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成擺著手說。

「你…」

伽羅雅塔萊斯氣得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他們兩個人相互敵對在這天空之城希斯特蘭早已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這時候跑來裝兄慈弟恭到底要做給誰看?

再說了在場的這些人哪一個沒有在之前驅逐格尼雅塔萊斯出巫妖軍團的協議上簽字?

「對了,不知道弟弟你有沒有聽過格拉納達奪賦術?」

還沒等伽羅雅塔萊斯反應過來,他耳邊傳來了一個他最忌諱的辭彙。

「沒…沒有。」

「那就可惜了,要是兄弟你知道格拉納達奪賦術,只怕不用那女神卡梅拉女士的賜福都可以和我們的那位先祖大人一爭高低。」

樓成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遺憾的意味。

哪怕作為死亡騎士,伽羅雅塔萊斯的臉部皮膚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活性,可是依然可以看得出此時的他因為過度惱怒臉色不斷變化。


在場的大多數都是明白人。

特別是如同麥哲倫大公爵這樣的老妖怪,他們當然能夠想明白樓成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一直橫在他們心中的一個謎團終於被化解。

復生后的伽羅雅塔萊斯的天賦不錯,可是算的上是雅塔萊斯家族所有復生者中最頂尖的一個。

可是和傳說中的那個能夠和征服王伊斯藍雅比肩的殺戮王伽羅雅塔萊斯相比卻略有不足。

別說和伊斯藍雅相比,哪怕是和那個叛逆尤納斯相比都大有不如。

如今看來……

只有通過格拉納達奪賦術聚集了伽羅雅塔萊斯和格尼雅塔萊斯兩兄弟的天賦於一身,才是真正的殺戮王伽羅雅塔萊斯。

雖然沒有任何語言,但是他們看向伽羅雅塔萊斯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濃濃的戒備。

這可真是個狠人!

通過格拉納達奪賦術奪取血親的天賦,除了要有一個被當做目標的血脈至親和大量的稀有資源外,還需要不斷的用自己的其他血親的血肉靈魂為祭品維持法術效果。

難怪伽羅雅塔萊斯一生子嗣不少卻全部夭折,難怪伽羅雅塔萊斯號稱重馬王卻在他死後沒有一個孩子以他私生子的身份冒出來。

難怪伽羅雅塔萊斯死後整個雅塔萊斯王室再也找不到一個嫡系血脈,只能從分系子弟里另外選拔新王。

真是一個可怕的男人!

在場的幾乎人人毛骨悚然。

難怪這個男人會死於天雷之下!

這種人不死天理不容啊!

看來殺戮王這個名頭根本就不足以匹配這個男人。

這是一個真正的惡魔王。

看著周圍的人們的表情,伽羅雅塔萊斯淡定一笑。

「大哥說笑了,該是我的終究都會是我的。

這和什麼格拉納達奪賦術沒有關係。」

「沒錯,就是這樣的,和格拉納達奪賦術的確沒有什麼關係。

兄弟我身體有些不適,可能是酒喝的太多的緣故,我就先走一步。」

樓成帶著殺戮骨魔小謝和夏侯惇慢慢的從已經處於暴走邊緣的伽羅雅塔萊斯身邊擦身而過。

一直以來,樓成都讓夏侯惇開啟了區域自動組隊模式。

只要在天空之城希斯特蘭範圍內的玩家都能夠看到這則組隊信息並且加入。

可是直到現在為止,他才收到姬存希加入隊伍的信息和這樣一句問候:

「惇兄安好!」

不說別的,單看這慫到這種地步的表現,看來靈魂佔據主要位置的是姬存希本人的可能性很大啊!

雖然沒有能夠如同計劃的一樣真正的見上一面,可是能夠先組上隊也足夠了。

接下來事情就簡單多了。

樓成的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笑離開了伽羅雅塔萊斯舉行的酒宴。

接下來還是讓夏侯惇先和這位姬存希多接觸一下好好探探虛實也好。

反正離屠神節的舉行還有一段時間。

不急。 寒晶玉瓶,這就是林楓當時從四象宮丹殿之中所得的一個神秘丹藥。只不過,這麼久以來,林楓始終沒有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那上面冰寒的氣息應該對月茹的師尊有所幫助,同時因為老嫗修鍊的功法,至陰至寒,恐怖至極。

寒晶玉瓶雖然遮掩了大部分的氣息,可其中依然散發著微弱的波動,這種波動難以逃過蒼老等人的觀察。

「這種波動……天品丹藥。」一旁的火老頭瞪大了雙目說道,以他現在的煉丹水平,緊緊只能夠煉製地品巔峰的丹藥罷了,偶爾能夠煉製准天品丹藥。

天品丹藥和准天品丹藥雖然只是差了一個字,而且都是天品,可是那種藥效可是天差地別。如果說一個準天品丹藥能夠讓重傷之人恢復過來,那麼天品丹藥便是能夠將垂死之人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而神品丹藥絕對有著生死白骨只能。

「好冰寒的氣息。」一旁的月茹打了個寒顫說道,可愛的眉毛和一頭的秀髮之上,都是沾滿了寒霜,因為寒冷身體也是輕微的顫抖了起來。

「這是什麼丹藥,居然有這樣的波動,太寒冷了,比我修鍊的九轉寒冰決還要寒冷。」老嫗產生說道,因為這散發出來的冰寒氣息,就是她體內的功法也是運轉了起來。

顫抖著,老嫗將寒晶玉瓶打開,從中倒出了一枚丹藥,上面散發這冰寒的氣息。而在它的周圍,一點點的冰晶出現。

「這是,九玄寒冰丹。」看著老嫗手中的丹藥,火老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火老,你認識這丹藥?」林楓看相火老。

火老眉頭微皺,接著說道:「我看著上面氣息的波動和那丹藥上面的紋螺,應該是九轉寒冰丹無疑。九轉寒冰丹,准仙品丹藥。以九種至陰至寒的天鏡妖獸的精血煉製而成的,丹藥煉製出來之後,其周圍自然會凝結冰晶,非常的冰寒。當然,這九轉寒冰丹是准仙品丹藥,其中蘊含著一絲的天地之力。寒屬性的武者吞服的話,能夠提升武者的等級。」

「這麼厲害。」一旁的林楓驚聲說道。不說其他,就說那酒中天境妖獸的精血,那絕對是非常的難得,意味著要獵殺九種不同的天境妖獸,這簡直是太恐怖了。

「小傢伙不錯。」老嫗看著林楓,那滿臉皺紋的臉上,終於是出現了一絲的笑意,頗為滿意的看著林楓。

現在林楓在她的眼裡那是頗為的順眼啊。寒屬性丹藥,蘊含天地之力,這不就是她所需要的嗎。只要領悟了這裡面的天地之力,說不定她真的能夠抓住突破的契機了。

火老也是奇怪的看著林楓,他現在懷疑,自己面前的這個小傢伙是不是打劫了哪個強大的勢力,不然何以得到這些逆天的東西啊。

「蒼老頭,我的寶貝徒弟,這兩天就拜託你照顧了。現在我要去閉關,看看能不能抓到突破的契機。」老嫗手中緊緊我這寒晶玉瓶,有些激動的說道。冰寒的氣息不但的順著他的手臂湧入她的身體之中,化作精純的真元在她的靜脈之中流動。

「嘿嘿,蒼老頭,我也走了,有了這個東西,我的煉丹成功率要成功不少。」火老也是一臉的激動,直接將那萬獸鼎收入了納芥子之中。

老嫗和火老對望了一眼,直接閃身離開。一瞬間便是在三人的面前消失了。


「這兩個老傢伙。」蒼老有些無奈的笑罵一聲。不過他能夠理解兩人的心情。兩人在天境巔峰境界徘徊了很久,卻是始終不能夠邁出最後的那一步,無法領悟天地之力。

尤其是今日,林楓給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居然都是領悟了天地之力,這著實讓他們備受打擊。

而現在,林楓拿出來的東西,每一個都是非常的珍貴,甚至有可能幫助他們領悟天地之力,突破天境的桎梏。

「這就走了?」林楓睜大了眼睛說道,本以為自己送出這兩個東西,怎麼也應該給自己一點好處吧,現在倒好,兩人直接高興的一走了之,自己這可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走吧,現在你的修鍊也已經結束了,那就好好回去休息一下吧。準備明天最後的考核。」蒼老揮了揮手對著林楓說道。

「我知道了。」林楓聳了聳肩說道,對他來說修鍊便是休息。

而蒼老沒有多言,直接便是閃身離開了這裡。

……

天空如藍,烈日如火,寒冽刀鋒。

整個神風學院的演武場火暴無比,現場更是人山人海。這一次,不僅僅是老生,就是今年的新生也是來到了這裡,觀看這最後一日的比賽。

而讓眾人有些意外的是,那眾多的演武場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那唯一的一座。這一座演武台非常的巨大,幾乎佔據了整個演武場。

「似乎規則有些不一樣。」清月看著那唯一的一座演武台輕聲說道。

「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林媚兒有些奇怪的問道。這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

清月緩緩的開口:「以往的大比,逐漸遞減,隨著剩下的人數,演武台也在減少。可是現在直接只剩下了一個,拿到這是要進行一場大混戰不成?」

「大混戰?」林楓眉頭輕皺,如果要真的是那樣的話,恐怕對他就有些不利了。畢竟他展現出來的實力讓其他人都非常的忌憚,若真是大混戰肯定一上來便會聯手攻擊他的。

「今天的規則會發生一些改變,我會從你們之中再次選出幾人參與到這一場比試之中。而這幾人也將會加入你們的戰鬥,對最後的冠軍發起爭奪。」莫離再次出現在廣場上,大聲說道。

如此突兀的改變自然是讓很多人都是一愣,別說是學員,就是看台上眾多大族的長輩也都是眉頭皺了起來。

不過片刻之後,他們便是有些瞭然。他們同時想到了一個地方:靈域。

靈域之爭臨近,也只有這件事情能夠讓幾百年不曾變化的規則被改變。 屠神節,在古代雅塔萊斯王國的歷史上是一個很神聖的節日。

每一年的這一天,人們將會相聚在一起向古代先王們進行祭祀,希望先王們的聖靈可以保佑他們獲得更多的豐收和勝利。

但是在白骨枯園中,舉行屠神節卻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哪怕有著很多的質疑和不配合,可是此時的天空之城希斯特蘭依然熱鬧非凡。

屠神節即將在這裡開幕,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人們將在這裡歡慶屠神節,載歌載舞享受歡樂。

所以即便原本天空之城希斯特蘭的居民們絕大多數對於屠神節的舉行並不是太歡迎,甚至還對於為了準備屠神節對他們的生活造成的影響感到憤怒,可是此時此刻他們依然走出了房間來到了祭壇旁準備見證這一神聖的時刻的到來。

就連那些臨時被召集上來進行市政建設的低階亡靈們也被允許進入希斯特蘭城區,只要他們老老實實的不造成破壞。

雅塔萊斯們和天空之城希斯特蘭的絕大多數勛貴們都聚集在希斯特蘭中心處所設立的那個被當做主祭壇的巨型廣場周圍。

數不清的身負戎裝的精銳戰士都靜靜的等待在這裡,準備表演作為開場的屠神之舞。

伊斯藍雅的死亡騎士團以及它的眾多附屬軍團也一同聚集在這裡。

只是他們可以的和那些雅塔萊斯們保存了一段不小的距離。

伽羅雅塔萊斯他們正焦急的等在這裡,等待著今天的主角天空之城希斯特蘭的主人伊斯藍雅大人的露面。

整個城市都是一副熱火朝天的景象。

誰都不知道就在這個廣場的正下方有著一個隱蔽的地下室。

此時那位伊斯藍雅大人就在這裡,在他身邊的是那位不久前剛剛被他任命為死亡騎士團副團長的姬存希。

這一位有著奇怪的姓氏的年輕死亡騎士在剛剛被伊斯藍雅大人招攬后就被賦予死亡騎士團副團長這一職位,實在讓人羨慕。

除此以外還有兩個讓別人意想不到的人也在這裡。

那位已經長時間不露面的格尼雅塔萊斯和他的那位侍衛夏侯惇就站在伊斯藍雅的身邊。

此時他們正看著地下室的周壁。

大量的畫面被投影在牆壁上,他們正靠著天空之城希斯特蘭之中無處不在的死亡魔網監控著這個城市裡的一切。

「看來所有的客人都到齊了吧?」

伊斯藍雅的聲音帶著一絲興奮。

「沒錯,該來的客人都到齊了,祭祀隨時都能夠進行。」

樓成說著,只是他說這一句話的時候所看著的卻是姬存希。

和姬存希聯繫上后,在多次試探之後樓成做出了此時姬存希身體里起主導地位的的確是那位姬存希的本身靈魂的結論。

所以他在一個合適的時候向姬存希坦白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且向姬存希提出了一些關於祭祀祭壇法陣的改良意見。

此時獻祭法陣所能夠獲得的收益比原來足足提升了百分之五十還多。

此時他職業者紋章中的主線任務已經從引導姬存希成為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信徒變成了輔助姬存希順利進行這一次祭祀。

「想想都覺得好笑,伽羅雅塔萊斯這個傢伙為了在屠神節當天進行奪權還刻意將整個雅塔萊斯家族的所有精兵偽裝成為低階亡靈運進了希斯特蘭。

他也不想想,有著死亡魔網監控他的那些小動作怎麼可能瞞的過我的監視?」

看著某張畫面中正緊張的等著他出現的伽羅雅塔萊斯,姬存希的伊斯藍雅分身含著笑意說。

「也許他並不擔心你的發現。」

樓成看了看站在伽羅雅塔萊斯身邊的某個人影說。

「沒錯,也許他真不擔心我的發現。沒有想到他居然連躲藏在殺戮之地里的格萊德都給找出來了。」


伊斯藍雅分身沉默了許久繼續說道:

「也許還要加上我親愛的副官羅傑斯和那隻肥豬羅特斯,真沒有想到這兩個愚蠢的傢伙還有反抗我的勇氣。」

伊斯藍雅分身知道,見識過他的獻祭法陣手稿的羅傑斯或許猜到了些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