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卻並不看她。

取出四個小瓶,林風眉頭微簇。

「哪一個?」林風打開瓶口,逐一而望。

四個小瓶,其中兩個帶著一分微弱香氣,而另兩個卻是無se無味。

瓶口顏se各不相同,似乎為了特意分辨而存在。除了這四個小瓶外,還有四個顏se一模一樣的小罐子,四種味道均是不同,既有香氣撲鼻,也有嗆鼻難聞,更有一種帶著惡臭。

「逐一對應,但哪一個才是解藥?」林風目光閃爍。

若非必要,自己總不可能四種解藥都讓秦千千服食,是葯三分毒,一種未解又添新毒,甚至兩種藥效若產生反應、融合等等……

那就更難辦。

「沒辦法,只能這樣了。」林風目光望向『毒發』的秦千千,感到一分不忍。

霎時間拿起第一個紅se小瓶,服下其中一塊白se藥片。

「老大你?!」翼驚聲道。

話音才落,林風的面se瞬時一青,眉頭緊皺。

小小一塊藥片,毒xing卻是相當強烈,五臟六腑彷彿被腐蝕似的。林風雙眸閃爍著粼粼光澤,瞬間取出那紅se小罐,服下一塊青se的藥片。很快,腹中絞痛便是消失,輕呼了口氣,林風表情未有變化。

「不是這一個。」林風輕道。

以身試毒!

稍不小心。後果便會相當嚴重。

但林風,卻是處之泰然。


擁有鳳凰之血,身體本身便具有極強的恢復力。

多少次中毒,哪怕沒有解藥自己都是安然無恙。尤其是身體內存在的重生之火,比起攻擊,更擅長的其實是『防禦』。無論身體外部的防禦。又或是身體內部的防禦,重生之火都是一把可靠的大閘。

最重要的是

有解藥,並不需要擔心。



第二瓶,同樣不是!

這一次是暈眩的感覺,昏昏yu睡。

哪怕鳳凰之血恢復力再強,卻也難以遏制這種並不算『毒』的藥效。

「哧!」咬破舌尖,林風雙目瞬時清明。

論意志力,論心xing,自己決不會輸給任何人。

血液和疼痛撐起林風堅定的信念。打開藍se小罐,深吸一口那惡臭氣體,霎那間林風便是清醒過來。搖搖頭,旋即將藍se小瓶收入,而此時,眼前只剩下紫se以及黑se的小瓶。

「運氣不會那麼差?」林風嘴角淡然一劃。

打開紫se小瓶,聞到一股清香撲鼻,鼻尖深嗅。霎時間林風雙眸圓睜。

血液彷彿在燃燒,一股莫名的躁動之火。浮現在心頭之內。

「是它!」

「終於找到了!」

林風眼眸瞬時綻亮,嘴角淺笑。

心頭彷彿有股火焰在燃燒,腦海一陣轟鳴。

眼前的秦千千看起來更是嫵媚動人,那膩極的聲音讓林風的心輕輕顫動。

非一般的感覺!

「不行!」林風猛的搖頭。

霎時間清醒一分,強忍住心中yu望,林風連是打開紫se小罐。

而此時

咻!快如閃電般的攻擊。讓林風大驚失se,卻是完全出乎意料。

枝條急轉,瞬時間捲走紫se小罐。身中『貞女烈焰』的林風實力大受影響,林風集中力注意力遠遠不及正常狀態。更何況他怎麼也沒想過,自己的靈物『翼』竟是會來這麼一出!

「翼。不……」林風面se連變。

話音尚未落下,眼前,已是溫香暖玉抱滿懷。

火熱到極致的軀體,彷彿燃燒的火焰般滾燙,掙脫束縛的秦千千緊緊抱住了林風。那誘人的櫻桃小口誘惑無比,炙熱的吻上林風,充斥著強烈的感覺,讓人心之沸騰。

轟!林風腦袋彷彿炸裂。

全身的血液都是疾速流動,此時再非彼時,現在的林風……

同樣身中『貞女烈焰』。

完全爆發,哪怕再堅強的意志,此時也已是無可阻擋。

藥效儘是發揮,秦千千的熱情和美麗,成為最後的導火線,將林風心頭的火苗倏然點亮。

霎那間,便成熊熊烈火!

燎原而起!

兩道火熱的軀體,瘋狂的交纏擁抱在一起,彼此吮吸著那甘甜,陶醉而滿足。摩擦取熱,感受著炙熱的溫度,彷彿尋找最完美的結合點,秦千千嬌喘連連,而林風的神se已是漸漸迷離。

「何必忍的那麼辛苦呢,老大。」翼輕嘆道。

「上一次功虧一簣,這一次我怎麼都要助你一臂之力。」

「不用感謝,慢慢享受,老大。」

翼揮舞著枝條,帶著一分喜悅和興奮。

紅綠se的光芒輕輕閃爍,釋放出誘人的香氣,為這片旖旎更是增添一分情趣和興奮。
「我翼總算也當了一次君子,嘿,看老大,現在多開心~~」

翼感到一分滿足,霎然間,光芒閃爍,翼的身影便是徐徐消失,回到林風體內。


經過這段ri子的修鍊,翼早已是能自己回家。

而此時,在翼的『撮合』下,林風和秦千千已是

完全失去理智。

…(未完待續。) ()那是一種渴求,是一種最原始的yu望。

是本能,更是異xing間的相吸,男和女,本就是為了彼此而存在。

緊緊的摟抱,貪婪的吸收著彼此。

唇畔,緊合在一起,彷彿蜜膠般融合。

滾燙的體溫,索取著互相的**,兩雙手,撫動著對方,觸碰著每一分肌膚。喘息聲不停,那彷彿是最美好的東西。感受著秦千千那美麗的**,林風的衣衫早已不知在何時被褪去。

**著上身的男女,沒有半分害羞,有的,只是激情澎湃。

空氣中,充斥著旖旎和陶醉。

嬌喘聲連連,秦千千早已失去意識。

而林風更是被激起最原始的yu望,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強烈的藥效,並非一種『毒』,鳳凰之血派不上任何用處。林風輕撫著秦千千每一寸肌膚,滑如綢緞,美如玉脂。耳邊不斷傳來嬌喘聲連連,耳朵被吸吮著,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

霎那間


「不!不行!」林風渾身一顫,猛的清醒過來。

眼中充斥著一分驚駭,只見得眼前那美如畫卷般的場景,感受著秦千千完美的**,此時幾乎已是鑄成大錯。

但……

還差最後一道防線。

雷池並未逾越。

儘管如此,卻已是相當駭人。

秦千千完美的上身完全印入眼眸,林風頓覺一分口乾舌燥,連是閉上雙眼。

嘩!身體疾退。

堅強的毅力和心xing,讓的林風終是守住最後防線。


若是乘人之危,他怎麼都不會原諒自己。

「轟!」緊守心神,林風眼眸極深。

重生之火在體內沸騰。彷如衛兵般霎時流轉全身,巡視著身體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地方。火熱的感覺漸漸減弱,而此時,身體外那滾燙的**緊緊相擁,然而林風卻彷如雕塑般一動也不動。

一遍。再一遍。

重生之火清掃著身體內『多餘』的存在。

勤勤懇懇,一絲不漏。

藥效,漸漸被清除。林風緊咬著牙關,終於『度』過這次劫難。

「翼!」林風眉心劇閃,帶著一分氣惱。

霎時間

翼的身影出現在眼前,輕輕搖擺,煞是歡快喜悅。

「這麼快,老大?」翼驚奇道。

「快你個頭!」饒是林風涵養再好,卻也忍不住氣斥道。

翼的『自作主張』。差點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就算是現在……

恐怕也成了一筆糊塗賬。

「老大你……」翼訝道。

「解藥,快!」林風眉頭深擰,肅然道。

雖是氣惱於翼,但心知翼是小孩子心xing,自己卻也計較不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