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在哪裏?”大長老闆着臉,要不是忌憚沐丹青的義父,他早就跟沐丹青翻臉了。

“既然人已經帶來了,那我們可以出發去禪月寺了。”沐丹青說道。


“你究竟想去禪月寺幹什麼?”大長老蹙眉。

“大長老只需帶我去禪月寺就行。”沐丹青說道:“到時候我一定把東西物歸原主。”

“我帶你去可以,不過你必須發誓,永遠不把去禪月寺的辦法告訴其他人。”大長老沉聲道。

“好。”沐丹青點頭髮誓。

“隨老夫來。”

大長老在前帶路。

沐丹青跟了上去。

蘇武跟上去。

大長老帶着蘇武他們來到河邊,上了竹筏。

竹筏順着河水漂向下游。

大長老盤坐在竹筏前端,說道:“小丫頭,據我所知,你主修的並非數學。”

“我主修書法。”沐丹青說道。

“可惜了,石佛先生主修數學,他畢生所學恐怕後繼無人了。”

大長老感慨之餘,又輕笑道:“我古族的陣法奧義書對於石佛先生來說算不得什麼,換做其他人搶了我古族的陣法奧義書,我古族必會盡全力滅口。”

蘇武終於知道沐丹青搶走的原來是古族的陣法奧義書。

讓蘇武沒想到的是,大師兄石佛居然也是個勢術高手。


就在這時,一道悠揚的笛音突然傳來。

大長老臉色一沉,“又是這傢伙!真是陰魂不散!”

沐丹青臉上露出複雜之色。

蘇武疑惑,此人是誰?

“大長老,還請借太祖山神石一用。”

笑聲不知從何處傳來,混合在笛聲中,笛聲邪氣凜然,攝人心魄。 笛音迴盪,久久不散。

蘇武頓覺心神搖曳,精神能量幾欲破體而出。

詭異的曲調,陰氣森森,令人如置身於修羅地獄。

浩瀚的精神能量,伴隨着笛音滾滾而至。

這些精神能量是無形的,並非化作有形的音符。

無處不在的精神能量,如水一般流淌在蘇武他們周圍,隨着曲調忽而奔涌如洪,忽而湍急如潮。

蘇武他們腳下的竹筏隨着河水不住的動盪。


周圍的竹林中的竹子不停的搖動,竹葉颯颯飛落。

大長老冷笑,“你既然想得到我古族的太祖山神石,爲何不敢出來一見?”

起身一腳踩在竹筏上,竹筏頓時穩如泰山,任由河水如何翻涌,竹筏巋然不動。


“見了我的人會死。”那道邪笑聲傳來:“你真的想見我嗎?”

“裝神弄鬼!”大長老冷哼。

“我知道你是。”

沐丹青沉聲道:“你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蘇武和大長老臉色皆變,沐丹青認得此人?

“沐師妹,好久不見。”暗處那人輕笑。

蘇武一驚,這人莫非也是蜀都武校的人不成?

大長老沒想到對方居然是蜀都武校的人。

“你投靠了悼亡族?”沐丹青語氣冰冷。

“我們只是相互利用的關係而已。”對方一笑。

“你太讓我失望了。”沐丹青冷聲道:“你不配爲人。”

“多說無益,今天我不想跟你動手,你走吧。”對方笑道。

沐丹青冷笑,向前一躍,掠入竹林深處。

“轟!”

馬上,林中傳來一道震爆聲。

幾乎就在沐丹青與對方交手的瞬間,河水之中射出一杆長矛,直逼大長老的頭顱而去。

大長老似早有察覺,精神能量裹住河水,形成一道水牆,擋住了長矛。

那長矛粗大,通體銀色,閃爍着銀色光芒。

只是一瞬間,長矛便擊穿了水牆。

河水暴起,在大長老面前凝聚成一團水球,長矛頓時射中水球。

碰一聲爆炸聲響起,水球炸開,水滴如子彈般四處飛射。

那銀色長矛失去了力量,墜入河面。

這時河面從深處一隻銀色大手,抓住了長矛,接着水面嘩啦一聲濺起水花,一個兩米多高的人影掠出水面。

“悼亡族!”

蘇武臉色微變。

那從水面掠出來的居然是悼亡族。

這悼亡族族人的氣息不亞於之前蘇武看到的那個神將,顯然眼前這悼亡族也是一個神將。

悼亡族神將手持長矛,背後羽翼一動,俯衝向了大長老,一矛擊出,空氣中不由發出震爆之聲。

大長老的精神能量擴散開來,籠罩住了方圓數十丈。

“精神領域!”

蘇武心中一動。

幾乎同時,大長老的聲音傳入蘇武耳中:“呆在我在身後。”

蘇武緊跟在大長老身後。

在精神領域之內,大長老念頭一動,精神能量瞬間化作數學符號,這些數學符號密密麻麻,填滿了整個精神領域。

悼亡族神將的長矛擊穿幾層符號之後,瞬間動彈不得,如陷入泥沼。

“嘿,人類,有點本事。”

悼亡族神將盡管在笑,但是嘴不動,表情也沒有絲毫變化,如同機器。

後方,水面波動,又有一個悼亡族族人鑽了出來。

蘇武想起了關於悼亡族族人的信息,悼亡族都是成對出現的,很少有悼亡族族人會單獨行動。

現在出來的這個悼亡族族人,同樣也是一個神將,媲美五境武者。

即便強如大長老,此刻臉色也頗爲凝重。

悼亡族,幾乎沒有缺點,近戰媲美力量武者,同時他們還擁有精神能量。

也就是說,每個悼亡族族人,其實都是神武雙修的天才。

大長老是精神武者,儘管他利用精神領域把兩個悼亡族族人擋在數十丈之外,但是畢竟擋不了多久。

一旦悼亡族族人突破他的精神領域,與他近身搏殺,他凶多吉少。

五境的力量武者,如同人形導.彈,數十丈的距離,在沒有精神領域的阻礙之下,只是一個剎那的時間就能到達。

兩個悼亡族神將同時衝向精神領域,人矛合一,重重的擊打在精神領域形成的防禦之上。

“碰碰碰……”

剎那之間,兩個神將一前一後,已攻擊了數十次。

他們的速度太快了。

儘管身處精神領域,蘇武還是感覺到那洶涌澎湃的力量,似乎能洞穿精神領域一般。

強大的攻擊力傾瀉八方,河水下沉,繼而蒸發,化作氤氳的水蒸氣。

河牀塌陷,周圍竹林也成片成片的倒飛向竹林深處,如被颶風捲走。

大長老神情凝重,他最擅長的是勢術,但是很可惜,在這個地方他完全沒有施展勢術的機會。

施展勢術,需要提前佈置,悼亡族的人顯然已經算到這一點,所以纔會選擇在此處動手。

大長老深吸口氣,“太祖山神石,乃我古族三寶之一。”

蘇武臉色微變,大長老的語氣有些悲涼。

“勢越複雜,越難施展,有此太祖山,施展勢術事半功倍。”大長老說道:“年輕人,替老夫好好保管太祖山神石。”


蘇武一驚,“大長老,你……”

大長老搖頭,“不必多說,老夫死不了,你先去禪月寺,老夫稍後回去禪月寺找你。”

“去禪月寺的地圖,不要泄露給別人。”

大長老一笑,輕輕一推蘇武,蘇武頓時向後飛退。

蘇武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已在自己懷中衣服內。

精神領域籠罩着蘇武,把蘇武送入了竹林深處,遠遠看去,蘇武像是被一團光芒籠罩着。

儘管悼亡族的人聽不到剛纔大長老和蘇武說的話,但是一個悼亡族神將還是追了上去。

“老夫讓你走了嗎?”

大長老一笑,凌空一指,那悼亡族神將前方的虛空中頓時浮現密密麻麻的能量符號,層層疊疊,一眼看不到盡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