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雨冷冷的盯着他,沒有回答。

“很好,夠囂張。”老者自顧自的說道,“也罷,老夫爲你破個例,不過,記住我的名字,老夫劉馳,是終結你生命的人,帶着恐懼記住這個名字吧。”

“且慢!”劉馳身上殺意正起,宮殿之下一道帶着威嚴的聲音傳來。

“二殿下。”周圍的侍衛趕忙行禮,風馳也收了殺意,看向二皇子。

二皇子不慌不忙,幾個閃爍便到了房樑之上,面帶微笑的看向林清雨。

“是林先生吧!”

林清雨面色不便,沒有回答,既不點頭,也不搖頭。

“林先生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想必前來,是爲了這隻青炎魔虎吧?”

二皇子也不氣餒,仍舊語氣溫和。

林清雨沉默少許,擡起頭,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畢竟沒有成爲死敵,化解之前的誤會或許是有可能的。林清雨這樣想着。

“二皇子英明,此間一切是有不少誤會,放我離去?”

二皇子哈哈一笑,“原本就是林先生之物,自然是要物歸原主的,林先生不必在意。”他話鋒一轉,“不過,我聽說林先生此次出炎碑林,執行的是懲戒型任務,如今任務失敗,想必恐怕也不能夠再呆在炎碑林了吧。”


林清雨心中一沉。

不過,他臉上的笑容倒未減少,鎮定自若的看着二皇子。二皇子面色凝重了幾分,“林先生,既然在炎碑林呆不下去了,何不來我龍象國,我擔保先生會受到重用。”

林清雨一怔,卻是沒有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說出招攬的話來。

不等林清雨作答,二皇子又開口了。

“我知道,林先生乃是涼國人,涼國與天碑國有國仇,林先生來我龍象國發展,但我們絕對不會過多限制你的自由,你仍舊是涼國人,甚至,職責範圍內,爲林現身提供一些幫助,也不是不可能的。”

林清雨心中一動,“要我去龍象國發展,需要我做什麼?”

二皇子臉上喜色一閃,林清雨問出這話,就代表招攬不是沒有希望的,自然不知道林清雨現在只想着應付過去,儘快離開。

“不需要林先生多做什麼,平日裏只需要在龍象館修煉即可,只是在我龍象國有需要的時候,希望林先生能夠出一份力。”

“龍象館?”

“我龍象國廣納四方強者,設龍象館以爲招待,雖然沒有炎碑林天靈塔那樣顯著的修煉提速效果,但也不會差太多的。”

林清雨張了張口,面漏猶豫之色。

“怎麼,林先生可還有什麼疑問?”

林清雨搖搖頭,“二皇子,不知道可不可以先爲我在龍象館留個名?”

“額,林先生這是?”二皇子不解。

“我與人有約,承諾在先,必須回去一次,之後我再來報道如何?”

“這……林先生不能現在便入住麼?”

“恐怕是不能了。”

“既然如此,讓青炎魔虎留下吧,我龍象館有非常適合虎類靈獸修煉的環境,讓他提早進去也無妨。”

“多謝二皇子好意,不過,小虎是友人之物,此次回去,是要交還的。”

“既然如此……那林先生早些出發吧,我會在龍象館爲先生署名的。”

“那便多謝二皇子了。”

二皇子依舊面帶微笑,點了點頭。

林清雨也不猶豫,幾個閃爍,便消失在衆人視線中。

“劉叔,跟上去,殺了吧。”盯着林清雨消失的方向,二皇子淡淡說道。

“二殿下,您這是?”劉馳不解的問道。

“他沒有要加入的意思,不能爲我所用,留之無用。”

“那剛纔爲何?”

“我和妹妹都在這,你動手會有顧忌。”

“原來如此,殿下心思縝密,屬下這就去辦。”雖然不太明白二皇子的用意,但他的命令劉馳不敢違背,二皇子是個政客,心思縝密,城府極深,不是他這等只知道修煉的人能夠猜測的。

“小心一些,據說他能夠和那個叫獅風的武尊巔峯強者打個平手。”

“多謝殿下關心。”劉馳自信一笑,身體化作幽影,消失在黑夜中。

城外的荒地,林清雨停住腳步。

漆黑的夜晚,金色雷光驟然閃爍,昊雷錘出現在他手中。

“出來吧。”林清雨轉過身,面對着前方的黑暗。


小老虎早已跳到一旁,安靜觀戰。

“不錯的感知。”淡漠的聲音傳來,幽影浮現,劉馳的身影出現在林清雨面前。

林清雨面色凝重,卻絲毫不慌,畢竟已經和獅風那樣的武尊巔峯強者對戰過,如今突破到武尊,實力不可同日而語,手中的勝算自然大了幾分。

“老夫沒時間跟你多耗,林清雨是吧,炎碑林棄子,死在老夫手中,也不算辱沒了你的身份,我便一招解決了你。”

劉馳說完,臉上冷笑消失,轉而浮現的是猙獰之色。

“風魔之劍!”


青風嘯,玄音起,巨大的青色光劍在劉馳頭頂漸漸成型,光芒愈發濃郁。

林清雨深吸一口氣,緊握昊雷錘的右手有些發抖。

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就拿你試一試我在谷底修煉半月才初窺門徑的滅世錘!”

“第一錘!” 在離季末城幾萬里之遙的一個巨大山洞裡,一個身穿紅袍,一臉冷峻的中年修士正聽著後面的灰衣老者的彙報。

「幽冥尊者,我們在百源大陸的四個點,嵐荒城和季末城的兩個已經先後被端掉了。」灰衣老者恭恭敬敬地說道。

頓了頓,他又接著說道:「這兩個點的負責人一個有您煉製的道符,一個是六級陣法宗師,能將他們滅掉的怕也是至尊境界的修士。您看…」

紅袍修士臉色變得越發的陰狠,冷聲說道:「靈源大世界的尊者就這麼多,能派出去的也早就派出去了。估計不太可能會有尊者來百源大陸。」

「如果不是尊者的話,那端掉這兩個點的人也肯定不弱。要是不儘快將他們解決的話,恐怕我們這一組,就會成為第一個全軍覆沒的組了。」灰衣老者的語氣甚是擔憂。

「不管他們有沒有尊者,我都要過去會他們一會!靈興大陸的情況怎麼樣了?」紅袍中年冷聲問道。

「他們那邊也來了一批修士在查,不過他們死了一半,逃了一半,怕是跑了。」灰衣老者回道。

紅袍中年嘴角一翹,臉上出現一抹冷笑:「靈興大路估計會是一個徹底淪陷的大陸了。我現在去季末城,你繼續關注靈興大陸那邊的消息!」


楊恆他們在季末城修養了兩天之後,就離開季末城朝著烏魔城的方向飛去。

他們估計,烏魔城附近的幾個城池,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兇手抽魂煉魄的一個點,所以打算先去烏魔城看看情況。

季末城裡烏魔城只有兩天左右的路程,楊恆他們趕了一天的路之後,一個紅袍男子突然憑空出現在他們前面,把他們給攔了下來。

楊恆雖然看不出這個紅袍男子的修為,但是他肯定是至尊境界,不然他不可能看不出對方是怎麼出現在他們前面的。

他的心馬上就沉了下來,立即把火雲和小翼他們收進了萬道玄玉,隨時最好逃跑的準備。

面對一個至尊境界的對手,他不可能會有任何的機會,此時只能逃走一個算一個。

紅袍男子就是幽冥尊者,他看到楊恆的動作,臉上出現一絲戲虐的笑容。冷笑道:「看樣子你還想逃?你覺得你們能逃嗎?告訴我,你們是怎麼把我六個手下殺掉的。」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他們是我們殺的?」楊恆毫無畏懼地回道。

「你戒指里的煉魂幡的氣息我可是很熟悉。既然你們不說的話,那我就直接殺了你們,看看你們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幽冥尊者說完之後,隨手一揮,一道強大的勁風朝著前面的十一個人飛了過去。

楊恆立即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好像全部凝固了一般。他的身體根本就動彈不得,而且對方發出的那到勁風,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

情急之下,他只能將體內的神元全部催發,在身前形成一道厚實的氣盾,然後把黑色大鐘和灰色燈座全部祭出來攔在身前,用一道橙色光芒將身體團團護住。

「轟…」楊恆的氣盾就像是水做的,在拿到勁風的攻擊下完全不堪一擊,瞬間就炸裂開來。

「咔嚓!」勁風繼續擊在黑鐘上,黑鍾也立即碎裂,變成了一塊塊碎片。

然後勁風直接轟到了他表面的橙色光芒上,將他擊飛十幾里之遠。

楊恆落地之後,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已經碎裂,腦子裡的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暈厥過去,他立即吃下了一顆丹藥。

幽冥尊者看著被他擊飛的十一個修士,臉上的戲虐之意越來越盛。對著他們大聲笑道:「沒想到你們身上還有些好東西。你那個灰色燈座雖然殘缺,但怎麼也是一件聖器。」

隨即他又對左悠揚說道:「你這金尊天罡珠,是一件尊級中品法寶。」

楊恆他們這邊十一個修士里,風揚和允乘龍死在幽冥尊者這一擊之下。

剩下的幾個修士幾乎每一個都有尊級的防禦法寶,這才暫時活了下來。

楊恆估計他這黑鍾應該根本算不上尊級法寶,不然不會直接被擊碎。

「好了,即使你們有尊級法寶甚至是聖器,今天都要死在這裡!」幽冥尊者說完又一道勁風破空而出。

楊恆心裡正驚駭欲絕的時候,冥崆的聲音突然從魂玉中傳入他的腦海:「把你的身體放鬆,讓我來控制你的身體對付他!」

冥崆身前是至聖境界修為。雖然現在只剩下一道靈體,但是楊恆估計對方一個尊者應該夠了,不然對方不會在這個時候開口。

不過他心裡卻有些遲疑,要是對方趁機奪舍他的身體,他現在的意識就很可能會被抹殺掉,這個世界上從此就不會再有楊恆這個人。

「放心吧,有我在,他奪舍不了你的身體!」道靈突然開口說道。

楊恆心裡大定,立即把放鬆下來,同時對冥崆說道:「先把他從這裡引開!」

他的身體雖然受了重傷,但是被冥崆控制之後,一股澎湃的力量立即充斥他的全身,直接一飛衝天。

幽冥尊者看著,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楊恆身上的氣勢暴漲,他以為對方使用了秘法,立即跟著飛了上去。楊恆身上那件殘缺聖器才是他最看中的,他不可能會就這麼放棄。

楊恆的身體借著冥崆的力量,一直飛出了幾百里才停了下來。

幽冥尊者的身體緊跟著楊恆停下。

他看到楊恆身上的氣勢,已經比他還要強的時候,他立即明白過來,對方根本不是使用秘法,而且已經被人奪舍了。

他心裡甚是驚駭,立即客氣說道:「我要追的只是那個小子,既然他被你奪舍,那我就不打擾了。」

「你一個小小的尊者居然想從我手裡逃走,你也太天真了把!」楊恆用冰冷沙啞的聲音說道,

幽冥尊者馬上就明白過來,他眼前的這具身體,已經被一位至聖境界修士的靈體奪舍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