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接過書冊。

書冊上只有倆個文字《靈藥》,掀開書冊,上面有這各種靈藥的圖形,以及文字介紹。

「當真是……」林浩看的瞪眼。

「本來帶著獎勵的千枚靈石,我還以為是攜著巨款。」林浩看的有一種無語感,剛開始還算正常,差不多每一枚丹藥都在百枚靈石以下,但越往後越誇張,到最後竟數萬枚靈石才能買到一顆。

「啪!」

林浩重重的合上書冊,他突然感到自己好窮。

「呼……」

深吸一口氣,林浩平靜下心態之後,略一思索便將千枚靈石盡數取出,放到羅掌柜面前說道:「羅掌柜,我想要五枚愈體丹,五枚回血丹,其他的都換成下品聚靈丹吧。」

「好。」羅掌柜一聽,頓時鬆了一口氣,他還擔心林浩來個獅子大開口呢,他說的九折其實已經超出了他的許可權,如果林浩買個十萬八萬靈石的東西,九折的話,他便要補上萬枚靈石的差價的。


媽咪誰是我爹地 林公子稍等片刻。」羅掌柜向林浩拱了拱手,先下樓去了。

林浩看到羅掌柜消失在轉角的身影,不禁感慨萬千,本來他還以為羅掌柜打個九折有些小氣了,如今看來……

這般想著,林浩翻手將桌上的青銅令牌收入了儲物袋中,鄭重的收起來了。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功夫,羅掌柜再次出現在林浩面前,只是他懷裡多了幾個大小不一的玉瓶。

「那,這是林公子要的丹藥。」羅掌柜拍了拍手中的玉瓶,遞給林浩笑嘻嘻的說道。

「那便多謝羅掌柜了。」林浩接過玉瓶,感受到玉瓶內驚人的靈力,精神力一動便收入了儲物袋內。

林浩此時再也沒有掩蓋儲物袋的想法啦,想來這個儲物袋的價值還趕不上人家一顆丹藥呢。

可是羅掌柜看到林浩的動作,卻是露出極為不可思議的神色,身子騰的一聲站了起來。 「精神力?!林浩小友竟然修出了精神力?這,這……」

羅掌柜語無倫次的驚呼道,煉體期就能修出精神力量的,絕對是妖孽一般的天才人物啊,而且還是在這偏僻之地更是難得。

即便那些大世家,大門派出生的孩子,從小學習觀想之法,在煉體期能夠修出精神力量的也是鳳毛麟角,如今林浩竟然擁有精神力量,怎麼能不讓羅掌柜震驚!

「倒把這茬給忘了。」林浩一驚,隨即鄭重道,「晚輩修出精神力量這件事,家族是要求在下保密的,不想今日……」

羅掌柜聞言,頓時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臉上不由堆滿笑容,有些諂媚地說道,「這點林公子可以放心,我們靈藥堂絕會為林公子保密的。」

「靈藥堂?」林浩聽到羅掌柜說的不是本人,而是靈藥堂,不由眉頭蹙起,有些不悅起來。

「小友有所不知。」羅掌柜明白林浩的意思,連忙說道,「我們靈藥堂對於天才少年,一向是禮遇有加的,若是羅某將林浩小友的事情彙報到武陽城的靈藥堂,那裡的大人不但會為小友保密,而且定會賜予小友黑鐵令的!」

「黑鐵令,那是何物?」林浩問道。

「小友難道忘了剛才我交給你的青銅令了嗎?」羅掌柜洒然一笑,繼續說道,「我們靈藥閣的貴賓令牌,共有五個等級,分為青銅,黑鐵,白銀,黃金,紫金。

其中青銅令最為普通,像我們朱仙鎮一級的靈藥堂便可以贈送;而黑鐵已經算得上珍貴之物,只能有武陽城一級的靈藥堂贈送。不瞞小友說,就連貴家族的林族長也只有青銅令而已。

而這白銀令需要都郡一級的大城內的分閣才能贈與。

黃金令牌則只能由總閣贈送,至於這紫金令牌,就不是羅某可以只曉的了。」


「好龐大的勢力啊。」林浩暗驚,心中不由興起無盡的嚮往,這世界之大還遠超他的想象,若想自由的展翅高飛,得需要足有強大的實力,一股無比強烈的信念悄然滋生!!


「多謝羅掌柜為我解惑,如今在下就此告辭!」

「好,羅某就不送了,不過小友切記,若是日後進入武陽城,一定要前往靈藥閣,只要您亮出自己的身份,便會有人接待的。」羅掌柜自信的說道,然後從懷中再次取出一物,遞給林浩笑道,「小友這是我們靈藥堂內部的地圖,我私自做主拓印了一份,你一定不要外傳啊。」

「地圖?」林浩大喜,接過一看,竟是囊括了整個白雲山脈的地圖,甚至荒澤之中都有詳盡的敘述,「當真不愧是靈藥堂啊,那就再次謝過羅掌柜了。」

林浩出了靈藥閣后,徑直走向荒澤。

多番受到實力不足的打擊,林浩此次前往荒澤,卻是帶上一絲堅定。

一年以前,他踏入荒澤之時,還是煉體五重,是一個沒有修出元力的毛小子。如今他不但修出了寒冰屬性的元力,還將修為提升到了煉體期的頂峰!

這其中的差別,猶如雲泥之別。

……

林浩取出羅掌柜交給他的地圖。

從地圖上看,整個白雲山脈,猶如一條綿延萬里的巨大黑龍一般,匍匐在地面之上。其上用紅圈標出了數個地方,這些都是赫赫有名的凶煞之地,而在距離朱仙鎮不遠竟有一座山村標註著,名為「荒村」。

林浩眼前一亮。

地圖上對於荒村有一段文字註釋,「依荒澤而建,魚龍混雜,販賣妖獸皮毛,鍛造材料,天地靈物之地。」

雖然荒澤之中有數萬大山環繞,連綿不盡,更是有荒山惡水,瘴氣毒霧遍布,卻也有無盡的天材地寶,古洞遺窟星羅其中,這也是為何無數修士源源不斷進去荒澤的原因。

荒村是進入荒澤前的唯一村落。

「靈藥堂地圖上並沒有關於這些寶地的描述,想來這些寶地一經發現就會被大勢力霸佔。若是想要打聽極寒之地的事情,看來只能先去這荒村了。」林浩伸出手指,重重的點在地圖荒村的位置,激動道,「想不到去了一趟靈藥堂,竟有如此收穫!」

荒村裡面魚龍混雜,高手能人數不勝數,而且儘是些走江湖的亡命之徒,林浩孤身一人來此之後,並沒有直接進入荒澤,而是尋了一家最大的客棧住了下來。

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

林浩首先要做第一件事情,便是打探情報。

休息一日之後,他穿戴整齊,出門遊逛起來,這荒澤的人口比起朱仙鎮來遠遠不如,但是繁盛程度卻是一點也不遜色。

很快,林浩便逛了一圈,他發現在荒村之中,有無數店鋪,甚至連靈藥堂的分店也都赫然在列。

想來也是,荒澤極為危險,對於丹藥的消耗堪稱恐怖,那些冒險者從荒澤中帶出的天地靈藥,也是靈藥堂收購的對象。

如此風水寶地,靈藥堂自然不會錯過。

不過,真正吸引林浩目光的,卻還是荒村中的酒樓和自由貿易之地。

酒樓是打聽消息最容易的地方,自由貿易之地則是自由買賣物品之地,其中自然也包括情報。

打定注意之後,林浩直接去了荒村最大的酒樓——「醉仙樓」。

「名字倒是起的大氣。」林浩在一座三層酒樓旁駐足,看著掛在上面的牌匾,喃喃道,「希望能夠有想要的消息吧。」

邁入醉仙樓,林浩選了一個靠窗的桌子坐下,要了一壺美酒幾盤下酒菜,慢慢吃著,同時耳朵也豎了起來。

「說來也怪,最近幾年荒澤外圍,怎麼會竄出那麼多高級妖獸呢。」

「是啊,據說前幾天又有一頭先天靈獸出現,為了殺它,死了好幾批高手了。」

「嘿嘿,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雖說這些先天妖獸的出現是極大的危險,卻也是極大的財富,你沒發現最近荒村的高手多了很多嗎,就連先天生靈都有好幾個呢。」

「是啊……我還聽說不止是妖獸出現異變,就連那上古遺迹都有好幾處異動,若是我們能夠得到仙人的衣缽法寶,那還不是飛黃騰達啦!」

「對!喝酒,等明日老子也去荒澤逛逛,若真的發達了,定不會忘了兄弟們。」

……

「妖獸異變?」林浩聞言微微一愣,不由想到之前遇到的嘯天銀狼,「那時便覺得古怪,沒想到如今就連先天妖獸都出現了。」

林浩聽著酒樓里繁雜的議論聲,對於荒澤的狀況有了大概的了解,但關於極寒之地的事情卻沒有一絲收穫。

就在林浩苦惱的時候,身體驀然繃緊,因為他散開的精神力突然感受到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在靠近,駭然之下,林浩連忙收回了精神力,凝神望向酒樓的入口。

數息之後,酒樓內的眾人陸續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氣息,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帶著無比濃郁的好奇心,抬頭頭看去。

他們臉上雖說好奇無比,卻沒有驚懼之色,因為荒村中多亡命徒,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死去,因此他們的骨子裡自然多了一種不羈和瘋狂。

「踏踏踏!」

雜亂的腳步聲在難得安靜的酒樓內回蕩開來,眾人的心跳也隨之加快,下一刻,一行身著深藍道袍的修士,邁入了酒樓。

首先走進來的是一少年郎,約莫十七八歲的模樣,長的頗為俊俏,而他身後跟著三名中年修士,倆男一女,身上盡皆散發出極為恐怖的元力波動,其中一人最為駭人,在其目光所及之處,修士都忍不住身體僵硬有了窒息之感。

「是先天生靈,絕對不會錯!」 搶個太監做夫君 ,有了興奮。

當那先天生靈散發出的威壓觸及林浩之時,他眉頭皺起悄然將那股力量抵抗開去。

「好古怪的精神力,精神力竟然可以這麼用。」林浩淡淡掃了那人一眼,臉上浮現出嚮往之色,「等回到家族,一定要討要這種精神秘術!」

「掌柜的,把酒店裡最的東西都拿出來。」四人隨意選了一處地方坐下之後,只聽其中一名頗為魁梧的大漢,猛地一拍桌子驀然大喝道。

「蠻子,吵死了。」那名女修士眉頭蹙起,不滿道。

「哼,血狐狸,要你管。」被喚作蠻子的修士,極為不悅的說道,「在門派里都憋出個鳥來了,今日小師弟來荒澤歷練,才得到師傅的應允,定要好好耍耍。」

「該死的蠻子,你就是這麼孝敬你師姐的嗎?」血狐狸聞言不禁大怒,身上氣勢陡然鼓動起來。

看到氣勢洶洶的倆人,那少年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卻是毫不在意,顯然是見怪不怪了。

「怎麼,你要打架?」蠻子擼袖口,臉上滿是獰笑,「師姐,等會打起來,讓我摸到哪可不準告訴師傅哦。」

「你……找死!!老娘閹了你!」

血狐狸聽到蠻子調戲之語,手中猛然一揮,一道極為隱晦的亮光驀然在眾人眼前閃過,然後對著蠻子的下身掠去。

就在那亮光出現的剎那,蠻子臉色立刻繃緊,大喝一聲,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巨大斧頭,橫在身前。

「叮!」

一道極為脆耳的聲音驀然響起,緊接著又出現了令人牙酸的摩擦之聲。

偷走PLAY總裁的花心 ,眾人定睛一看,竟是一枚寸長的繡花針,而在繡花針針尖之上閃爍著幽綠之芒,竟是淬過劇毒。

瞳孔中倒映著幽綠針尖的影子,想到之前那道白光所指的放向,眾人不禁下意識加緊雙腿,感到下體有一陣輕風吹過,涼颼颼的。

「當真是好毒的女人啊!」 「血……血狐狸,你……」

蠻子瞪著如銅鈴一般的大眼,目中儘是驚怒,當其注意到四周眾人的表情之後,心中頓時羞惱無比,手中的巨斧猛然抬起后,帶著勁風肆虐之下,使得周圍的桌椅盡皆碎裂,成為木屑飛舞。

周圍的修士見到如此一幕,驚叫連連中,連忙躲到一旁。

血狐狸冷笑一聲,依然不懼,手指微動間,足足十道亮光突然出現在她的手指上,以極高的頻率跳動著。

大戰一觸即發!

此時那俊俏的少年郎,非但沒有擔憂之色,反而嘴角悄然上揚,露出了戲謔之意。

「血狐狸,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下我這蠻斧的厲害!」蠻子相貌猙獰,透出一股兇惡之意,盯著血狐狸,傳出雷鳴般聲音,此刻獰笑中,他手臂抬起,掄起巨大的斧子,狠狠地向對面的血狐狸劈砍而去。

蠻子的力道極大,就連空氣都在這一斧之下,都有了刺耳的撕裂聲。

「當真只是個蠻子,今日老娘就讓你知道老娘的厲害!」

血狐狸冷哼一聲,手指曲張,十道亮光竟在其手指上震顫,高速旋轉之下,搖搖射向對面呼嘯而來的蠻子。

叮叮叮!

數道金屬碰撞之聲驀然響起,脆耳至極。

然而那巨斧力道極大,速度一頓之下,以更猛的氣勢轟然砸向血狐狸的面門。

血狐狸冷冷看向蠻子,手指奇異的抖動起來,在其抖動之下,空中的數道亮光,竟繞過斧子,射向蠻子的雙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