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擔心車上的幾個人跑掉,於是動手打暈了他們。

林楓根據刀哥的描述,很容易就找到了窩在網吧二樓一個暗門後面的賭廳,裏面這會已經有了二十多個人,大聲吆喝着,一個個喊得臉紅脖子粗。

”你找誰?”門後面兩個人,攔住了林楓。

“我找地龍哥,我來給他送錢的,刀哥介紹我來的。”林楓遞給兩個人沒人一支菸。

對方接過煙,打量了下林楓,然後就帶着林楓朝着裏面走去。


“小刀那傢伙這麼沒來?介紹兄弟入夥,地龍哥會很高興的,我們最近要幹大買賣,缺人手。”給林楓領路的人,嘴.巴就沒停過。

林楓恨不得現在就給他敲暈。

那人把林楓領導了裏面的一間房間門前,敲了敲門,帶着林楓走了進去。

“龍哥,小刀介紹個兄弟過來找你。”公司那人領着林楓進了房間,衝着坐在沙發上的一個光頭大漢說到。 地龍這兩天正爲了找不到林楓而發愁,他找林楓不是爲了把林楓怎麼樣,而是賠禮道歉。

他那天聽小刀說青龍村有個有錢的主,正在蓋房子,花費好幾百萬呢,他就去偷點鋼筋建材什麼的賣錢,沒想到被抓住打了一頓,小刀就向他求救。

地龍一時衝動,沒打聽清楚對方的來頭就去找對方的麻煩,一頓打砸,還強了不少東西。

他找地方把東西一賣,拿了分大頭,就回了鄉里。

他回來之後通過朋友打聽了下青龍村的林楓,不打聽還好,這一打聽,這傢伙徹底睡不着覺了。

他還安排小刀去工地看着,林楓回來告訴他。

可是小刀那個豬隊友,以爲自己打個要敲林楓一筆錢,怕效果不夠,還帶着人丟了一次汽油瓶。

地龍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坑了。

地龍沒見過林楓,他真的把林楓當成小刀介紹來的兄弟了。

“兄弟怎麼稱呼?想要拜在我門下,要有孝敬的。”

林楓笑了笑,這傢伙真不知道死活。

“孝敬?小刀沒有告訴我,他只告訴我,砸我工地的事,是你挑的頭。”

地龍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你……你就是林楓……林大哥……”

地龍心裏都快哭了,自己擔心什麼就來什麼啊,什麼時候自己可以心想事成了?

“大哥不敢當,今天我來找你算一筆賬,算清楚了我就走,要是你跟我裝糊塗,不想算清楚,我就把你的腿腳打斷丟到派出所去。”林楓惡狠狠的盯着地龍。

林楓的這些話地龍不敢不信,從他打聽到的消息中,他知道林楓是個背景深厚的傢伙,身手也不錯,還有錢。這樣的傢伙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所以林楓說完之後,這傢伙就被嚇得瑟瑟發抖了:“林大哥……我……這……這都是誤會,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地盤啊。後來知道了,我還讓小刀他們去盯着,等你回來,讓他們立馬通知我,我好上門賠禮道歉。”

林楓皺了皺眉,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賠禮道歉?賠禮道歉就是往我工地上丟汽油瓶?”

林楓的話讓地龍抖得更厲害了。

“絕對不是我指使的,我真的只讓他盯着……肯定是他誤會我的意思了,想表功,自作主張,跟我可沒關係。”地龍真的有點怕了。

地龍只是仗着自己有點錢,有些小地痞小流氓都愛更着他,充其量這傢伙就是個小頭目。和之前去林楓家裏大人的趙四差的遠了去了。

“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賠錢,我走人,以後井水不犯河水。還有就是,你不賠錢,我動手,然後送你去派出所,判你個幾年,你還要賠我錢。”林楓慢條斯理的說着,一副吃定地龍的樣子。

“我賠錢,林大哥你高擡貴手。”地龍是個聰明人,知道林楓說的是真的,鄉里最大的混子頭趙四都被他弄進去了,他算個屁。

“十萬塊我的財物損失費,丟失的鋼筋建材,損壞的器械,加起來這點錢估計都打不住。”林楓說完這句看了看地龍的臉色,發現他臉上竟然沒有太多肉疼的樣子,於是接着說。

“還有就是我的兩個工人被燒傷了雙手,半年內沒法上工,這個工錢你要賠。”

“我……我賠,林大哥你說多少?”地龍一臉爲難的樣子。

“他們是大工一個月工資六千多,每人賠三萬六,外加營養費和醫藥費,每人六萬。”林楓說的也算合情合理,只是他低估了大工的工資,工地上的大工一個月工資七八千,甚至過萬的。

“我……我沒有那麼多錢……”地龍臉上出現了肉疼的表情。

“沒錢?可以啊,我們就公了,你只要是被抓進去,掏不出錢來,法院就會把你的網吧房產給拍賣,來支付這些錢。”林楓連蒙帶忽悠的這句話,把地龍唬住了。

“林大哥,我賠錢……但是我有個條件……能不能把小刀他們幾個交給我?”地龍有自己的打算,這錢不能自己掏,好歹要在那幾個傢伙身上要出一些來。

“這個好辦,我的車就在外面,人我給你留下,但我不能空車回去……”林楓拿了錢,給了他們一個教訓就夠了,沒必要把人逼上絕路,兔子急了會咬人的道理林楓還是知道的。

地龍心裏已經開始罵娘了,不能空車回去,難道給你裝一車錢回去?那樣還不如來個魚死網破。

“林大哥,我確實沒錢了……”

林楓見地龍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便解釋起來。

“我不要你裝錢,你那四個兄弟我可是和派出所打過招呼的,孟所長等着我送人過去呢,你把人留下,孟所長那邊我需要給個交代,你弄些菸酒,再弄些肉食青菜,我拿着去慰問一下。”林楓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地龍鬆了一口氣,趕緊就安排人去做了,他網吧旁邊不遠就有個超市,買東西倒是方便。

地龍要了林楓的銀行賬戶,給林楓轉了二十二萬過去,着實讓他肉疼了。

地龍讓人把小刀和李癩子四個人從車上擡了下來,他看到那四個人 胳膊都折了,也沒說什麼。

安排人去旁邊超市買東西,林楓則是開車停在超市門口等着。

地龍買東西花了五六千塊錢,十箱飲料,十箱奶,還有兩扇子豬肉,又弄了些水果和蔬菜,裝了滿滿的一車廂。

林楓讓地龍的小弟給他帶了個話,就兩個字,謝謝。

林楓開車直接去了鄉派出所。

林楓把車停到了派出所大院,然後給孟飛打了個電話。

不一會孟飛就從裏面走了出來,徑直走到了林楓跟前。

”你就是林楓吧?我是孟飛。”

林楓點了點頭和孟飛握了握手。

”孟所長,今天麻煩你了,我的事情已經和他們和解了,讓你費心了。”

“林老弟,你不用和我客氣,你覺得怎麼合適就怎麼來,需要我幫忙你就吱聲。”孟飛可不敢得罪林楓,他頭上可是王局長。

“一定,以後少不了麻煩你。”林楓笑了笑,然後又接着開口說道:“車上的東西是給大家改善伙食,發福利用的,你讓大家搬下來吧。”

孟飛看了看車上,東西確實不少,於是就招呼人卸車。

“走,去我辦公室喝茶。”孟飛對林楓發出了邀請。

林楓伸手拉住了孟飛的手,趁機遞過去一個信封,裏面裝了五千塊錢。

“我就不去了,改天再請你吃飯。”


孟飛感覺手中多了個東西,先是一愣,接着就想賽回林楓手中。

“林老弟,你這是做什麼?

“以後還有麻煩你的地方,這些是我的一點心意,拿去喝茶。”林楓衝着孟飛使了個眼神。

孟飛就這麼半推半就的把錢裝進了口袋。

“林老弟,我有句話要和你說,估計王局長還沒來得及通知你,就是李友貴和周豔玲,他們兩個估計很快就會被放回去,也會有人找你談賠償的事,你千萬不要意氣用事,讓他們賠你點錢,那事就算了。”

孟飛說的那事,就是李友貴兩口子帶人打傷林楓父母,被抓起來的事。

“王局長倒是沒和我說,這事不是板上釘釘了麼?這麼還有變數?”林楓心中有點疑惑。

“聽說是周豔玲的哥哥拖得關係,人家在帝都,認識的人也多,再加上你……你上面的人出事了,自認沒人想得罪周豔玲的哥哥,不過他們確實做得過分了,肯定會賠償你的。”孟飛中間停頓了一下。

“這……有沒有辦法讓他們接着坐牢?”林楓開口問道,他不想就這麼算了,但是他現在除了王達,誰也不認識,但是一個小小的王達,對付地痞流.氓還行,對付周豔玲的哥哥,還是差點的。

“除非你的靠山比她大。不然真的沒辦法。”孟飛嘆了口氣。

“那就算了吧,只要是他們不再找我麻煩就行……”林楓也嘆了口氣,雖然他現在有錢,但是和周豔玲的哥哥斗的話,確實鬥不過了。

我算命真的很準 ,林楓雖說有一大堆子彈,但是沒有槍,不照樣被人砍。

“兄弟想開點,你們都是一個村的,鬧的太僵也不好,至於那些地痞流.氓,你也不用怕,要是有麻煩給我打電話就行。”孟飛寬慰這林楓。

“那我就謝謝你了,我先去趟醫院,兩個燒傷的工人還在醫院呢。”這時候車上的東西差不多卸完了,林楓邊說邊開門上了車。

“林老弟有空來坐。”孟飛說了句客套話,就揮手送林楓走了。

林楓先是去取了些錢,提款機每日提款限額十萬,這規定讓林楓很是惱火,他本來想取十二萬的,受傷的工人每人六萬。可是錢取不出來,只好每人發五萬。

林楓拿着錢去了醫院,兩個受傷的工人這時候已經處理好了傷口,躺在病牀上。

“林老闆,你咋來了?”躺在病牀上的一個工人看到了林楓,皺着眉頭和林楓打折招呼。 “聽說你們受了傷,我過來看看。怎麼樣傷的不重吧?”林楓坐到了兩個病牀中間的凳子上。

“哎,沒啥,就是這兩三個月幹不了活了。”

綜影視:男神甦翻天 ,不工作就代表收入減少,家裏的日子會苦一些。

林楓從包裏掏出十萬塊錢來,每個人牀頭上放了五萬塊。

“那些流氓我抓到了,這些錢是給你們的誤工費和醫藥費,要是不夠,我回頭再給你們去要。”

“夠了,夠了……謝謝林老闆……這錢不是您自己給我們的,怕我們不要故意這樣說的吧?”其中一個歲數大點的工人開口說道。

林楓的爲人他都看到了眼裏,是個有良心的年輕人,這錢搞不好真的是他自己墊的。

“你們把錢拿上,好好養傷,其他的事情你們不用管了,人確實抓住了,以後也不會有人搗亂了。”林楓出言安慰着他們。

“謝謝你林老闆,您一定會發大財的,您這樣好心的人,老天爺都會保佑你……”


“是啊,林老闆您這人品,不發財都難……”

兩個工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誇了起來,搞得林楓有點不好意思。

“你們兩個好好休息,明天我找兩個護工過來,照顧你們,我就先回去了。”林楓說完就站起身來。

“林老闆,你回去慢點……護工的事,我們自己找吧。”

林楓擺了擺手,沒有說什麼就走出了病房。

“林老闆真是好心腸,本來以爲這次咱哥倆要自認倒黴呢,沒想到還能拿到這麼多錢。”

“是啊,這樣的老闆不多見……”

兩個受傷的工人在病房裏聊了起來。

林楓則是去了護士臺,他讓護士幫忙找兩個好些的護工,明天就上工照顧兩個受傷的工人,一個白天一個晚上,價錢林楓給到了最高,一個人一天200塊。

小護士倒是很痛快的答應了,她介紹人來的話,可以拿提成的。

林楓一次**了八千塊,那兩個工人的傷,最起碼需要二三十天才能康復,八千塊只不過是二十天的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