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又嘿嘿的笑了起來,道:“子晴姐在擔心我啊,你看我都受傷了,那來抱抱安慰一下……”

子晴白了林宇一眼,笑罵了一句,便羞紅着臉跑了出去。

見子晴一走,林宇又對着辰風說道:“辰大哥,我沒事了,休養幾天就好了,我看你們也都一夜沒睡,都回去睡會去吧!要不然辰薇那丫頭在這裏唧唧喳喳的又叫個沒完。”

辰薇和瘦猴此時也都已經醒了,見林宇在講自己的壞話,辰薇對林宇翻了一下白眼,撅着櫻桃小嘴說道:“哼,你才喜歡嘰嘰喳喳呢!不理你了……”

辰風和瘦猴見狀,則是一陣笑聲不斷,過了片刻辰風才又說道;“那小宇,你先好好休養,有什麼事就叫我們。”

林宇輕輕的點了點頭,笑着目送他們離開。在房門關上的那一刻,他突然又猛吐了一口鮮血,心裏不禁罵道:這毒蜂針還真夠毒的,冷威,今天這筆賬小爺先給你記着,有機會我們在一起,好好算一算總賬,我希望那一天不會太遠了。 緊接着便盤膝而坐,開始運氣逼毒。

冷府,冷威坐在上等檀香木太師椅上,懷裏坐了兩個身着半透明衣裙的少女,雙手還在她們身上,上下不停的遊走。

劉二則恭敬地站在那裏,說道:“回稟少爺,剛剛傳來消息,冷九和田三都被殺了,冷九是被一劍封喉而死,田三則是被自己的毒蜂針穿喉而死。”

冷威大吃一驚,什麼,他們兩個可都是武靈級別的修爲,怎麼都死了。”

說完,便將坐在自己腿上的少女直接給推了下去,怒喝一聲:“滾!”

兩個少女猶如受驚的小兔一般,趕緊爬起來離開了。

冷威又繼續問道:“那林宇那傢伙呢,有沒有受重傷?”

劉二應道:“據天狼傭兵團裏的那個小胖子給的消息,林宇昨晚好像是中毒了,而且中的毒還不輕。要不要今晚就派人把他給咔嚓了。”


冷威聽到這個消息後,這才露出了一次陰險的笑容,道:“不用,再過兩天就是萬臺閣的拍賣大會了,據他們放出來的消息,今年的拍賣會會有一大批一品丹藥拍賣,現在已經有很多高手慕名前來了,而且龍門客棧也不是我們冷家的地盤,在那裏把他給殺了,恐怕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再說了,田三的毒蜂針效果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根針上的毒足以毒死十頭大肥牛,就算他不死,也廢了,讓胡六給我把他們給盯死了,決不能出任何差錯,本少爺要好好的折磨他一番,到時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着咬牙切齒的冷威,劉二諂笑着拍着馬屁,“少爺,真是奇才,想的就是周到,我等不才,差點就誤了少爺你的大事,實在是該死,該死……”

冷威最喜歡被人捧的,這種飄飄然的感覺,搖着羽扇,哈哈大笑起來。道:“再過兩個多月,就讓他們嘗一嘗本少爺精心給他們準備的大餐,十面埋伏,到時候定讓他們 跪下來求我,哈哈……想起來滋味就感覺爽。”

緊接着又冷狠狠的說道:“ 劉二,這十面埋伏的事就交給你去做了,可千萬別像冷九和田三那兩條狗一樣,給本少爺辦砸了,不然要你提頭來見。” 「我也不知道!」晴貴妃看了半天,都沒有看出門道來,只得搖了搖頭。

「這呀,是海棠花!」突然一道女聲傳來,眾人朝著她望去,正是在蓉太妃身旁伺候著的藍沁姑娘。

「呀,還是藍沁姑娘見識多!」 一念成灾:吻別豪門老公

「兩位貴妃娘娘的氣質倒是紅光滿面,看來,把聖上可是伺候的極好的吧?」藍沁抿唇笑道。

「藍沁姑娘說什麼呢!」念悔扭捏的小臉一紅,被那海棠花映襯的,更加的美艷。

「咦?這是什麼味道?怎麼那麼臭呀?」一陣臭味傳來,藍沁連忙用上好的娟帕掩住了鼻息。

「怕是園丁要給花兒施肥了吧?」念悔凝眉說道,同樣也是掩住了鼻息。

「呵。這大清早的,可真是一處好戲啊!」藍沁看向不遠處,臉上帶了嘲諷的笑意。

「誰呀?」納蘭晴和念悔同樣都是一愣。

「看看呀!」藍沁手指一指。

兩人同時看去,只見秋蘭正和一個平日里伺候著送菜的小太監抬著泔水桶呢。

念悔眸光閃爍,秋蘭淪落到此,她也當真有些意外。

「是秋蘭姑娘呀?」念悔明知故問的說道。

「哼,一個下堂妃的奴婢而已!」藍沁擰了擰眉。

念悔沒有說話,而是看到了秋蘭和小太監已經抬著泔水桶走到了她們的身邊了。

「大膽!」藍沁厲喝一聲,一腳踹向了那小太監的腿彎,讓他登時就摔了下去,手裡的泔水桶隨即就扔掉了。

秋蘭沒有防備,只聽嘩啦一聲,那泔水桶裡面的污漬竟然沖了她一身。

「你!」秋蘭一口氣差點被髒水沖回去,腐臭的氣息把她的整個身子包圍了起來,身上散發出難聞的味道。

一旁看熱鬧的女人們全部都用娟帕掩住了自己的鼻息,嫌惡的看著秋蘭和那小太監。


「藍沁,姑娘,你這是何意?」小太監忐忑的問道。

藍沁冷冷的撇了秋蘭一眼,冷聲道「這大清早的,是給太妃娘娘來挑鮮花的,你這奴才,沒個眼力勁嗎?這麼污穢的東西,也抬到這邊來?」

「藍沁姑娘,我們是非走這邊不可呀,往常不也是走這條道的么?」那小太監苦著臉說道。

「往常是往常,現在是現在,往常有些人還是高貴不可攀呢,仗著自己有個受寵的主子,在這宮裡橫著來,豎著走的,現在不也是去淪落到用污水沖涼了?」藍沁揶揄著說道。

圍觀的眾人一聽,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嘲弄的諷笑。

秋蘭忍無可忍,若不是為了琉璃閣的全體上下,她真想拔腿就走。

「這泔水桶也倒了,沒我的事了,我回去領東西了!」秋蘭瞪了那小太監一眼,轉身就朝著御膳房走去。

小太監還沒有說話,就聽著那藍沁說道:「想走?」

「來人,把她拉下去,受罰!」藍沁叫囂道。

「藍沁姑娘,請問我何錯之有?」秋蘭回頭目光灼灼的看著藍沁。

藍沁被她寒徹的目光一看,心裡升起一抹懼意,但是,她又一想,自己怕什麼,背後不是有太妃娘娘撐腰么?再不濟,就說是太妃娘娘的授意就行了呀,犯不著跟自己過不去。

「你覺得你沒有錯嗎?這泔水桶裡面的水就倒在這裡了?你可知道,那是株什麼花?」藍沁皺眉說道。

秋蘭凝眉,渾身已經濕透,身子難受的不行,偏偏這藍沁還是故意找茬。

「這是什麼花呀?」一旁的念悔好奇的問道。

「這是異族進貢的海棠花,好不容易在這御花園裡面扎了根,你瞧瞧,現在被這髒水泡了起來,若是死了怎麼辦?」藍沁咄咄逼人的問道。

「剛才若不是你踹倒小順子,我還不至於把這桶就倒在了這裡了!」秋蘭辯解道。

「剛才你們哪個看到了本姑娘去踹小順子了?」藍沁抬起冰冷的眼神掃向了四周。

眾人紛紛搖了搖頭,就連那低頭跪在地上的小順子也是搖了搖頭。

「小順子,你怎麼這樣?」秋蘭心裡一抖,不顧身份的蹲下了身子搖晃著小順子。

「你是故意的污衊藍沁姑娘的,我原本就是自己摔倒的,和藍沁姑娘有什麼關係?」小順子瞪了她一眼。

秋蘭愣了愣,隨即冰冷的眼眸掃向了四周,寒聲道:「我算是看出來了,今日你們是針對我的是不是?」

藍沁輕哼一聲,眼眸不屑。

「說吧,要怎麼罰?」秋蘭淡淡的說道。

「行鞭刑!」藍沁陰狠的說道。

「教習坊的老嬤嬤們呢?不是在這裡等著我的么?怎麼還不出來?」秋蘭冷笑。

藍沁慌忙喊道「來人哪,給我打,把她的囂張氣焰,給我打下去,不就是一個琉璃閣的奴婢嗎?比她主子還招人恨!」

「是呀,是呀,這丫頭,也太不知道進退了,道個歉,服個軟不就免了一頓打了嗎?偏偏還要逞什麼能?」一旁的念悔不由得小聲嘀咕。


秋蘭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說的好聽,這真是道個歉服個軟就能解決的事情嗎?要是真的那樣能行,她不早就那樣做了,關鍵是她瞧得清楚了,今日里,這藍沁就是故意的在針對她,不單單是藍沁,甚至連那個老太監,也是針對她的,其實,未必是針對她,但是針對的是她背後的主子。

想到這裡,秋蘭決絕的一笑:「藍沁姑娘,你要記得,你如何冤枉我受了鞭刑的,到時候,我會讓你還回來的!」說完,她就跟著教習坊的嬤嬤走了下去。

藍沁眼眸一沉,捏住花剪的手用力的握在了一起,感受到了那種冰涼的疼,她的心一橫,隨即跟了下去:「有沒有人願意看些熱鬧的?嗯?」

納蘭晴和念悔本想拒絕,卻聽到藍沁又說道:「想來晴貴妃和念悔貴妃都沒有些什麼事情,站在這裡看了半天的熱鬧了,再多看一會也無妨,不如看看教習坊的嬤嬤們是如何行鞭刑的怎麼樣?」

情知現如今,兩人已經是騎虎難下,由不得說不去了,只見納蘭晴凝眉說道:「原本覺得站的久了,身子不太舒服,想要回去歇著的,既然藍沁姑娘說了,我們也就去隨著去看看吧!」

「嗯,念悔聽姐姐的!」念悔低眉順眼的說道。

「好,那我們就去那邊瞧瞧!」藍沁冷笑,將眾人的反應一一的收在了眼中,嘴角浮起一抹嘲諷。

秋蘭隨著教習坊的嬤嬤走到了行刑的地方,看著那滿室的刑具,心裡不由得發冷。

原本她身子是濕漉漉的,在外面待了也有一會子的時間了,所以此刻,她身上的衣服已經乾的差不多了,而那種難聞的味道,卻是更加的嚴重了一些。

老嬤嬤厭惡的看著她,凝眉道:「去上面趴著去!」

秋蘭放眼一看,只見面前是一張散發著腥臭的黑鐵板,想來,是很多受刑的血噴濺上去,時間久了,變成了如此不堪的樣子。

「能不能換個地方?」秋蘭低聲說道,看到那塊黑鐵板,她就忍不住的想要乾嘔,想象著自己的鮮血也會噴濺上去,她就心裡發毛。

「換什麼?」那老嬤嬤似乎沒聽到她的意思。

「換個地方打,我不想在那裡趴著!」秋蘭凝眉說道。

「哎吆,不愧是琉璃閣的人呀,跟你那主子一般的難伺候,別人能趴,你就不能趴了,別廢話,趕緊的,一會嬤嬤來了,你還沒準備好,到時候,打的你疼了,我可不管!」老嬤嬤不耐煩的說道。

「不是你打?」秋蘭瞪圓了眼睛。

「怎麼著?希望讓我打呀?便宜了你,就我這氣力,行起鞭刑來,還不讓你們個個都以為我在撓痒痒呀?」那老嬤嬤不屑的說道。

正說著,外面走進來幾個人,正是原本在御花園瞧熱鬧的那幾個女人,帶著各自的小宮女,想來是熱鬧是沒瞧夠,又轉場這邊瞧了。

「哎吆,這不是晴貴妃嗎?你怎麼也來了呀,這地方,可不是你來的地方呀?」那老嬤嬤立馬臉上堆著菊花笑,迎到了納蘭晴面前。

「呆著也是無事,不如來這邊瞧瞧!」納蘭晴細聲細氣的說道。

「快那邊坐」!那老嬤嬤立馬狗腿的拌過了自己坐著的椅子給納蘭晴坐。

一旁的念悔哼了一聲,一屁股坐在那原本給納蘭晴準備的椅子上。

「這!」老嬤嬤臉色一僵,隨即又賠笑道,老奴這就去再搬一張來。

秋蘭冷冷的看著她們明爭暗鬥的,卻沒有瞧見藍沁的身影,她的心一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自己的腦海邊擴散,看來,這一次,她是凶多吉少了。

果然,當老嬤嬤又搬了椅子進來的時候,卻看到了藍沁正和一個形如悍婦的壯碩女子走了進來,手裡還拿了一條鞭子。

秋蘭小臉一白,她清楚的看到了那鞭子上面的荊棘,這一鞭子打上去,她可是要不死也殘廢了。

秋蘭的雙拳緊緊的握住,眸光轉動,思襯著脫身的辦法,她不能就這麼平白無故的被人打了,她必須要逃走,不管如何,逃到琉璃閣裡面,她就有辦法不讓自己受刑。 經過兩天的靜心運氣療養,林宇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就在他打坐修煉之際,突然想起來,今晚是萬臺閣舉辦拍賣大會的時間。便急忙起身叫道:“兄弟姐妹們,快點準備一下,我們去參加萬臺閣的拍賣大會去,看看今年會有什麼好東西出現沒?”

辰薇等人聽到林宇的喊聲,便都匆匆地跑來了。本來林宇就經常嬉皮笑臉的,誰也就沒有,拿他以前說要去參加拍賣會,買武技的話放在心上,都以爲他只是隨口說着玩呢!而且他今天也一直都沒有出房門,還都以爲他是因爲食言而肥,而不好意思呢!

辰薇白了林宇一眼,嬌嗔道:“小宇,萬臺閣拍賣會都是有錢人去的地方,我們又沒什麼錢,去幹嘛啊,難不成還想讓那個冷威笑話啊?”

林宇笑嘿嘿的說道:“小薇,我可比你大誒,怎麼也跟着他們叫我小宇啊,小薇乖,快喊一聲哥哥來聽聽啊!”

辰薇又白了林宇一眼,嬌哼了一聲,道:“我纔不喊呢,只是僅僅大了兩個月而已,不算。”

看到林宇在和辰薇鬥嘴,衆人都樂個不停,不過大壯的臉色卻有點不太好看,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到他。

辰風笑道:“好了,都別鬧了,小宇,你剛纔說今晚去參加萬臺閣拍賣會,真的還是假的?”

林宇笑而不語,變魔術一般,掏出了一張萬臺閣給與他的邀請卡,中間寫着幾個醒目的大字:貴賓座007。

子晴一見邀請卡,伸手便奪了過來,欣喜地叫道:“這是真的,還是貴賓座,可以同時帶十五個人進場呢,小宇,這張貴賓邀請卡你是怎麼弄來的?”

林宇笑嘿嘿的說道:“ 管他怎麼來的呢,只要能進場就行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也趕緊去吧!”

說完,又是一臉狡黠的笑意,對着辰薇說道:“剛纔我好像聽某人說,某人去只會讓那個冷威看笑話,那某人就別去了啊!”

辰薇聞言立即就撒嬌的跑到林宇的面前,拉着他的衣襟,嬌嗔道:“林宇哥哥,我錯了還不行嘛,你就帶我去吧,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拍賣會是什麼樣呢!”

林宇嘿嘿一笑,道:“那你說兩個月算不算大?”

辰薇笑着答道:“當然算了,兩分鐘都算大,何況是兩個月。”

林宇笑了笑道:“那以後你是喊我小宇呢,還是喊我哥哥啊?”

辰薇嬌嗔道:“喊你林宇哥哥,總行了吧,就會欺負人家。”

林宇笑着撫摸了一下辰薇的柔順光滑的青絲,道:“這才乖嘛!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萬臺閣拍賣行:林宇等人剛剛走到大門口,就碰到了冷威帶着家族的幾位打手和一羣富家公子哥。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可何況是冷威這樣自以爲心高氣傲的人,那次在魔獸森林裏,吃了林宇的一記暗虧。可如今不同了,他整個冷家的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在大多都在場了,肯定能讓林宇和辰風,吃不了兜着走。

冷威譏笑道:“怪事年年有,怎麼今年這麼多啊,現在街上的窮叫花子也來這萬臺閣拍賣大會湊熱鬧,也不睜開他們的狗眼看看,這是他們能來的地方嘛!”話音剛落,街上一羣想拍冷家馬屁的一羣公子哥,就又都跟着哈哈大笑隨聲附和起來。

林宇臉色一冷,不過隨即就又嘿嘿的笑了起來,道;“是啊,怪事年年有,可是今年的確有點多,自古都說了,好狗不擋道,可沒想到今年好狗都來擋道了,還可真是稀奇。”

冷威見林宇還敢反脣相譏,怒聲喝道:“林宇,你罵誰是狗?”

林宇滿臉笑意的說道:“冷大少爺,我又沒說你擋道,你看你,幹嘛要對號入座啊!”

冷威怒然一喝,道:“張大叔,給我廢了他!”

話音剛落,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壯漢,便跳了出來,怒衝衝的向林宇走來。

辰風等人皆是一驚,這裏冷家的高手齊聚,打起來憑他們幾個,純粹就是想找死!

林宇仔細打量了一下來人,恐怕已經是半隻腳都快踏入武魂級別了,看來今天要是打起來,不動用底牌的話,憑他現在武靈四重的實力修爲,很難取勝,對方至少還有七八個武靈級別的人,一旦發生激烈衝突,除了辰風外,子晴辰薇等人幾乎連一點的自保能力都沒有……

就在林宇不知如何應對之際,萬臺閣拍賣大會開始的鐘聲突然響了起來。

林宇面對要出手的虯髯大漢,絲毫沒有任何畏懼之色,依舊笑嘿嘿的站在那裏,道:“冷大少爺,今天大家都是來參加拍賣會的,這打架的事我可以隨時奉陪,不過拍賣會要是錯過了,可就不知道得再等到什麼時候了。

還有,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好的挑戰,難不成你是怕到時候會輸,所以想現在提前下手了!”


劉二對冷威小聲地說道:“少爺你忘了嘛,這小子已經中了田老三的毒蜂針,現在僅僅只是強弩之末,萬一把他逼急了,他抱着必死的決心,恐怕會傷及到少爺。而且少爺你不是早就佈置好了十面埋伏的大戲了嘛,就先讓他們再蹦躂兩天。現在家主和幾位長老已經在裏面等着少爺你了,現在拍賣會都已經開始了,去晚了恐怕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