇指。

李天龍想了想,眼珠一轉說道:“好,既然**不嫌棄我這個小弟,從今天起,我就加入君子堂,明天大家一起去仙石村,尋找太玄心經。”

胡三劍哈哈大笑道:“我君子堂若得太玄心經,必定爲鎮堂之寶,稱霸天下那是指日可望。”


李天龍也隨聲附和,振臂大笑起來。

君子堂衆人將營地裏殺了個遍,這才聚到胡三劍身邊來,一個滿臉鬍鬚的大漢走上前來稟報道:“遵堂主號令,營地裏已經一個不剩!”

胡三劍微微一笑說道:“雷三石,看你滿身是血,衆家兄弟今天也都身染那些妖魔的血污,你們先去那天池中洗一洗,天亮我們就上路去仙石村!”

雷三石說道:“是!”

胡三劍脫去沾滿血的外衣,去帳蓬裏換了件新衣服,又提了兩罐酒出來,與李天龍坐到營地邊上,雙雙喝了起來。

李天龍喝了兩口,望着胡三劍問道:“我原以爲凡人平庸,無法與仙、妖、魔三道匹敵,今日真是大開了眼界啊。”

胡三劍嘿嘿一笑說道:“凡人只可用氣力,這是四力裏面最低層的。而那仙法,妖靈,魔力可以幻化成諸般異術,自然是氣力所不能敵。但也不可一概而論,氣力是所有力的基礎,如果出類拔萃,也可剋制其他三力。然而,凡人也有凡人的優勢,那就是在長期被欺壓之後磨礪出來的智慧。”

李天龍點點頭。

胡三劍繼而說道:“我君子堂多年研製的獨門祕藥混元化功散,可以解除那些人的法力,靈力和魔力,視修爲不同,解除的程度也有所不同。這幫烏合之衆,大多修爲尚淺,就連那莫老仙,也不過六百來年的修爲,吃了我的化功散,三個時辰後就如爛泥一般,自是任我們宰割。我們凡人要想生存,不用點這些奇門異道,那是難上加難,所以也不用覺得羞慚。”

李天龍說道:“自古成王敗寇,英雄不問出處,不問手段,胡兄弟放心,我李天龍也不是迂腐之人。”

二人東拉西扯,把酒言歡,不覺天色漸亮,紅日將升。

胡三劍令衆人整頓行裝,帶着李天龍一起向那仙石村而去。

由於隊伍中都是凡人,只能靠步行,加上攜帶了諸多行裝,速度自然十分緩慢。衆人晝行夜宿,一路無話。

直到第三天中午,君子堂一行人方纔來到仙石村。但見孤村已成廢墟,陰雲籠罩,四處遊走着蛇蟲鼠蟻,好不淒涼。

李天龍悲上心頭,不禁又淚流滿面。

胡三劍顧不上安慰李天龍,自己率先往那村子裏跑去。

胡三劍還沒進到廢墟里面,突然站住了腳步,呆呆地怔了一會兒,回身問道:“村中怎麼一具屍首都沒有了?”

李天龍故作驚訝擡頭一看,心想:全都被老子埋了,當然沒有了。

胡三劍滿臉狐疑地看着李天龍道:“到底怎麼回事?”

李天龍一臉無辜地說道:“我怎麼知道啊?”

這時,雷三石走上來說道:“堂主,發現了一座大墳,看來是有人先到一步,將村民埋了。”

胡三劍看了看雷三石,又看了看李天龍,手握腰間劍柄,原地來回踱着步。

李天龍問道:“會不會是飛天魔王和九幽蛇君?”

胡三劍語氣略帶憤怒道:“不可能,他們身爲殺人元兇,哪有那麼好的心腸來埋葬這些村民?”

李天龍問道:“莫非良心發現?”

胡三劍怒道:“胡扯。”

李天龍不再說話。

雷三石看了看李天龍,將胡三劍拉到一邊輕聲說道:“堂主,你看,會不會是這小子在搞鬼?”

胡三劍的眼睛瞪得鼓圓,似要噴出火來,喃喃說道:“跟老子玩陰的,他還太嫩了點。”說罷,握着劍柄的手略一用力,股股青筋冒了出來。 (求收藏,喜歡的書友給人皇投票吧,推薦票每天都有,投一下一分鐘而已。)

近乎是驚悚的一幕,黑影看著前方,自蕭易的體內,赫然有一道身影邁步而出。

這是怎樣的一道身影,青色獸袍加身,身姿如龍,眸光綻青電,黑髮如墨在亂舞,他站立在那裡,好像一座洪爐在搖動,磅礴的氣血震動得整個山洞都搖晃起來。

黑影眼中透出驚駭之色,他死死地盯著蕭易,眼中透發出來不可置信之色:「身外化身!」

蕭易不語,他默然看著身前,那熟悉的背影,屬於他的氣息,烙印了歲月的印記,如一座大山橫亘在他的身前。

大圓滿未來身!

蠻象精神勾動石鏡,居然自時空的另一頭,召喚來了大圓滿未來身,蕭易面色蒼白如紙,在大圓滿未來身出現的那一刻,他一身戰氣飛速消耗,原本因為百草煉體湯而充盈無匹的氣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下去,甚至他的修為,都出現了倒退的跡象。

儘管如此,如此真實地看到未來的自己,依舊讓蕭易心生搖曳,這是一種無言的威勢,大圓滿未來身站立在面前,沒有異象,沒有聲音,但是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來一種無敵的勢,這勢近乎融入了他的每一寸皮肉之中,一舉一動,都與勢相合,精神與戰氣合一,屬於煉血大圓滿的境界。

這就非同小可,甚至在未來身的身上,散發出來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機,彷彿真的是一頭青鱗蠻象復活在這裡,變化成了人形,那磅礴的氣血簡直就是無窮無盡,壓迫得黑影連連後退,身上的氣息被死死壓制,精神意志都承受了巨大的壓迫。

「不可能,同樣是大圓滿境界,你怎麼會有這樣強大的血氣!」

黑影驚怒交加,他虛手一抓,天地間的銳金之氣頓時匯聚,他周身仙氣涌動,無形的勢散發出來,他整個人似乎化成了一口鋒銳的長槍,鋒芒迸濺,空氣都被切割開來,顯露出來一條條蒼白的氣浪。

一口足有近兩丈長的金色長槍憑空凝現,周圍空氣扭曲,隱隱傳遞出來暴鳴聲。黑影一把抓住長槍,朝著未來身投擲而來。

呲!

這一槍快到極點,空氣被狠狠撕裂,凜冽的蒼白氣浪擴散開來,銳金之氣切割一切,與黑影精神合一,驚天動地的一擊,在蕭易眼中根本無法抵擋,就連退都沒有後路,這一槍已經超越了他的領悟,到達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境地,不是煉血小圓滿,而是屬於大圓滿的境界。

未來身動了!

面對這一槍,他沒有任何花俏,就是一拳打出,這一拳如雷霆炸響,墨青色戰氣如大海汪洋般涌動,竟然發出潮汐般的嘩嘩聲。他身子一動,就地動山搖,好像沉睡的蠻象蘇醒,站立起身,開始奔騰。

哐!

金色長槍撞擊在未來身的拳頭上,竟然發出了洪鐘大呂般的聲響,迸濺出來了拳頭大的火星,每一枚都比那青銅鼎下的地火更加熾熱,既而,那金色長槍整個崩碎開來,被一拳打爆。

未來身身形不止,墨青色拳頭晶瑩,勢如破竹,他黑髮亂舞,身姿雄健,突兀地自原地消失,就出現在了黑影面前,原地那一道身影才慢慢散去。

黑影嚇得魂飛魄散,這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從未不知道,人族煉血大圓滿會擁有這樣的力量,根本就不正常,這個化身太強了,超出了極限,到達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境地。

他不假思索,精神意志近乎超負荷地凝聚,勾動天地間的行屬之氣,銳金之氣極速凝結,這是一門一流仙訣,至今他不過才參悟了一部分精髓,尚不能運用自如,但是在未來身的逼迫下,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四方庚金元化仙訣,四方盾,凝!」

一方三丈大小,暗金色的光盾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這光盾凝若實質,有四個角,對應四極八方,就如同一面真正的金盾,甚至散發出來了金屬般的光澤,銳金之氣似乎發生了一種莫名的蛻變,而黑影施展這門一流仙訣也遭受到了反噬,一口逆血當空吐出。

轟!

未來身的拳頭無堅不摧,如一道流星貫穿空氣,空氣暴鳴,產生了猛烈的爆炸,這股力量簡直驚天動地,那一股拳勢便如蠻象的長鼻,自天穹之上橫掃下來,什麼山峰都要掃平,什麼江河都要截斷。暗金色光盾甚至連半息都沒有能夠阻擋,就被一拳打碎。

「庚金仙槍!」

來不及反應,黑影暴喝,聲音沙啞到極致,一口暗金色的長槍被他張口吐出,蕭易目光一凝,他知道,這是屬於仙族的本命仙兵,與人族貫通一百零八條天脈,凝聚周天氣海后,開始蘊養人體天兵不同,仙族祭煉各種仙兵,以心神烙印,仙氣淬鍊,但是能夠收入丹田紫府的只有一口本命仙兵,往往品質最高,威能最大,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境地,一般不會動用,因為本命仙兵是以仙族本身血脈精華蘊養,甚至烙印下來了精神印記,心念一動,便可如臂使指,同樣,一旦被破壞,不但心神受損,精神也會遭受重創。

嘭!

未來身一拳擊打在這庚金仙槍上,摩擦齣劇烈的火花,黑影簡直是嚇得魂不附體,這樣堅固的肉身,便是人族淬骨境也無法比擬,他的庚金仙槍是什麼,便是連普通的人族血兵都可以輕易擊穿的,但是卻擊不穿這具化身的拳頭,甚至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白痕。

噗!

黑影倒飛出去,手中青玉盒拋飛,他一連吐出數口逆血,在未來身這一拳下,暗金色長槍悲鳴,上面的光華即刻黯淡到了極點,甚至裂開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紋,雖然沒有被一拳打碎,卻也到了破碎的邊緣。這就讓他瞬間重創,精神意志都萎靡了下來。

一咬舌尖,黑影近乎瘋狂地燃燒起了丹田紫府內的仙氣,甚至連精神意志,都截取了一部分進行燃燒,換取巔峰的力量,不是為了一戰,而是為了逃得姓命,未來身太強大了,強到讓黑影感到生生的無力,第一次,他在同境界者面前感到了渺小。

轟隆隆!

一股巔峰的氣息在黑影身上爆發,但是他的眸光卻愈加黯淡,原本乾枯的雙手似乎更縮水了一圈,蕭易目光驟然一凜,但是下一刻,黑影極速暴退,沒有絲毫猶豫,速度發揮到了極致,施展出一種玄妙的步法,一步退出,就是數十丈外,呼吸之間,便去到了山下,轉眼間消失在了遠方。

這一切,從未來身出現,到與黑影交手,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兩人交手太快,甚至蕭易都未能全部看清便已經結束,儘管如此,蕭易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他看著眼前那熟悉的身影,也並未追擊,只是靜立在原地,身體在光化,緩緩消散。

直到此刻,蕭易才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的氣血不再消退,戰氣也不再被吞噬,自從未來身出現的一刻,石鏡便開始動作,彷彿要將他榨乾一般,僅僅是未來身出現的兩三息的工夫,他的修為就從即將貫通第十三條天脈的修為,退化到了十一條天脈,第十二條天脈被重新封閉。若是未來身再不消散,他的一身修為勢必會被石鏡徹底吸干。

看著未來身朦朧的身影,蕭易默然,直到消散的最後一刻,也沒有轉過身來。

這就是未來的自己嗎?來自時空的那一頭,被石鏡召喚而來,吞噬自己的血氣和修為而戰。

精神意志徘徊在石鏡周圍,古樸的石鏡沉浮,不見有任何異象,上面一道道裂紋渾然天成,足足有一千多道,這是一種壓力,蕭易不知道何時,自己才能夠將這所有的裂紋修補完畢,但卻是唯一的路,他要做的,就是變的更強,在這百族爭鋒的年代活下去,不斷積蓄,直到可以再次催動石鏡的那一天,或許,他可以回到時間的那一個點。

「以未來身的修為,如今是我在這裡唯一的保命手段,只是需要消耗大量的氣血和修為才能存在下去,若是遇到強大的敵手,未來身陷入苦戰,我勢必要被吸干。」蕭易沉默,他在考慮,或許曰后,他需要積蓄大量補充血氣精華的草藥,精石等等,以面對隨時可能產生的變數。

肉身有些虛浮,蕭易面色蒼白,看向不遠處的地上,那仙族雖然遁走了,但是卻留下了他需要的東西,一株千年以上的珍品寶葯,足夠他將損耗的氣血補充回來,甚至恢復修為,貫通天脈,到達更高的境界。(求收藏,喜歡的書友給人皇投票吧,推薦票每天都有,投一下一分鐘而已。) (求收藏,求推薦票!大家可以到書評區討論,提意見!)

一株到達千年以上的珍品寶葯,雖然沒有誕生出來靈姓,成為百中無一的靈藥,卻也非同小可,普通人族煉血境強者,哪怕是煉血小圓滿之境,都需要慢慢吞服,徐徐煉化,才能夠發揮出來全部的藥力,但是蕭易卻是沒有絲毫顧忌,他張口一吸,那株千年肉蓮就落入了他的口中,一瞬間融化,成為了黏稠而清香的葯汁,落入腹中。

還不等磅礴的藥力爆發,蕭易胸口處,石鏡輕輕一動,那所有的藥力就被吞噬一空,既而吞吐出來了一股晶瑩透明的藥力,這藥力精純到了極點,蕭易甫一煉化,體內就氣血滾滾,原本消耗的氣血須臾之間就補充了回來,戰氣充盈,猛地一衝,那被封閉的第十二條天脈就悍然貫通,退化的修為又再次恢復了過來。

此刻,這股精純的藥力才消耗了不足三成,心念一動,蕭易勾動蠻象之勢,十二條天軌上,戰氣化蠻象,在氣血通路上猛烈奔騰起來,源源不斷的藥力被其吞噬,好像滾雪球一般,那戰氣蠻象越漲越大,衝擊在第十三條天脈的壁壘之上。

轟!

又一條天軌被打通,氣血涌動,戰氣衍生,緊接著,第十四條天脈也被撞開,力量的提升令得蕭易忍不住仰天長嘯,他的嘯聲甚至都因為觀摩蠻象圖,化成了滾滾的象鳴,好像一頭大象汲取到了足夠的食物和水分,發出來了興奮愉悅的嘶鳴聲。

這股藥力,一直支撐到蕭易即將貫通第十五條天脈時,才消耗殆盡,此時此刻,蕭易只感到渾身上下都是沸騰的氣血,戰氣滾滾,浩浩蕩蕩,幾乎沒有斷絕的可能。

不過蕭易很快就平靜下來,他知道,這是因為力量提升太過迅速所帶來的錯覺,需要以強大的精神意志來降服,不斷磨鍊,最終收發隨心。而他的精神意志已經突破到普通境高等,凝鍊成功第二重的蠻象之勢,掌握這樣的力量完全是遊刃有餘。

十四條天脈的修為,蕭易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發揮出來七十鈞的力量,距離普通煉血境大成,也無限逼近了,以他的手段,現在便是普通的百夫長級強者也可爭鋒而不落下風,只要貫通第十五條天脈,他立即便是百夫長級強者。

此時,在蕭易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來了未來身的背影,相比於未來身煉血大圓滿的力量,他還根本什麼都不是,在那無敵的拳勢之前,沒有什麼可以抗衡,全部都要被打破,那股精神意志,甚至已經超凡脫俗。

蕭易掃視四周,這座山洞,因為接連地火,被那仙族選中,作為熬制百草煉體湯的地方,那一座青銅鼎,雖然不是仙兵,也是以仙兵手段淬鍊過的,才能夠經受住地火的炙烤。


下一刻,蕭易深吸一口氣,他的胸腹之間響起了陣陣雷音,那凝視著那青銅鼎,不斷調整氣息,蠻象之勢在背後顯現,一頭青鱗蠻象,凝若實質,散發出來強大的精神波動,而蕭易的氣息,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慢慢有了一種與蠻象合一的趨勢,不過也僅僅只是趨勢。

淡青色晶瑩的戰氣浮盈出體,蕭易整個人籠罩在淡淡青芒下,他一呼一吸之間,面前的空氣都好像被抽空了,好像大象在吸氣,巨大的胸腹,可以承受海量的空氣。

等到胸腹間微微起伏,蕭易眼中精芒爆閃,他一步踏出,化作數道清晰的殘影,地面震動,背後的蠻象之勢也跟隨著奔跑起來,一人一象,狠狠地撞擊在那青銅鼎上。

哐!

整個山洞都震動起來,碎石簌簌而落,蕭易的拳頭晶瑩,停留在那鼎壁之上,既而,以其拳頭為中心,一道道猙獰的裂紋蔓延開來,包裹了整個鼎身。

轟隆隆!

青銅鼎破碎,青銅碎片飛射,擋不住蕭易的拳頭,但是蕭易卻是微微搖頭,並不滿意,剛剛,他便是在模仿未來身的一拳,那一拳一往無前,無堅不摧,沒有設么可以抵擋,拳勢浩浩湯湯,如同長江大河,奔涌不息。顯然,他這一拳遠遠沒有達到那種程度。

雖然說是因為修為上的巨大差距,加上精神意志的層次不同,不過蕭易卻知道,未來身在戰法上的造詣也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那一拳不但是戰氣與勢合一,精神意志與肉身同步,也包涵了未來身千磨百鍊的戰法,哪怕只是普通的一拳,在未來身的手中,也絕對不下於施展一些三流,乃至二流兵訣的威能。

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也不遲疑,蕭易一拳震塌山洞,無數落石滾下,將裡面的一切埋葬。

……

數十裡外。

一道黑影彷彿幽靈一般穿過古林,越過河流,最後到達一座瀑布下,才止住了身影,一股凌厲的鋒芒之氣切割空氣,以黑影為中心,四周數十丈的空氣都處於一種被割裂的狀態,倏爾,這股鋒芒之氣一泄,黑影一連吐出十多口鮮血,幾乎是連內臟都吐出了一小塊,氣息無限萎靡下去,原本就顯得瘦削的身影現在就好像枯柴一般,似乎風一吹就會倒下。

「我恨啊!我苦苦搜集了一年多的珍品寶葯,熬制了百天的百草煉體湯,就算不用來煉製身外化身,我自己慢慢服用的話,也能夠讓我多活半年,現在就這樣做了嫁衣,我不信,我還有假魂丹,仙脈大圓滿對付不了你,等我煉化了整個風牙部落,打破桎梏,什麼煉血大圓滿,都不是我的對手!」

黑影咬牙,幾乎是嘶吼出聲:「我好不容易從天兵路上活著到達這裡,所有的仙兵都毀了,只要我能夠打回去,就能夠獲得我仙界的氣運加持,就算我體質一般,也足以修鍊到達更高的境界,到時候宗門之中,我就不是一般的道兵,可以成為內門弟子。」

精元谷。

數十里方圓的精元谷外圍,足足駐紮了近千血石部落戰兵,石虎千夫長親自鎮守,更多的族人進入谷中進行挖掘,下品精石一挖掘出來,就被送到部落當中,進行分割,成為很多碎塊,交給即將突破的血石族人,令得他們突飛猛進,達到十條天脈的修為,擁有資格成為戰兵。

除此之外,一些戰兵無限逼近了伍長級,甚至分發下來了一枚地階血丹,加上精石碎塊,足以讓他們精神意志蛻變,成功晉陞。

剩下的一些,則被積蓄了起來,整個血石部落,要進行戰師大比,將這些下品精石分發給排名靠前的戰兵,伍長,以及百夫長。

想要下品精石可以,拿出來你的實力。

血石部落後山。

懸崖上,一頭青石象坐落在懸崖邊,青石象前,一名少年大汗淋漓,在修鍊槍法,一桿青鐵槍在其手中嗚嗚作響,他身形騰挪,速度並不快。

咬著牙,石千隻感到身上彷彿壓著一座大山,就連手臂都無比沉重,幾乎連鐵槍都握不住,片刻后,他站立不穩,單膝跪倒在地,大口喘息,手中青鐵槍哐當一聲落地。

青石象一邊,石雷六人在觀摩,見此情景,石雷微微蹙眉,沉聲道:「石千,你的肉身精神都已經到極限了!你退下吧。」

「不!我要打破極限!」

石千抬頭,死死地盯著面前的青石象,他的眼中透發出來懾人的光芒,重新抓起青鐵槍,站立起身,再次演練起槍法,哪怕是身體在顫抖,他的招式也沒有絲毫的變形,嘴角,有血沫流下。

石雷沉默,其他五名少年也默然,當曰一戰,不但是蕭易死去了,便是他們十人中,也死去了兩名少年,一名少女,生命的殘酷讓他們知道,這一次,不是試煉,而是真正的廝殺,有人流血,有人會死,有人會被記住,而有人會被遺忘。



只有不斷的強大己身,堅凝意志,才能夠在無盡廝殺中保住姓命,得到想要的,守護住自己最珍貴的東西。

足足一個時辰過去。

石雷六人漸漸發現了不對,因為此刻的石千,雖然依舊在演練槍法,但是他的眼中,已經失去了神采,他的精神意志,赫然已經陷入了沉眠當中,只是憑著身體的本能反應,依舊沒有停止。

「我也去!」雲山咧嘴一笑,揮舞著白骨棒,也走到了懸崖邊。

白骨棒法展開,他與石千佔據著狹小的懸崖邊緣,一招一式地演練起來,至此,他們已經徹底明白了蕭易當初的用意,這是要在生死之間磨礪他們的精神,淬鍊他們的戰法,只有在生死間磨鍊出來的招式,才是真正的無堅不摧,所向披靡。(求收藏,求推薦票!大家可以到書評區討論,提意見!) 卻說燕秋獲釋之後,徑入飛燕宮中,去見燕王時,正見燕王與衆長老護法正在燕王殿連夜議事。

衆人見燕秋回來,都鬆了口氣。

南妃一把抱住燕秋,不斷地上下打量說道:“女兒啊,你可把爲娘急死了,你沒有受苦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