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極劍峰,嵐家,朱家等其餘武者尚未出現,山頭只有秦烈一人,是黑山寨最好的反攻擊會。

但是屍氣詭異,梁灝不敢冒險,讓麾下的黑山盜出手,他們更加怕死。

屍氣尚未完全消散,大力古猿,易南風,火鴉等紛紛出現,完全佔據了山頭,后寨的守山陣法,徹底失去了效用。

接下來是最後一戰,傳送陣已毀,梁灝退無可退,他也曾經想過逃跑,但是想到秦烈身邊有大力古猿,銀眸雪豹,以及火鴉等強力助手,便放棄了逃跑的念頭。

在深山老林裡面,火鴉,銀眸雪豹,大力古猿三者,簡直是黃金組合,無人能逃脫它們的追殺。

梁灝唯一的生機,就是擊敗秦烈,獰笑道:「小子,你可敢與我一戰?」

夏雲溪俏臉微變,神色關切的看著秦烈,示意他拒絕梁灝的挑戰。

攻入后寨的那一刻起,此戰大勢已定,己方實力碾壓黑山盜,完全沒必要跟梁灝單打獨鬥。

嵐敏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在她看來,秦烈實力雖強,同階無敵,但是跟真元九重天的武者交戰,依然勝負難料。

「有何不敢?」秦烈呵呵一笑,身子飛躍而出,落在梁灝前面。

「好小子,有志氣,看在你如此有膽量的份上,我若取勝,不會取你性命,黑山前中后三寨也歸你所有,只求帶領麾下,安然離去!」梁灝趁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梁灝非常清楚,即使自己戰勝秦烈,也只是小勝,今日一戰,黑山盜註定失敗,他最大的目標,就是儘可能多的帶幾個屬下離開,企圖日後東山再起。

「不可能!」秦烈斷然拒絕了梁灝的要求,面帶譏笑:「首先是你勝不了我,其次是即使你勝利了,其餘人一個都帶不走,除非他們也像你一樣,在單打獨鬥中戰勝我,方可活著離開。」

「我敗了大家都要死,我勝卻只能活一個,這不公平!」梁灝冷笑道。

「不公平嗎?」秦烈眉頭微皺,看著梁灝,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忽然後退回到原地,譏笑道:「那我不跟你玩單打獨鬥了!」

梁灝錯愕不已,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想用激將法套住秦烈,沒想到秦烈根本不上當。

眾人大笑,譏諷的眼神盯著梁灝,把別人當傻瓜,最後愚弄的是他自己。

眼前的局勢很明顯,秦烈這邊佔據絕對優勢,黑山盜的敗亡就在眼前,可笑梁灝竟然妄想通過一戰定勝負。

秦烈乾脆拒絕跟他戰鬥,繼續對峙下去,隨著時間的推移,對黑山盜只會更加不利。

「罷了,我認栽,就按照你定的規矩來!」梁灝突然長嘆一聲道,心中權衡,意識到今日之局,能夠自救活命,便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秦烈冷笑搖搖頭,譏諷的眼神看著對方,正要說話,忽然面色大變,立即拉著嵐敏和夏雲溪瘋狂後退,焦急道:「大家小心,他要自爆!」

眾人大吃一驚,連忙運功防禦,凝目望去,才發現不知不覺間,梁灝已經向前走出了數十丈。

幸虧秦烈及時提醒,否則讓他沖入人群自爆,極劍峰,嵐家,朱家弟子,要有一半以上的人死在這裡。

原來梁灝見黑山盜大勢已去,根本沒想過活命,所謂的單打獨鬥,勝負賭局等等,只是拖延時間,吸引敵人的注意力,為自己的自爆創造條件。

可惜梁灝陰毒的心思,被秦烈及時識破。

梁灝恨極了秦烈,失去了通過自爆殺傷大量敵人的機會,便決定跟秦烈這個罪魁惡首同歸於盡。

空中出現一排殘影,極速沖向秦烈,寒芒爆射。

秦烈雙手握拳,拳頭狠狠撞擊,砰的一聲夾住寒光,露出一個槍尖。

梁灝的槍法,比梁棄厲害無數倍。

槍尖疾速轉動,釋放出冰冷的寒意。

秦烈雙拳猶如神鉗,真元涌動,牢牢夾住長槍。

槍身表面,瞬間蒙上一層白色的寒霜。

秦烈張口噴出一股火焰,槍尖「咔嚓」碎裂。

寒熱交替,此槍雖然是法寶,但是根本擋不住。

一個巨大的火球,從長槍斷裂處產生,迅速燃燒至梁灝。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梁灝似乎楞了一下,緊接著身體著火,整個人被燒為灰燼。

「真元九重天的武者,就這麼死了?」眾人心中冒出一個疑問,但是誰也不敢問,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深深的忌憚之色。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實際上樑灝真正的死因,乃是神念飛劍。

秦烈雙拳夾住長槍的瞬間,凝聚出無形無質的神念飛劍,斬滅梁灝的神念,然後才是口噴烈火,點燃長槍,順便把梁灝的身體燒為灰燼。

梁灝一死,夏雲溪,嵐敏等人士氣大振,咆哮著殺向敵人。

剩下來的黑山盜紛紛求饒,但是秦烈不收俘虜。

轉眼之間,千餘名壞事做盡的黑山盜,被全部殺光。

黑山寨之戰,一戰而勝,凶名赫赫的黑山盜,被斬盡殺絕,消息傳出,四方震動。

大戰之後,嵐家考察黑山寨的地形,極其滿意,定為家族的總部,改名天嵐山莊,大興土木。

意外的是,秦炎和羅峰竟然在追殺一名黑山盜時,意外受傷。

那名黑山盜也不是普通人,竟然身懷藏茗山的功法,是姜天涯的一個秘密弟子。

而且此人身邊,還聚集了數名高手,功法全都是藏茗山的路子。

秦烈親自出馬,循著黑山盜逃竄的路線,斬殺敵人,在他身上,截獲了姜天涯和黑山盜勾結的鐵證。

秦炎和羅峰返回黑山寨養傷,極劍峰弟子則在易南風的帶領下返回宗門,同時請跟顧麒麟前來,給秦烈和羅峰治傷。

普通的傷勢,秦烈可以治療,但是秦炎的傷勢卻比較特殊。

跟秦烈到達已經改名為天嵐山莊的黑山寨之後,仔細查看傷勢,發現需要一味藥引子,名為無涯草,十分罕見,唯有無崖山之中才有出產。 秦烈自然義不容辭,顧不上修復蒼雲戰屍,立即出發去無崖山,尋找藥引子。

無崖山距離黑水山脈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有數千里路程。

但是對現在的秦烈來說,一點都不難。

黑山寨之戰結束后,銀眸雪豹歸山,但是小雪卻留下來。

秦烈騎著小雪,帶上火鴉,飛速趕往無崖山。

大力古猿留在天嵐山莊坐鎮,以防不測,那是嵐家新總部所在地,但是在未來,整個嵐家都會成為極劍峰的附庸。

秦烈有個想法,在不久的將來,整合極劍峰,藏茗山,嵐家,以及朱家的實力,成立新的宗門,一統南疆七派。

當然,這個念頭,現在還停留在想法上,要想實現,自己的修為,至少要提升到真元九重天。

小雪速度極快,一天之後,進入無崖山的範圍。

無崖草並非什麼罕見的藥草,無崖山上隨處可見,因此草而得名。

但是極品無涯草卻不常見,顧麒麟需要的藥引子,是九葉無涯草,那是極品中的極品。

秦烈入山後,找了半天,發現大多數是三葉以下的無涯草,從四葉往上,數量急劇減少。

尋找無涯草的過程中,秦烈還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這玩意無視神念,只能用眼睛去分辨。

神念掃過,得到的信息參次不齊,與實際情況格格不入,比如神念探測到一顆四葉無涯草,實際上可能是五葉,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二葉。

而且四葉無涯草,也是神念能夠探查到的極限,五葉及以上的無涯草,在神念中杳無蹤影。

秦烈好奇之心大起,卻只能默默記在心裡,待以後有時間的時候,再來研究無涯草的秘密。

只是要想在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無崖山,用目光找到九葉無涯草,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秦烈忽然有些後悔,不該一個人獨自前來,看來還是得有一個如指臂使的勢力才行,很多時候,人力有時而窮。

好在還有小雪,意外的是,小雪憑藉靈敏的嗅覺,很快找到辨別無涯草等級的秘訣!

不得不說,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常年累月生活中山林中的妖獸,對大自然的適應能力,確實超出人類很多。

銀眸雪豹趴在地上,嚼了幾根無涯草,突然長嘯一聲,朝山谷而去。

無涯草的生長,看不出什麼明顯的特徵。

不過以常理推之,能夠誕生九葉無涯草的地方,肯定有其特殊之處。

秦烈緊隨其後,很快發現進入山谷后,感覺明顯不一樣了。

這裡水汽充足,靈氣逼人,與谷外相比,彷彿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谷中的無涯草和其他藤蘿,明顯比谷外茂盛,偶爾可見一朵六葉無涯草。

沒多久,秦烈在谷中發現一個山洞,洞口被茂盛的藤蘿掩蓋,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無法發現。

靠近洞口,秦烈心生警兆。

突然一股腥風,從洞裡面吹出來,令人作嘔。

銀眸雪豹仰天咆哮,沖向山洞。

與此同時,轟隆一聲巨響,一頭黑熊飛撲出洞,跟銀眸雪豹戰在一起。

秦烈分出一股神念,吩咐銀眸雪豹引開黑熊,以便自己進洞,他在腥風驟現,吹開洞口藤蘿的時候,敏銳發現山洞裡面,站著一簇綠油油的九葉無涯草。

銀眸雪豹收到命令,狂吼一聲,跑向遠方。

那頭黑熊也是強大的妖獸,從銀眸雪豹身上感覺到的血氣,遠勝秦烈,猶豫了片刻之後,便放棄了秦烈,追殺銀眸雪豹。

秦烈一點也不擔心銀眸雪豹會吃虧,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此時的銀眸雪豹,早已今非昔比,修鍊星羅萬象訣,接引周天星辰之力,淬鍊肉身,星辰戰體已然小成。

銀眸雪豹此時的實力,即使對上大力古猿,也不落下風。

當然,從綜合實力來說,大力古猿身懷兩種神猿血脈之力,腦海中擁有無窮秘法,遠勝銀眸雪豹。

但是銀眸雪豹同樣身懷血脈之力,修鍊星羅萬象訣之後,跟天上的箕水豹星建立起神秘的聯繫。

秦烈還從銀眸雪豹身上感受到濃郁的寒冰氣息,以及隱晦的時間氣息,未來潛力無窮。

如果不激發血脈之力,大力古猿也不敢說穩勝銀眸雪豹,這頭黑熊絕對會成為銀眸雪豹的資糧。

秦烈進入山洞,謹慎掃視四周,發現沒有其他的危險,收割那一簇九葉無涯草,共得七株,放在一個玉盒裡面裝好。

山洞裡面還剩三株九葉無涯草,秦烈沒有把事情做絕,期待它能長出更多的靈草,以後有需要的時候,再來採摘。

走出山洞,秦烈突然心中一寒:有殺氣!

氣息有點熟悉,到底是誰呢……

秦烈眼睛微微眯起,站在洞口,淡然道:「藏頭露尾之輩,出來吧!」

話音剛落,一個人影突然出現,身上的衣服,表明他是藏茗山弟子,面容熟悉中有些陌生。

秦烈在腦海中搜索片刻,雖然容貌變化很大,但他還是很快記起了此人:李萬法。

「竟然是你,跟在我背後多久了?」秦烈微笑道,眼露譏諷:「是不是想偷襲我?」

李萬法臉上閃過忌恨之色,他無意中得知秦炎和羅峰受傷,需要極品無涯草做藥引,立即跟在秦烈身後,企圖偷襲刺殺。

只要幹掉秦烈,也意味著幹掉了秦炎和羅峰。

其實,秦烈早就忘記了和李萬法的恩怨,以他現在的實力,就連姜天涯,都不放在眼中,更不要說李萬法那種小角色。

但是李萬法卻沒有忘記,自從上次和秦烈衝突,身受重傷,李萬法竟然破而後立,功力大進,修為連續突破,到現在竟然是真元六重天的武者,和姜天涯處於同一個境界。

李萬法潛入無崖山中,就是想偷偷做掉秦烈。

「殺死你,何須偷襲?」李萬法色厲內荏道,心中直打鼓,沒有對上秦烈之前,他根絕自己有把握殺死秦烈。

可是真正面對秦烈的時候,感受到山一般的壓力,根本看不出對方的修為,才知道秦烈的進步,比他更大。

不過既然見了面,李萬法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充霸王。

「看在曾經同門的份上,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跪地求饒,加入極劍峰,成為我的屬下,另一個選擇就是戰鬥,我讓你三招,但是三招之後,你一定會死!」秦烈嘴角微笑,心中卻一片冰冷。

一葉知秋,李萬法的出現,表明這麼久過去了,姜天涯始終沒有放棄仇恨,鐵了心要跟秦烈為敵。

姜天涯其實不可怕,但是秦烈現在幾乎可以確定,隱身暗中的藏茗山宗主,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秦烈剿滅黑山盜,找到了姜天涯和黑山盜勾結的鐵證,甚至一部分黑山盜,就是在姜天涯的操縱下燒殺搶掠,收集資源,供他修鍊所用。

李萬法冷笑一聲,揮刀斬出,速度奇快。

「第一招,太慢!」秦烈好整以暇道,在刀光出現的瞬間,身體忽然模糊,閃爍如鬼魅。

刀光掠過秦烈留在空中的殘影,斬滅一大片無涯草。

李萬法神色一緊,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沒有,但他沒有說話,第二刀以更快的速度斬出。

秦烈嘆息一聲,一動不動,站在那裡任他砍。

長刀「砰」的一聲看在秦烈肩膀上,火花四濺,卻連印痕都沒有一個。

流風甲和強悍的體魄,完全化解了李萬法的一刀之力。

李萬法面如死灰,這一刀砍在秦烈身上,卻完全砍碎了自己的心,這已經不是實力差距的問題,而是兩人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