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所經營的是藥材產業,雖然家族內沒有人能成爲煉丹師,丹與天羅拍賣場合作卻是很密切,而呂家,同樣是經營藥材,自然而然和林家成了競爭對手的關係,兩家明爭暗鬥,不可開交,雖然未達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但卻極爲激烈。

兩家相鬥,而林家與天羅拍賣場是合作關係,而呂家能在這場鬥爭中堅持不敗,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爲,呂家有自己的煉丹師,這個煉丹師,就是呂森。

豪奪索愛:狼性老公要够沒

因爲天羅拍賣場的關係,呂家對林家也不敢做的過分,畢竟,涼國兩大世家的名頭是擺在那裏的。

而天羅拍賣場限於族規,也不敢對林家有太多的幫助,於是雙方一直處於微妙的平衡中。

而三江另一大家族,白家,從事的是僱傭兵行業,獵殺靈獸,過的是刀劍上添血的生活,對於丹藥的需求量也算是巨大,因此和林家,呂家皆有合作,卻從不介入兩族的爭鬥之中。

此刻,兩人的目光乍然相碰,似乎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

驀然,拍賣廳展臺上光亮大放,兩人的目光也彼此移開,展臺幕後也走出一位老人,髮絲灰白,雙目卻十分明亮,老人站在臺上,向臺下拱了拱手。

“諸位老友新朋,歡迎參加我天羅拍賣場的此屆拍賣會,老頭我不喜歡廢話,此次拍賣會精品多多,必不會讓各位失望而歸,老頭也希望各位能遵守我拍賣場的規矩,不然別怪老頭我手下不容情了。”

老人說完,一股強大的氣勢散發而出。

略微嘈雜的大廳頓時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最強兮飯教

這老人,很多在座的賓客都很熟悉,也很敬畏,三江城唯一的三品煉丹師,天羅拍賣場四星武尊,羅克。

林鑫微笑着向羅克點點頭,而呂森,卻是冷笑的看着羅克,冷笑不已。

強大的氣勢一瞬即收,羅克向林鑫點點頭,略過呂森,雙手一拍,

少頃,後臺一位少女推着展車來到臺上。

“閒話少說,第一件拍賣品,凡級中品武技 滴水劍,劍法武技,此武技。。。”

羅克開始介紹第一件展品,隨後臺下開始了你爭我奪,氣氛頗爲熱烈。

拍賣會順利進行着。


“第九件拍賣品,二品丹藥,築基丹四枚,此丹本人親手煉製,運氣不錯,一鼎五丹,功效想必諸位都明白,老頭不多說了,出價前五者得。“

一直端坐沒有參與競爭的林鑫,雙眉微動,看了看旁邊一直安靜坐着的林清雨,雙目微動,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50金幣。60金幣。65金幣,70金幣。。。。”價格持續上升,顯然築基丹似乎很受人追捧。

“95金幣,”林鑫也開口了,羅克略顯驚訝的看了看林鑫,又目露恍然之色,他知道林家有個叫林成幻的小子貌似到了煉體第九重。

他不知道的是,林鑫拍下築基丹,是打算給林清雨。 鐵甲犀的身體表面布滿無數閃著白光的鐵甲鱗片,每一塊鱗片都堪比一件靈級法寶,可以同時用來防禦和攻擊,也是用來煉器的絕佳材料。

楊恆衝過去的時候就將靈隱步發揮到了極指,舉劍刺了過去,打算一劍就把鐵甲犀給刺穿。

鐵甲犀身體體積雖大,但速度也不慢,楊恆的長劍還未近身,就被它閃了出去,同時怒氣衝天的朝著楊恆衝去。

看到突然出現的楊恆將鐵甲犀給攔住,那群穿著簡陋的人一個個變的興奮不已,也沒有離去,站在旁邊看楊恆大戰鐵甲犀。

一劍未得手,楊恆絲毫沒有停留,一道荒指指印射到了鐵甲犀身上,鐵甲犀被震退幾步之後,身體並沒有受什麼傷。

楊恆知道有那層鐵甲擋著,一般的攻擊根本就傷不到鐵甲犀。他也不想再浪費時間,直接啟動了驚雷大陣。

鐵甲犀在陣法內不停的閃避,還是被幾道雷電給劈中。開始的時候它還沒什麼反應,到了後面被劈中的次數越來越多,開始不停的咆哮。

看到鐵甲犀這麼容易就被楊恆給打傷,圍觀的那些人開始發出陣陣歡呼聲,看著楊恆的眼神也很是激動。

過了半盞茶的時間,陣法內的鐵甲犀就已經變成了一具焦黑的屍體。

取出了鐵甲犀的獸核和外面的那層皮甲之後,楊恆一陣聽到「吱吱呀呀」的的聲音,他回頭一看,之前被他救下的那群人一個個雙手在胸前合掌,朝著他鞠躬,嘴裡發出一下他完全聽不懂的吱呀聲。

楊恆心裡一陣愕然,他看這群人的動作是在感謝自己,但是他完全聽不到這群人嘴裡說的什麼東西。而且他聽到這群人相互之間交流也是用這種「吱吱呀呀」他聽不懂的語言。

原本還打算在練體上向這些人取下經,楊恆看到現在這個情況,知道這根本就不可能了,心裡頓時有些小小的失望。朝這群人揮了揮手打算離去,一個彪悍的中年男子似乎看出了他要走,趕緊拉著他的手,朝著山谷深處指了指。

楊恆猜到這群人的意思大概就是要帶他去這個山谷的深處,而他自己原本就是打算去裡面找精元果,也沒有多想,沖著這個彪悍的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他看這些人應該是生活在這個山谷里,說不定會知道哪裡有精元果。

在彪悍男子的帶領下,楊恆很快就來到了山谷的最深處,一座座由石頭堆砌而成的圓頂小房子組成的一個小建築群坐落在那裡。

看到那些建築,楊恆知道這應該是一個小部落生活的地方,他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和他語言不同的小型部落,心中也對這個部落產生了一些興趣。


走進這個部落,裡面還有很多穿著簡陋的部落居民,這些人看到楊恆之後,都用詫異的眼神打量著他。彪悍嘰里咕嚕跟那些人解釋了一番,那些部落居民各個手舞足蹈,表示的楊恆的歡迎。

很快越來越多的部落居民從周圍的小房子裡面走出來,加入了歡迎楊恆的隊伍,場面很是熱鬧歡慶,就像是在過節一般。

彪悍男子也一直在楊恆邊上「吱吱呀呀」說個不停,雙手也在不停的做手勢。

這種淳樸的民風讓楊恆對這個部落產生了很大的好感,唯一遺憾的是他跟這個部落語言不通,不然他倒是願意跟這裡的人結交一番。

楊恆發現這個部落里的居民都不會修鍊,但身體都強悍無比,他估計這大部分是跟這個種族的血統有關係,天生就身體強悍,有一小部分是靠後天練成。

他的本意是想來山谷的深處找精元果,現在根本就沒發現精元果的影子。他想著這個部落的居民可能會知道精元果的存在,朝著前面那群手舞足蹈的居民壓了壓手,示意他們停下來。

讓楊恆慶幸的是那些部落居民看懂了他的手勢,立即停了下來,一臉好奇的看著他。

「你們有誰知道哪裡有精元果嗎?」楊恆醞釀了一下之後,大聲說道,他知道自己很可能是雞跟鴨講,但他還是打算試試,尹靈兒生活的山洞離這個山谷並不遠,他和尹靈兒的語言相通,說不定這麼多部落居民中會有一個可以聽懂他說的話。

楊恆說完,那些部落居民看著楊恆的眼神變得有些疑惑,分明就是聽不懂楊恆說的話。這讓楊恆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正打算要跟這些人告別離開這個部落,一個年紀看起來不大,全身黝黑的部落居民走到他前面,有些疑惑的對他問道:「你說的精元果是什麼東西?」

楊恆聽到這個黝黑居民跟他說同一種語言的話,很是驚訝。當對方把話說完,他心裡卻是有些失望,他看這個黝黑居民的表情,應該是不知道精元果的存在。

「精元果是一種生長在樹上的金色小果子,跟拳頭一樣大小,會發出一種葯香味。」楊恆解說道。

他想著這裡的居民之所以不知道精元果很可能是叫法不一樣,即使這些居民他們把精元果拿在手裡,也不知道這是他嘴裡所說的精元果。

黝黑居民聽了楊恆的話,依舊是一臉的疑惑,不過卻是一副在沉思的樣子,似乎在想有沒有見過楊恆說的這種果子。

楊恆看到黝黑居民的表情,正打算放棄詢問,那個黝黑修士突然對著不遠處的一座小山說道:「那個山上有一種果子跟你說的精元果有些像,你可以去那裡看看。」

楊恆順著黝黑修士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座蔥鬱的小山,跟普通的山頭沒有什麼區別。不過他卻是打算過去看看,他覺得這個黝黑居民不可能無的放矢,也沒有必要騙他。

心中打定了主意,楊恆把視線收回來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窺視他,而且這種感覺比之前幾次還要強烈。他立即往四周看去,發現他周圍除了那些部落居民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 臺下的年辰,被爭鬥雙方的表現也引得熱血沸騰,不禁躍躍欲試!

他目光望向幾位長老時,此時的三長老卜龍看向吳鵬的眼神,明顯多了幾分的興趣,卻仍然穩穩端坐原地,沒有任何的表示。

接下來的數場,狀況卻和第一二場相差甚遠,都是些只有低階法器的練氣七八層弟子的較量,雖然有一個練氣九層的弟子出現過,卻沒有碰上同等級別的對手,只交手一合,這名弟子就以一道風刃將對手擊下臺去獲勝。讓本來情緒高昂的臺下衆人,看的興趣索然。

其實按往年的慣例,這後幾場的比賽纔是大賽的正常表現。

之所以出現這一二場的精彩比試,首先已有着一大半的偶然因數,讓幾名身懷高階法器的弟子撞在了一起,其次就跟現在天寅大陸靈氣的匱乏有很大關係。

首輔大人寵妻日常 ,修煉變得越發的艱難!所有的修仙家族都希望自己的子弟在比賽中能進入十強,獲得那十年的銳靈閣修煉機會,在衝擊辟穀期時多幾層的機率,所以都不惜血本的將自己的後人武裝起來。

就像年辰和劉靖一在去坊市的途中遇到的兩名身懷極品靈根的十層弟子一樣,肯定都已經有了自己的頂階法器!當然像年辰這種練氣期就有了法寶的修士,是屬於那種寥寥無幾的異數!

這時的臺上,站着那名練氣九層的弟子,他已經輕鬆連勝兩場,只要再下一城,就可以直接進入下一輪的比賽,站在臺中,顯得自信無比!


從臺下走上來一名年青的修士,濃眉大眼,雙目炯炯有神!正是第一次出場的年辰,那名叫方元武的練氣九層青年一看,練氣八層的修爲,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

年辰選擇此時上臺,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雖然對上七八層境界的修士,自己勝算要大很多,但那樣自己卻無法檢驗自身到底多大的實力,而如果遇到那種身懷高階法器的九層弟子,自己卻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眼前這名師兄雖已是九層頂峯的修爲,但手中沒有頂階的法器,只是驅使一把飛刀,是常見的中階法器,所以年辰決定先用他練練手,再做定奪!

對着裁判深施一禮,報上姓名後,年辰剛要有所動作,突然那坐在裁判席上的四長老科隆突然怪叫一聲,將所有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發現自己在衆多的弟子面前失態後,科隆不禁有點不自在起來,但隨即就恢復了常態,用那明顯是故作威嚴的口吻問道:臺上可是剛進宗門的看守藥園弟子年辰?

年辰立即躬身答道:正是弟子。

科隆點了點頭,向旁邊的師兄、二長老魏長弓看去:

我記得這小子剛來時只是練氣六層的修爲啊,爲何這短短數日的功夫,就已經是練氣八層啦,難道這是個我等沒有發現的修煉天才不成,否則就是身具極品靈根的弟子,也沒有這麼恐怖的修煉速度啊!

被他這樣一提,另外兩位長老也都多看了年辰幾眼,二長老將身體坐正,向場上的裁判示意,比賽繼續進行!接着三個老怪就不顧場上比賽,交頭接耳起來!

場上,方元武向年辰一抱拳,臉上神情雖然輕鬆無比,卻顯得謙遜有禮,也沒有絲毫的輕視之意,讓年辰不禁好感大增!裁判話音一落,年辰手中已經多了一座小鐘,一道黑色的盾牌圍着他的身體四處遊走不定,平靜的看着對面的方元武

看到年辰連出兩件定階法器,方元武臉上顯出了鄭重之色,一把飛刀從其腰部飛出,立於胸前,顯然這是謀個小家族或是和年辰一樣的沒落的家族弟子,身家就是這把飛刀法器。

只見金光一閃,飛刀向年辰當胸襲來。

年辰心念一動,空中的小盾停在了胸前,任憑那道金光狠狠的斬在上面,耳中傳來一聲尖銳的金鐵交鳴聲,黑色小盾將那道金光一彈而開,顯出了一把金光閃耀的小刀原狀,而年辰的黑色盾牌卻沒有一絲毫影響。

將手中的小鐘往空一祭,年辰一道法決打出。

小鐘急速的飛到方元武頭頂,一陣霞光閃動,將作勢欲走的方元武罩在其中,動彈不得,年辰將手一指,小鐘外的霞光將方元武一卷而起,在離比賽臺數米的地方,光芒過後,現出了怔怔站立當場的方元武身影,接着霞光一閃,小鐘出現在臺上的年辰手中。

臉上現着淡淡的笑意,年辰對自己如此輕鬆的獲勝還有點不敢相信,畢竟對方是練氣九層頂峯的修爲啊,和自己剛進八層幾乎相差了兩層的境界,將小鐘和盾牌一收,年辰向臺下的方元武一抱拳:方師兄承讓了!

當年辰輕鬆再下一城,用幾乎同樣的方式擊敗了一名練氣九層的對手後,衆人對他的看法,已經和霍風一樣,將他等同於那些練氣十層的頂尖弟子之列

這時,從臺下上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剛剛獲勝的霍風。

稍事休息後,他被年辰激起了好勝之心,真正起了切磋之意。

他的第一次亮相,其實大半是想爲自己的弟弟出一口氣,畢竟吳鵬在已經穩操勝券的情況下,還沒有罷手的意思,讓霍風非常生氣,才主動出場,教訓了一下對方。

但最後還是保留了對手頂階法器的器魂!已經非常的手下留情了,換着吳鵬的話,很可能已經將對方的法器徹底的毀掉!

走上臺後,霍風臉上一陣的笑意,和第一次出場截然不同。年辰經過第一次的爭鬥後,也對自己的本領有了幾分的認識,於是雙方相互抱拳行禮,立即向後退開數步。

將腰間的儲物袋一拍,年辰立即將小鐘和盾牌招出,一陣灰芒將自身護得風雨不透,接着,那套子母飛梭也被年辰招了出來,手中握着母梭,十一件子梭成三角狀凌空立於年辰頭頂,作勢待發。

霍風看到年辰一件件的頂階法器接連祭出,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陣青光過後,在自己和對手的四周立即佈下了數不清的細棍,立即,一大一小兩個太極圖浮現而出,小圖將霍風自身隱藏其內,大圖懸於二人頭頂,範圍籠罩二人於其中,越轉越快。 拍賣場的氣氛減低了一些,原因很簡單,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出手了。

沒有人會不開眼的得罪林家,只有有限的幾家還加加價,

此時一道極爲不和諧的聲音響起,“1枚下品靈晶。”

靈晶,天武大陸上特殊的貨幣,特殊之處在於,靈晶,不只是貨幣。

天地靈氣不均,有些地方稀薄,有些地方很濃郁,在那些極爲濃郁的地方,靈力會化爲液態,久而久之沉澱下來,化爲固體,便是靈晶了。

靈晶內所有的能量一般是無屬性的,但也有一些特殊之地,因爲特別的環境,而形成了有屬性的靈晶,無盡的火山中容易形成火靈晶,而無邊無際的森林則容易形成木靈晶。這些有屬性的靈晶則顯得更加珍貴。

天地時空,滄海桑田,隨着時間的推移,有的靈晶消散,但大部分都留存了下來,深埋地下,而諸多靈晶聚集的地方便會形成靈礦。

靈晶之中的能量不能直接被修煉者直接吸收,但仍然是不可缺少的戰略物資,因爲陣法在天武大陸上也是很熱門的東西,靈晶中的能可以作爲陣法能量的來源。

而靈晶內所蘊含的能量多少是各部形同的,因而大陸修煉者將其分爲了上中下三品,久而久之,靈晶與其他貨幣的兌換關係,以及靈晶之內的兌換關係也就確定了。

一般的,大陸平民最常用的就是銅幣,10銅幣等於1銀幣,10銀幣等於1金幣,而100金幣纔等同於一下品靈晶,10下品靈晶等同於1中品靈晶,10中品靈晶等同於1上品靈晶。

此刻,有人竟然喊出了用靈晶交換,要知道,雖然1靈晶等同於100金幣,可這等戰略儲備,其價值可是高於金幣的啊。

林鑫皺着眉擡頭看去,報價之人,正是呂森。那陰鷲的目光也同樣望了過來。

**裸的挑釁啊!

“這呂家的人太可惡了,大伯,我們報價超過他,氣死我啦”

正是坐在林清雨一旁一刻也不肯消停的小承玄。此刻,這張稚嫩的小臉上充滿了憤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