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爾見江帆接受了挑戰,他心裡十分高興,「好,那我們明天早上在黑暗之原恭候你們!」說完一個瞬間消失不見了。

「帆哥,梅皮岩主動來挑戰我們,這裡面肯定有什麼陰謀吧?」黃富皺眉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按道理梅皮岩是不敢來挑戰我們的,他們肯定在黑暗之原有埋伏,等著我們去赴約呢!」江帆微笑道。

「哦,帆哥,既然這個,那我們明天早上就不能去黑暗之原了,要不然中了他們的計呢!」黃富急忙道。

「小富,你怕什麼,我們當然要去黑暗之原,我們這麼多神祖級別的,還怕他們三位神祖不成!」楊雲不屑地道。

「是啊,俺老孫可不怕中計!就算他們人多,我們也不怕!」孫悟空點頭道,他贊同楊雲的意見。

江帆皺起眉頭,「明天的黑暗之原必須去,但是我們今晚要去黑暗之原查探,看看梅皮岩他們設的是什麼圈套,我們識破了他們的圈套,就沒什麼可怕了。」

「嗯,帆哥說得有理,我們今晚就去黑暗之原查探。」楊戩點頭道。

「主人,這查探的事情就交給小的去吧!」納甲土屍自告奮勇地道。


江帆擺手,微笑道:「這次我和你一起去,你們就在這裡等候。」江帆不放心納甲土屍一個人去查探,這傢伙有時候很粗細,特別是看到女人,他就什麼都拋開了。

黑暗界的是沒用白天的,只有黑夜,江帆等人所說的早上其實就是黑暗界的早夜,晚上就是下夜,黑暗界就是這麼叫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下夜其實就是真正的晚上,也就是神界的晚上十點多鐘,黑暗之原距離黑暗陰山不是很遠,對於神祖來說,也只是兩個瞬移就到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悄悄地來到了黑暗之原附近,黑暗之原上風聲呼呼,地面上搭起了很多在帳篷,駐紮了許多黑暗族人。

遠遠望去,一排排的帳篷,就像一片海一樣,江帆十分驚訝,大概估計一下,最少有五十萬左右黑暗族人駐紮在這黑暗之原了。

「呃,梅皮岩在這裡駐紮了五十萬黑暗族人,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靠人多取勝?」江帆驚訝地道,五十萬黑暗族人對於神祖級別的老說沒有多大作用,隨幾個便空間碎裂,五十萬人就完蛋了。

「主人,小的沒有聞到梅皮岩的氣味,這裡只有格里爾和梅連皮的氣味。」納甲土屍對著江帆悄聲道。

江帆愣了一下,今天格里爾來到黑暗陰山下挑戰通知,梅皮岩為何不在黑暗之原呢?這傢伙難道有什麼陰謀?

想到這裡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傻蛋,我們混進去看看梅連皮和格里爾在做什麼!」江帆悄聲地道。

隨即江帆和納甲土屍遁入地下,納甲土屍根據氣味很快就找到了梅連皮的帳篷,「主人,梅連皮就在前面的帳篷裡面!」納甲土屍悄聲地道。

江帆點了點頭,「我們馬上隱藏氣息,去看看梅連皮在做什麼?」江帆悄聲地道,靠近神祖級別的對手,必須隱藏氣息,否則會被對方感應到的。

江帆和納甲土屍隱去身上氣息,兩人悄悄地靠近梅連皮的帳篷,只見梅連皮正摟著兩名女黑暗族女人喝酒呢。

「嘿嘿,你們輸了,讓我摸摸!」梅連皮壞笑著,伸手就去摸那兩名女黑暗族人。

兩名女黑暗族人立即咯咯笑著,「哎呀,神祖大人,您真是太好了!人家被你捏得火燒火燎的,難受死了!」其中一名女黑暗族人嬌笑道。

「嘿嘿,你們兩個小騷包,是不是想我那個了!」梅連皮壞笑著,他的手更加肆無憚忌了。

納甲土屍看得口水都流出來了,「我靠,梅連皮真他們的色狼!」納甲土屍暗自罵道。

「哎呀,神祖大人,我們就是想啊,您就來吧!」兩名女黑暗族人馬上挑逗起來,她們主動地伸手挑逗梅連皮。


「我靠,真是沒臉皮!這麼騷!」江帆暗自罵道,他悄悄地對著納甲土屍做了一個手勢,那意思離開。

可是納甲土屍眼睛都望直了,根本沒有看到江帆的手勢,江帆狠狠地抓住了納甲土屍的耳朵,傳音道:「我靠,貓膩看上癮了吧!是不是想上去玩玩?」

納甲土屍知道主人生氣了急忙搖頭,「主人,小的可不敢上去玩,您有什麼吩咐?」納甲土屍傳音道。

「我們去格;里爾那裡去看看,你前面帶路!」江帆對著納甲土屍傳音道。

納甲土屍點了點頭,他在前面帶路,片刻之後就到了格里爾帳篷附近,「主人,格里爾就在裡面。」納甲土屍悄聲地道。

江帆悄悄地靠近帳篷,從帳篷縫隙之中看帳篷裡面,只見格里爾帳篷裡面坐著十幾個人,好像是在開會。

「剛才交代的事情,你們都記住了嗎?」格里爾一臉嚴肅地道。

那十幾名黑暗族人頭目一齊點頭道:「我們記住了,請神祖大人放心!」

格里爾點了點頭,隨即一擺手,「好了,這裡沒什麼事了,你們去準備好吧!」格里爾擺手道。

「是的,神祖大人,我們出去準備去了。」那十幾名黑暗族頭目立即出了帳篷。

格里爾對著帳篷門口的黑暗族人招了招手,那人急忙跑進帳篷,格里爾對著他耳邊輕聲嘀咕幾句,那人馬上就出了帳篷。

「我靠,看來來晚了一步,剛才格里爾對著那些黑暗族人交代什麼事情呢?」江帆暗自詫異地道。

江帆正詫異的時候,只見三名黑暗族人女人進了帳篷,格里爾臉上露出微笑,上去摟住其中兩名女人,「嘿嘿,你們三人今晚就陪我睡了!」格里爾色色地笑道。

「是的,神祖大人,能夠陪伴您是我們的榮幸!」三名黑暗族女人立刻圍著格里爾,她們主動寬衣解帶,片刻之間她們三人就光溜溜了。

接下來的事情江帆不願意看下去了,對著納甲土屍傳音道:「傻蛋,我們去找那些十幾名黑暗族人去!」

納甲土屍戀戀不捨地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是的,主人,小的只知道他們在哪裡!」納甲土屍傳音道。

納甲土屍根據那些黑暗族頭目的氣味,他很快就找到其中一個,「主人,這個人就是剛才在格里爾那裡開會的人,他就在帳篷里呢。」納甲土屍悄聲地道。

剛才那十幾名黑暗族的頭目身份也不低,他們都是神尊級別的高手,江帆悄悄地靠近帳篷,透過帳篷縫隙看到那人躺在榻上閉目養神呢。

帳篷裡面只有他一個人,帳篷外面有裡面黑暗族守衛,江帆悄悄地遁地下,片刻之後他從榻下冒了出來,伸手點了那人肋下。

那黑暗族頭目渾身一麻就不能動彈了,江帆出現在那人面前,那名黑暗族頭目露出驚駭之色,「你是何人?」那人驚訝地道。

江帆一揮手,使出隔音術,他們說話帳篷外面是無法聽到了,「你別管老子是誰!剛才你們在格里爾那裡都說了什麼?」江帆冷冷地問道。

「我,我們沒說什麼!」那名黑暗族頭目急忙道,他露出驚慌之色,剛才他試圖解開江帆的點穴,他失敗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被禁制了。

「哦,看來不給你點苦頭,你是不說實話嘍!」江帆伸手抓住那人的褲襠,用力一捏,那人立刻慘叫起來。

「嘿嘿,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不說實話,老子就把你的蛋蛋捏碎了!」江帆惡狠狠地道。

那黑暗族頭目嚇壞了,急忙道:「哦,我說!我說!請鬆開手!」

江帆鬆開手,「你老老實實地交代,否則我不會給你下次機會的!」江帆做了一個抓捏的手勢。

那黑暗族頭目嚇得渾身哆嗦道:「剛才我們十幾人在格里爾神祖大人開會,他讓我們明天埋伏在黑暗之原外圍,阻止江帆等人逃走。」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只有這些嗎?為何要阻止我們逃走呢?」江帆不解地道。


「我,我不知道為什麼,神祖大人就說了這些。」那黑暗族頭目急忙道,他的確不知道是為什麼,格里爾沒有說出黑暗之母的事情。

江帆摸著下巴,望著那黑暗族的頭目,看樣子這傢伙沒有撒謊,「我靠,格里爾為何要阻止我們逃走呢?這是何居心呢?」江帆驚訝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哦,我真的不知道啊!因為明天神界的人要來這裡,我們這十幾個人目的就是不讓神界人離開黑暗之原。」那黑暗族頭目急忙解釋道,他害怕江帆捏碎他的蛋蛋。

「小子,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要聲張,你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否則我下次捏碎你蛋蛋!」江帆對著那黑暗族頭目惡狠狠地道。

那黑暗族頭目急忙點頭道:「好的,小的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他也不敢說,否則就會被梅皮岩殺死的,因為黑暗族十分嚴厲,泄密者必死無疑。

江帆點了點頭,「嗯,你就好好地睡一覺吧」江帆伸手點了那黑暗族頭目的眉心一下,那人就昏睡過去了。

隨即江帆悄悄地出了帳篷,納甲土屍就在外面等候,江帆決定多問幾個人去開會的人,不能只聽一個人的。

於是讓納甲土屍繼續尋找那些參加開會的黑暗族頭目,江帆一連詢問了五個黑暗族頭目,他們的回答和第一個黑暗族頭目基本一樣,都是為了阻止江帆等人離開黑暗之原。

江帆和納甲土屍回到黑暗陰山腳下,把到黑暗之原的情況告訴眾人,眾人都露出驚訝之色,「哦,帆哥,這裡面肯定有圈套呢!」黃富皺眉道。

「是啊,我也覺得黑暗之原有什麼圈套等著我們,我們還是不去黑暗之原了吧!」楊雲望著江帆搖頭道。

江帆搖頭道:「不去是不行的,梅皮岩已經向我們挑戰了,我們不去會被恥笑的,就算知道有危險,我們也要去黑暗之原。」

「對,我們必須去黑暗之原,怕什麼圈套啊,我們這麼多神祖級別的,還打不過黑暗界三個神祖啊!」孫悟空不屑地道。

「是的,不管梅皮岩有什麼陰謀,我們都要去!」哪吒握著火尖槍一臉嚴肅地道。

「去,一定要去的,但是如何去法,我們必須研究一番才行。」李志玲微笑地道。

江帆望著李志玲,知道她一向主意多,「志玲,你有何高價?」江帆微笑道。

「我覺得我們這些人分兩組,一組進入黑暗之原,另外一組在黑暗之原外面接應,萬一有什麼危險,外面的那組人就營救。」李志玲說出了自己的策略。

江帆點了點頭,「嗯,還是志玲主意多,我們就這麼辦,第一組人由我、黃富、猴哥、凌君、傻蛋、翁曉偉六人去黑暗之原。剩下的人就由志玲帶隊,守候在黑暗之原的外圍,伺機而動,你們看如何?」江帆望著眾人道。

眾人一起點頭道:「好的,就這麼辦!」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黑暗界的上夜時刻,江帆、黃富、孫悟空、江凌君、納甲土屍、翁曉偉等人去黑暗之原接受挑戰,李志玲、楊雲、楊戩、哪吒、梁艷、李寒煙等等悄悄地尾隨江帆等人背後。

江帆等人到了黑暗之原,格里爾正在等候,他看到江帆等人來,臉帶微笑,「江帆,你們膽子不小啊,竟敢接受我們始祖的挑戰!」格里爾望著江帆冷笑道。

「哼,你們那個沒屁眼在什麼地方,他不是要挑戰嗎?是單打獨鬥還是群毆?讓他出來!」江帆望著格里爾冷笑道。

「嘿嘿,我們的始祖梅皮岩在裡面等你呢,你如果不敢去見他就回去吧!」格里爾手指著帳篷群裡面道。

江帆冷冷地望著格里爾,「哼,梅皮岩想耍什麼花招吧!不過老子不怕!你在前面帶路吧!」江帆對著格里爾揮手道。

格里爾望著江帆,點了點頭,「江帆,你果然有種!你們隨我來吧!」格里爾帶著江帆進入他們預先設置好的包圍圈之中。

江帆一邊走,他一邊觀察四周情況,四周都是帳篷,埋伏了不少黑暗族人。這些黑暗族人江帆並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這個梅皮岩到底設施了什麼陰謀?

江帆等人隨著格里爾走了大約幾分鐘來的了一塊空地,格里爾停了下來,「你們在這裡等候,我求稟告始祖大人!」格里爾迅速鑽入帳篷。

納甲土屍嗅著空氣,他皺起眉頭道:「主人,小的聞到了梅皮岩呃氣味,他不在這裡附近呢!」

江帆點了點頭,剛才他已經使用風之眼觀看這四周的情況,沒有發現梅皮岩在附近,而且他發現格里爾鑽入帳篷之後,從帳篷背後逃走了。

江帆馬上意識到不對勁了,但是他又說不出什麼不正常,突然之間他感受到地下有強大的能量,「呃,怎麼回事?地下有強大能量存在呢?」江帆詫異地道。

「父親,孩兒也感覺到了一股強大力量在地下,這是不是梅皮岩的圈套呢?」江凌君皺眉道。

江帆望著遠處,「梅皮岩,你不是要挑戰嘛,給老子滾出來!」江帆喊道,他使出了音波裂,聲波所到之處,那些帳篷立即變成碎片。

突然上空傳來笑聲:「哈哈,江帆,我可沒時間陪你玩,你中了我的計了!你們別想離開黑暗之原了!」梅皮岩的幻影出現在空中,這是他使出空間幻影之術。

江帆望著空中,「梅皮岩,你有種給我出來,我們單打獨鬥!」江帆冷笑道。

「是啊,梅皮岩你他媽就是烏龜,敢不敢和俺老孫單打獨鬥!」孫悟空手指著天空冷笑道。

「哈哈,老夫才不會和你們單打獨鬥呢!我只要殺死了你們,神界就是我們黑暗族的天下了!」梅皮岩冷笑道,他嘴裡念著咒語。

突然之間距離江帆等人大約三十多米地面震動了一下,黑暗之母破土而出,緊接著咔吧一聲,黑暗之母裂開了。

從黑暗之母裡面釋放出藍色光,那藍光形成光暈,迅速散開來,藍色光暈所到之處,形成了強大的漩渦。


江帆等人根本不認識黑暗之母,他們看到了漩渦,馬上感覺不妙,「哦,快逃!」江帆急忙喊道,他知道這是神器。

可是江帆等人已經晚了,因為藍色光暈已經到了他們身邊,他們被捲入了漩渦之中,片刻之間江帆、黃富、孫悟空、江凌君、納甲土屍、翁曉偉等人被吸入了黑暗之母之中。

隨即黑暗之母合攏了,變成了橢圓狀的蛋,一切恢復平靜,「哈哈!江帆等人被黑暗之母吸進去了!他們就算不死也無法出來!」梅皮岩出現了,他抱起了黑暗之母。

「哦,始祖大人,神界的精英幾乎被我們一網打盡了,我們可以入侵神界了!」格里爾喜悅地道。

梅皮岩點了點頭,「嗯,是我們入侵神界的時候了!」梅皮岩微笑點頭道。

此刻在黑暗之原外圍的李志玲、楊戩、哪吒、楊雲等人看到黑暗之原的藍色光,「哦,剛才出現了藍色光,帆哥他們是不是出事了?」楊雲皺眉道。

給讀者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