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奇雖然是下人出身,但也知道受人點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的道理。

在他看來,有仇必然要報,但有恩也必須要報,這才是真性情,真好漢!

飛身來到楊府前院,離的老遠就聽到一陣兇猛的狂笑之聲,李雲奇心中一驚,就知道是那地牢之中的怪人破牢而出了!

「我巴通天在說一次,如果你們現在把千年血參給我交出來,我可以饒你們不死,如若不然我就要血洗你們楊家,把你們所有人全部殺死,一個都不留!」

那地牢怪人爆喝一聲,一掌推出,氣流如海浪一般轟擊過去,把楊家眾多弟子打的人仰馬翻,狼狽異常。

「原來那怪人叫巴通天!他卻不知那千年血參己經被我所吃,就算把楊家真的血洗恐怕也沒用了。」

楊石這時跳了出來,吼道:「巴通天,楊家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識相的快點回到地牢之中,如若不然等到我家主楊戰天回來,你必死無疑!」

「哈哈哈……楊石,你就不要在痴人說夢了,就連我這被關在地牢之中的人,都知道楊戰天己經是凶多吉少了,你又能騙的誰來?即然你想擋我道路,我就拿第一個開刀,給我死!」

巴通天身體一震,全身真氣震蕩,近千斤的鐵鎖與鐵鏈全部都飛舞了起來,身形一動,只是一個剎那就來到楊石近前,一拳就轟擊而出。

楊石也同時出拳,砰的一聲巨響,拳拳相對之間,楊石的拳頭被巴通天生生擊爆,化為紅白相間的血肉之花散開,人也倒飛了出去,跌倒在地昏死了過去。

他的實力與打通十九條經脈的楊信都差了許多,更別說是經脈全通之境的巴通天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

「楊石!」

楊戰峰一見,眼晴都紅了,與幾個楊家的忠心的高手一起上前,但還沒來到近前,就被巨大的鐵鏈抽中,全部被擊倒在地。

「楊家除了楊戰天與楊雲宗之外,都是沒用的廢物!你們一起上吧,省的浪費我的力氣。」

巴通天聲音如同獅吼,震的整個楊府都嗡嗡直響,楊家眾多弟子驚駭萬分,在無一人敢在上前。

「巴通天,你不要太狂妄了,你以為楊家真的沒人了?」

話音一落,一個白衣勝雪的少女從半空之中落下,單手化掌,真氣爆發,一掌就向巴通天印了下來。

(看到這裡的人證明你我有緣,請收藏此書吧!) 出手的這名白衣少女正是楊清影,關鍵時刻,她再次出現,挽救楊家。


砰!

她的一掌正擊在鐵鏈尾端的鐵球之上,把那生鐵鑄成的鐵球都生生打裂,顯現出無比深厚的內功。

但她也被巴通天強勁的內功真氣震的全身一顫,經脈之中的真氣差點散亂,好在她是先發制人,全力一擊,如若不然肯定要吃虧。

「哈哈哈……你這小丫頭到是還有些實力,居然是寒冰玉體的體質,怪不得能修鍊到這樣的境界,但是想要阻我巴通天還是嫩了一點,來來來,今天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是否真的能與我抗衡!」

巴通天說話之間,周身內功真氣震蕩,氣功爆炸,連續崩出三拳,向楊清影轟擊過去。

此刻楊清影的身體還在半空之中,在加上那巴通天出手非常之快,所以根本躲避不過去,只能硬接。

砰!砰!砰!

三掌硬撞,楊清影在空中,連翻幾個筋斗,最後落在地上,連退出七八步才站穩身體,嘴角同時流下一絲鮮血。

而那巴通天全身氣功鼓盪,身如磐石一般,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嗯?你這丫頭怎麼會我六陽一氣功的煉功法門?」

巴通天沒有在動手,而是疑惑的看著楊清影問道。

「難道說那個送飯的小子是你派來的?其目地就是為了學到我的武功?」

巴通天上前一步逼問道。

他是何等人物,只要稍微一思索,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此人雖然長相兇悍粗魯,但心思卻是非常細膩。

「巴通天,你猜的沒錯,正是如此。你也看出了我是寒冰玉體的體質,所以必須要修鍊至陽至盛的功法,才能調和自身,藉此來打通經脈,要不然是無法寸進的。」

楊清影直言道。

她言語之間也不隱晦,在這樣的人物面前,說什麼假話都是多餘的,還不如就實話實說。

聽到這裡,李雲奇心中算是真的明白了,在這些人的眼裡,自己一直都是一個棋子,一個極為微不足道的棋子,就算是死了也無關緊要,沒有人會真的在乎他。

好在他福緣深厚,每每化化險為夷,不但沒死,還得到天大好處,憑藉他現在的實力,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人隨意抹殺了,至少想跑還是能跑的掉的。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悲哀,一個身為小人物的悲哀,在這楊府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像他這樣的小人物至死都沒明白到底自已是怎樣死的,到底是因為什麼死的。

但是他還是對楊清影懷有著感激之情,不管她是出於什麼樣的目地,是不是真心,還是假意,但畢竟她還是幫他了,沒有她開始的解圍贈丹,自己不可能有今天。恐怕不是死在楊滿的手中,就是被那巴通天給打死了。

「嗯,你這丫頭還算是老實,也頗有手段,既然你學了我的功法,也算是與我有緣。那我就委屈一下吧,娶了你,與我雙修,你能得到更大的好處,就算是打通全身經脈,也不是不可能!」

巴通天大言不慚的說道。

「讓我隨了你?恐怕你還沒有這樣的實力。」

楊清影眼晴一豎,從中爆發出森森的殺機。

「怎麼?你還不願意?我巴通天看上的人沒有誰敢說不願意的,你居然敢!那我也只能來硬的了,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巴通天話音一落,五指一張,大手猛的向楊清影抓了過去。

這一抓之勢無比威猛,另人窒息,如果換成普通人恐怕這一下就要昏死過去。

但是就在要抓到楊清影的一剎那,就見她臉上現出一絲詭異的微笑,隨後化為為一縷殘影,竟然躲了過去。

緊接著,巴通天就感覺到一隻玉手帶著無比兇猛的力道,從他的頭頂上拍擊下來,如果被打中,就算是他也要受到致命的傷害。

連忙把頭一擺,躲過攻擊,反手又是一抓,向楊清影抓了過去,但還是抓到一縷殘影,楊清影的真身早以閃了出去。

「千幻絕影步!你到是有一些底蘊,但是修為還是差了一些!」

巴通天此刻算是明白了,這楊清影並不簡單,雖然還沒有打通全身經脈,但自己要想把她拿下,還是要費上一番手腳。

「烈火神拳!」

巴通天全身氣勁一鼓,雙拳立刻變的通紅,凌厲炙熱的拳風爆發出來,向楊清影籠罩而去,帶起一起狂飆,好像龍捲風一般旋轉絞殺。

楊清影本來身形靈動,詭異非凡,但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也變的有些懈怠,速度減緩下來。

不但如此,在她的耳朵,眼睛之中全部都是火紅的勁風,怒號呼嘯,一時之間,竟然有些睜開不開眼睛,耳朵嗡嗡作響,在這巴通天的攻擊下,完全失聰,失明。

這才是這巴通天的真正實力,比起剛才來,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足足多了一倍。

顯然先前的動手,巴通天是本著玩弄的態度,並沒有完全下殺手。

打通十九條經脈與打通二十條經脈的人簡直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更何況這巴通天乃是快修成內丹的人物,同樣是打通全身經脈的楊雲宗也不是他的對手。

在這英招城之中他也只忌諱城主楊戰天,就算也修成內丹的王家家主王海川,他都不懼,因為內丹境的高手也有高低之分。


楊戰天屬於是修成內丹很多年的人,而王海川是剛剛進入內丹境,兩人之間有很大的差距,這也為什麼楊家能成為英招城霸主的原因所在。

「楊清影,今天我就把你的武功先給廢了,然後在把你收為**,讓你日日與我雙修,為我增強功力,哈哈哈哈!」

巴通天發出一陣狂笑,一拳爆發,氣勁籠罩楊清影周身各處大穴,要把她的經脈生生震斷。

到了此刻楊家所有人知道,楊家算是完了,楊清影如果被廢,那麼楊家在也沒有一個能夠支撐門面的人,別說是對抗王家,就算是家族之中逆反的楊信也無人能壓制了。

楊清影也知道自己恐怕是要凶多吉少,落入這巴通天的手中,被他糟蹋,簡直是生不如死。

「就算是死,也不能遭到羞辱!」

楊清影的性格非常剛烈,見到是如此結果,就要自斷心脈,了結性命。

但就在她想要動還沒動的時候,突然就聽到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二小姐不要驚慌,我來救你!」


在楊清影驚訝的目光中,只見在楊家眾多弟子之中,突然踏出一個人來。巴通天的眼光立刻緊縮,拳鋒一收沒有在下殺手。

「你是誰?敢在我巴通天的面前強出頭,看來你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了!」

巴通天居然一下沒有認出李雲奇來。

也不怪他沒有認出, 幸運寵婚︰君少的密寵甜妻

而現在就不一樣了,先是打通十二條正經不說,就說他修鍊了白骨血魔功,氣質己經與之前完全改變,就連身材都比之前變的高大了許多。

尤其是他接收了那枚五角星珠一樣的法寶,時時刻刻都能接收星辰之力在淬鍊身體,洗滌雜質,身體變的無比純凈,根基無比雄厚,修為也步步升高,尤其在他的眉宇之間流露出一股亦正亦邪的神秘氣息,讓人有些捉摸不定。

「前輩,短短數日,難道你就己經不認得我了么?」

李雲奇從人群之中踏出,一步一步,來到了近前。

他的腳步十分沉重,咚咚直響,每踏出一步,整個楊家大廳都似乎伴隨著聲音微微的震動起來,顯示出十分雄渾的實力。

「這是誰啊?咱們楊家何時又出了一個這樣的人物?」


「這人好像不是咱們楊家的人吧,我根本就沒見過他。」

「不對,我認識,他是咱們楊家的一個下人,從小就被賣到這裡,前一時間還在習武場負責打掃衛生的活計。好像叫什麼李雲奇。」

「不可能,一個下人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就算是咱們楊家的眾多弟子也很難找出一個這麼強悍的。」

白色陷阱 ?」

一時間楊家眾多弟子議論紛紛。

「是你?你這小奴居然有了如此實力?不可能啊,不過才一個月的時間,你怎麼可以進步的這樣快?難道說你吃了那千年血參?就算是吃了那種靈藥,你也無法進展的這樣快,在說你也不可能把那千年血參煉化!」

巴通天必竟是絕世高手,還是看出了他就是李雲奇,只不過他不能理解李雲奇是如何在短時間內進步的這麼快。

其實就算是李雲奇本身也不完全了解,他只知道是借住了眉心之中那枚五角星珠的力量,具體是怎樣,他也無法解釋。

「那千年血參的確是被我所吃,不過我能精進到現在這種程度實在是另有奇遇。」

李雲奇實話實說道。

「嗯?我一直想得到的千年血參居然被你吃了?」

巴通天眼神之中露出兇殘的神色,冷笑著說道:「也罷,即然是這樣,那我也只能把你吃了,想必也能起到作用,幫助我進入內丹境的境界。」

話音還沒等落下,巴通天身形猛的一動,雙手由上至下朝李雲奇當頭罩了下來。 這一招直貫,威勢濤天,尤其是纏繞在他身上的鐵鏈也隨之舞動,彷彿千萬毒蛇此起彼伏的吐信,嚇人至極,只一個瞬間,就把李雲奇的退路封了個嚴嚴實實。

纏在巴通天身上的鐐銬,說是為了鎖住他,其實早已成為了他的武器,威力甚至比普通的刀劍都要厲害數倍。

李雲奇還沒等動,就被鐵鏈纏住,瞬間全身就被勒的死死的。

「前輩,你真的一點不念情份,要對我下殺手?」

李雲奇冷冷問道。

「你算是什麼東西,不過是楊府之中的一個下等奴才而已,狗都不如,我之前傳你武功也是想利用你幫我盜葯而已,利用完了我反手就要把你擊殺,你還以為我會對你有什麼情義?。」

巴通天說話之間,不帶一絲情感,出手間十分狠辣。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我和前輩也就不在顧及什麼了!」

李雲奇雙手腕被鐵鏈纏住,卻也不慌忙,雙手猛一運勁上下一翻,蓬蓬!這粗大的鐵鏈猛然斷裂!同時雙腿一併,向外一分,躍了起來,纏腳的鐵鏈也被崩斷。

李雲奇雖然沒有打通全身經脈,但是修鍊了白骨血魔功,又有星辰之力淬鍊身體,筋骨何等的強悍,一拳打在生鐵上,生鐵都要被打裂,這些鐵鏈根本就無法將他束縛。

「給我死!」

巴通天雙手一分,一拳爆發而出,這一拳震的空間都嗡的一聲悶響,直接轟向李雲奇的面門。

「來的好!」

李雲奇也爆發全身力量,一拳轟擊出去,正好迎在巴通天的一拳之上。

轟!

一聲巨響從二人的拳間炸開,李雲奇就覺的自己的胸口彷彿被人用一根巨大的鐵鎚狠狠的砸了一下,全身經脈抽縮,骨骼震蕩,腦袋之中都嗡嗡直響,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猛的滑出,把地面都犁出兩道深深的溝壑。

別碰我,軍少 血海真罡,白骨煉體!」

知道自已受到重創,李雲奇連忙運起白骨血魔功的煉體之法,把傷勢壓住。

這白骨血魔功的最大奧妙就是能把自已的氣血霧化,真元內縮,能夠化解攻勢,就等於是對方攻到了空處一般,能最小化的承受傷害。

不但如此,他還能用本身真元氣血用來淬鍊白骨法身,尤其是他眉心的五角星珠,在他運轉這門魔功的同時,散發大量星辰之力,也能極大的恢復傷勢。

兩個吸呼之間,李雲奇就覺的內傷全無,再次龍精虎猛起來。

「好厲害!巴通天的那一拳,就算我接下來都要被打成重傷,這李雲奇居然這樣就接了下來,而且看樣子並沒有受到什麼重創,他到底是得到了什麼樣的奇遇?難道說家主楊戰天的失蹤與他有關?」

楊清影此刻也十分疑惑。

本來李雲奇也是她布下的一顆棋子,目地就是利用他學到六陽一氣功,讓她能夠打通任脈。

她雖然沒有直接逼迫李雲奇講出功法口決,但是憑藉她的聰明才智,暗中觀察李雲奇平時煉功的運氣法門,就能揣摩出來了。

但另她沒有想到的是,這李雲奇居然短短的幾個月竟能成長成為這樣的程度,雖然境界沒有她高,但是根基異常雄厚,遠遠的超過了她,甚至可以堪比經脈全通之境的絕世高手,這就不是她所能理解的了。

巴通天更是震驚,剛才那一拳雖然把李雲奇震傷擊退,但是他的拳骨也好似斷裂一般的疼痛,要知道他身負千斤重物都行動自如,可見他的根骨有多麼強悍?

現在,李雲奇這個才打通十二條經脈的人居然能把他打痛,可見對方的根骨到底強悍到了什麼樣的地步?就算是他也就不過如此了。

「小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所修鍊的應該是魔道中三大魔教之一,黑暗巫教的絕世魔功,《枯骨法體》。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能把你所修鍊的功~法交給我,我可以放過你一馬,不但如此,我還能幫助你提升修為,你看如何?」

巴通天沒有在動手,向李雲奇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