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眉靈撇了撇嘴:「你怎麼知道?說得好像經歷過一樣!」

上官初玖不說話,意味深長得看著她……

楚眉靈眼角抽搐,氣得心口發悶。

「所以,你不能生氣!」上官初玖將調製好的果茶遞到了她的手裡,柔聲道:「嘗嘗味道!」

她年輕的時候就喜歡調製果茶,帝凌天也讚不絕口!

楚眉靈喝了一口,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口齒留香,宛若一股清泉洗滌了五臟六肺。

「喝著涼嗎?涼的話,娘給你熱熱!但就怕熱了以後味道會變!」上官初玖見她喝得開心,她心裡就高興。

「不用!不用!已經喝完了!」楚眉靈將喝空的琉璃瓶子放在了桌上,像是做了一個決定:「今天良家進行家族賽,要選出家主接班人。我要親自去觀賽。」

「你是以什麼身份?皇后?」上官初玖倏然站起身子,未等楚眉靈回答,她又開始一頓數落:「你再過兩個月就要生了!妖元還未找到,隨時都會暈過去,甚至有生命危險!」


「我……」楚眉靈想要開口反駁。上官初玖哪裡會給她反駁的機會,繼續道:「慕容驚瀾臨走前怎麼對你說的?你都拋在腦後了?若是孩子出了點事,你對得起他嗎?他在外面為你拚命!你就不能安分點嗎?更何況魔族人蠢蠢欲動,若是你

被他們抓了,後果不堪設想!」

這番話說得慷慨激昂,憤怒不已!

楚眉靈啞口無言,她突然懷念慕容驚瀾在的日子,因為他會為她擋去這些嘮叨……

「你還想說什麼?」上官初玖瞪了她一眼。

「沒,沒什麼了!」楚眉靈縮了縮脖子,麻溜得鑽回了床榻,用被子將自己蒙了起來。



上官初玖嘆了口氣,坐到了她的身邊,抬手輕撫她的髮絲,聲音柔了下來:「靈兒,若是撐不住,孩子就先不要了,等他拿回了妖元,孩子還會有的,你們還年輕……」楚眉靈沉默,其實身體如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短短十幾天的日子,她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可她必須要堅持住,她等著他,他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的! 上官初玖知道她沉默的意思,也不再勸她。每個孩子都是娘的心頭肉。她心疼靈兒,靈兒也心疼自己的孩子!她不能這麼自私為她決定什麼!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良府看看。若誰欺負了良君兒,我就替你教訓她!」上官初玖寵溺得揉著她的腦袋。

楚眉靈坐起身子,一把抱住她的脖子,眉開眼笑:「娘親你真好!」

待到上官初玖離開后,她又從被子里鑽了出來,從枕頭下面拿出了一疊紙,她將紙整整齊齊得擺放在桌面,開始提筆。

他離開后的每一天,她都會寫上一封信,比如孩子是如何踢她,比如她今日的胃口變好了!或者又被上官初玖數落。但每封信下都會寫下一個字「望!」

她望著他早點歸來!無論有沒有取回妖元!

「娘娘!」門口突然傳來星劍急匆匆的聲音。

楚眉靈上前打開門,果然見他面色煞白得站在門口。

「發生什麼事了嗎?」楚眉靈問他,同時取了一杯上官初玖剛調製的果茶遞給他:「你看你喘得!先喝點水!」

星劍回道:「娘娘!屬下的人收到密保,人族皇帝要向我們宣戰!就在一個月後!還會和魔族人合作!」

「什麼?」楚眉靈先是一驚,隨後大怒,鳳眸泛起赤紅:「我以為秦玉珩即便如何殘暴,但他至少還有底線!因為他是人皇,代表人族!這也是陛下不動他的原因!希望能一起對抗魔族人!」

「娘娘,若一個月後,陛下依舊未歸,我們很難應付這場大戰!」星劍的眉心緊皺,聲音都在顫抖。

楚眉靈深吸了一口氣,冷靜得問他:「這件事通知睿王爺了嗎?」

「睿王爺已知曉,此刻正和幾個任命大臣在王府里商議!」星劍拱手回答,可是眉心依舊沒有鬆開。

有些話,他不能說!那暴君製造出許多戰魂武器!威力十分強大!如今陛下不在,就恐邊境的將士們不聽從睿王爺的指揮,畢竟這些大將軍各有各自的作戰策略。

「屬下來是想告訴你,無論發生什麼!您和太后都不能離開這裡的結界!陛下已找了替身留在宮裡!若是敗了,你們也是安全的!」

星劍這般說著,又往裡面打量了一番,「太后呢?她去哪兒了?」

「她去了良府!」楚眉靈回答。

星劍一聽這話,抬步就離開,在轉身前道:「那您就留在這裡,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離開!屬下去找太后。」

「星劍!」楚眉靈喚住了他的腳步,看著他的雙眸道:「事情比你說得嚴重多了,對嗎?雖然戰事一個月後才會爆發。但是,這永海外一定還發生了其他大事件!」

「這……」星劍的臉色微沉,唇瓣緊抿。


楚眉靈平靜得看著他:「你騙不了我的!你若是不說,我可以派蘭生去調查!」「娘娘!」星劍深吸一口氣,臉上閃過一道憤怒:「當時洛元天跑了!就在前不久,他竟舉起聚集妖族各部落!宣稱只想爭奪一方讓妖族生存的凈土!這番話說得大義凜然。他的死黨紛紛站起,當然還包括一

些不明所以的部落首長!若是他們和人族合作想要攻打我們,我們將面臨的是怎麼樣的危機!」

「當時怎麼會讓他給跑了!」楚眉靈的拳頭緊握,鳳眸已顯濃濃殺氣。

「當時陛下只顧著救你,那隻老狐狸非常狡猾,化成了八尾狐被小虎子救走了!」星劍一提到小虎子,怒火中燒:「那混蛋竟然也是個細作!」

「他一直都是洛元天的人!」楚眉靈倒是不以為然,冷哼道:「下次若再遇到他,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就這些事了!」星劍嘆了一口氣,接著又道:「睿王爺雖有威望,但他的威望遠不如陛下。屬下就怕各大將軍的戰略不和,還未開打,內部就先存了矛盾,那就情況糟糕了!」

楚眉靈接語:「大難在前,最重要的是齊心!否則這仗不打就輸!」

「是!屬下原本不打算說!陛下曾叮囑,不想讓您操心任何事。但經過前些日子屬下對您的了解才發現。娘娘其實很有雄才偉略!所以才……」

這是星劍的心裡話,他曾經認為楚眉靈就是草包,但經過了那麼多事後他才明白,她的能力不亞於任何一個人!

仔細想想這並不奇怪,若沒有她,陛下不可能這麼容易就從慕容弘澤手裡奪下江山!

「作戰策略不是紙上談兵,必須處地形而論。」

楚眉靈凝眉想了想,掌心幻化出一張水晶紙,提筆在上面寫了幾行字,將它遞給了他:「你將這信交給青若,記住,一定要親手交給她!」

「好!」星劍接過水晶紙,拱手抱拳:「娘娘,無論如何,您都不能出這結界!等開打了,屬下會過來徵求您的建議!」

「好!你快去找我娘!」楚眉靈對著他揮了揮手。

星劍快速離開。

楚眉靈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周身已有濃郁的妖氣纏繞。她知道,這場仗必須打!這些個骯髒的東西,就想乘著慕容驚瀾不在的時候來攻擊神都!

可是,只要有她一天在,這江山,誰都別想染指!

良家正式舉行家族賽,八個大長老全部就位,排成了兩排,他們面色沉冷,有的閉目不語,有的端著茶輕抿。

良弓下台,再也無人能壓制他們了。他們心中都希望自己的直系子孫贏得這場比賽。

總共有十六個人參加比賽,都是這些長老的嫡系子孫,年齡大的都是一些父輩。當然,孫輩的也很多,包括良雲的嫡系孫女兒,良淑艷。

良雲作為副家主,他便是這場家族賽的主持,坐在了正中央。原本慕容永睿才是正主持,但他忙得不可開交,就都交給了他!

良君兒穿了一襲青色長衫,臉上素凈,不抹半點胭脂水粉。她和其他的參賽者一比,氣勢就弱了下去。

「你們看良君兒,她居然還有臉參加這次比賽?還真將自己當成嫡女了?」

「可不是?良弓得罪的可是陛下!如今入獄了,誰還會給她面子?只不過沒有抓到把柄,否則副家主早將她踢出族譜了,省得丟人現眼。」

「可她還是未來世子妃呢!」

「未來世子妃?世子爺承認過嗎?如今良弓是陛下的眼中釘,這樁婚事鐵定黃了!」坐在斗靈場下的族人開始竊竊私語,他們本就對良君兒不滿,如今良弓倒台,他們只差沒有指著良君兒的鼻子諷刺。 這些話,良君兒都聽得真真切切,可她臉上卻沒有任何錶情。「大家安靜!」良雲示意眾人坐下,他從木椅上緩緩站起,正聲道:「家不能一日無主!所以,我和幾個長老商議了一下,決定今天舉行一場斗靈大賽!參賽的都是後生,希望你們這些後生能當起良家的頂梁

柱!」

良雲緊接著又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話,眾人齊齊鼓掌!

比賽分初賽,晉級賽,決賽!

良君兒很順利得進入了總決賽,她沒有用任何靈力,只是一把劍就將對手打趴下。

眾人瞠目結舌,他們簡直不敢相信,在短短得十幾天內,良君兒的劍法突飛猛進,就連幾個父輩的都打不過。

幾個長老的臉色已泛黑,他們根本沒料到她能進晉級賽,可如今竟進了總決賽!

良雲的臉上雖然沒有任何起伏,但轉動木珠的手指卻越來越快,眼中閃過一道陰毒。

良君兒雖然打入了總決賽,但早已筋疲力盡,渾身是血,可她不能輸!

她可以一輩子不嫁人!但不能給祖父丟臉!這是祖父用大半輩子撐起的家!不能落在別人手裡!

「咚!」


裁判員敲了鑼鼓,繼而高喊道:「總共有四人進入總決賽!良淑艷,良君兒,良飛,良慕!分兩組決出勝負,勝者再做最後的較量,贏了就是新一任家主!」

良君兒的對手就是與她年紀相仿的良淑艷。

良淑艷是良雲的長孫女兒,性格穩重,良雲家中的事物基本都交給她打理。所以,她的名聲和威望都要比良君兒好!

此時她一身金甲戰衣,長發高高束起,精幹沉穩,有著說不出的凜冽威風!

反觀良君兒,青色的長衫早已血跡斑斑,臉上也被割開幾道小口子。但唯有一雙眼睛是灼灼發亮的。

「堂妹,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良淑艷看良君兒的眼神里有著一種深深的輕視。

良君兒沉默著,唇角卻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多謝關心,我會給你留半條命!」

「你!」良淑艷差點要噴血。

「咚!開始!」

比賽正式開始,兩人足尖輕點,一躍而起。霎時間刀光劍影,絲絲強悍的靈力衝天而起,滲透入眾人的肌膚。

良君兒的劍法承載著她的金靈力,鉤,掛,點,挑,剌,每一劍都快,狠准,行如蛟龍出水,靜若靈貓捕鼠!

良淑艷眼花繚亂,根本來不及招架,萬般無奈之下,她只有提前出絕招。

只見她手腕一翻,數十條平行的火焰線騰空而起,它們交錯碰撞,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棋盤,朝著良君兒的頭頂慢慢的碾壓下來。

良君兒頓時感到泰山壓頂,使得她根本沒辦法呼吸,就像沉溺在水中。

「噗!」她噴出了一大口血,雙膝跪倒在地。

「妹妹,你怎麼跪我?姐姐可承受不起啊!」良淑艷笑得雙眉輕揚,目光含毒。

「哇!血色噬靈網!」

台下的眾人目瞪口呆,這技能屬於火靈力中的高階了!良淑艷年紀輕輕就已學會,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家主,非她莫屬!

但是,這血色噬靈網的力量實在太過霸道,很容易就出人命!

幾個家主閑閑得喝茶,絲毫不在意良君兒的生死,在他們眼裡,她死了才好!

棋盤周身散發的火焰越來越旺,顯得非常的詭異,良君兒明顯感覺到她的靈力正在被吞噬。而她的筋脈疼痛難忍,似乎快要爆裂!

她的周身已被火焰包圍,生命源正在一點點消失,極度的痛苦讓她的眼睛泛紅。

「妹妹,若是你願意給我磕頭!那我就饒你一命,否則就算我殺了你,長老們也不會說我半句不是!」良淑艷逼音成線得警告她。

良雲的手掌緊捏在一起,這樣的技能,只需要幾個呼吸,良君兒一定七筋八脈具斷!

一個呼吸,兩個呼吸,三個呼吸……

「還不快下跪?」良淑艷的右腳一跨,只聽見「轟」得一聲。棋盤已全數落在良君兒的頭頂。

「啊!!」良君兒痛苦得慘叫,肌膚已被灼傷,開始脫皮。

良淑艷絲毫不在意,反而笑著道:「我告訴你,我祖父從來沒有看得起過良弓,看得起你!他不過是靠女人上位的孬種!還是個寵妾滅妻的畜牲!這家主之位本就屬於我的祖父!」

「你們太過分了!這樣她會死的!」上官初玖正往看台上趕來,剛好看到這一幕。

良家這麼多長老在,居然無人區阻止!實在太過分了!

「這是誰?來人!拉住她!」良雲偏頭對幾十個家丁命令。

上官初玖很少出宮,所以除了宮裡的人知道她是皇后的娘親,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身份。

「你們誰敢!」上官初玖得雙眸迸發出詭異的顏色,想要控制他們的靈魂。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刺眼的金光衝天而起。那赤紅色的棋盤瞬間四分五裂。

眾人根本沒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等他們再睜開眼時,斗靈場上竟空無一物,除了渾身是血,臉上被燒傷的良君兒。

「啊啊啊!」

不知道誰先反應了過來,所有人都發出一陣驚恐的慘叫!

之所以沒有人!是因為粉碎碎骨!因為空氣里散發出濃烈的血腥味,還有破碎的布料……

良君兒掌心正握著一把金光長劍,這是金靈力所化!

上官初玖也愣在原地,傳說天靈根屬金的人,若是爆發靈力能瞬間讓人粉身碎骨!

「良君兒!」良雲大喝一聲,渾身都在劇烈顫抖,厲聲道:「你竟殺人!殺了你的堂姐!簡直就是畜牲!心如蛇蠍,堪比魔族人!」

他的話音微停,下了命令:「來人!天網罩身!殺之!」

天網是良家的第一神器,被罩住的人在短短几個呼吸間就能化成一灘屍水!

眾人還處於驚慌失措中,所以毫無反應。

良君兒已用盡靈力,當她看到一張猶如天網的罩子蓋過來時,她閉上了眼睛。默念道:祖父,我沒有輸!我沒有給你丟人……

「君兒!」上官初玖掙脫開束縛,準備足尖輕點上去營救。

可她還未到達斗靈台,一道疾風比她搶先一步,一個翻身,將良君兒壓在了身下。

「世子爺?」良雲瞬間回過神,立即喊道:「快撤!快撤!」慕容燁將渾身是血的良君兒橫抱起,冷冷得掃了一眼眾長老,清楚得道:「本世子現在清清楚楚得和你們說明白!良君兒是本世子的未婚妻,若她有錯,也是由王府來決斷,你們若敢動她一根頭髮,本世子絕不輕饒!」 良君兒以為自己是做夢,但當她確定是慕容燁時,她的眼睛有些發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