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並沒有任何的意外,臉上還是一貫的風輕雲淡,現在的他只想將丹爐的事情敲定,其餘的一切都不是問題。

「我要你去參加今晚的城主府晚宴,並且在晚宴的比武中拿到江雪城年輕一輩第一人的頭銜!」慕之嘴唇一動,緩緩說道。

什麼?

這次楚寒真的驚訝了?

「為什麼是城主府的晚宴?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嗎?」楚寒不解的問道,眼睛直直的盯著慕之。

「我也不知道。」

慕之眼中閃過一抹迷茫,隨即搖搖頭,臉上露出一個略顯凄楚的笑容,說道:「你就當我想看好戲吧!一句話,答應還是不答應!」

「我答應了。」

楚寒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他沒有選擇的餘地,若是不答應,慕之真的不給他打造丹爐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城主府的晚宴,走一遭就是了,比武拿到第一名,似乎並不難…… 「你答應了?」

慕之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她沒有想到,楚寒竟然答應的這麼乾脆,一下子有點沒反應過來,心中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了。

「嗯。」

楚寒點點頭,很理所應當的樣子,去一趟城主府又沒有什麼難的,之前他不想去,是因為覺得沒有意義,現在因為丹爐的事情,去了就去了。

「我現在把離火法印給你寫下來。」

楚寒說話之間大手一揮,手上出現了精緻的羊皮紙,他將羊皮紙撲在丹爐蓋子上,手上再次出現一支筆,唰唰唰的快速的書寫起來。

楚寒書寫的速度極快,一個個文字和圖案出現在羊皮紙上,手上的筆恍若一個跳動的精靈,在紙張上來來回回。

這一幕,幾人都看呆了!

這是何等的記憶力啊!

他們捫心自問,自己絕對做不到這一點,哪怕是再熟悉的內容,也沒有辦法想楚寒這樣毫不猶豫的全部寫下來。

這種感覺,就像是這些內容都印在了楚寒的腦子中一般。

此時,幾人心中升起一股明悟。

什麼是天才?

這就是天才!

半響之後,楚寒停下了手中的筆,拿起厚厚一摞羊皮紙,交到了慕之的手中。

「離火法印全都在這裡了,我還標註了一下注意事項和容易出現的誤區,你好好看看,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隨時可以來問我。」

楚寒的聲音淡淡的,像是交代了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至於你提出的要求,晚上我會去城主府的宴會。」

楚寒手掌一揮,將剛剛購買的具有半個離火法印的青鐵丹爐收進儲物戒指中,半個離火法印總歸是要比沒有好的,青鐵勉強可以用用,這段時間,這個丹爐可以作為替代品。

楚寒收好丹爐之後,轉身向外走去,他來這裡的目的達到了,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幾個人獃獃的站在原地,注意力全都放在楚寒的身上,盯著楚寒的背影,目送楚寒離開。

楚寒按照原路返回到雲月軒煉器店的大廳中,這裡還聚集著不少看戲的人,他們看到楚寒走出來,頓時眼睛一亮。

這不就是剛才那個穿的像乞丐似的小子么!

楚寒的衣著很好辨認,在這雲月軒中,儘是錦衣華服,難得有這麼一個穿著破爛的人。

眾人看著楚寒,心中微微有些疑惑,這小子都出來了,徐希和方芸怎麼沒有出來呢?

難不成是被趕出來的?

就在這些人猜測的時候,一個男子邁步走了進來。

這個男子衣著華貴,英俊瀟洒,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眾人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這下有好戲看了。

這個時候,楚寒也注意到了走進來的男子,這個男子他認識,正是追求邵晴的那個徐家少爺,徐強。

在煉丹師公會的時候,楚寒還被邵晴當做擋箭牌,被徐強當做是情敵。

徐強是來找他的弟弟徐希的,他從管家那裡得知,弟弟徐希來到了雲月軒煉器店,目的是要與徐希結伴一起參加城主府的宴會。

最近一段時間,徐強過的一點都不好。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上次中了楚寒的秘術,修為直線下降到化氣境五重,隨後的一個月都沒有敢動用靈力,直到最近才把修為重新練回到化氣境六重。

每次想到這件事,徐強的心就隱隱作痛,但是他深知自己不是楚寒的對手,再加上守護長老再三強調不要招惹楚寒,這件事情他慢慢也就放下了。

徐強滿臉笑容,目光掃過在場的眾人,當他看到一個穿著破爛的少年時,目光停留了片刻。

這個人……

徐強頓時愣住了,瞳孔猛然一縮。

楚寒!

饒是楚寒的外貌發生了一些變化,徐強仍舊一眼就認出了楚寒,他的心臟猛然一顫,本能的產生了一些恐懼。

「楚……楚……」

徐強臉上的笑容驟然收斂,就連聲音都變得顫抖了起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縱使他心中很記恨楚寒,但終究抵不過他對楚寒的畏懼。

「我認得你,你是徐家的少爺吧,叫什麼來著?」楚寒倒是很洒脫的打了個招呼。

「徐強。」

徐強低聲說道,整個人的姿態放得很低,像是一個下人在跟少爺說話一般,這樣的景象,頓時令所有人為之驚訝。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身份啊?

怎麼連徐強都對他這麼恭敬!

這太奇怪了吧!

「你的靈力怎麼樣了?」楚寒隨口問道,對於這個人,他還是有些好奇的,轉世之後的第一次雷電衝擊,給了這個莫名其妙的情敵。

「好……好些了。」徐強的眼神有點閃躲,不敢與楚寒對視,若是其他人提起此事,他怕是早就憤怒了,可是面對楚寒,他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看樣子你很聽話,沒有繼續動用靈力!」

楚寒點點頭,不再理會徐強,邁開步子向外走去,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是來找徐希的吧,他在丹爐陳列室里,剛才想要教育我,不過他沒成功,反而被我教育了一頓。」

說罷,楚寒的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嘶……

楚寒的話令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小子說什麼?

他把徐希教育了一頓!

這樣的話,還是當著徐強的面說的!

這些本來就足夠讓這些人驚訝了,然而更讓他們驚訝的是徐強根本沒有任何的表現,像是一點都不重視這個弟弟一般。

不過這點這些人倒是猜錯了,其實徐強已經心急如焚了,他不知道他的這個弟弟,到底怎麼樣了。

楚寒的手段,他可是見識過了!

嗖!

還沒等眾人緩過神來,徐強便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著丹爐陳列室衝去。

徐強的速度極快,臉上儘是焦急,頓時令在場眾人再次驚訝,莫非剛才那個少年,真的有本事教育徐希一頓么!

「不對……」

這個時候,人群中有個人喃喃自語,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中儘是驚駭,瞬間將這些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徐強剛才稱呼那個少年,楚……」

這個人依舊喃喃自語,說出來的話,令眾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四大家族,楚家!」

「十五六歲的少年!」

「購買丹爐!」

「煉丹師!」

這個人頓時恍然大悟,雙目圓瞪看向楚寒消失的方向,聲音提高了好幾個級別……

「楚寒!」

「他是楚寒!」 楚首席!

所有人的心中一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楚寒屬於典型的名字比人火,認識他本人的沒有幾個,但是楚寒這個名字,卻是家喻戶曉。

曾經的楚家笑料,江雪城第一廢物。

到現在成長為江雪城煉丹師公會的首席煉丹師,武道天賦更是令人驚嘆,隱隱成為江雪城年輕一輩的第一人了。

難怪可以讓徐強這樣放低姿態!

眾人一下子都明白了,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一個笑容,無論怎麼說,都算是看了一場好戲,只不過劇情有點反轉。

……

雲月軒煉器店,丹爐陳列室。

四個人依舊保持著站著的姿勢,氣氛有點尷尬。

「我先走一步了。」

慕之對著三人點點頭,拿著楚寒給她的金票和羊皮紙離開了,她還有正事要做,既然楚寒已經走了,她就沒有必要在這裡逗留了。

慕之前腳剛走出丹爐陳列室,就看到了風風火火跑過來的徐強,徐強同樣也看到了慕之。

「慕容小姐,你怎麼在這裡?」

徐強停下腳步,眼中閃過一抹驚駭之色,難道自己這個弟弟,不僅惹到了楚寒,還惹到了她么!

想到面前這個女子的身份,徐強的心臟就忍不住顫動一下!

「徐強!」

慕之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厭惡之色,徐強是江雪城出了名的狗皮膏藥,看中哪家的小姐就沒完沒了的糾纏。

不過最近收斂多了。

主要原因還是被楚寒給嚇到了。

「你看到楚寒了吧。」慕之嘴角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那股語氣,像是在揭傷疤一般,直戳徐強內心的痛楚。

「是啊!」徐強失笑著點頭,他看出來面前這個女子在故意的戲弄自己,可是他什麼都不敢說啊,相比於楚寒,他更害怕面前這個女子。

慕之沒有再繼續理會徐強,繼續邁步走開了,她現在挺期待離火法印的內容,煉器是她的一個愛好,若非有著興趣支持,她大可不必這樣。

丹爐陳列室中。

靜靜深深的看了方芸一眼,嘆了口氣,開口問道:「二位還要購買丹爐嗎?」

「不買了。」

方芸失魂落魄的搖搖頭,師父都拜不成了,還要丹爐有什麼用,留著那些金幣,干點什麼不好。

徐希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弄成這個樣子。

「既然你們不買了,那我去接待其他的客人了。」

靜靜丟下一句話,同樣邁步離開了,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看到了走進來的徐強,沒有多說什麼,繞道離開了。

她認得徐強,是徐家的少爺,估計是來找徐希的,反正沒有她什麼事情了。

徐強走進丹爐陳列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徐希,趕緊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臉上的擔憂溢於言表。

「你沒事吧。」徐強直接來到徐希的面前,來回檢查著徐希的身體。

「沒事。」徐希搖搖頭,只是眼神之中多了一抹落寞,楚寒的強悍,給他的心中造成了巨大的心裡陰影。

「沒事?怎麼可能沒事呢?」徐強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他清楚的聽到楚寒說教育了徐希,以他對楚寒的了解,沒理由沒事啊!

在他那一個月不能使用靈力的昏暗時間裡,他調查了楚寒的所有資料,發現與楚寒作對的人,非死即殘,他還算是傷的比較輕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