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宋美齡接過香檳,還遞給了韓立一杯,介紹起來道:“詹森大使,1928年就來到了中國,他和他的妻子甚至是在中國結的婚,十足的中國通,一直對於日本的野心,非常警惕,是個很好的夥伴。”

詹森搖頭道:“韓將軍纔是真正的瞭解,我只是紙上談兵,沉兵與南京城內,連同國府都不清楚,殺了日軍一個湊手不及,一戰下來,消滅日軍五萬,又以強大的火力全殲日軍二十萬支援之敵,不可謂不瞭解啊,而且戰術出其不意,讓人佩服啊。”

這話說的不知是讚揚還是嘲諷了。

韓立笑了笑舉着香檳,反而問了一句,“你認識魏特琳小姐嗎?”

“當然認識,我們基本每年都會見面,她接受了華爾街日報的電訊採訪,你的事蹟就是我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的,不可謂不精彩啊,你已經是美國人眼中的東方神祕將軍了,哈哈,現在全美國人基本都認識你,不,是看過華爾街日報的人,都認識你啊。”

詹森示意喝香檳。

韓立喝了一口道:“那好萊塢有沒有想過以我的傳記,拍個電影啊,我可是很願意在大銀幕上看到自己的故事的,我去美國的次數不多,最愛看的就是好萊塢的電影。”

“哈哈,好啊,我幫你找個編輯,沒準你的故事能夠大賣呢,我的美國通朋友。”

詹森哈哈笑着。

這麼聊了幾句。

關係拉近了。

詹森的態度看起來也從趾高氣昂的白人老爺,變成了一個愛聊天的中國通。

不再那麼趾高氣昂,也不在那麼盛氣凌人了,意識到了,韓立並不是沒見過世面的普通中國軍人。

而是真如傳說中的那樣,在世界各地都遊歷過。

這時,宋美齡在旁說道:“韓將軍曾遊歷日本,歐洲還有美國,可是見過世面的,尤其是對武器方面,研究更深,詹森大使你可不要小瞧他啊。”

“是嗎?那韓將軍停放在武漢機場的直升機是什麼來歷啊,這種飛機在我的國家是存在的,但和您的比起來可差的太遠了,我聽說,是你們自制的,是嗎?”

韓立點頭,“對,是中國製造,我們自己造的,嗯,技術是脫胎於德國的直升機技術,其他的,就不能說了,這是我們的工業機密,而且我還去過南美洲,最愛阿根廷,我甚至在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上還有一棟別墅呢,如果不是抗日戰爭的爆發,我會在那裏頤養天年的。”

“哈哈,是嗎?韓將軍果然是見多識廣,我聽說過潘帕斯草原上的雄鷹,去沒見過,真是讓人羨慕啊。”

詹森這時的態度就更客氣了,還說,“武裝直升機這件事,已經上了很多報紙的頭條,他能夠直上直下的起飛,他能夠對陸軍進行毀滅性的轟炸,比普通戰鬥機要強悍的多,有機會,能見識見識就好了。”

宋美齡跟着說道:“詹森大使,一直在爲菲律賓的事擔憂,現在日軍在中國受到了遏制,自然沒有心情在去攻擊菲律賓了,所以詹森大使是特意來見你的。”

詹森說道:“在我的印象裏,貴國的軍隊基本都是使用國外武器,有一些仿製,也很差勁,冶煉水平更是低到不行,但韓將軍居然能製造出這種高端武器,真是讓人意想不到,讓人不敢想象啊。”

“哈哈。”

韓立舉着香檳喝着大笑,“意想不到和不敢想象的還多着呢,而且,日本軍國主義的狼子野心是不會就此收斂,他們的國家資源貧乏,就算在中國受到遏制,也會向其他國家伸出罪惡之手的,菲律賓在短時間內因爲貴國的原因會好一些,但這個時間,也不會太久,尤其是在中國受到了遏制,他們會想方設法去攻擊其他國家,來獲取資源,所以,詹森大使的想法完全是錯誤的,現在日本軍國主義已經是一輛開足馬力的火車,停不下來了,除非有人把他打趴下。”

詹森不可思議的眉頭緊鎖,“韓將軍,你的意思是日本敢向我們美國開戰,這不可能吧。”

“哈哈,沒什麼不可能的,等歐洲的戰火點燃,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的軍國主義和德國的法西斯主義走到一起,就什麼都做的出來了。”

這話是超前意識的。

詹森、宋美齡還有其他人紛紛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

韓立喝了一口香檳,繼續雲淡風輕的說道:“希特勒不會只是想收復一戰後的失地,他的目標是整個歐洲,到時必然會讓整個歐洲陷入他的魔抓之中,到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會全面拉開帷幕,你我,就更沒機會在此地喝酒了。”


“······”

“······”

詹森等人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在美國、在歐洲雖然有一些報道和一些猜測,會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而始作俑者就是德國。

希特勒的威風已經將英法的在歐洲的顏面一掃而光,但英法兩國的極力遏制,在更多人眼裏,德國是不可能肆意妄爲的。

再者,現在依然是風平浪靜。

這時詹森搖了搖頭,“我不相信,日本敢向我們美國宣戰,我們的航空母艦就足以消滅日軍本土,至於歐洲戰場,我不瞭解,但我肯定,沒有傻子願意開啓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的話,死的人,會不計其數。”

他對於歐洲不是很瞭解,聽到這些,震驚之餘,選擇了不相信。

韓立道:“傻子自然不會,但傻子是無法掌握權力的,就怕是那些瘋子掌握了權力,哼哼,以我得到的消息,日本和德國已經有了聯繫,他們的目標是蘇聯,要南北夾擊消滅蘇聯,到時,一起躺平歐洲,只不過,未必會執行。”

“······”

這一下,詹森更震驚了,“韓將軍,你從哪裏得到的情報啊,這,這準確嗎?”

“是啊,韓將軍,你說的這些,是猜測,還是有根據的啊。”

宋美齡等人也都蒙了。

韓立哈哈一笑,“我在德國有很多朋友,消息不會有假,當然,現在的日本完全被那些少壯派掌控了,具體怎麼樣我也不清楚,但這就是實際情況。”

“······”

“······”

全都陷入了沉默。

因爲這樣的話,就是真真正正的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啊。

詹森大使最後只得說道:“希望你我這代人能夠足夠幸運吧,要不然死的人,恐怕要遠超第一次世界大戰了。”


隨後又舉杯,道:“當然,現在先敬我們有遠見,而能征善戰的韓將軍一杯,今天和你的聊天非常愉快。”

“對,敬我們的韓將軍。”

這時,已經全都對韓立另想眼看了。

韓立哈哈一笑,跟着喝酒,雖然不喜歡這種氛圍,但並不妨礙自己吹吹牛逼啊。 自李梓安突破金丹又過去五六天了,且一直住在溪水邊附近,因爲梓安覺得那批人來這荒山野嶺,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不會吃飽了沒事幹。既然敢得罪小爺,那麼小爺絕對不會讓你們好過。所以留了下來,每天和鷹老分別在這座大山搜尋不尋常的地方。

平時也與鷹老相互切磋,不過從來沒有贏過,哪怕是梓安最近法力大增,仙術不斷,終究不能對聖級修爲造成顯著的傷害,不要看巔峯大斗師、巔峯大魔法師和聖級大斗師、聖魔導師只差一級,但是這一級之差,不知道把大陸多少英雄豪傑攔在下面,終身鬱郁不歡而亡。

大斗師和聖級是道坎,邁過去了,則在五域大陸也算一方高手了。正常情況十個大斗師級別的都奈何不了一個聖級。從而可以看出大斗師級別和聖級有着不可逾越的天塹。

當然如果李梓安拼命的話可能對聖級造成些許傷害,但那不會致命。不過現在的梓安再發動六脈指劍大招的話,最多虛弱一會,不會造成內傷了。

自李梓安成就金丹大道,全身玄關盡數打通,運轉法力也暢通無阻。不過,六脈指劍也就只會對鷹老手忙腳亂一會,而且是第一次時候。後來根本對他造成不來一點點傷害,只要梓安發動六脈指劍,鷹老全力防禦,則可以安然防下。

這對李梓安造成不小的打擊。最近除了和鷹老熟練修爲,相互切磋外。更是根據自身情況研究一個能對聖級造成傷害的大殺招。這天李梓安終於有所收穫,則馬上尋找鷹老要大戰一場。

不一會兒看見鷹老在教陳斌修行。說起陳斌,李梓安心裏還有不小的愧疚,收人家做徒弟,還沒有傳授人傢什麼東西。不過梓安也不是矯情的人,現在自己本身都還不夠看,還是以後再說吧。

大吼一聲:"鷹老頭,可敢一戰!”李梓安白衫飛舞的停在半空。這造勢可是相當到位,說白了,梓安可是一悶騷的貨。

“哈哈,你小子又皮癢癢了,兩天沒收拾,就開始得瑟。既然你想受虐,我老人家怎麼也不會不好意思答應你的要求呢?不然青兒丫頭可得來拔我僅剩的幾根鬍鬚了。”鷹老慢慢騰空得意的取笑道。

“鷹老頭,先別得意,看招!”李梓安伸出右手向天空一抓,五指凝聚成一根金色的繩索,飛快的朝鷹老飛去。左手則運轉法力,食指立刻形成一金色小型劍罡,食指一點,破空朝鷹老刺去。


“臭小子,又施展你這些鬼把戲,難是難纏了點,不過好像對我造成不了傷害。”鷹老一看梓安施展法術,則是全力防禦,鷹老頭可知道,被這些鬼把戲纏到身上,自己就別想攻擊了,這小子的手段層出不窮,雖然沒有致命的傷害,但是第一次那狼狽模樣,足足被這小子打了大半天,這身老骨頭差點散架。

鷹老頭身前出現一個鬥氣罩擋住梓安飛過來的繩索和金罡劍,只見鬥氣罩一展開,金色繩索突然分支成萬千條金色的細線,組成一金色的大網包裹住鷹老頭的鬥氣罩,金色罡劍則是隨後刺向鬥氣罩,只見鬥氣罩凹陷出一個大坑,像是水球一樣把金色罡劍彈散開來。金色罡劍則慢慢化爲烏有消散在空氣中。

鷹老頭則哈哈大笑:“臭小子,你就這點能耐,怕是又要捱打了。”正準備破開前面的金網。

“不急不急,正菜馬上上來。您好好享受吧。”李梓安施施然的開口道。

只見大吼一聲:“華夏出鞘。”華夏之君在梓安後背震動了兩下,咻的一聲,飛出劍鞘停在梓安的胸口前面劍指鷹老,發出嗡嗡的劍嘯。

李梓安口裏則慢慢發出一聲低吼:“破空劍、斬!”只見華夏幻化出萬千金色劍影,接着萬千金色劍影匯聚到劍身,華夏之君慢慢變成欲破開蒼穹的足有百丈高的金色巨劍,極速朝鷹老頭斬去,劍身後面還帶着一串金色巨劍的劍影,咋一看來,像是一排金色巨劍斬向鷹老頭。

下面圍觀的三人看見如此之大金色巨劍,特別小丫頭立馬捂住她那殷紅的小嘴脣,免得發出聲響打破這震撼的一幕。相反鷹老頭則一臉嚴肅的盯着斬來的金色巨劍,眼神露出謹慎之色,此時聖級修爲全力展開,頂向斬來的金色巨劍。

“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只見鷹老停在半空的身影和金色巨劍一接觸,就被金色巨劍碾壓,直接斬落入地。待塵煙散開,三人跑到已經落下的梓安身旁,只看見鷹老落地的之處,一個大坑裏面正跪着鷹老身影。

鷹老頭慢慢的爬出大坑,剛一上來,‘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然後擡頭則兇狠的罵道:“臭小子,你想要我的老命!啊·······有你這麼狠的對待老人家嗎?一點尊老愛幼的美德都沒有?以後想要我和你陪練,門多沒有了。哎呦······痛死我了。混蛋小子,下手不知道輕重。” 鷹老還沒有爬上來就開始大吐苦水了。

李 梓安看見鷹老這麼說,知道沒事了。則感覺天地一陣暈眩,還好陳斌看見梓安的不適,趕緊上前扶住梓安,不然梓安現在可是躺地上了。臉色一陣蒼白,虛弱的對着鷹老頭開口道:“誰讓你個老傢伙整天虐待我,打爽了吧!看你以後還敢在我面前叫囂。"

“你個臭小子,活的不耐煩了!”說着就要上前給梓安來一爆慄,不過被傷勢牽動,吭吭的咳嗽起來。 梓安則無恥的笑道:“臭老頭,哈哈,來啊! 這會兒動不了了吧!嘿嘿! ”

笑着笑着也咳嗽起來,小丫頭趕緊推開陳斌扶住梓安,輕輕的在梓安的後背慢慢的拍起來。“李大哥,你沒事吧!鷹伯,你也真是的,你都是聖級高手了,還要全力出手,也不怕打傷李大哥!你看李大哥都受傷了”

鷹老嘴巴張的可以塞兩個雞蛋了,咔在哪裏一句話也說不上來。久久才急色道:“青丫頭,你鷹伯我不出全力的話,你也看見那金色巨劍了,那架勢可不是嚇人的。到時恐怕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人就是你老鷹伯伯我了,你這丫頭有了情郎就忘記你鷹伯了!唉·······”

青兒看見鷹老一臉傷心樣,稍稍有點同情道:“反正你全力出手和李大哥打就是不對,要不青兒以後不拔你鬍子了,老鷹伯伯,好不好?” 衆人看見青兒丫頭這麼天真純潔都齊聲大笑起來。 宋美齡給韓立介紹了很多人,各國大使基本都見過之後,有兩位引起了韓立的注意,那就是張自忠、唐淮源這兩位日後會戰死的抗日將領。

張自忠沒什麼可說的,大名鼎鼎。

唐淮源其實也不差,中條山抗日英雄,曾豪言,中國只有陣亡的軍師長,沒有被俘的軍師長。


可謂是英雄當前。

韓立見到這二位,自然格外客氣,一一握手,道:“二位,均是領兵將領,今天怎麼有空來參加我韓立的歡迎宴會啊。”

張自忠哈哈一笑,同樣淨重的說道:“將軍,乃是我輩楷模,今日能來見上一面,已是我們的榮焉,自然要來的。”

“沒錯,將軍在南京城下痛殺日軍,我等佩服不已,正想將軍好好聊聊,你所用戰法,怎樣打敗了日軍二十五萬聯軍的呢,那可是日軍淞滬會戰的八成主力啊。”

唐淮源跟着詢問。

二人的來意很清楚,想在韓立這裏知道知道對付日軍的要訣,日後自己作戰,好能有的放矢。

韓立哈哈一笑,簡單說道:“其實日軍的戰法其實很簡單,掌握了制空權,制海權,憑藉着飛機、大炮的攻擊,在加上炮兵轟,步兵衝的三流戰法而已,只要在火力上能與之匹配,想打贏他們,還是很容易的,沒你們想象的那麼難。”

張自忠點頭,“韓將軍所說不差,我已經和日軍交過火,基本上就是這樣的攻擊方式,但日軍火力強悍,遠超國軍,這才致使淞滬會戰慘敗,華北幾次會戰大敗的啊。”

“華北地區多平原,日軍憑藉坦克、大炮,一馬平川,此時眨眼間就已經包圍濟南,如果濟南、徐州在一失手,大半個中國就將淪陷啊。”

“不,現在日軍在華南地區已經撤回上海,我軍還是有機會的。”

“主要是靠韓將軍啊。”

“韓將軍神兵天降,拯救民族與萬一啊。”

唐淮源跟着開口。

韓立笑了,“二位將軍對華北戰場看似很有研究,嗯?有沒有想過,打回華北啊,不滿二位說,我在來武漢前,已經派出了一個萬人部隊從南京前往華北,想來,第一戰應該就是和日軍在徐州外圍了,到時沒準還需要二人的幫忙呢。”

“是嗎?”

“那將軍可有應敵之策,如果我沒算錯的話,那裏的日軍,足有五萬之巨,如將軍所說,有制空權和制海權的他們,我軍很難應對啊。”

“是啊,他們已經集結了大批空軍,在騷擾我軍,可淞滬會戰後,我軍空軍基本已經損失殆盡,無力還擊啊。”

“韓將軍可有應對策略?”

紛紛看着韓立。

希望韓立能夠有破敵之策。

韓立認真說道:“我軍所擁有的火力,遠超日軍,我以一萬六千人能殲滅日軍二十五萬,將他們火燒連營一般,全殲與南京城外,屍橫遍野,連綿幾十裏,到處都是屍骸,我的一萬整軍殺將過去,五萬日軍,唯有望風而逃,若不逃,那裏就將是他們的墳場,至於空軍,更是不在話下,二位不必擔心,哼哼,還是那句話,日本鬼子沒那麼難對付,與之世界先進國家比起來,他們資源匱乏,國小,不成氣候的。”

樂呵呵自信十足的喝了一口香檳,一副一切盡在掌握的架勢。

張自忠、唐淮源互相一看,連連點頭,“這點我到忘了,韓將軍乃是個武器專家,對於武器很有研究。”

“是啊,聽說將軍所擁有的空軍,可以直上直下的起飛,連美國、德國都不具備,哈哈,有機會,一定要看一看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