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錚也在其中,陳林看見,說道:「五師兄,請再給我一張空白金書。」

「我這裡有,早就準備好了,要多少有多少!」幾乎是立即,就有人把空白金書交到陳林手中,目光火熱之極。

「多謝!」陳林微微一笑,接過空白金書,就抬起指尖,噴吐劍氣,再次鐫刻起來。

……

古劍大殿。

轟隆!

突然之間,一聲霹靂似的巨響傳來,震得肅目凝視台上的眾人,齊齊打了個激靈,神色微驚。

隨後就看到端坐著,默默修行《人劍書》的燕無忌,陡然睜目,劈手一掌,筆直刺出。

手掌如劍,刺暴空氣!


凌厲的劍氣,鋪天蓋地湧出!

在他的身前,陡然凝結,逐漸變化,就凝成一尊人形!

人形劍氣!

這人形劍氣,猛烈一動,橫空撲殺,撕裂空氣,銳嘯衝天,一下撲出古劍大殿,衝上一片石林中,彈指間穿梭,劍氣四溢,撲哧撲哧,方圓十幾丈的石林,全部碎為石屑、粉塵!

成了!

緊隨其後,一尊元老,也突然厲嘯一聲,劈手轟出一道劍氣,也凝結成為人形,撲殺出去,鬼魅般迅疾,直接穿牆而過,所到之處,留下一道又一道孔洞,前後透光。

「這是什麼,好恐怖的感覺!」

「劍氣,竟然將劍氣凝集成了人形,運轉如意,祖師爺的功法果然神奇!」

許多不明真相的弟子驚呼,緊接著,更是狂喜不已。

而那些看過《人劍書》的元老,副府尊等高層,則是精神巨震,連忙追出去查看。

「這是人形劍氣!」

「天級功法!」

「真得……成功了!是真的,真的,是祖師傳承的天級功法啊……」

諸位元老,許多弟子,霎時間熱淚盈眶!

… 大殿外的古劍府弟子們,則是盡皆駭然,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看到一道「人影」突然殺出,落入石林當中,來回穿梭,劍氣凌雲。

然後,他們就看見堅硬無比,刀劍難傷的石林,紛紛爆碎,變成粉塵,激蕩而起,又或者無聲無息的斷裂,變成兩截,三截。……

「敵襲?」

「好強大的劍術,這到底是什麼人?」

「看那劍氣,好像不是我們古劍府的路線,難道是祖師遺留的功法?」

……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又有一道「人影」洞穿牆壁,穿越過來,又沒入地面。

堅硬的石板,無聲無息之間,就消融出個孔洞,隨後又冒出幾十個。

那場景看起來真是詭異極了,嚇得孔洞附近的人,忙不迭散開,神情惶惶。

「這兩道身影,到底是什麼?」

「裡面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了吧,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他們根本不知道,以為那兩道人影,就是劍術高手。

直到從大殿中走出一個人,大聲宣告道:「大家不要慌,剛才那兩道影子,是府主和一尊元老,修鍊《人劍書》成功,凝結而成的人形劍氣!」

「啊,已經修成《人劍書》?」

「原來如此,難怪看著那麼神奇。」

這些普通的古劍府弟子明白之後,恐懼心去,就變得異常激動和興奮起來,看向那兩道人形劍氣的目光,也完全不同。

古劍大殿之中,也是一片沸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最先修成人形劍氣的燕無忌,和那尊資深元老身上,充滿讚歎。

「果然,眾人當中,還是府主實力最強!」

「其他人也都不差,我看很快,就都能夠修鍊成功。」

……

確實,率先嘗試修鍊《人劍書》的五人,修為都深厚無比,都是極為資深的大劍師級彆強者,領悟一門天級九品的功法,只達到初入門,能夠運用的程度,只要不碰到意外,倒也不難。

但是,這門人形劍氣,是陳林前世之中,得自一個已經絕滅的古老劍修宗派,人道劍派,是真正的古老劍修功法,入門不難,真正深入修行,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饒是如此,這人形劍氣一出,其威能也是立刻震動眾人。

「府主,讓我們交手試試!」那尊元老突然如此說道,語氣森然,殺氣滿滿。

燕無忌沒有遲疑,馬上應戰:「好,你儘管放手進攻。」


「去!」

話音未落,兩人就已經交上手。


兩人都是精神一動,操控人形劍氣,就在大殿外的白玉廣場上空,激戰起來。

人形劍氣舉手投足,都如同法劍,甚至是靈劍在出擊,劍意瀰漫,橫掃四野,如臂使指,簡直是一尊自己的化身,如劍一樣,自身就是劍的化身,可以遙遙隔空撲出,進行襲殺。

太強悍了!

普通的古劍府弟子看得如痴如醉,目眩神迷。


而那些高層,則是雙眼放光,有些後悔,剛才不敢冒險修鍊人劍書,不然的話,現在空中廝殺的或許就是他們的人形劍氣。

就在這時,又一道人形劍氣撲出!

撲哧!

速度太快,將聲音都遠遠拉在了後面,異常兇猛凌厲的殺進戰團中,硬生生將兩國混戰,變成了三國殺。


三道人形劍氣,如同三尊絕世劍修,以自身為劍,時而聯手,互相攻擊一人,時而又互相攻擊,大混戰,毫不留情。

登時間,白玉廣場上空,儘是如虹的劍氣,呼嘯著劃破長空,留下道道炫目的軌跡。

「是誰,也練成人劍書了?」

這樣的疑問,從大殿之外一直傳到大殿之中,眾皆嘩然。

而只有身處大殿之中的人,才能夠清楚看到,凝結成第三道人形劍氣的赫然是魚玄真!

他竟是僅次於府主燕無忌以及那位資深元老,第三個領會得到《人劍書》的奧秘,修成人形劍氣!

許多人都沒有想到,畢竟魚玄真才被斬斷一條手臂,元氣大傷,居然還領先兩位元老修成人劍書,凝結人形劍氣。

這份天賦,委實可怕!

而且人形劍氣的威能絲毫也不遜色於其他兩人,真真是隨心變化,將平生所學,種種強大劍術,全都施展出來,看起來簡直比他本人出手還要恐怖。

眾多弟子簡直是看得如痴如醉,他們平常根本看不到大劍師的戰鬥,現在卻有三尊古劍府最為頂尖的大劍師,以人形劍氣為劍,將古劍府的種種劍術,全都融入其中,在施展出來。

威力之強大,是他們施展劍術時,根本不敢想象。

「原來如此!那招要如此施展,我在修行的時候,卻差點走入歧途!」

不少有靈性的弟子,看著看著,就觸類旁通,突破先前修鍊時的種種疑難,瓶頸,有了全新的認識,狂喜不已。

忽然,有人悠然神往道:「現在,只有三道人形劍氣就如此精妙,要是全部五人,都練成人劍書,放出無敵劍氣,在交戰的話,那情景會是何等美妙?」

「是啊,真希望馬上看到。」

片刻之後,另外兩名元老,也猛地傲嘯起來,終於修鍊成功,兩道人形劍氣,幾乎同時飈射而出,加入戰團。

五大人形劍氣一出,他們都是大劍師級別的高手,非同小可,在空中縱橫來去,不斷碰撞,激蕩,發出無數璀璨的劍光,一條又一條,不計其數,將天空都遮蔽住,可謂是日月無光。

人群抬頭仰望,簡直有一種天劫正在生成,隨時隨地,有無數劫劍暴降下來,將他們斬成肉醬的感覺。

恍惚之間,又有一種看見七劍天書劍陣浮現,散發出誅,戳,陷,絕,死等種種恐怖氣息,連大劍師都難以抵擋,要被強行鎮壓的感覺。

「好!好!好!」

所有人都狂喜不禁。

燕無忌更是連連讚歎:「好一部《人劍書》,這人形劍氣,無比強大,不愧為天級功法!不,我看,僅僅是威力,就相當於天級九品的劍術,而論到玄妙神奇,恐怕許多天級八品,七品的功法,也不一定比得上……」

「可惜,這部功法,必須要修成劍師,而且達到一定程度的劍師,修為深厚,劍氣出體可以保持長久,凝實,才能修行!」一名元老感嘆道。

魚玄真卻道:「但是眼下,這部功法,卻是最適合我們古劍府!因為,一旦開戰,主要的戰鬥力,一定是至少達到劍師級別的弟子,讓他們都修行這《人劍書》,想一想,到時候和敵人開戰,突然運轉,迅猛殺出,定然能一擊斃命!」

「不錯,防守方面,我們有七劍天書劍陣,足以保證萬無一失!那揚名道和上揚王族,真要是打上門,肯定吃不了兜著走。只是,我們古劍府不能只是防守,必須進攻!再進攻!學會這人劍書的話,無疑會輕鬆很多。」

燕無忌一錘定音道:「傳我的命令,所有的大劍師,都必須學習人劍書,不得有誤!至於劍師境界的弟子,經過我的審核之後,只要條件足夠,也可以修行。」

「遵命!」

大殿之中,都是古劍府高層和中堅力量,不是大劍師,就是已經在向大劍師境界努力。

可以說,他們都有資格修鍊人劍書,自然驚喜不已。

鐫刻功法的金書,立即從燕無忌手中傳了下去,按照實力,身份,地位,一個一個的查看起來,人人如饑似渴,目不轉睛,生怕錯過任何一個文字的樣子。

就這樣,外面依然喧鬧,大殿中卻反而變得很安靜,輪到的人在聚精會神的觀看,無暇他顧。

即將輪到和還沒有輪到的人,則是屏息凝神,不想弄出聲音打擾到其他人,以免浪費時間。

然而就在這時,有一個人狂奔而來,大呼小叫道:「師尊!師尊!啊,府主,各位元老!」

此人是梁錚,剛跑進古劍大殿中,剛喊了兩句,就注意到殿中眾人齊刷刷的看了過來,目光凌厲至極,落在身上,就有種要被千刀萬剮的感覺。

他的腳步立即停下,不敢妄動,額頭上也滑下冷汗,小心翼翼道:「諸位,我有最新消息……」

燕無忌目光一動:「梁錚師侄,怎麼回事?」現在,燕無忌簡直和魚玄真這一脈的人,親熱到了極點。

「可是陳林又從祖劍中得到了祖師傳承的功法?」一名元老也立刻吼道。

大殿中的氣氛,也在瞬間轉怒為喜,看著梁錚的眼神驟變,裡面全是掩藏不住的希翼,齊齊催促道:「快說,快說!」

「啊!是,是!」

梁錚立刻把金書送上:「府主,師尊,各位元老!這是小師弟讓我送來的金書,裡面是一部祖師傳承的,煉製一種『寒鋒劍符』的法門!小師弟說,此劍符加持,足以讓普通的劍更鋒銳一倍,法劍更鋒銳五成以上,就算是靈劍,其銳利程度,也能增長三成!而且,還帶有冰寒氣息,能夠直接將人凍殺!」

轟隆!

燕無忌側目,魚玄真恍惚,諸位元老面面相覷,其他弟子則再次被嚇住。

對劍修來說,要想提高戰鬥力,除了自身境界突破之外,就是擁有一口好劍!

但這卻很難的事情,千百位劍修之中,也沒有多少人能夠如願。

如果,那「寒鋒劍符」真有作用的話,那古劍府的整體實力,必將暴漲至少三成!

… 「千真萬確?」

燕無忌聲帶顫抖,作為古劍府的府主,他實在太清楚,一口好劍有多麼難得。

鑄劍需要的材料還要好一些,努力下,總能夠收集齊全,但能夠有高明水準的鑄劍師,則十分難得!

許多大的劍修宗派都在爭搶,根本輪不到古劍府。

而沒有好的鑄劍師,別說寶劍,就連次一級的靈劍,法劍,都很難煉製出來。

這也是導致古劍府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像天下第一的劍修宗門天河劍派,入門的弟子,都能夠擁有一口法劍,可想而知,其實力有多麼恐怖。

相比之下,古劍府就寒酸許多,入門弟子,只有一口鐵劍,除了堅硬之外,沒有附著其它任何能力。

最關鍵的是,無論是單純練劍,對戰,還是殺敵,獵殺妖獸,普通鐵劍都很容易折損,不得不常常更換。

燕無忌每年都要為此苦惱,嘔心瀝血,有時候還不能全部解決。

現在,他卻聽說,有一種「寒鋒劍符」,只要加持上去,就可以讓普通的劍更鋒銳一倍,法劍更鋒銳五成以上,就算是靈劍,其銳利程度,也能增長三成,如何不驚喜?

「這劍符,真有那麼大威力?」

「比之鑄劍,劍符的煉製難度又如何?」

「需要什麼材料?會不會難以搜集,或者需要某些特殊的材料?」

……

燕無忌這一串問題砸下來,梁錚根本無法回答,只能道:「具體情況,全都在這本金書裡面,府主一看便知。」

「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