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飛凝視著浮現在了半空中的匕首,忍不住微微的皺了皺眉。這個東西的形狀倒是像是匕首,只不過,應該是刀刃的地方,卻是奇奇怪怪的扭曲狀,有幾分像是蛇信,要說的匕首,實在是勉強了幾分。只不過,就算是如此,當視線落到了那匕首上方的時候,杜飛還是覺得渾身肌肉猛的一緊,就算是他,也從這裡面感應到一股極其陰寒的危險味道。

這個時候,杜飛倒是絲毫不懷疑,這東西的價值極高了,和這東西比起來,自己手裡的蒼龍逆爪印,似乎也變成了大路貨一般。

「這是…真武靈符?」思索了片刻之後,杜飛才略帶遲疑道。

「做夢!」小白猛的一翻白眼,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道,「真武靈符!?你以為是在說天書啊!那些東西,就算是在玄武大陸之上那些號稱玄宗的超級勢力之中,也未必就有,你覺得我憑我現在這點本事,就能夠煉製出真武靈符來不成?」

「那麼,難道是四品符寶!?」杜飛雖然有幾分失望,還是略微興奮吧。

「怎麼可能!」小白撇了撇嘴,淡淡道,「這不過是六品符寶罷了!」

「六品符寶?」聞言,杜飛微微皺眉道,「這也不錯了,不過,不對啊,我手頭的蒼龍逆爪印已經是五品符寶了,這東西給我的感覺,可比蒼龍逆爪印還要強悍幾分,怎麼才是六品的貨色?」

小白一笑,淡淡道,「我小白親手煉製出來的東西,豈是蒼龍逆爪印那種大路貨可以比擬的!像是蒼龍逆爪印那種東西,多半是宗派傳承之物,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人的手才煉製到了那個地步的!那些煉製之人的等級不同,功法不同,真氣屬性也不同,這麼亂七八糟的煉,能夠將那蒼龍逆爪印煉製成功也算是奇迹了,但是這種東西雜而不純,看起來很厲害,但是未必比得上我這東西!我東西,可是引用了主人你的十方冰魔氣外加冰蓮丹的丹氣,和大量的衍宗之氣,才煉製而成的,雖然等級比那蒼龍逆爪印低,但是因為是一口氣煉製而成的,自然是犀利無雙……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這東西是主人你的真氣煉製而成的,也就是說,這東西,只要你將其煉化了,那麼,它就是你的本命武符了!主人你不但能夠百分之百的發揮出它的威力,而且機緣巧合之下,還能夠令得其不斷進化!」

「武符還能進化?」杜飛周末道。

「這是自然,就算那些傳說中的真武靈符,哪樣不是從九品符器那種大路貨進化來的,最多就是一開始煉製的時候,已經將他們煉製到了符寶的層次罷了!但是想要成為真武靈符,還是得靠機緣和進化了,不過,這些東西可以難說的很,主人你也不要想太多了……你只需要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等你煉化了這東西之後,它的威力,多半比那蒼龍逆爪印還要強悍幾分就是了!」小白撇了撇嘴,一臉無味的彈了彈手。

「比那蒼龍逆爪印還要強悍幾分么?」杜飛聞言倒是微微一愣,不過片刻后,卻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情,思索了片刻之後,他才緩緩的伸出手掌,將那匕首握在了手中。

入手之處,冰涼入骨,如同握著一塊寒冰一般,讓人渾身忍不住微微的抽動了起來,但是就算如此,杜飛也沒有放手,他的視線有幾分火熱,只是喃喃道:「這東西,名字叫做什麼?」 「紫魔刃!」

小白嘿嘿一笑道。

「好名字!」

杜飛輕贊了一聲,旋即緩緩的將這紫魔刃抬了起來,近距離的觀看。而這一看之下,杜飛才發現,這紫魔刃的刀刃之上,竟然還有一絲絲細小的紫色線條,如同蜘蛛絲一般的蔓延而開,幾乎包裹了整柄紫魔刃,看上去如同在這刀刃之上還有血脈一般,極其的奇異。

而杜飛也可以清晰的感應到,這紫魔刃散發而出的那種幽幽寒氣,卻彷彿是從這些紫色的絲線裡面蔓延而出的一般,而若是自己催動的話,說不定這紫魔刃還將爆發出更為強悍的力量。

「主人你可別看這東西目前只有六品符寶的等級,但是你要知道,這遠古妖虎身為妖獸界四大族群之一,自然是強悍無比,而傳說中,那遠古妖虎的渾身異能,就都集中在了這虎魔骨之上,所以說,這東西可是那遠古妖虎一身精華之所在,而那遠古妖虎在隕落的時候,一絲神念估計也融入了這虎魔骨之中,所以,若是主人你運氣好的話,倒是說不定能夠將那遠古妖虎的殘魂召喚出來……」小白眯著眼睛淡淡的說到。

「哦?召喚出遠古妖虎的殘魂?」聞言,杜飛的眼角也是忍不住微微的一抽,他倒是想不到,這看起來沒什麼太過奇異之處的紫魔刃,居然還有這等用處?

「當然,要召喚出這遠古妖虎的殘魂,可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簡單,至少目前來說,我也還沒有想出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夠讓主人你順利的召喚出那蘊含在其中的殘魂,不過,就算是如此,有了那遠古妖虎殘魂的存在,這一柄紫魔刃,可不是普通的符寶可以比擬的了。」小白思索了片刻之後,又略帶遲疑道。

「這樣么……那你有空就想想辦法吧,要是能夠將那遠古妖虎的殘魂召喚出來的話,那麼,我們就又多了一點保命的本錢了。」杜飛思索了片刻,才淡淡點頭道。

「也是,這些天我會抓緊想辦法的,至少在殿前大比落幕之前,我們一定要想出辦法來,雖然說主人你現在的底牌不少的,但是,那雲水龍家也不是省油的燈,手段多幾分,對於我們來說,自然是安全多了。」小白點點頭道。

「嗯。」杜飛點了點頭,又遲疑道,「既然將這虎魔骨拿來煉製這紫魔刃了,那麼剩下的遠古妖虎遺骸,會不會失去作用了?」

「不會,這虎魔骨裡面蘊含的遠古妖虎傳承,我也已經提取出來了,找一個時間,就可以讓你小圓虎試試看了。」小白嘿嘿一笑到,「主人你還是不要擔心太多了,這距離殿前大比可最多只有一天不到的時間了,你還是先抓緊時間將這紫魔刃煉化了吧,雖然這紫魔刃還是無主之物,又是主人你的真氣煉製而成的,但是若是要將其煉製成本命武符,可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容易。」

「嗯,那我現在就開始吧。」杜飛點點頭道。

「這是本命武符的煉製之法,記住了,主人你可不能出錯。你繼續去那丹房之中煉製,我正好研究一下,怎麼讓這小蠢虎也變強幾分吧。」小白笑了笑,旋即小手一點,頓時一股極其玄奧的信息流就出現在了杜飛的腦海之中。

杜飛閉上眼睛感應了片刻之後,才緩緩的點了點頭,此刻距離殿前大比不過一日的功夫了,他可不想在這一日之間,因為煉製虎魔骨失敗,而失去了參加殿前大比的機會。

當下,杜飛倒是沒有多做什麼拖延,而是走進了丹房之中盤膝坐下,深吸了一口氣,右手猛的在自己的眉心之處一點,頓時就有一股股濃郁的精神力傳出,而那紫魔刃也是飛快的漂浮了起來。而幾乎在同時,一股陰寒入骨的寒意也是緩緩的從那紫魔刃之中散發而出,隱約間,還夾著著一陣陣低沉而古老的虎吼之聲。

杜飛盯著眼前的紫魔刃,旋即雙眼緩緩的閉上,心神一動之間,一股股極其濃郁的精神力就夾雜著真氣瀰漫而出,瞬間包裹在了那紫魔刃的身上,隨後就聽到一陣陣的古怪鳴響之上,從紫魔刃上方瀰漫而出。

顯然,那紫魔刃似乎並不甘心就這樣被杜飛煉化,但是卻又因為,它是杜飛的真氣所煉製而成的武符,所以雖然有幾分不甘心,但是卻無法阻擋杜飛的煉化。

而接下來的整個煉化過程,如同水到渠成一般,順利無比。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這煉化的時間,也花去了整整一日,待到了那紫魔刃徹底的臣服下來之後,杜飛才算是吁了一口氣,旋即其眼睛猛的一睜,旋即一咬舌尖,頓時就一口鮮血噴出,直接灑在了那紫魔刃之上。

在鮮血灑上的瞬間,那紫魔刃上方頓時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之味瀰漫而出,直接令得那紫魔刃的刀刃之上,在紫中多了一股淡淡的血腥之色。

而在這等血色成形的瞬間,杜飛也極其清晰的感覺到,在這一刻,這紫魔刃似乎和他有了一種心神相連的感覺,彷彿則紫魔刃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一般。

這等感覺,可是之前得手的武符完全無法比擬的。

感應到了這等感覺,杜飛的視線也是變得火熱了起來,旋即,他已經緩緩的伸出了手掌,輕輕的握在了那紫魔刃之上。

這一次,那紫魔刃入手的時候,雖然還是有幾分冰涼,但是那寒意已經不刺骨,反而令人覺得舒適無比。當然,這等舒適只是對於杜飛而言,若是他使用這紫魔刃發動攻擊的話,恐怕那紫魔刃之中蘊含的寒氣,可以直接令得不少人吃大虧了。

手握著紫魔刃,杜飛手掌一甩,已經一刀向著前方劈下,頓時就聽到一陣極其低沉的破風之聲傳出,而後一股霸道凌厲的勁風狂掃而出,直接在丹房的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而那裂縫之上,此刻還覆蓋這一層薄薄的冰晶,看起來刺眼無比。

見到這一幕,杜飛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旋即心神一動,頓時就見到那紫魔刃竟然直接從他的手掌心之處縮了進去,彷彿變成了他的身體的一部分一般,這等感覺奇妙無比。

「這便是本命武符了么?」感應到了那奇妙的感覺,杜飛倒是忍不住淡點點頭道,這等感覺,可以說是相當奇異,讓杜飛覺得,使用這紫魔刃的話,當比那蒼龍逆爪印不知道要得心應手多少倍。當日,若是自己有這紫魔刃在手的話,那麼面對那狂刀呂余的時候,自己就未必會敗!

「這本命武符,煉化成功不過是第一步,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收在身體之中,日夜用自己的真氣溫樣,這樣的話,那本命武符的威力才會越發的強悍,機緣巧合之下,瞬間進化也不是沒有可能,所以主人,你可要好好的對它了。」在杜飛試驗紫魔刃的時候,那小白似乎也有所感應一般,旋即就閃進了丹房之中,在丹房裡面,它似乎也感應到了杜飛已經將那紫魔刃煉製成功了,所以當下也是微微的點頭道。

「對了,在主人你煉化這東西的時候,我已經將那遠古妖虎的傳承提取出來,然後盡數塞進了那小圓虎的腦海裡面了,只不過,它到底能夠領悟多少,就要看他自己的運氣了。」突然間又彷彿想起了什麼一般,小白突然低聲道。

「哦?怎麼回事?」杜飛微微皺眉道。

「諾,你看!」小白指了指此刻變化成了小貓的模樣,在院落里呼呼大睡的小虎,「那小圓虎自從主人你開始煉化那紫魔刃開始,就一直吵鬧個不停,我被它逼得沒辦法了,只能夠嘗試使用了一些手段,將那遠古妖虎的傳承記憶塞進了它的腦子裡面,只不過,看它這個樣子,多半是還是沒有成功吧。」

杜飛看了小虎一眼,走過去將它抱起來查看片刻,塞進了懷裡,才皺眉道:「這小傢伙不會以後一直這麼昏昏欲睡了吧?再睡下去,豈不是肥死它。」

小白搖搖頭道:「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只不過,我若是料得不錯的話,此刻它多半還在想盡辦法參悟那遠古妖虎的傳承吧,只不過遠古妖虎一族的傳承,可是極其之不簡單,所以我也不看好這小圓虎能夠成功,所以,它的戰鬥力,看來我們暫時還是不要期待的好了。」

「若是失敗了話,它會怎樣?」杜飛遲疑片刻,嘆了一口氣道。

「這個也不好說。不過,不管結局如何,這都是它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們也只能夠等著了,如果主人你有心的話,倒是可以將這遠古妖虎遺骸裡面的精血盡數提取出來,讓其吞服,這樣或許對它有幾分幫助,只不過這樣的話,這遠古妖虎遺骸就算是廢了,再也沒有其他的作用了。」小白思索了片刻,沉聲道。

「嗯,那就這樣吧,將煉製精血方法告訴我。」杜飛倒是瞬間就下了決定,當下他也不遲疑,而是右手一甩,頓時就見到那巨大的丹王古鼎猛的浮現在半空中,旋即砸落到了地面之上,而杜飛手掌輕輕一拍,頓時就見到一股股的濃郁丹火瞬間升騰而起。

見到杜飛瞬間就做好了一切準備,小白也是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旋即閉目片刻之後,卻已經將那煉製之法給了杜飛。

這精血提煉之法,說起來倒是極其簡單,只需要將那遠古妖虎的屍骸分解之後,盡數投入到葯鼎之上焚燒,到了最後,自然就會出現那精血,只不過,精血的價值雖然高,對比起整具屍骸來說的話,價值就很小了,只不過杜飛為了小白,都是也沒有考慮太多。

在丹火的沸騰的燃燒之下,不用多久,那被杜飛和小白徹底分割開來的遠古妖虎遺骸,就漸漸的化為了一堆液體的狀態,旋即在杜飛平淡的視線之中,最後直接化為了兩滴淡白色的血液,緩緩的滴落到了丹王古鼎之中。

右手輕輕一彈,將丹火滅掉,凝視著出現在眼前的兩滴淡白色血液,杜飛也是微微的皺了皺眉,片刻后他才吁了一口氣,因為,在這兩滴所謂的精血裡面,他也隱約的感覺到了幾分狂暴的力量,而這等狂暴的力量之強,就算是他,也覺得有幾分難以想象。

「該不會,龍傲天那傢伙對這遺骸志在必得,所為的,也是這精血吧?」

一念及此,就算是杜飛的眼角也是微微的抽了抽。 「應該不是吧,這遠古妖虎遺骸對於那龍傲天來說,應該是有大用的,若只是為了這精血的話,倒是不用那麼大費周章了。」小白淡淡道,「好了,我們也不管這些了,現在才得到兩滴精血,我的建議是,只給那小圓虎一滴就行了,太多的話,我怕它承受不起。」

「嗯。」聞言,杜飛也是點了點頭,旋即屈指一彈,已經將一滴精血吸了起來,彈入了小虎的口中。

「吼——」

精血入口,那小虎只是發出了一陣低低的呢喃之聲,彷彿讓它感覺得舒服了幾分一般,旋即翻了一個身子,繼續睡了起來,而且這一次,彷彿睡得越發的沉了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見到這一幕,杜飛忍不住微微皺眉道。

「這個,我們能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做了,剩下的事情,只能夠看它自己了。」小白跳到了小虎身上摸索了片刻之後,才淡淡道。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杜飛嘆了一口氣,想了想之後,也只能夠再一次把小虎塞到了自己的懷裡。

「對了,主人,你將剩下那滴精血給我看看吧。」小白突然彷彿想起了什麼一樣,飛快道。

「精血?這東西你也能用不成?」杜飛微微一愣,不過還是隨手將剛取到手中的精血遞了過去。

小白小心翼翼的接過了精血,眯著眼睛凝神了片刻之後,才遲疑道:「看來,這提煉遠古妖虎精血這一步棋,倒是沒有走錯,若是我沒有料錯的話,用這東西為引子的話,應該有一定的幾率能夠將那遠古妖虎的殘魂召喚出來。」

「哦?真的么?」杜飛遲疑道。

「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這東西就放我這裡了,我再仔細研究一下怎麼用吧。」小白點點頭道。

「嗯。」杜飛點點頭,旋即視線又向著四周掃了一眼之後,將那丹王古鼎收起來之後,才一嘆道,「事情雖然完成了,不過,浪費了這麼多的衍宗丹,還真是意料之外的損失啊。」

小白撇了撇嘴,跳到了杜飛的肩膀上,淡淡道:「這有什麼?你也不想想,這三日的潛修帶給你多少的好處。那杜雲天給的資料我研究過了,只要你取得殿前大比的優勝,先不說其他,單單是那賞賜肯定就不少的,我想,怎麼都不會少於你付出的價格吧!而且,除了這一點之外,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好處,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聞言,杜飛倒是微微一揚眉道:「以我身份,若是曝光的話,恐怕君武宗和雲水四家都不會放過我,難道還能夠得到什麼賞賜不成?」

「他們恨你是肯定的,只不過,按照殿前大比的規矩,那些東西,他們也不敢少你半分,」小白嘿嘿一笑道,「畢竟你要知道,這所謂的殿前大比,可是九天玄宗那些傢伙定下來的!大安王朝裡面這些勢力,在九天玄宗面前,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罷了,他們豈敢跟九天玄宗做對?」

「九天玄宗?」聞言,杜飛微微一皺眉道,「這是什麼東西? 撞上你撞上愛 怎麼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小白撇撇嘴,道:「主人你不該這麼孤陋寡聞啊!你多少也應該知道,玄武大陸自古以來,便分九州吧?」

「這個我倒是知道。」杜飛點點頭道。

「嗯,玄武大陸分九州,九州之中的每一洲都是由無數王朝所組成。王朝的統治者,自然便是皇室,但是那九州的統治者,則就是所謂的九天玄宗了!」小白淡淡解釋道,「據說,九天玄宗一宗掌控一州,只不過,根據這九天玄宗本身實力的強弱,他們掌控的地域和資源,也是定然有一些變化的就是了。主人你只需要知道,這殿前大比的規矩,是九天玄宗定下來的,就算是給大安王朝這些人一個天做膽,他們也不敢違背就行了!」

「原來如此。」杜飛點了點頭,「看來殿前大比的榜首除了可以得到君武宗宗主繼承人的資格之外,應該還能夠得到不少好處,怪不得每一屆的殿前大比,都能夠吸引那麼多的強者到來。」

「嘿嘿,怎樣,吸引力大吧?」小白古怪一笑,「只要我們能夠獲得殿前大比榜首,就算龍傲天不死,那時候,若是主人你出手對付那雲水龍家的話,我想,就算君武宗也不敢太過明目張胆的協助雲水龍家的。嘿嘿嘿……難怪杜雲天那老不死的會跟主人你合作,原來,這殿前大比的榜首居然還能跟九天玄宗扯上關係。」

「這榜首到底有什麼具體的好處?」杜飛想了想,聞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小白攤了攤手,「好像是每一次的殿前大比的方式和賞賜,都是不同的,杜雲天那老不死給的東西裡面,說的雖然多,但是歸根到底對我們有用的就是這些,至於那些對手的資料,我想主人你興趣也不大吧?」

「沒興趣。」杜飛毫不遲疑道。說起來,這也不是他託大,而是身為巔峰強者,對於自己實力的一種自信——那便是,就算是無需知道任何資料,自己也不會敗!

「既然主人你沒興趣的話,那麼,我們便準備去參加那殿前大比了吧……嘿嘿嘿……這一次殿前大比,想必比起當日的千年冰界之行,還要熱鬧幾分吧……」

…………

在大安王朝帝都大安城的深處,有一個極其廣闊的廣場,廣場空曠無比,上方沒有任何多餘的點綴之物,遠遠的看上去,只是有一片荒涼之氣瀰漫而出。

此處,稱為大骨廣場,據說乃是大安王朝建立之初便存在的遠古建築物。而皇室的皇城,乃至於整個大安帝都,都是以此處為中心而建立起來的。

往日,在這大骨廣場之中,總是有皇室的重兵把守著,但是,今日,皇室原本把守著此處的重兵都是撤到了數里之外,就連四周原本銅牆鐵壁一般皇城,也是刻意的清理出了幾條通道,可以供人行走。

「鐺——」

在某個瞬間,一聲古老而奇異的鐘鳴之聲猛的從皇城深處響起,飛快的向著整個帝都之中蔓延了開去。

而隨著鐘聲蔓延而開,頓時,就見到原本平日禁飛的帝都之中,頓時就傳來無數道的破風之聲,隨後就看到無數人影猛的竄到了半空中,旋即向著大骨廣場的方向竄去。就算是那些還沒有達到半步武宗境界的強者,也是飛快的向著那個方向涌了過去。

這般人海的涌動,使得僅僅不過的半小時的時候,就見到那原本往日空無一人的大骨廣場,此刻幾乎被密密麻麻的人海所佔據。原本還算寧靜的皇城,此刻也盡數被火爆的吵鬧之聲湮沒。

而皇室那些原本高高在上的守衛,此刻也沒有人出來處理這等局面,而是緊緊的守衛著屬於皇室的地方,不讓任何人進入一步。

但是,就算是在這種狀況之下,這些皇室的守衛視線也是略帶火熱的落到了大骨廣場的方向,顯然,對於那裡即將發生的事情,就算是他們,也有幾分心馳神往!

人聲鼎沸的大骨廣場之上,倒是沒有任何人因為私人恩怨出手,在地面之上的人群的視線,基本都是投向了天際,畢竟在場之人也都明白,在這即將開始的殿前大比之中,那些能夠矗立天際的強者,才是真正有資格參加殿前大比之人!而其他人,不過是來打醬油罷了。

「唰唰唰——」

就在不久之後,突然間,數批人影分別從天際的不同角落竄來,旋即一個個竄到了大骨廣場的正中之處的上空,才停了了下來。

而見到這些人影,下方的氣氛頓時就沸騰了起來。

「什麼?君武宗的人也來了?內門四大弟子居然來了兩個?」

「誰?誰?」

「你看!除了狂刀呂余,連霸槍柳宏也來了!」

「什麼?內門四大弟子之中排名第二的霸槍也來了!看來君武宗對於這一次的殿前大比是志在必得啊!」

「難說!你們看,皇室的人也來了!那帶頭的,是三位小皇子之一的,大皇子,皇普卓!」

「居然是他!據說這大皇子,可是能夠跟君武宗那位少宗主相比擬的人物了!可以說是皇室下一代的君王了,想不到,他居然也會出現在這裡!」

「還不止……雲水雲家的雲破江也來!那個號稱大安王朝境內,唯一能夠跟雲水龍家的龍傲天相比擬的超級天才也來了!」

「雲水柳家柳霸、雲水杜家杜萱、雲水水家水妖……這裡面任何一個都是這些年來大名鼎鼎的人物啊!想不到全部都準備來參加這殿前大比,真是精彩啊!」

「嘿嘿嘿,你們也不要把目光都放在了君武宗、皇室、雲水五家這些人身上,倒是要主意一下其他人,要知道,歷屆殿前大比,可都是黑馬重重,許多平日不顯山露水的強者,可都是到了殿前大比之上,才大展身手啊!」

「你說得也對,比如那個最近在帝都名氣很大的丹師葉飛,據說也有半步武宗巔峰境的實力,這等丹武雙修的強者,絕對是本屆最大的黑馬啊!」

「……」

各種各樣的議論之聲,令得這大骨廣場的氣氛沸騰到了極致,每個人都在猜測著,這一次參加殿前大比,能夠得到榜首的究竟會是誰,畢竟,這等十年一遇的大事,確實值得人人關注。

在天際的一處,雲水杜家之人匯聚在了一起,帶頭之人,赫然便是杜萱。此刻,她微微的皺著眉凝視著下方,片刻后才一嘆道:「這一次的殿前大比,就讓杜昊和我一起參加便是了,你們其他人,就不用進入了,這一次各家的勢力都極其驚人,沒有半步武宗大成境的實力,去參加殿前大比的話,不過是自討沒趣罷了。」

聞言,雲水杜家之人都是微微點頭,旋即,才有一個消瘦的人影緩步走出,對著杜萱微微一拱手道:「是,只不過大小姐,就算是我參加的話,我們雲水杜家的勝算,也實在是太小了。其他人不說,那龍傲天和雲破江,我就自然不是他們的對手了!」

「杜昊,你說的什麼話,你可是我們雲水杜家十年來,第一個踏入半步武宗巔峰境的小輩了,你的希望,已經很大了,至少,比我們其他人大得多了。」杜萱苦笑了一聲道。

「我自己的問題,自己清楚,我不會是龍傲天的對手,最多,也就能夠維持一個百招不敗而已……不過話說回來,若是我們雲水杜家想要取得榜首的話,也未必沒有可能,若是能夠將那位傳言中的杜飛尋來的話……」

話音未落,雲水杜家之人的臉色都是齊齊一變。片刻后,杜萱才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杜昊,你也是雲水杜家的核心強者之一了,以後有些話,還是不說的好……那個人能夠來參加殿前大比的話,或許是有一定的幾率獲勝,只不過……若是他來的話,恐怕,連第一關也未必有人會願意讓他闖過吧……」 「想不到這一次,連君武宗和皇室都是派出了最傑出的子弟來參加這殿前大比了么?看這情況,如果不是君武宗那位少宗主已經參加過上一屆的殿前大比的話,恐怕這一次,他都會忍不住出面吧?」

在天空的另外一側,柳霸歪了歪腦袋,旋即凝視著天際的幾道人影,忍不住略微感嘆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這一次殿前大比的賞賜,和以往可是完全不同,君武宗和皇室會動心也一點都不奇怪,不過說起來,難道你不動心么?」站在柳霸身後的柳逸晃了晃手裡的摺扇,似笑非笑道。

「誰說我不動心?若不是對那些東西有興趣的話,我來參加什麼勞子的殿前大比?你敢說,你就不動心?」柳霸嘿然一笑,淡淡道。

柳逸聞言,確實沉默了片刻,旋即才淡淡道:「我雖然動心,但是我卻還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的,這一次莫說的君武宗和皇室,包括我們雲水五家在內,這一次大安王朝境界的大小勢力,哪個不是將最精銳的子弟派出來了?雖然,這最後獲得榜首之人,未必就是君武宗和皇室之人,但是,卻肯定不是我柳逸便是了。」

「你這人唯一的好處,便是有自知之明,只不過在修武一途之上,卻是不進則退,有時候,就算是明知道機會很小,我們也不得不去試試看便是了!」柳霸撇了撇嘴,「話說回來,就你來看的話,這一屆殿前大比,除了這君武宗和皇室之外,還會不會有什麼黑馬存在?」

柳逸思索了片刻,才淡淡道:「我聽說,此次在西域的荒狼殿,也已經將殿內的大弟子派了出來,而他們的死對頭萬劍門,派出來的也不是什麼可以小噓的人物,除此之外,據說北方冒出一個什麼冷家,他們應該也會派出一個高手來,還有那鬼幽門……不過,這些人物雖然厲害,我倒是沒有太過的關注,畢竟他們也是經常參加殿前大比,大家都是知道根底之人……唯有一人,卻是我們不知道根底的…..」

「誰?」柳霸微微皺眉道。

「葉飛!」雖然淡淡的說出這個名字來,那柳逸還是身子微微的抖了抖,「此人無論是身手還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選,就比如得到了龍傲天志在必得的東西之後,他居然有魄力直接用衍宗丹砸出一個大陣,將自己所在的地方封了,讓雲水龍家之人要對他動手,也是如同老虎咬龜,無從下口!再比如,那龍破天雖然名聲不及龍傲天響亮,但是卻也是一個不好對方的人物,但是如此人物,卻在他手裡連一招都走不過……別的不說,單單是這兩點,就讓人明白此人到底有多難對付。而且,聽說雲水杜家、雲水雲家,都是和他細聊過,不過此人卻沒人加入任何一個家族的意思,在我看來,其志向不小,而這一次殿前大比的榜首,說不定也是他志在必得之物!」

「莫非,這傢伙也知道這一次殿前大比的獎勵是什麼?」柳霸身子微微一震,「若是他真的是沖著那獎勵而來的話,那麼這一次的殿前大比,估計就極其精彩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柳逸微微的搖了搖頭,旋即視線飛快的向著四周一掃,才訝然道,「不過說起來也奇怪,那個傢伙怎麼到了現在還沒出現,以他這些日子的作風來說的話,若是出現,定然不會這般默默無聞?這種大事要是錯過的話,他估計得後悔得一頭撞死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