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新傑,別讓我找到你。

葉小鷗幫着李姐打點好了晚餐,等着周筱宇,她還沒有見到霍威從書房出來,看來兩個人還在談事。

她等了一會,剛想上樓,卻見兩個人已經從樓上下來了,霍威對周筱宇說了一聲,“宇少,那我先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嗯!”宇少應了一聲,徑直向餐廳走來。

葉小鷗馬上對霍威說了一聲,“霍助理,剛纔的事情,謝謝你!”

霍威微笑了一下,“葉小姐,告辭!”

說完就大步的走出去,容叔在送他出去。

葉小鷗跟在宇少的身後回到餐廳,趕緊拿碗給宇少盛飯,輕輕的推到他的面前。

宇少擡眸看了一眼葉小鷗,小丫頭似乎話少了。

“怎麼不說話?”宇少問了一聲,他到是喜歡她甜脆脆的聲音。

葉小鷗看了宇少一眼,滿眼的笑意,“嗯!”


說完也盛好了自己的飯,才坐在宇少的對面,都不敢擡眼看對面的宇少一眼。

因爲她不知道說什麼了,也不知道這半個多月宇少沒回來究竟是了爲什麼,自己不敢冒然的跟他講話。

宇少默默的吃着飯,到有點不習慣了,出去出差了半月,這丫頭到陌生起來。

“說說,我沒在家的半月你都幹什麼了?”宇少夾了一口菜,看了葉小鷗一眼很關注的問。

“你沒在家?”葉小鷗對這幾個字特別的感興趣,她很想知道,是宇少沒回來,還是沒在家,這兩個意思可是完全的不一樣的。

“嗯!出差了!”宇少說。

“啊?原來你出差了?”葉小鷗甜甜的問,那樣子滿是欣喜。

“不然呢?”宇少吃看一口飯擡眼盯着她看,反問着。

葉小鷗突兀的臉紅了起來,埋頭吃了一口飯。

“還沒說呢,這半個月做什麼了?”

“我每天去公司,下午的時候,我學長陪我去了京城的幾個大市場,遲總說,要我掌握市場的趨勢與行情,這樣才能做好生意。”

葉小鷗趕緊跟宇少彙報着最近的行蹤,她有點興奮,原來他是出差了,不是不回來這裏。

“哦!對了,宇少,遲總說過了年,我可以試着開發我的商品,我對市場上的女士圍巾很看好,我覺得它的花樣與品種很繁多,是個好項目。沒想到遲總很支持我,他說我的眼光很不錯。”

周筱宇擡眼看了一眼葉小鷗粉嫩的小臉,上面泛着興奮的光暈。

“遲總說我的眼光很好,讓我就先從這個項目上練練手。”她嘰裏呱啦的一口氣說下來,很興奮的樣子。

“宇少.. …”

“什麼?”周筱宇蹙起了眉頭,什麼時候起,宇哥又變回了宇少,他有點不明所以?

葉小鷗一下卡到了那,看向周筱宇。

“你叫什麼?”

“宇… …少… …”她說的‘少’字的聲音很小,小到自己都要聽不見了。


“爲什麼這樣叫了?”周筱宇有點不悅,他到很喜歡葉小鷗甜脆的叫聲,‘宇哥宇哥’,突然又宇少了,什麼情況?

他牟利的眼睛看葉小鷗,搞什麼搞?

“重叫?”周筱宇老大的不悅。

“宇哥!”葉小鷗叫了一聲,看着周筱宇的冷臉。


周筱宇沒再說話,繼續吃飯,見葉小鷗不說話了,他擡起眼瞼掃了一下,“你家遲總還說什麼?”然後直視着她。

葉小鷗聽宇少這樣一說,‘噗嗤’一笑,“什麼我家遲總,就是遲總,他說我的進步很快!”

“驕傲了?”

“沒有呀!還早呢!”葉小鷗聽謙虛的說。

吃過了飯,周筱宇對葉小鷗說了一句,“跟我來書房!”

“嗯!好的,宇哥,你要吃水果嗎?”葉小鷗清脆的問了一句,宇少心想,這纔是小丫頭的聲音。

“嗯!”他哼了一聲就率先想樓上走去。

葉小鷗趕緊打點好了水果端着也去了書房。

敲門進去,他看見宇少竟然仰靠在沙發上,看起來有點疲憊的樣子。

“宇哥,你是今天才回來的嗎?”葉小鷗看着周筱宇。

“嗯!”周筱宇答道,看都沒有看她,“怎麼了?”

“難怪看房子的阿姨說,給你打電話是關機!”葉小鷗放下手裏的水果,繞到沙發的後面,“我來給你按摩一下吧!”

說完就已經開始給周筱宇按摩太陽穴了。

“葉小青被放出來,勢必要總找你的麻煩,一會你記下霍威的電話,如果在騷擾你與葉宅,你就給霍威電話,他會處理,你不要再見她了!”

“嗯!”葉小鷗點着頭,應允着,沒多說話。 兩個人都沉默了一會,葉小鷗問周筱宇,“宇哥,你出差去了那裏?”

“青州!”

“哦!”

“你以爲我幹什麼去了?”周筱宇突然睜開眼睛,向上面掃了一眼葉小鷗的臉,他有感覺,這小丫頭似乎有什麼心事。

這次回來有點不對頭,怎麼對他總是躲躲閃閃支支吾吾的。

葉小鷗臉有點紅,掩飾着說,“沒有啊,就是很久沒回來了,問問啊!”

“跟你跑市場的是什麼學長?”周筱宇突然問葉小鷗。

葉小鷗一緊張,看向周筱宇,“就是學校的同學,他比我大一屆,也是京城的。”

她說着,認真的觀察着周筱宇的表情,“就是學長,你不要誤會?”

“我有誤會嗎?”周筱宇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像似在調侃,“他追你?”

“他追是他的事情,我都說了,我不會再談戀愛了。”葉小鷗有點呼吸不暢,緊張的臉都紅了,她極力的想解釋這件事情,卻感覺解釋不清楚了一樣。

“你到是搶手,又是展旭又是學長的!”周筱宇語氣有些凌厲,質問她,“你現在有資本談戀愛嗎?”

“我都說了沒有談戀愛。”葉小鷗梗着脖子低頭看向周筱宇。

周筱宇仰靠在沙發的後背上,仰臉看着葉小鷗的臉,她正低頭瞪着眼睛看向自己,特別彆扭,猛的坐起身。

這個舉動給葉小鷗嚇了一跳,她本能的向後縮了一下。

周筱宇伸手拉着她的手臂上的衣服,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邊,“來,你坐下跟我橫!”

“我沒有… …橫!”葉小鷗有點委屈,大眼睛裏突兀的升騰起霧氣。

“我出去才幾天啊?你就學會跟我犟嘴了是吧?”周筱宇看着葉小鷗問道,“還理直氣壯地的是吧?”

‘吧嗒’一顆淚砸下來,“我沒有就是沒有,我只想說我沒有談戀愛!”

葉小鷗撅着小嘴看向周筱宇,她就不明白,爲什麼她就不能和男生在一起?再說了,也是顧臻樺主動要求陪她去的,她能拒絕人家的好心嗎?

那他還沒說說繼承人的事呢!

周筱宇一見她流淚,眸子一緊,自己也沒說什麼呀,怎麼就哭了?他就見不得女人哭,尤其這張臉,他看過也感受過嚴曼琪那種痛徹心扉的哭,所以,他不想再看到。

“學長說他熟悉市場,才主動說陪我去,怕我浪費時間,這跟談戀愛沒關係?”葉小鷗上來了犯擰的勁。

“我有說你就是談戀愛嗎?”周筱宇看着她哭了,心抽了一下,也氣了起來。

“可你就是這個意思!”葉小鷗根本就沒有迴旋餘地。

“我問問不行對嗎?那好,以後我不問!你好自爲之。”周筱宇站起身,向外走去。

“我沒說你不許問,可是你兇我?我知道我讓你操心了,什麼事情都讓你操心,可我也不想這樣,是他說要陪我去的,我不熟悉市場,他才陪的。”葉小鷗看見宇少站起身要出去有些急了,語無倫次的繼續解釋着。

“我不想跟你犟嘴,我是着急說明白,你幹嘛呀!宇哥… …”

葉小鷗委屈的不得了,眼看着宇少要伸手拉門了,她站起來快速的跑過去,從後面抱住周筱宇,“別走… …”

周筱宇背部僵直了一下,感受着葉小鷗微微顫抖着的身體,他突然不知道怎麼好了,本來他也沒有干涉小丫頭談戀愛的意思。

“下回我不犟嘴了還不行嗎?”葉小鷗可憐楚楚的說着,只要宇哥不走,她才能解釋清楚不是。

“放手!”周筱宇有些煩躁。

“不… …我不讓你走,你都去了好久了,我想跟你說話的!說好多話,不犟嘴了!”葉小鷗是真怕了,她是真怕周筱宇一怒拍門出去,再不回來。

那是她來自心底的恐懼,只有她自己才能深深的體會得到,半個月看不見他對她來說太久了。

自從看到有關周筱宇的報道,她的一顆心就懸着,她有點逃避一個現實,那就是如果有一天真的讓她回到自己的家,再見不到周筱宇,她會怎樣。

這可能是隨時都可能發生的事實,她總有一天要回去的,這裏不是自己的家。


那種感覺讓她惴惴不安夜不能寐。

周筱宇真的被她弄的煩躁不已,“那你別哭,好好說話!”

說完拿開葉小鷗摟着自己腰上的手,轉過身,發現葉小鷗一雙驚慌失措的眸子黝黑閃亮,詮釋着的都是驚恐。

“你說說,爲什麼又叫我宇少?你心裏想的什麼?”

周筱宇覺得,葉小鷗心裏應該是有想法,不然她不能又疏離的叫回了宇少。

他喜歡她圍繞着自己一口一個宇哥宇哥的,甜脆脆的感覺。

之所以想回來這裏,也是因爲感覺有她縈繞着不孤單,有人氣,熱鬧,而且像似看到了嚴曼琪一樣。

這次去青州,他只見了嚴曼琪一次,是去高家吃了頓飯。

嚴曼琪看到他總是一副自家小妹一樣,頑劣的不像話,在加上高桐的嬌寵,她就像個山大王一樣,帶着兩個萌翻人的一對雙胞胎,那種感覺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眷戀。

所以他逃避,不想自己越陷越深,也不想打擾了人家夫妻的和美。

有時他會遠遠的看着,亦或更準確的說是欣賞着高桐寵她的樣子,感覺這纔是一個男人一生最大的幸福吧!

一個摯愛,一雙兒女!

所以這次去,他以忙爲由,只去了高家一次,他有些有意的避開曼琪,畢竟她是高桐的摯愛,自己當初對她說了謊的虧欠,只有慢慢的來還了。

那個時候,他還真的有想自己家的這個像嚴曼琪的小丫頭,她有着嚴曼琪的某種特質。

他問完了葉小鷗,就直視着葉小鷗,等待着她的答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