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新年沒想到母親竟然會關心丈母娘,猜想多半跟那次兩個人單獨見面有關,也不清楚丈母娘給母親灌了什麼迷魂湯。

好在母親也不是省油的燈,並不是隨便就能被什麼人糊弄,想必丈母娘的「迷魂湯」肯定對她有利。

「也沒什麼病,就是有點不舒服。」李新年敷衍道。

「那要不要我抽時間去看看?」章梅猶豫道。

李新年當然希望母親和丈母娘能夠冰釋前嫌,只是譚冰身體好好的,之所以沒有參加潘鳳的葬禮是因為沒有受到邀請,這種理由也說不出口。

「算了吧,又不是什麼大病,休息幾天就好了,你自己大著肚子,還是在家裡多靜養吧。」李新年猶豫道。

章梅紅著臉嗔道:「你這小兔崽子倒是挺心疼媽的,我還確實有點累了,老秦要是回不去的話,我打算先回去了。」

李新年趁機說道:「我看門口停滿了高檔轎車,不知道今天潘家都來了哪些了不得的人物。」

章梅一臉誇張地說道:「哎呀,我看有點身份的人都來了,聽說好幾個人都是省裡面的領導呢,市裡面的領導就不用說了。

對了,還有本市的一些社會名流,從早晨到現在,都不知道走了多少批了,說實話,潘鳳也沒有一官半職,當醫生能當到這個份上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李新年見母親一臉羨慕的樣子,沒好氣地說道:「要不然怎麼叫神醫呢,你當然不能跟人家比。」

章梅有點不服氣地說道:「那不一定,俗話說術有專攻,我好歹也在婦科侵淫了幾十年,對一些疑難雜症也有自己的體會,在某些方面也不見得就比潘鳳差。

就說謝萍吧,她的婦科病連潘鳳和老秦也沒有幫她治癒,前些日子她來女子醫院做檢查,我給她看了一下,然後開了一個秘方,她今天說效果特別好,連老秦都不得不服。」

李新年驚訝道:「哎呀,媽,沒想到你還有秘方啊,該不會是祖傳的吧?」

章梅嗔道:「什麼祖傳的,你的祖上出過醫生嗎?這可是我幾十年積累的經驗。

說實話,我這個秘方不知道治癒了多少人呢,只不過我們醫院的院長心胸狹窄,不願意宣傳我,不然我也早就是有名的專家了。」

李新年乾笑道:「這也不能怪你們院長,要怪也只能怪你們醫院檔次太低,找你看病的都是普通老百姓,不管治好多少人,也沒人替你歌功頌德。」

章梅哼了一聲道:「我也不要那些虛名,否則早就跳槽了,在我看來,毛竹園不過是靠祖上的秘傳,並且走的還是偏門,不見得能蹬大雅之堂,否則怎麼連謝萍那點毛病好幾年也治不好呢?」

「偏門?」李新年疑惑道。

章梅擺擺手,說道:「說了你也不懂,中醫的門派多了去了,難道你沒聽說過旁門八百左道三千嗎?如果把這些門派稀奇古怪的招數都算起來,毛竹園也算不上什麼。

只是盛名之下就是有人相信,好像毛竹園治不好的病就再沒人能治了似的,實際上潘鳳最擅長的並不是臨床治療,而是對中草藥的研究和栽培。」

李新年笑道:「媽,你跟潘鳳也不認識,更談不上了解,這些都是老秦告訴你的吧,看來,老秦好像對毛竹園的醫術也有點不服氣啊。」

章梅嗔道:「難道我自己就沒腦子嗎?我對中醫起碼也懂點皮毛吧。」

正說著,李新年的手機忽然想起了一聲微信鈴聲,急忙掏出來看了一眼,沒想到是姚鵬用保密手機號碼發來的一條微信。

「媽,時間也不早了,你要是累的話就趕緊回去休息吧,老秦還不知道會折騰到什麼時候呢,我過一會兒也走了。」李新年說道。

章梅看看錶,說道:「哎呀,都六點鐘了,確實該走了。」頓了一下,又說道:「對了,哪天你帶顧紅來別墅吃頓飯吧。」

李新年擺擺手說道:「行啊,到時候打電話吧。」

章梅進去之後,李新年打開了微信,只見上面只有一句話:在什麼地方?

李新年一愣,不明白姚鵬為什麼會關心自己在什麼地方,猜想他有可能有什麼事情要約自己見面,並且應該是有什麼急事。

於是回復道:我在毛竹園,潘老太太去世了,四十分鐘之後趕回去。

不一會兒,姚鵬回復了一句讓李新年莫名其妙的話:有債主上門討債,先找個地方躲躲,千萬別回家。

債主上門討債?

李新年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仔細想想,自己沒欠過什麼人的債啊,就算欠債也沒必要躲吧。

忽然,一個念頭閃過腦際:難道是徐世軍的債主找自己討債?

不可能啊,雖然自己是徐世軍的老闆,可冤有頭債有主,他們憑什麼找自己討債?聽姚鵬的語氣好像債主已經去了家裡似的。

千萬別回家?這分明是一種警告。

姚鵬怎麼會知道債主上門討債,就算上門討債有必要躲起來嗎?閑人,姚鵬說的這個債主很可怕,應該對自己有巨大的威脅。

姚鵬這是在用一種隱喻在向自己示警,所謂的債主肯定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債主。

如果真是徐世軍的那些債主威脅到自己的安全的話,姚鵬根本沒必要讓自己躲起來,他做為警察完全可以採取保護措施,怎麼一個警察反倒會害怕討債的人呢?

警察。姚鵬嘴裡的債主應該是指警察。可即便是警察找自己,姚鵬為什麼要讓自己躲起來呢?難道周興海找到了自己在毛竹園見戴山的證據?

正自忐忑不安,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急忙看看來電顯示,沒想到是丈母娘打來的。

剛接到姚鵬的微信,丈母娘就打來了電話,難道是巧合?

。 仇恨的種子一旦種下,便會愈演愈烈,最終不受控制。

自從凌冉來了內舍之後,內舍之人這才知道,原來沈雲鶴還有一個『弟弟』啊……

甚至沒有想到沈雲鶴竟是沈家庶子,而她沈凌冉才是沈家嫡子!

沈雲鶴是內舍的優等生,老師口中的好學生,自然看不慣他的人大有人在,就免不得被人落井下石,拉踩地說上幾句他庶子的身份。

而沈雲鶴根本無從反駁,因為他們說的是事實!

他確實是庶出……

凌冉自然是知道這些流言蜚語的,可是她偏偏視若罔聞,在座的同窗又非愚蠢之輩,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兄弟』兩人面和心不和。

旁人自然也願意看這種笑話。

凌冉到了內舍后發現,即便是身在內舍,也算不得什麼。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亘古不變。

凌冉看着鄰座坐着的同學,看樣子只有十歲左右的樣子,表示很受打擊,看來無論是哪個時代都不缺神童啊。

況且小神童都在用功讀書,她又有什麼理由偷懶呢?

到了內舍後學習的東西可就多了,除了基礎的四書五經以外,還要學習君子六藝,也就是禮、樂、射、御、書、數。

這六藝中凌冉最擅長的數,其次是書、樂、射、禮、御。

御是指駕馭戰車的技術的培養,這東西她壓根就沒機會接觸,不過現代的駕照她是有。

內捨得夫子宋老,雖是花甲之年,但身子骨還算硬朗,不同於徐夫子的嚴謹,為人還算和善,一副鶴髮童顏的模樣。

聽聞他曾是前朝元老,告老還鄉后便來了白麓書院當夫子。

從外舍升上來的除了凌冉還有兩人,宋老夫子還不知道他們三人水平如何,故而問了每人這樣一個問題。

「你們為何讀書?」

內舍的學生們一副瞭然的模樣,很明顯他們也被問過同樣的問題。

「為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另外兩人不假思索,便脫口而出。

可凌冉卻保持沉默。

宋老夫子並不意外的點了點頭,他們說出這個答案也是於情於理,他見三人中還有一人並未回答,便抬起頭看向她,就連沈雲鶴也看向她。

來這裏讀書的,有哪個不是為了功名利祿?

來這裏裝什麼沽名釣譽之輩,只會讓人笑掉大牙。

「你可是與他們的說法不同?」

凌冉思索片刻,點了點頭。

宋老夫子不免多了幾分興緻,「哦?不妨說來聽聽。」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回夫子這就是學生讀書的初衷。」

眾人聽聞心頭一震,她說出了多少讀書人的心聲啊。

宋老聞言,收起了原本的漫不經心,再次仔細打量眼前的學生,面容精緻而稚嫩,不過一青蔥少年。

面對宋老的打量凌冉絲毫不露怯,坦坦蕩蕩,大大方方,端的是君子之風。

半晌過後,宋老哈哈大笑道:「當真是後生可畏啊,老夫已經有很多年不曾見過你這般口氣狂妄的後生了。」

「學生不敢。」凌冉謙虛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兩分鐘前。

他們還是六位皇級巔峰,在這裡將黃泉等人團團圍住。

他陳天戰還是意氣風發,宛若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

可短短一兩分鐘的時間。

六位皇級巔峰,其中四位都跪倒在對方的面前,惶惶如狗般的求饒。

這讓陳天戰的心裡絕望了。

六對三的情況下,他們必勝。

可如果這四位都跪了,就只剩下他和黑鷹兩人的話,那他們半點贏的希望都沒有。

肯定會被對方,狠狠的碾壓致死的。

所以,陳天戰的臉色慘白如死,找不出半點的血色。

「不,不……你們都給我站起來,站起來啊。」

「就算他真的是神龍殿的人,他也只不過是一個人罷了,咱們有六個人啊……咱們一起圍攻他們,咱們必勝的。」

「你們四個都給我站起來,都給我站起來,做好戰鬥的準備,快啊,快啊!」

陳天戰聲嘶力竭的吼著,眼珠子都快要爆出來了。

他大吼的時候,額頭上的青筋也在暴起。

此刻的他就宛若是發了瘋似得,在這裡垂死掙扎著。

「你們快點起來,快點啊……沒聽到少主的話嗎,你們站起來……咱們六對三應敵,咱們必勝無疑啊。」

黑鷹也緊隨其後的大喊著。

但無論他們如何叫喊,也無論他們說什麼。

跪在地上的這四位,已經是被神龍殿,五大金剛之首的黃泉,嚇得破了膽,根本就不敢站起來。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

現在誰站起來,誰就是神龍殿的敵人,那就是死路一條。

「呵呵,真以為……神龍殿的人,就只有我自己嗎,沒見識。」

聽到陳天戰和黑鷹的大喊大叫。

黃泉不屑的開口。

嗯,什麼?

陳天戰和黑鷹陡然愣住,他們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黃泉,然後目光落在秦無爭和葉天傾的身上。

「難,難……難道……他們也是神龍殿的人?」

轟隆隆!

陳天戰徹底的站不住了。

他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只不過和其它四位,跪在地上的不同,他跌倒后便是又掙扎著站起身來。

「胖子,到你出馬了。」

黃泉看了眼秦無爭。

「嘿嘿!」

秦無爭嘿嘿一笑。

旋即便看到他往前走了一步,漫不經心的說道:「自我介紹一下,俺是神龍殿五大金剛的最後一位,小弟秦無爭……各位大哥,多多關照,多多關照。」

自我介紹的時候。

他的臉上還掛著憨態可掬的笑容,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

然而!

在聽到他的自我介紹后。

陳天戰等人卻是驚得要死。

什麼?

這死胖子,也是神龍殿的五大金剛之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