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拍了拍手,手掌中冒氣一道寒冷的氣焰,笑眯眯的道:「安大叔,孫大哥,你們說的寒冰之力可是這個,」 「這是極寒之力,」孫寒長老驚呼出聲,極寒之力跟一般的寒冰之力有所不同,如果非要做一個比較的話,那極寒之力是寒冰力量中最精華的部分,饒是事先知道林辰身具寒冰之力的安霸天都有些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原本盼望的只是一棵小樹,沒想到竟然送來了一大片森林,安霸天對於林辰的評價已經足夠高了,看來還是低估了他,有些人天生就是讓人吃驚的,

凌雲道傳 ,冰冷的寒意讓周圍的溫度都下降立刻幾分,極寒之力是冰雪聖經獨有的力量,在冰雪的基礎上完美的強化的低溫的效果,冰雪聖經,一怒冰封八千里,極度的嚴寒會將空氣凍結,形成絕對的零度,

「原來那天出現在沼澤的人就是你……」安菲兒盯著林辰的眼睛一動不動,朱唇輕起,原本掛著寒霜的臉龐露出一絲驚喜的笑容,上天剝奪了冰雪魔龍一族的天賦冰雪之力,而林辰所展現出來的極寒之力是冰雪魔龍一族最憧憬的天賦力量,

「嗯,其實那天我就在周圍,不過搞不清形勢不好貿然出現,」林辰玩弄著手中冰冷的極寒之力,笑眯眯的回答道,

「林辰賢侄,」安霸天的臉色終於放緩笑眯眯的拍了拍林辰的肩膀,笑道:「你可真是我魔龍一族的福星,剛一出現就挽救了我魔龍一族的傳承不被斷絕,現在又使用出這絕對零度的極寒之力,福星啊,」

沒有人能夠體會到此時安霸天此刻內心的歡喜,長時間的壓力讓這個鐵打的漢子都有些吃不消,族內的壓力與日俱增,自從千年前魔龍一族分裂開始,冰雪魔龍一族的實力開始下滑,如今已經滑落至冰點,要不是有魔龍軍團那些熱血的戰士的之城,魔龍一族早已灰飛煙滅,黑暗魔龍對於冰雪魔龍的情況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畢竟二者曾經是一體的,加上魔域聯盟在一旁虎視眈眈,魔龍一族已經到了風雨飄搖的時刻,而如今林辰的出現,恰好挽救了正滑向深淵的魔龍一族,

「看來大長老說的沒錯,林辰,相信很快你就要到魔龍聖域的聖地一趟了,」安霸天粗獷的臉上滿是笑意,

「我,去魔龍一族的聖地,」林辰心中雖然有過這樣的打算,但是人家邀請跟自己偷偷摸摸的畢竟是不同的,

「對,緋紅緋色兩位聖女已經在聖地當中,而大長老在發動預言的時候,隱約的預測到你將會前往魔龍聖域,相信這個時間不會太久,魔龍聖域是我魔龍一族的傳承之地,而你是挽救了我魔龍一族傳承沒有斷絕的福星,況且你還掌握了極寒之力,跟我魔龍一族聖地的力量屬於同源,這分明就是天意的安排,」安霸天的臉色變得狂熱起來,沒有任何一個魔龍族人能夠抵擋出去放逐地的誘惑:「寒冰之力,只要你得到了我魔龍一族聖域中的傳承,那寒冰之力絕對會突飛猛進,到時候在太古深淵鑄造一條冰霜之路,我們萬年的禁錮即將結束,」

「冰霜之路,」林辰的表情有些疑惑,安霸天不禁笑了起來:「太古深淵是太古吞天獸的巢穴所在,也是到達時空之門的必經之路,而太古吞天獸天性畏懼寒冷,

依靠強大的冰雪之力鑄造冰霜之路,形成一條太古吞天獸都不願意碰觸的道路,這樣你明白了吧,」

「原來如此,不過這冰霜之路依靠我一個人恐怕難以支撐,太古深淵之所以被稱為深淵,那路途一定長的可怕,依靠我個人的冰雪之力,這個……」林辰瞳孔收縮,雖然明白了安霸天的打算,但是這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能力範圍,

所謂的冰霜之路,就是依靠絕對的寒冷將面前的一切都凍結,形成一片由冰雪組成的道路,這裡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只有極度的嚴寒,而對於太古吞天獸來說,這極度的寒冷就是它們的天敵,否則,每一頭擁有神之力量的凶獸都會成為衝破放逐地的索命鬼,哪怕是強如林辰,安霸天,對於這等強橫的凶獸都沒有任何辦法,更何況太古吞天獸不是一頭,而是數十頭,

只有將魔龍一族置身於冰霜之路中,才能讓太古吞天獸沒有攻擊的想法,

「哈哈,賢侄,不要擔心,既然老夫如此說,肯定有我的道理,魔龍聖域當中保存著冰雪魔龍一族唯一的火種,極度冰寒,一旦大長老召喚你前去,只要你吸收了極度冰寒的力量,雖然形成冰霜之路還有些勉強,但是這絕對是可行的,」安霸天的臉色有些漲紅,興奮的笑道,

「可是這樣一來,魔龍聖地的傳承不就斷絕了,雖然我不清楚極度冰寒是什麼,但是從您的話語中我可以體會到這極度冰寒的重要性,」

「傳承,萬年了,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出去,而當我們的冰雪之力消失殆盡,時空之門才出現,這無疑是一種諷刺,傳承斷絕又如何,我魔龍一族註定沒辦法回到過去,只要能踏出這片土地,就算傳承斷絕,我們也無怨無悔,」

林辰沉默了,安靜的看著眼前的安霸天,他深切的體會到了魔龍一族的苦難,萬年的歲月磨滅了魔龍一族的稜角,如今僅憑著信念在支撐,

「好,這個忙,我幫了,」林辰裂開嘴,露出森白的牙齒,笑道,

眾人開懷大笑,有了林辰的支持,那希望就會無限放大,有了成功的可能,而林辰的心裡卻絲毫不輕鬆,十萬人的種族遷移,沒有犧牲是不可能的,而且哪怕自己真的融合的魔龍聖域中那同源的寒冰之力,也依舊不可能從一開始就凝鑄冰雪之路,那樣會榨乾了自己,現在的情況雖然明朗起來,但是壓力可不小,林辰雖然在笑,但是依舊感到想的那個棘手,回去,那是必須的,妖若兒,雲嵐,林韻還在等著自己,雖然穿越太古深淵兇險萬分,不過無論多麼危險,自己也必需回去,

笑聲停了下來,在一旁的孫寒長老說道:「這樣的話,林辰兄弟要儘快進入魔龍聖域了,越快越好,如果林兄弟融合極度冰寒,那成功率就更大了,」

安霸天的眼睛一亮,大笑道:「這個是必然,大長老已經打過招呼,只要極度冰寒成長到最佳的狀態就會召喚林賢侄前去的,我不懷疑林辰賢侄的能力,以如此年紀就成長到如此地步,這等妖孽的天賦要是融合了極度冰寒,真不知道會強橫到何等地步,」

「極度冰寒,我一直聽你們說這東西,雖然明白這極度冰寒跟我的冰雪之力是同源,但是卻分不清它到底是什麼,」

安霸天看了孫寒長老一眼,笑道:「這個還是讓聖域的人來說比較好,」

孫寒長老整理了下語言,說道:「我冰雪魔龍一族天生掌控冰雪之力,這是我們的種族天賦,雖然如今我們的已經消散,但是對於冰雪之力的感知卻沒有消失,在數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在冰雪之力剛開始消融的時候就做過嘗試,企圖阻止這冰霜之力的消退,然而卻毫無作用,沒有了冰雪之力的冰雪魔龍一族還算什麼冰雪魔龍,我們的祖先為了讓我們的傳承不會斷絕,將寒冰之力封存到魔龍聖域中,這就是極度冰寒的前身,當然,事情不會如此簡單,其實我們每一位族人降生的時候,都會帶有冰雪之力,而這份力量在出生三個月的時候就會消失,聖域的大長老將每一個新生的魔龍族族人帶入聖域當中,將新生兒的冰雪之力注入其中,如今數千年的積累,魔龍聖域中的極度冰寒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然而我們魔龍一族的人卻沒有辦法繼承這股力量,直到緋紅,緋色兩位聖女的出現,她們已經成年,但是身上的冰雪之力並沒有完全消退,保留了一絲冰雪之力,而且肉體也能承載住冰雪力量,這對我魔龍一族來說就是傳承的延續,」

「那麼說來,緋紅,緋色兩位聖女在,不是可以幫助大家從太古深淵中走出,」

孫寒長老看了一眼林辰,苦笑道:「可惜的是,這數千年也僅僅有這兩位聖女符合要求,然而積累了數千年的極度冰寒豈是那麼好吸收的,兩人的承載力甚至連百分之一都不到,而且吸收了的冰雪之力雖然沒有完全消散,但是保留下來的僅僅一半不到,這又如何能夠鑄就寒冰之路,恐怕還沒鑄造二十米,兩位聖女就會比生生吸成人幹了,」

孫寒長老見林辰的表情有些凝重,笑著道:「不過林兄弟你放心,就憑你剛剛展現出來的極寒之力至少要強出緋紅,緋色數倍,而且這煉化極度冰寒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越是到後面,進境越慢,都等了這麼多年了,我們不著急,」


林辰苦笑著回應,你們不著急,我著急啊,幾個親愛的還等著自己呢,自己哪有時間陪你們磨洋工, 「這個,極度冰寒既然如此難以融合,恐怕就算我去,也沒有那麼容易融合成功吧,」林辰試探的問道,

對於這個極度冰寒,雖然安霸天跟孫寒長老解釋的不是那麼清楚,但是林辰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印象,這極度冰寒是數千年來魔龍一族全部的冰雪之力的集合,換句話來說,整個冰雪魔龍一族的冰雪之力全部注入到這所謂的極度冰寒中,就好比林辰所獲得的妖珠一樣,妖珠是壇凌天一身修為所化,將全身的力量灌注妖珠之內,而這極度冰寒雖然不是個人所凝結,跟妖珠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得不說當年想出這個辦法的魔龍大長老真是一個天才,而且是一個實力可怕到極點的天才,要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收發由心控制起來自然猶如臂使,但是融合了眾人不同強度的冰雪之力談何容易,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弱弱強食是這個世界上不變的法則,而這極度冰寒融合了數千年來冰雪魔龍一族嬰兒的冰雪之力,到現在還沒有暴走,足以說明,當初留下這極度冰寒的魔龍大長老實力到底是多麼可怕,

原本林辰以為目前魔龍一族的實力雖然不及巔峰,但是應該相差不大,但是現在看來確實錯的離譜了,當年能跟泰坦神族爭鋒,最後魔龍王消失,被泰坦神族驅逐,哪裡會僅有如此力量,時間磨滅了不僅僅是歷史的印記,更讓這魔龍一族墮落到如此地步,

猛然林辰一驚,自己是泰坦神族的傳承者,而這裡確實魔龍一族的核心,當年泰坦神族將魔龍一族放逐,那豈不是跟自己有著不共戴天之仇,想到這裡林辰的額頭頓時冒氣了冷汗,

安霸天沒有注意林辰的表情,極寒之力的出現將安霸天等人的心神完全吸引了,

「首先吸收極寒之力需要自身強大無比的肉體作為支撐,否則無盡的寒冰之力將會把經脈血液肉體都凍結,其次,就是要有冰霜的親和力,這種親和力對於魔龍一族來說原本不在話下,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冰雪之力的消融,我們魔龍一族除了年幼的幼兒,基本上對於冰雪之力完全絕緣,而緋紅,緋色這兩位聖女是這千年來唯一擁有冰雪親和力的族人,」

林辰的思維還停留在泰坦神族跟魔龍一族的關係上,自己作為泰坦神族的傳承者,又是幫助魔龍一族重返聖元大陸的關鍵人物,這關係未免也太亂了吧,難道冥冥之中就已經註定,耶律皇天讓自己來這九幽放逐地也絕不是為了聖經這麼簡單,林辰努力驅散腦海中的念頭,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樂子可大了,

安霸天見林辰沒有說話,繼續道:「其實,雖然我們被賦予的冰雪之力消融,但是有一點不曾改變,就是我們冰雪魔龍一族的新生兒都具有冰雪之力,這樣才保證了聖地當中的極度冰寒傳承到現在,以前,在魔龍一族沒有分裂的時候,魔龍聖域不僅僅有極度冰寒,聖地分為冰雪聖域跟暗黑聖域兩部分,而隨著魔龍一族的分裂,暗黑聖域徹底消失在魔龍一族當中,」

「暗黑聖域,冰雪聖域,」林辰回過神來,疑惑的問道,暗黑魔龍一族林辰從來到這九幽放逐地一直不斷的聽人說起,不過一直沒有機會碰到,當安霸天說起暗黑聖域的時候,勾起了林辰的興趣,

「是的,暗黑聖域,冰雪聖域就是現在放置極度冰寒的聖地,而魔龍大長老就是負責守護聖地的侍者,相信你已經知道了魔龍一族分為冰雪魔龍和暗魔龍,兩大部族的紛爭由來已久,而隨著時間的發酵越發劇烈,直到千年前,才徹底分裂出去,暗黑魔龍亦正亦邪,天生的黑暗力量讓暗黑魔龍對於魔族更加親切,而且暗黑魔龍一族崇拜力量,只要有力量他們甚至可以拋棄自己的靈魂,暗黑聖域就是暗黑魔龍一族的聖地,我作為魔龍一族的王,對暗黑魔龍一族聖域的事情了解的也有限,畢竟聖域是獨立於魔龍一族的存在,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暗黑聖域中絕對有類似於極度冰寒之類的強大力量,然而在千年前的那場分裂戰爭中卻突然消失不見,」

「對於千年前的那場分裂,我已經聽孫寒長老粗略的講過,既然兩族已經分裂,暗黑魔龍一族有歸附了魔族,那暗黑聖域應該是當時魔龍一族最核心的傳承地,怎麼會突然消失,作為傳承地,應該是大家密切關注的地方才對,它們消失難道沒有一絲蛛絲馬跡,」林辰問道,

「暗黑聖域也有其守護者,當年與冰雪聖域的守護者並稱為黑白兩大長老,千年前的那場分裂之戰沒有人知道暗黑聖域為什麼突然消失,更沒有人知道暗黑魔龍為什麼要那個時間發動分裂戰爭,如今都成為了解不開的謎團,」

「那麼冰雪魔龍一族的冰雪之力在逐漸消融,暗魔龍一族的天賦暗能量也是如此嘛,」對於這點林辰困惑了許久,

安霸天的目光變得有些凝重,可以說這是魔龍一族中最重大的秘密,安霸天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說來也奇怪,暗黑魔龍雖然擁有的種族天賦暗能量也再消退,但是到達了一定的階段就停止了消融,而我們冰雪魔龍一族則不然,直到全身的冰雪之力全部耗盡才停止,更讓人捉摸不透的是,暗魔龍一族雖然人數不多,僅有冰雪魔龍數量的五分之一,當他們的暗能量消退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們好像就不在他人面前使用,而我一次偶然,我碰到了一名使用暗黑能量的暗黑魔龍族人,他使用的力量中分明帶著一絲邪惡的味道,要知道,我們魔龍一族的天賦力量是沒有正邪之分的,只有力量的強弱,而那名使用暗黑能量的暗黑魔龍族人竟然讓我感受到了域外的氣息,」

「域外氣息,難道跟域外天魔有關,」林辰在心底暗暗思考,域外天魔,毀滅之戰這幾個字眼已經成為魔咒一般困擾了林辰許久,雖然耶律皇天有過解答,但是林辰始終感覺耶律皇天好像隱瞞了什麼,難道這暗黑魔龍一族的分裂跟域外天魔有關,

「安叔叔,那能不能讓我見一見這些暗黑魔龍族人,」

「這是必然的,想要衝破太古深淵,魔域聯盟那一關必須要過,到時候自然會見到暗黑魔龍一族,不過最近有些奇怪,暗黑魔龍的數量雖然稀少,可是最近的戰鬥中都是魔族在衝鋒陷陣,極少看到魔龍一族的身影,不過總歸是會見到的,我魔龍一族的大長老利用無上神通的占星術預測過,你們之間可有著不小的聯繫,而且大長老正在催動極度冰寒,一旦極度冰寒的力量達到極致,就會召喚你前去的,」

林辰聽到暗黑魔龍一族出現的很少的時候,心裡咯噔一下,脫口而出道:

「我在闖入九幽放逐地的時候,曾經參加過魔龍珠毀滅之眼的拍賣會,難道這毀滅之眼就是暗黑魔龍一族的產物,」

「哦,毀滅之眼,那不是暗黑魔龍一族的至寶嗎,怎麼會出現在九幽,」安霸天皺著眉頭說道,

正當林辰想要說出自己的疑慮的時候,安霸天突然神色變得淡定起來,好像有人在身邊耳語一般,一道蒼白的光線出現在安霸天的周圍,林辰從這道光線中隱約感覺到有一道目光在打量自己,不過這道目光中卻沒有絲毫的敵意,不過那目光中調趟的目光是怎麼回事,林辰心底有些納悶,

片刻之後,安霸天才轉過頭,朝著林辰說道:

「賢侄,趕得早不如趕得巧,魔龍聖域的大長老召喚你前去,」

安菲兒跟孫寒長老興奮的神色逐漸轉淡,變得有些忐忑起來,這可是事關魔龍一族重見天日最後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不在乎,魔龍一族被困在九幽放逐地萬年的時間,想要重返聖元大陸成為了每一名魔龍族人的夢想,這讓安菲兒公主和孫寒長老如何不激動,

安霸天揮手,讓二人離開,隨即,帶著林辰朝著魔龍大殿深處走去,林辰見安霸天沒有繼續交談下去的心情,收起了自己的疑惑,如果黑龍珠毀滅之眼是暗黑魔龍一族的至寶的話,那突然出現在九幽,林辰感到一股巨大的陰謀在朝著九幽大陸襲來,

兩旁的護衛已經被安霸天安排出去守衛,整個魔龍大殿空無一人,大殿的構造很簡單,穿過了一條迴廊,一座巨大的石門出現在兩人眼前,

「林辰賢侄,其實魔龍聖域一直跟魔龍王城坐落在一起的,打開這扇門,就是魔龍聖地的所在,」二人走的速度極快,片刻已經來到了一扇高大的鐵門面前,安鐵門之上印刻著複雜的符號,隨著安霸天輕輕一推,一片嶄新的天地出現在林辰面前, 「啊欠,」林辰揉了揉鼻子,跟安霸天分開已經有半天的時間,不是說讓自己接受魔龍聖域極度冰寒的傳承嗎,這片森林是怎麼回事,林辰心底翻了嘀咕,林辰在這片廣袤的樹林中已經穿行了半天的時間,按照林辰行進的速度,就算是九幽深處的密林也應該傳過去了,結果現在林辰入眼所看到的依舊是一片繁茂的樹林,難道這魔龍族大長老還給自己布下了什麼考驗,真是的,自己的時間有限,可沒空在這墨跡,

事實跟林辰猜測的差不多,畢竟林辰是外來人,接受魔龍聖域極度冰寒的傳承可是事關魔龍一族的種族存亡,按照魔龍族大長老的話來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考驗是必須的,這片森林其實就是一片環境而已,

林辰感覺到這片樹林的不正常,正在努力找尋突破的路徑,正當林辰準備衝上天,重新打量這片樹林的時候,林辰的心中忽然一動,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陣能量的波動,這股力量雖然不強大,但是似乎蘊含著規則的力量,

轟隆隆,還沒等林辰飛上空中,整個天空變得灰暗起來,暴風雨的前奏,還不等林辰做出反應,狂風大作,豆大的雨點劈頭蓋臉的掉落下來,

「靠,」林辰暗罵一聲,這麼點考驗對林辰來說算什麼,這魔龍族大長老不是純粹來噁心自己的吧,

林辰撐起一道屏障,將雨水隔絕在外界,而漸漸地,林辰感受到了一絲異樣,變化,整片森林都在變化,在傾盆大雨的沖刷之下,天地彷彿失去了色彩,綠意盎然的樹木在逐漸失去生命的氣息,泥土的芬芳在退去,天空的顏色也在逐漸退去,在大雨的沖刷之下,入眼之處的一切都在蛻變,確切的說是在褪色,

林辰驚奇的看著面前的一切,原本波瀾不驚的心態逐漸發生變化,大雨還沒有停歇,而整個天地變成一片蒼白,

樹木變化成白骨,腳下屍骨漫天,骨屑紛飛,宛如當初的屍山血海一般,唯一讓林辰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是,這裡竟然沒有一絲血腥的氣味,

一道輕微的尖嘯聲響起,瞬間席捲了整個蒼白的世界,白骨被震碎,骨屑漫天,尖銳的刺耳的叫聲,狠狠的扎進了林辰的耳中,比妖若兒的驚悸吼叫也不逞多讓,這尖嘯聲連綿不絕,帶著金屬般摩擦的尖銳,刺得人耳膜生疼,更重要的是,在這一聲刺耳的尖嘯聲中,眼前的一切都化為烏有,留下蒼茫的一片,可以試想一下天地之間沒有任何色彩是什麼樣子,而林辰目前的眼前就是這般摸樣,感覺不到空氣的流動,感覺不到生命的氣息,只有那刺耳的叫聲,讓人心底發寒,這是一片蒼茫的世界,林辰經歷過的大場面可以說數不勝數,而這一次帶給林辰的感覺卻是死一般的寂靜,

白,蒼白,

一道道巨大的黑影出現在林辰的視線中,看來那尖銳的吼叫就是這些生物發出的,隨著這些生物的接近,蒼白的顏色終於在林辰的眼中消退,林辰終於可以看清這些生物的面貌,一頭,兩頭,三頭……足足石頭巨獸從空中飛來,土黃色的身軀,散發著神一般的威壓,那氣息壓得人喘不過起來,


吞天口,身長百丈,鯤鵬之勢,聲入刺耳,

太古吞天獸,我靠,

林辰暗罵一聲,這哪裡是什麼考驗,這分明是讓自己玩命啊,要是一頭還好說,憑藉自己的實力,不說輕而易舉的戰勝,也費不了多大勁,兩頭也行啊,咱底牌那麼多,沒事撐撐場面,面前這十幾頭是怎麼回事,林辰終於明白了那道光線中調趟的目光是怎麼回事了,怪不得那目光那麼怪異,原來在這裡等著自己呢,那魔龍大長老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合起伙來騙自己,別讓老子出去,否則把你拍到牆上,摳都摳不出來,

太古吞天獸,不是只會出現在太古深淵嗎,難道自己被安霸天忽悠到太古深淵來了,這萬年前的洪荒異種,是林辰迄今為止見過的最危險最難纏的凶獸沒有之一,強大的肉身,強橫的吞噬力量,加上神之境界才具有的實力,讓這些凶獸成為了霸主,更何況他媽呢還是群居的,太古吞天獸的攻擊力驚人,是少數擁有吞噬之力的強橫凶獸,身軀龐大,擺尾之間足可開山裂石,而且這些太古吞天獸的吼叫中還帶著精神攻擊,哪怕是神元初階境界僅僅聽到這些凶獸的聲音都會產生強烈的不適,最可怕的是,MB的這些凶獸是群居的啊,群居的,試想一下,一群擁有神之力量的凶獸,前赴後繼的撲過來,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而林辰現在心中只有兩個年頭,一個是逃,能逃多遠逃多遠,跟這群凶獸硬拼,哪怕自己擁有冰雪聖經的極寒之力,也會死無葬身之地,那麼多艱難險阻都沒有讓林辰撂下這百十斤,沒想到陰溝里翻了船,這時候不跑那不是不怕死,那是在作死,

第二個念頭就是把那個所謂的魔龍大長老種到地里,看看明年會不會多處一個,

林辰的心中彷彿有無數頭草泥馬在狂奔不止,還是在列著隊形的,

當林辰準備轉身離開這裡的時候,猛然發現,身體動不了了,我靠,林辰大罵一聲,不帶這麼玩得吧,我是來拯救魔龍一族的,又不是來送死,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被活活玩死,身體完全被禁錮住了,體內的聖經之力都已經停止運轉,

心頭有無數頭草泥馬在狂奔的林辰暗罵不止,看著從空中撲下來的太古吞天獸,一身實力連一絲一毫都沒有發揮出來,大罵一聲,

「我頂你個肺啊,」

……

魔龍聖域,冰雪神殿,

「大長老,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不厚道,」安霸天哪裡還有當初的霸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冰雪交織而成的畫面,

魔龍大長老蒼老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微笑道:「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況且這是始祖留下來的傳承,跟我又沒有關係,想要獲得我冰雪魔龍一族的極度冰寒怎麼可能不接受考驗,」那眼神好像在說,你也太單純了,幼兒園畢業的嘛,


極度冰寒是魔龍一族的賢者布下的傳承之火,也是魔龍一族的命脈所在,哪怕是魔龍族人想要接受極度冰寒的傳承都要接受難如登天的考驗,更何況林辰了,其實這些考驗安霸天作為魔龍一族的族長是十分清楚的,不過在某些時間,某些地點,選擇性的遺忘罷了,萬一這個林辰反悔了咋辦,趕鴨子上架那完全不是咱得風格不是,於是,林辰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腳踏入了魔龍聖域的考驗之中,

「我的意思是我說我們在外面這麼觀看是不是有點不厚道,」安霸天眼睛依舊盯著冰雪畫面,隨口回了一句,

「呵呵,」魔龍大長老朝著安霸天的腦門來了那麼一下子,笑眯眯的道:「不厚道,你看的那麼出神,也就看這麼一會了,等他通過了這考驗,想看你都看不見了,關於那位老祖宗的事情,豈是你我能夠窺探的,」

安霸天摸著腦門傻呵呵的笑著,哪裡還有魔龍族族長的鐵血風采,

「希望他能夠成功吧,」

「這次極度冰寒在我的全力催動下已經進入了巔峰狀態,連緋紅,緋色我都叫出來了,她們是沒辦法承受如此強橫的冰雪力量的,對於林辰這個傢伙能否通過考驗,我不存在疑問,通過是必然的,我唯一怕的是林辰能否承受極度冰寒的全部力量,要知道極度冰寒可不是一人所蘊含的冰雪之力,」魔龍大長老端起面前的茶杯,吹了吹熱氣,輕飲了一口,繼續道:「極度冰寒的冰霜之力灌注已經存在了數千年,其中蘊含的冰霜之力到底濃郁到一個什麼樣的階段,連我也看不清楚,況且林辰畢竟是人類,人類的身體哪怕在強橫,想要承受這麼強大的力量也是痴心妄想,」

「不行,林辰是我族的恩人,怎麼可能讓他親身范險,我們絕對不能這麼做,我一定要阻止他」安霸天猛然站起身,說著就要衝出去阻止林辰的行動,

「呵呵,你還是那麼衝動,你以為你阻止的了他,這小傢伙隱藏的極深,甚至連我都不敢保證能完勝於他,這麼狡猾的小傢伙如果不是自己願意,你以為你能夠強迫他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林辰這小傢伙比你看的明白,富貴險中求,就算是你阻止了,他也不會停止前進的,能夠如此年輕就擁有了強者之心,哪裡是你我能夠左右的,如果他本人不願意,你就算拼了命也別想拉動他,」

安霸天聽了魔龍大長老的話,馬上變得安靜起來,能在如此年輕就獲得如此修為,豈是那麼好欺騙的,估計林辰早已經有了準備,安霸天看了畫面中的林辰一眼,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苦笑一聲:

「希望他能夠成功吧,」 「林辰,醒來,」

「醒來……」

林辰的腦海中不斷盤旋著這道聲音,眼眸中精光一閃,面前的太古吞天獸瞬間消失不見,

「聖老,你醒了,」林辰欣喜的聲音傳出,四周已經恢復平靜,依舊是一片古樸的森林,

「呵呵,乖徒弟,要不是我驚醒了你,說不定你還在環境中繼續掙扎呢,估計想要破幻境而出,沒有幾天的功夫可不行,」聖老熟悉而親切的聲音出現在林辰的腦海中,

「是我大意了,這幻境並不是觸發的,現在回想起來,我再踏入那扇門的時候就已經進入了幻境之中,只不過幻境跟現實交疊一時之間難以分清而已,大意了啊,聖老,你終於醒了,可真是想死我了,」林辰尷尬的撓了撓頭,頭頂上已經長出寸許的頭髮,整個人看起來精神百倍,

「想我,不想你那些個小情人,想我這個老頭子做什麼,」聖老低聲調笑著,眼中的笑意一直沒有斷過,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林辰對自己的依賴之情,

林辰盤膝大搖大擺的坐在地上,靠在一棵古樹之上,周圍布下一圈結界,心神沉入腦海之中,聖老剛剛蘇醒,這裡充滿著未知的危險,以聖老靈魂的軀體,還是少出來為妙,心神沉入腦海,看見了那個照顧自己多年的身影,

「聖老,可想死我了,」

聖老拍了拍林辰的肩膀,才幾日不見,林辰的修為又有所長進,讓聖老看的欣慰不已,兩人剛想好好的敘敘舊,一道清晰的笑聲傳入林辰的腦海中,

這笑聲突如其來,沒有任何前奏,把林辰嚇了一跳,要知道,林辰的四周已經布下了結界,而且心神已經沉入腦海之中,這聲音分明是直接透過耳朵傳入到靈魂之中,

就連一旁的聖老的神色也變得嚴峻起來,顯然也聽到了這股奇怪的聲音,笑聲越來越大,林辰跟聖老對視一眼,這明顯不是幻覺,幻覺對於心神處於封閉狀態下的人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