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爲能夠預知即將到來的危險,所以撒嬌女人自從跟了粉衣炮男之後,就從來也沒有受過傷,甚至連摔跤這種小事情,【未來之水】都能預測出來。

在撒嬌女人看來,粉衣炮男的【未來之水】,就是一個無敵的超能力。

但是現在,這個無敵的【未來之水】卻出現了問題。

這讓撒嬌女人百思不得其解。

面對撒嬌女人的問題,粉衣炮男苦苦一笑:

“要是我的【未來之水】能全知全能,知道所有的東西,我早就當上“士之組長”了!

甚至,連會長大人都會被我取代。

就是因爲我的【未來之水】存在一定的小瑕疵,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 。”

聽到瑕疵,撒嬌女人就更加疑惑了:

“小瑕疵?


什麼小瑕疵啊?

老公兒~,你的【未來之水】連十分鐘後的鳥屎,都能完美地預測出來,怎麼還會有小瑕疵呢?”

粉衣炮男一邊快步走着,一邊解釋道:


“越是強大的人,思考得越多的人,或者精神病之類的人,我的【未來之水】都無法準確地進行預測。

我可以預測到一個普通人三十年後的牙齒會掉幾顆,但是卻無法預測到會長大人今天早上會穿什麼的衣服。

我能預測一隻喪屍的死法,卻無法預測一個精神病今天晚上會不會脫掉衣服睡覺。

總之,

因爲我只是3級的新人類,實力太弱小了,所以,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是【未來之水】無法預測的。

會長大人說了,我起碼要達到10級新人類的實力,才能將【未來之水】的能力,全部發揮出來。”

聽到此處,撒嬌女人張大了嘴巴:

“十、十、十……十級?”

在撒嬌女人看來,4級新人類就已經是強到爆炸了,5級便是強到逆天的存在。

她不敢想象,10級的新人類,會是個什麼樣子的。

“正因爲我無法百分之百地發揮【未來之水】的能力,所以,我肯定是漏掉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而那些重要的東西,是現在的我,根本無法預測,也根本無法抵擋的東西。

所以,【未來之水】纔會催促着我逃跑。”

說完,粉衣炮男帶頭跑了起來。

他不知道三秒之後會發生什麼,

但是他敢肯定,

這個養恐龍的,

絕對不是【未來之水】可以預測的普通人物。 聚集地之外街道上。

粉衣炮男三人,一邊急速往外跑,一邊觀察着水鏡之中的畫面。

撒嬌女人見林空一點變化兒也沒有,於是又疑惑了:

“老公兒~,你不是說三秒之後,這個養恐龍的就會復活嗎?怎麼他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確實,【未來之水】顯示的畫面之中,林空雙目緊閉,身體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

任由雨水不斷地衝刷着林空的傷口,他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見此情形,粉衣炮男皺了皺眉,不由地懷疑起【未來之水】預測的結果的可靠性:

“確實,三秒早就過去了,他怎麼還沒有醒來呢?

我的【未來之水】明明告訴我,這傢伙死後三秒之後,就會復活的啊。”

粉衣炮男雖然心生懷疑,但是他能真切地感知到【未來之水】的恐懼,所以,他在思考其中的原因。

一旁的豐滿女子開口了:

“我猜測是【未來之水】說的死後三秒,可能是腦死亡之後的三秒。”

粉衣炮男恍然大悟地一拍腦袋:

“對哦!

壞蛋老公好可怕 ,人的心臟停跳後,大腦並不會立即死亡。

起碼還得十多分鐘吧,這個養恐龍的傢伙,纔會徹底地死亡。”

想到這裏,粉衣炮男不由地放慢了奔跑的腳步。


撒嬌女人聽完粉衣炮男的解釋,忽然想起電視劇的片段,也點頭贊同道:

“我在電視裏看到一些溺水的人,雖然心臟停跳了,但是隻要及時地進行心肺復甦,照樣可以活過來。

也就是說……

那個養恐龍的,起碼還得十分鐘之後纔會徹底醒過來。

那……

我們要不要……”


撒嬌女人想到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她沒有明着說出來,只是用手指抹了抹脖子。

粉衣炮男見撒嬌女人的手勢,瞬間明白了過來,眼睛一亮:

“小嬌,你的想法非常棒!

雖然那個養恐龍的,復活之後會非常的強大,非常的變態。

但是,如果我們現在就去炸爛他的身體,讓他不能復活就行了!”

豐滿女子儘管不喜歡撒嬌女人,也一直覺得撒嬌女人是個沒腦子的蠢貨。

可此刻,聽到撒嬌女人的想法後,豐滿女子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膽大心細,以及對關鍵時機的敏銳性。

不過爲了保險起先,豐滿女子還是讓粉衣炮男預測一下未來的結果:

“老公,你用【未來之水】預測一下,我們戰勝復活之前的林空,勝率是多少。”

對於豐滿女子的謹慎性格,粉衣炮男也很是滿意:

“好。”

粉衣炮男握着【未來之水】預測了一波,很快就驚喜地道:

“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並且,粉衣炮男還再次預測了一下,己方三人對戰復活之後的林空的勝率——

百分之零!

並且,未來之水還催促着粉衣炮男趕快跑!


粉衣炮男心中迅速權衡了一番利弊,最終停下了奔跑的腳步:

“富貴險中求!

走, 造物主說 !”

根據【未來之水】的預測,林空復活後,將變成一個超級變態的強者,將對會長大人的生命產生極大的威脅。

所以,粉衣炮男決定在林空復活之前,破壞他的身體,以便阻止林空的復活!

這個想法非常非常地大膽。

爲了保護偉大的會長大人,爲了維護會長大人拯救世界的夢想。

即使是賠上自己和兩個情人的性命,也要殺掉那個將來對會長大人不利的敵人。

粉衣炮男三人掉過頭來,果斷堅決地向體育館衝去。

按照他們一百米僅僅需要三四秒的恐怖速度,不出一分鐘,便能衝到林空的面前。

然後,直接合力打爛林空的肉身。

而正常來說,林空的大腦徹底死亡,最起碼需要十分鐘。

能成!

絕對能成!

我絕對可以殺掉那個養恐龍的!

粉衣炮男心中想着。

原先,他以爲林空只是一隻弱小的螞蟻,沒想到,這個傢伙死亡之後竟然還可以復活。

復活之後,竟然還會令粉衣炮男的【未來之水】感到恐懼。

因此,

現在的粉衣炮男,已經將林空當作了人生當中的一個強敵!

必須現在就粉碎了這個傢伙的肉身,我才能安心!

“啪啪……”

大雨不斷地傾倒在粉衣炮男的身上。

“踏踏踏……”

粉衣炮男急促的腳步,重重地踏在灑滿雨水的街道上。

“刷刷刷……”

一縷縷的靈氣,從其丹田之中,迅速地竄了出來,然後在其拳頭上瘋狂地震動起來。

最強的一拳已經準備就緒!

只要衝到了林空跟前,粉衣炮男就會直接一拳將林空的肉身轟成殘渣!

“小嬌,小滿,你們兩個,幫我拖住那個【蕩蕩喪屍】,別讓它打擾我!”

粉衣炮男一邊進行着衝刺,一邊佈置着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