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黃溢滿了這樓閣之中,一眾少年也是越來越少,只剩下幾個人,還在孜孜不倦的閱讀著。

漸漸的,隨著閱讀這些典籍,贏落對修鍊的世界也多了些了解。

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這一種飄渺不可見的事物,名為『靈』,靈雖然可以有極多中的形態,但是浮蕩在世間最多的是成氣狀態,所以也被稱之為『靈氣』。

煉體之術,因為人的身體有自己的極限,所以當達到那個極限的時候,便需要靈氣,讓自己突破那個天生的界限,變得更強,說的簡單些,這是一種令人變強的方式。

修術,大多數的基本便是吸收煉化這種所謂的『靈氣』將至化作自己的力量。

而修術最重要則是另外一點,那邊是靈氣的屬性,大致上,靈氣有五種屬性,以土,水,火,風,雷等名字命名,倒不是說這些靈力跟這些事物有什麼關係,只是其特性十分的相似,所以才會如此的命名。不過,世界上,倒也有些奇人能夠修鍊出各種『異』屬性的特殊靈力。

比方之前贏落所看到的一種煉體修術『若雷訣』便是能夠修鍊出雷屬性的靈力。

「你好。」

正當贏落陷入沉思時,沒有注意到木質地板上響起了些微微的腳步之聲,突然的只覺有人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旁說道。

「誰!」

心中一緊,贏落卻是連忙的轉過身來,手間卻是已經握上了身後重石劍的劍柄,同時警惕的目光往著身後看去。

最強紅包 「呃······」身後的男子似乎也有些吃驚。

贏落回過頭去,但見身後有一莫約十五六歲,看上去也只是比贏落大上幾歲的少年,相貌卻是極為的俊朗,劍眉星目的樣子,雖然還只是少年人,卻有一股風輕雲淡圍繞在他身畔。

身後那人看著贏落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不由啞然失笑,說道:「還沒見過像你這麼戒備的人呢。」

聞言,贏落也是略有幾分尷尬,不過卻也難怪,畢竟他自小便是很少與生人接觸,況且幼時候在紫幽城中的種種,更是讓他對外人極為冷漠。

那人道:「我叫樓河,十六歲,看你應該只有十一二歲吧,你也可以叫我一聲樓河大哥。」

「樓河···樓河。」贏落在心中暗自的念叨了兩聲這個名字。

看著這個『古怪』的少年,樓河心中突然生出了幾分興趣,不由的問道:「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贏落。」

「贏···贏姓!你是貴族!」

看著樓河一臉吃驚的樣子,贏落卻是有些摸不到頭腦,說道:「什麼是貴族?對了,我要走了。」話落,贏落便是徑直的往著樓下行去了,畢竟天色已晚,他並不想讓雨兒擔心。

贏落漸漸的走遠,樓河卻依舊還在那樓閣上,低聲念著那個名字:「贏···落,居然是贏姓,贏姓······」

… 第一卷青羅第十二章靈覺

貴族,幽族之中有所謂的貴族,他們的祖先大多都十分的強大,修為甚至能夠影響到後輩的血脈,如此這般的強者,他們的後代都會擁有極強的血脈濃度,遠勝於常人。

久而久之,王族賜予了他們『貴族』的名號,也擁有生來便是能夠擁有『贏』的姓的殊榮。

贏是幽族的族姓,能夠擁有這個姓氏,在幽族之中是一種榮耀,一出生便是能夠擁有這樣榮耀的只有『貴族』與幽族的王族。

但是,同樣的,貴族們也面臨著只屬於貴族的恐懼,那便是血脈的衰弱!

畢竟,他所擁有強大的血脈,是因為祖先的強大修為,而不是如同王族那般天生的血脈高貴,確實,有著那衰弱的恐懼!若是衰弱一旦開始,貴族之中卻仍然沒有出現如同先祖那般的絕世人物,那麼,隨著愈加衰弱的血脈,他們將被剝奪貴族的殊榮。

被剝奪,贏的姓氏。

從那個時候開始,便要姓洛了嗎?

無盡黑暗通道中,一艘快速前行的舟楫,像是傲游在海洋之中。

舟楫上,一穿著華麗白色衣裳的少年,坐在那舟楫甲板上,無神的雙目,看著無邊的黑暗,心中還在想著那個和藹的老者。

「學,你······在做什麼?」身後,有一輕柔的女聲響起。

「姐姐,呵呵,沒什麼啊,只是想著,一開始是在『奏幽』主城來著,後來又去『紫幽』主城,來來回回這麼多次,最後老爹還是選了一座小城,我不早就跟他說了嗎,一開始就去那些平靜的小城多好。」

「是嗎?你喜歡平靜的話,早點與我說嘛。」

「呵呵。」少年只是一笑。

「對了,學,最近父親教你的那些修術······」

「嘿嘿。」少年側過首來,說道:「嘿嘿,姐,你也知道我天資不好,哪裡學得會,你看家裡那些長輩,每次不都也已經不過問我的事情了嗎?他們看重的可是姐你哦。」

身後匿身在黑暗中的紫衣少女,凝望著,這個強裝笑顏的弟弟,卻也無言。

············兩日後,清晨時分,雨兒還在睡著,贏落輕手輕腳的從她的房間離開了。

院子外,贏流水總是起的很早,向著院中的那些雨兒喜歡的花草澆灑著清水,蒼老的背影有著些孤單。

「流水爺爺······」

贏落輕聲問道,而老者卻並沒有回答他,正當贏落有些失望,想要離開的時候。

「有什麼事嗎?」

贏落連忙回過身,心中無由的有些驚喜,而贏流水依舊的在澆著那些花草,似是什麼都沒說過似得,贏落問道:「流水爺爺,那個······你知道『靈覺』嗎?」

「修鍊者的基礎,最簡單用來感應到不可見的靈氣的方法,人的第六覺。」

「其實······」贏落欲言又止。

「你是想知道,如何使用靈覺吧。」

贏流水依舊低著頭,澆著花草,卻也沒有等贏落回答,說道:「靈覺,本就是人身上,除卻『虛力』以外一種極為特殊神秘的事物,並且,這是修鍊的基礎,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且,即使擁有,卻也未必能夠隨心所欲的使用。」

靈覺,是人的第六覺,是極為奇特的事物,能夠感應到飄蕩在世間,那不可見的靈力,甚至,一些靈覺靈敏的人,能夠利用靈覺來代替視覺,觸覺。當然,卻也不是所有人能夠擁有的。

「流水爺爺,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嘗試了數天了,明明按照書籍上所做,但卻仍然沒有感覺到。」

贏落裝著膽子,對著流水爺爺說出了他修鍊的事情,但是,這時候也不知道出於怎樣的原因。他變得並不關心能夠得到問題的答案。

「那······你放棄修鍊如何。」

「我,不願意。」

「嗯。」

嘩啦,嘩啦······一時間,這裡被沉默抽取了所有的聲音,唯有那灑落的流水聲,還在撼動著寂靜。

許久,誰人也沒有說話,贏落沒有著急去修鍊,站在贏流水的背後,看著老者蒼老的背影。

誰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知道那水壺中的水被灑完,漸漸的,院中再沒有了任何的聲音。

贏流水漸漸的回過身來,說道:「靈覺,要的心靜,心中安寧便能夠感覺到,你心中焦急,想要快些變得更強,自然就會如此,只是······落兒,你的資質並不算好,所以,想來十數天的時間便該可以了。」

說完,贏流水緩緩的離開了。

只是,贏落的心中卻仍然有些失望,因為老者一如既往的冷漠。

············「落兒,你的資質並不好,甚至只是中下,你難有大的成就,修鍊便修鍊吧,只是我答應過『月芊』絕不教你任何有關修為的東西,就算是南宮問也好便當······便當,這是你的一場玩鬧吧。」

贏流水並沒有說出來,他消瘦蒼老的身形,總顯得有幾分無力。

玩鬧之後,就會懂得了,那時候的贏落,應該就不會像之前那般自棄了。

這是贏流水的想法,但是,卻也是他天真的想法。也因為如此,贏落,步上了另外一條未知的遠路。

············贏落背著重石劍,快步的走在青石街道上,時至正午,比起平時他卻是晚了很多。

「剛剛,在房間里的時候確實感覺到一些了呢。」贏落想著,隱隱約約之間,他確實已經摸索到了一些。

「喂!哥哥!」

街道上熙來攘往,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贏落的身後響起。

贏落不由的停了下來轉過身一小女孩正站在不遠的身後,人流緩動之間,小女孩對著贏落好似十分開心的揮了揮小手,正是贏落的妹妹贏雨,而她身後正跟著其他的幾個小孩子似是在玩耍。

見狀贏落溫和一笑,大聲道:「哥哥要去修鍊了,雨兒去玩吧。」

贏落知道妹妹不像自己那般沉默寡言,與鄰家的幾個孩子倒是十分的要好經常在一起玩,而贏落也慶幸妹妹不像自己那般。

… 第一卷青羅第十三章錯過

「哥哥,好久都沒陪過雨兒了呢。」

看著哥哥離去,這也不知道是這幾個月來的多少次,贏落常常都是會這樣的拋下雨兒,往著城外離去,卻已經許久沒有陪過她了,一點也不像以前那個哥哥。

雖然,流水爺爺也說哥哥在修鍊,只是雨兒心中仍然有些難過。

「雨兒,我們去別的地方吧。」身後的幾個孩子大聲的喊著,用手招了招贏雨。

「哦。」淡淡的應了一句,贏雨轉過身向他們走去,看著有些失魂落魄的雨兒,周圍的那些孩子不由的感到奇怪,這跟平時那個十分活潑的小女孩簡直是兩個人。

······靈氣,無形的存在與四周,擁有靈覺的人通過一些術式的刺激,或許能夠感覺到靈氣,並且將之利用。

山崖上的贏落,盤膝而坐,雙手捏著一種印術,呼吸之間十分的均勻,平和。

風聲很大,許是時節的緣故,吹打著華麗衣裳,啪啪的作響著。

「靜靜的,忘記五種感覺,專註與身體中那另外一種被深藏的能力。」

這是贏落前些天,在樓閣之中的一本先賢典籍中所寫到的『感靈篇』中所看到的,講究的便是如何讓初步修鍊的修鍊者,感覺到自己『靈覺』的存在,同時利用這靈覺,來感應到身外的靈氣,和如何將感應到的靈氣引導。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這種奇異的靈覺,人的第六覺,而若是沒有靈覺的話,自然再如何努力的修鍊,也不可能感應到靈氣的存在。沒有形狀,也沒有顏色,像是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卻如何的去感知!

一瞬,贏落卻只覺得周邊都黑暗了,但明明一直都閉著雙眼,本就是什麼都看不到的。

總裁的契約女人 「與其說是黑暗,倒不如說是寂靜吧。」

閉著眼睛,僅僅只是人的視覺無法使用了而已,但是身體依舊能夠感覺到身外的一切,風聲,氣味,風吹打在身上的感覺。

而這一瞬,卻是寂靜了,什麼也感覺不到,但是轉瞬之間,卻又看到了!一共有數種顏色!!

············安靜的樓閣之上,夕陽顏色的橙黃遍布在其中,一如既往的,有很多的少年人在這裡翻閱這典籍。

不過想來也是,畢竟在修院之中,並不會有什麼人來指導,一切只能依賴自己與這些先人的典籍,所以平常時候這樓閣之中,卻也是常常聚集著不少少年人。

贏落翻開一部部書籍,最後他的嘴角露出了少見的笑意,輕聲道:「沒錯,那個時候的那種感覺,雖然很短暫,但是一定是靈覺沒錯的。」

靈力,有土,水,火,風,雷五種特性,並不是靈力與這五種事物有什麼關係,而是那一種靈力的特性與那事物極為的相似,才會如此命名的。而靈覺足夠的人,在寧靜下來打坐的時候,便能夠『看到』靈氣的存在,書籍上所寫,靈氣的區分可以以顏色來辨別。

最平凡普通的靈氣,或者說是『空白』的靈氣為白色,風特性的靈氣為『青色』,雷特性的靈氣為『銀色』,土特性的靈氣為『土黃-色』,水為『藍色』。

一共五種,不過書籍上記載,最常見所以也被定為基礎的這五種靈氣以外,這世間上,還有一些奇人異士能夠修鍊出極為獨特的靈氣,跳出這五種之外,被稱作『異屬性』的靈氣。

不過諸多書籍上對異屬性的靈氣介紹不多,只有簡短的一些或者舉出一些根據,比方,幽族數百年前的一位擁有極強血威的強者『贏天雲』便擁有著一種在幽族中極為奇特的靈氣——雲靈之氣。

不過這種雲靈之氣更為特殊在,只有擁有那先輩血脈的貴族後人才有機會修鍊,不過卻也是極為的稀少,每隔數代之間,才可能有一個真正的奇才,能夠修鍊出來。

合上一卷卷書籍,贏落拿起身畔書架上,一本他早已經選擇好的書簡。

『匯流訣』,一本在樓閣中很平庸的修鍊術法,甚至無法修鍊出擁有特性的靈氣,不過也有其特別的地方,便是快速的提高身體,和讓身體的恢復能力異於常人。

「師尊說,我只要將身體修鍊的強大,便可以了。」

贏落暗自說道,所以他才挑選了這本『平庸』的修術。

······「要這本嗎?」

「嗯,明老。」贏落向前行了一禮,對著身前的那個鶴髮童顏的老者恭敬的說道。

「你確定要這本嗎?」

「嗯。」贏落輕嘆了一口。

「你真的確定要這本嗎?」

「嗯。」贏落無奈的嘆著氣。

老者一時間只覺得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卻是如何也想不通,暗暗想道:「不會吧,贏流水那廝也是實在是太過小氣了吧,怎說也是贏風的孩子,這等只是能夠增強身體恢復能力的『平庸』修術,那廝究竟在想什麼。」

不過雖然如此說,他還是轉身將匯流訣的正本交給了贏落,同時問道:「你······真的要選這本嗎?」

············人畢竟是凡俗世間的存在,有自己的極限,有僅僅憑藉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畢竟,人很脆弱,再怎麼樣的拚命,總有一些你無法超越,決定,贏得的事物,甚至隨意的想想便有很多。

慢步的走出修院,天色已經漸漸的昏暗了,青石街道上卻愈加的熱鬧起來。

「應該是晚市要開始了吧,記得去年跟雨兒來過這裡看煙火的呢。」贏落暗自笑道,似乎是想起了那次雨兒高興,傻傻笑著的臉龐。

天色已經晚了,贏落也不想讓雨兒擔心,想著,便是走的快了些,往著小院走去。

夜色,熱鬧的街道,穿越過層層的人影。

「可惡,剛剛明明看到哥哥了,怎麼又沒了?看錯了嗎?」

雨兒輕聲的說著,人流眾多,像是海潮般的涌動,她矮小的身子著實是看不到什麼,不過,忽然贏雨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哎呀,爺爺叫我早些回去呢,要快點回去了,可不要讓爺爺擔心才好。」

一瞬,擁擠的人流中,贏落與贏雨,彼此錯過的時光。

… 第一卷青羅第十四章異變

可能,是後來才想起來的吧,錯過的並不是擦肩而過,而是許久的時光。

············夜市中,周遭的商販們點著燈火,照耀這傍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