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隨從那一堆文件里找出一張出納表,

上面是一堆楚隨不太能理解的名詞,不過大致可以看得出來,都是用來做病毒實驗的器材,

考慮到這是生化危機的世界,這其實算一個很正常的採購單,

關鍵是下面的收貨人,

阿爾伯特·史密斯,

「我咋就這麼不信呢,史密斯?確定不是威斯克?」

接著楚隨又看了一遍那堆文件,果然,裡面還有一些類似的文件,

包括一個小型實驗室的轉讓,一些人體實驗的確認,和資金方面的支持,

看到這裡,楚隨臉上也露出了一個笑容,

「看來這次生化的特殊之處出來了啊,副本boss應該會比電影里的強一點?」

「嗯?誰?」楚隨感受到了身後有人接近,已經到了門口了,

等他一邊轉過去,一邊亮出手上的大雷球,才發現,

「狂三,是你啊……」

楚隨慢慢的散去手上的雷球,吐槽到,

「話說不是說好了一個小時之後匯合的嗎?怎麼這麼快就來了?而且還故意收斂了氣息,要不是我的靈覺沒有預警,我剛剛就直接把手上這雷球丟出了好吧。」

狂三笑眯眯的道歉,

「阿拉,阿拉,是人家的不對了,主要是人家帶著分身找了一圈,發現幾乎沒有什麼值得一看的東西,全都是電子設備什麼的,很無聊啊,這不是來找群主了嗎?」

楚隨瞪著死魚眼看著時崎狂三,

「你這嚇我嚇得我很傷心啊,本來說給你一個小驚喜的,我現在不想給了,怎麼樣?」

「誒誒誒?隨君你不能這樣,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該去試探你的。」

狂三當即擺出了一個可憐兮兮的表情,讓楚隨在心裡直呼可愛,不過臉上還是毫無表情,

用死魚眼瞟了一眼之後,

「看你自己表現了,表現好我到時候就給你這個驚喜。」

「阿拉,阿拉,人家肯定會好好表現的,就是不知道隨君想要什麼呢?要不給隨君一個分身去玩怎麼樣?為所欲為的那種哦。」

「得了吧,我還不了解你,你能讓人隨便沾到便宜?」

「嗯?不能這麼說哦,隨君是特殊的嗎!」

看著狂三小臉上認真的表情,楚隨一時間也不知道她是又演上了還是真心的,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這邊也差不多搜完了,你要是沒發現什麼其他的東西,咱們就撤?」

「可以哦。」

莊園門口,腰上系著那把大太刀,左手拽著一串項鏈,右手拿著手機的楚隨問狂三,

「狂三,這離集合還有一段時間,要不要一個點一個點的刷過去,就當刷怪了?」

「可以的哦,反正人家都是賺的嗎,人家那邊可沒有這麼多吸收靈魂的機會。」

說到這裡,狂三的臉上還泛起了一絲紅光,和略帶癲狂的微笑。 「媽,我沒事,真的沒事,會好的。」

若晴安撫著母親。

古媽媽哽咽著「你們一個個都不省心,讓我們做父母的天天都提心弔膽,擔心完這個又要擔心那個。」

若晴的婚姻出了問題,她這個當媽了幫不到半點忙,這是古媽媽最難過的原因。

「媽,對不起。」

若晴歉意地說道,「媽,我和戰爺的事,我們真的能處理好的,你不用擔心,好好照顧我大哥。」

古媽媽抹了一把淚,「若晴,實在委屈的話,你和戰爺就離婚吧,媽捨不得看你被他們欺負,捨不得你受委屈。咱們家是不怎麼樣,但你也是媽捧在手心裡的寶貝,他們那樣對你,那比殺了媽還讓媽難受。」

「媽,這不是戰爺的錯。我和他不會離婚的,媽,放心,沒事的,風雨後總會見彩虹。」

若晴的話讓古媽媽知道她是不可能和戰爺離婚的,她便不再提及離婚一事。

戰爺這個女婿是好得沒話說。

只是,女人嫁人,不僅僅是嫁給那個男人的,還需要融入到他生活的圈子裡,融入他的家庭。

婆媳問題是千百年來的難題。

若晴上面有兩重婆婆呢,過得比別人更艱難一點。

「你現在哪裡?媽去看看你。」

「媽,我朋友陪我出來散散心,現在東城呢,過幾天我回去了就去醫院看我大哥,媽,真的不用擔心我,我和戰爺會好好的。」

戰爺早就跟她說過,當他的妻子要面對很多很多。

她不會因為老夫人的驅趕就妥協,放棄戰爺的。

「那你在外面好好玩上幾天,不用著急回來,你大哥現在很穩定,不用擔心你大哥的。」

既然能在網上看到若晴被婆家趕出家門的消息,古媽媽就能想到江城娛記會盯著若晴。

誰叫她的女兒成了戰家大少奶奶呢。

要是沒有抱錯一事,她的若晴還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們一家都把若晴當成掌上明珠寵著的。

古媽媽在心裡嘆口氣。

造化弄人呀。

他們也沒想到他們的掌上明珠竟然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

而親生女兒嫌棄他們家條件不如慕家,不想回來,平時見了面,對她連聲媽都不太叫。

唉!

「媽,你和我爸他們也要注意點,要是娛記去打擾你們,讓我二哥打電話給戰爺,他會處理的。」

古媽媽默了默后,說道「若晴,我聽說戰爺從你被趕開始就粒米未進,滴水未喝,把自己鎖在書房裡一整天了。」

若晴「……」她男人不聽話!

她在電話里對他千叮萬囑的,讓他不要自我折磨,他答應得好好的,結果是陽奉陰違。

等她回去,她要好好地懲罰他。

就罰他給她寫一封萬字情書,內容不能同樣的。

「若晴,人是鐵,飯是鋼,這不吃不喝怎麼行,你試試能不能打通戰爺的手機,勸他不要折磨自己。」

古媽媽剛才是勸女兒離婚,那是心疼女兒在戰家受委屈。

知道女兒的態度后,她對戰爺這個女婿還是很喜歡的,也心疼。

兩個孩子都沒有錯呀。

「媽,我馬上就打電話給他。」

「嗯,那媽先掛電話,在外面玩得開心點,什麼事都不用想,開心最要緊。」

「媽,我知道。」

不管是親生父母還是養父母,都是這樣勸說她的。

母女倆結束了通話后,若晴歉意地對海銘鋒說道「海家主,我能不能先在外面打個電話。」

「大少奶奶請自便。」

他抱著兒子先進屋。

楊秘書是陪著若晴的,若晴也不避著她,馬上打電話給戰博。

電話通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

若晴一顆心提上來,戰博該不會是餓暈了吧?

她反覆地打著,接連打了四五次,戰博都沒有接聽。

他不可能不接她的電話,肯定是出什麼事了。

若晴恨不得變成孫悟空,一個跟斗雲就能回到戰博的身邊。

她改而打電話給戰亭。

戰亭此刻正和弟弟戰銘,妹妹戰寧,還有寧婉兒,幾個人在大哥的房前,輪番著敲門勸說,想讓大哥開門,就算不出來,好歹讓秦叔把飯菜送進去呀。

忽然接到若晴的電話,戰亭就像遇到了救星似的,趕緊示意弟妹倆先不要說話。

「大嫂。」

戰亭激動地叫著,「你可算來電了,快勸勸大哥吧,大哥都一天沒有吃喝了,也把自己鎖在書房裡一整天,我們擔心了。」

「我剛剛給你大哥打了四五次電話,他都不接聽,戰亭,我擔心你哥會不會餓暈在房裡?你們有他書房裡的鑰匙嗎?」

「大哥在裡面反鎖了門,有鑰匙也沒用。」

一天不吃不喝是不會暈的,但大家就是擔心戰博在裡面出事了。

「那,能把門撞開嗎?」

若晴憂心忡忡的。

楊秘書在她身後沉默。

戰總把她安排過來陪著若晴在東城散心,還好得很的,不可能暈倒,至於戰總不接若晴的電話,有可能是戰總的策略。

為了能把若晴接回去,戰總夠拼的了。

楊秘書打心裡羨慕若晴能得到戰總的真心對待,夫妻倆的感情也不是一開始這麼好,都是一點點地培養出來。

他們夫妻倆能培養感情,她和凌煜卻……

說好了,放棄凌煜的,不要想他了。

只是,她說了要放棄,凌煜似乎有所行動呢,對她的態度不像以前那樣冷漠,看她的眼神似乎帶著點點情愫。

當然,她楊秘書也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則去的。

她說了要放棄,就真的放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