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獲得的新屬性和地獄空間曾經給出的獎勵有關!

提示還沒有結束,還在繼續!

「任務過程中,宿主夥伴王偉提供極大程度的幫助,獎勵稱號:地獄外使,獲得冥器:抽魂鞭。對鬼魂鎮壓能力增加50%「

王偉的身上,忽然出現了一件漆黑無比的長袍,在這長袍之上,還有各式各樣的兇惡鬼魂圖案,可他們的表情都格外的痛苦。

一條像是用骨頭編織成的鞭子,出現在王偉的手中。

王偉的臉上也露出一絲喜意,嘖嘖嘴說道:「這還不錯,這冥器,竟然比第一任觀主的桃木劍還要強。」

「增加鎮壓鬼魂對能力50%?那豈不是已經沒有鬼魂,能夠抵抗我王道一地存在?」

王偉臉上全是傲氣。

杜乾的表情儘是羨慕,卻依舊對吳淵恭敬無比,沒有一句話。

「千年趕屍匠,終成活屍鬼,天師油將改變你的身體和魂魄,攝青鬼不是終點。」

這是地獄空間的最後提示。

杜乾的眼中,爆發出一陣精光!

吳淵的臉上,滿意無比。

雖然這個獎勵看起來單薄。

可剛才的驚雷訣有多強大,他已經感受到了。

身體屬性改變,就可以正常使用驚雷訣!

這比獎勵他任何東西都要有用的多!

本來他就缺少攻擊手段,現在卻絲毫不缺了!

並且還有一百點陰德,足夠將易筋練氣式在提升一個等級。

「主人,你怎麼都不理小玉了,是小玉讓你難過了嗎?」

此刻,小玉一臉委屈的將頭靠在了吳淵的肩膀上。 「地獄空間,收,籠罩範圍,身旁一米。」

意識微動,整個地獄空間的範圍縮小。

那股冰冷無情的氣息從身上消失。

吳淵只覺得心底鬆了一大口氣。

這段時間壓抑在肩膀上的那個擔子,消失不見了。

吳淵下意識的輕輕摟住了小玉的腰肢。

小玉沒有抬頭,更深深的埋在吳淵的胸前。

杜乾緩慢的消失在吳淵腳下的影子中。

王偉嘖嘖的笑到:「你們這一對兒主僕,還有點兒主僕的樣子么?我看不是因為情調,所以才一口一個主人吧?」

小玉臉色羞紅無比。

此刻吳淵忽然有種錯覺,此刻抱著的小玉竟然是有實體的。

就在這時,王偉的臉色忽然微變了一下,說:「吳淵,地獄空間,已經不在我身上了吧?」

吳淵瞳孔緊縮,王偉站著有兩三米的距離,絕不在一米的範圍之內。

他,看見了小玉!

在此之前,只有在地獄空間範圍之內,王偉才能夠看到小玉。

不單單是王偉,所有人都是如此。

就在這時,吳淵的影子忽然波動了一下,杜乾的聲音低沉的響起:「她的魂魄完整之後,加上屍體也被融合在一起,就相當於她有了實體。她本身的屍體就是養魂屍,雖然沒有呼吸已經死亡,但是卻不會腐爛,這相當於活死人一般。」

「除卻體溫,呼吸,以及正常人需要吃飯喝水,她和活人沒有區別。」

「小玉,你試試看,能不能走出去?」


吳淵壓抑著呼吸,心中有一種激動的感覺。

之前他還想過,怎麼樣讓小玉能夠有身體,現在這件事情悄無聲息的就實現了,並且還是小玉本來的身體!

她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樣,只有自己一個人能夠看到。

小玉微咬著唇,小心翼翼的往王偉那邊走去。

結果一米的範圍時,她就停頓了下來,聲音很小的說:「主人,我出不去的,我也不想能離開你身邊。」

「主人,你完全不用讓小玉回去了,她這養魂屍的身體,其實更需要的是陰陽調和,她更適合在陰陽路之中,不過身體在陰氣密集的地獄空間里,同時也能夠照射到陽光,也可以令她身體發生一些變化。」

「而且你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也會安全許多。」

王偉聳了聳肩膀,說了句:「沒想到你這個趕屍匠,裝逼的時候一套一套的,現在拍馬屁也一套一套的。」

王偉語氣中倒沒有多少怒氣,反倒是調侃居多。

杜乾的聲音卻很正經。

「主人隨時打開地獄空間,反應速度會很快,並且我和小玉,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保護主人。」

「地獄第一層不會產生消耗,只有好處。」

這段時間的跟隨,加上地獄空間任務的公開聲音,杜乾已經了解到相當多的信息。

不過他對吳淵,只有忠心耿耿。

小玉眼巴巴的看著吳淵,可憐兮兮的說:「主人,我不想回去,他們又開始上課了,我不想被園長罵,只想跟在主人的身邊……」

吳淵一愣,意識稍微感受了一下地獄第一層的情況。

讓他心中微嘆的是,所有的孩童和老師的鬼魂都像是之前一樣上課。

只不過現在每個孩童的眼中,都沒有在露出之前的那種暴虐,反倒是清明了許多。

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吳淵卻覺得漫長到了極點,現在小玉恢復成了之前的模樣,也讓他心中喜悅和安穩越發的多。

「好。」

點頭說了一個好字,小玉興奮的耶了一聲,緊緊的抱住吳淵的脖子。

王偉則是一臉嫌棄,切了一聲說:「沒羞沒臊。」

吳淵笑了笑,說:「走吧,別在這裡呆著了。」

壓力消退之後,吳淵只想要好好休息一天。



而且,此刻他們腳下站著的地方,已經沒有一絲一毫藍天幼兒園的蹤影了。之前這裡是燒的焦黑一片的廢土,現在卻變成了一片空地。

黃色的泥土裸露了出來,陽光也照射進這片空地,映射在吳淵的眼中,吳淵的眼神已經變得深邃無比。

王偉哎喲了一聲,說:「完蛋了,佩佩給我發了好多消息,還打了電話,我沒看到。」

吳淵愣了一下,隨即也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好端端一個王道一,現在卻為了一個女孩兒失魂落魄的,作為一個道士,你這樣做,你觀主師傅會同意么?」

王偉切了一聲說:「觀主同不同意你不知道,現在我只知道謝思雨還在白茅道場裡面,你的事兒可還沒完成,總不能讓她一輩子住在那裡吧?你想去休息,也得先告訴她可以回家了。」

話音落下,王偉就朝著路邊走去。

小玉緊緊的拉著吳淵的手,吳淵也低下頭,拿出來手機給謝思雨發了一個信息。

「我要去找楚佩佩了,你們兩可得注意這點兒,別弄出個小鬼娃娃出來。」

王偉調侃似的說了句,身上雷行符電光一閃,身影頓時消失在原地。

小玉對著王偉消失的地方做了個鬼臉。

「那主人,咱們去什麼地方啊?」

「回家。」

吳淵聲音緩和了不少。

「屬性商店。」

「易筋練氣式:中級篇,激活。」

下一刻,吳淵的身體也變成了一道殘影,幾乎肉眼已經看不到他的移動的速度。

時間,一晃眼過去了三天。

府國中心,五樓。

鬼屋之前門庭若市。

夏露穿著一身女強人一樣的職業裝,踩著高跟鞋,忙碌的招呼客人,這時已經換了一個人收銀。

在鬼屋之前,放著一個黑漆漆的大木頭箱子。

一旁還站著一個人。

夏露走到了鬼屋門口,頓時心驚了一下,這個人,是之前想要盤下鬼屋的佛牌店老闆,唐德。

唐德一臉笑眯眯的表情,對著夏露說道:「小姑娘,我來給你們老闆,送一件禮物。」

「這箱子裡面,是什麼?」

夏露表情疑惑至極。

「一件很貴重的東西,我特意從泰國請來的,你可以看一眼。」

夏露走到了木箱子旁邊,箱子快有一人高,她觸碰了一下。

整個人的身體卻是一僵,眼中也閃過了一道血腥的紅光。

「叫你主人過來,你不是很想看見他么?」

唐德的聲音,充滿了引誘。 夏露眼中的紅光很快就消散了,雙眼恢復了正常,她皺眉看了唐德一眼,說了句:「你說什麼?神經病吧?」

唐德臉上依舊帶著笑容,眉頭輕輕皺起,搖了搖頭說:「我差點兒忘了,你是個人,不是鬼,他不是你主人。」

夏露臉色不怎麼好看,說:「神經病吧?說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要是你不走,我就喊人來趕你走了!」

夏露表情兇巴巴的,她對於唐德沒有一絲一毫的好感。

尤其是剛才碰到這個木頭箱子的時候,那種渾身冰冷的感覺,就像是有一個東西想要鑽進她的身體一樣。

唐德又笑了笑,說:「這件東西,替你們老闆收下,很貴重。之前的事情我會找機會和他道歉的。」

說完之後,唐德直接走下了扶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