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為什麼大家都不評論?不收藏?淡淡的憂桑~

陸元香:最近我好賣力好不好?費了不少口水,修理渣女了啊

汐:切,少得瑟。我想是不是該讓你賣個身,就有人來留言了?

陸元香:汐爺,你節操呢?求評論啊,求收藏啊,各位爺,有錢打個錢場,沒錢捧個人場,別閑著!

汐:節操那東西能吃嗎?不給我收藏,不給我評論,我哭暈在你們家門口~

陸元香:汐爺,葯不能停。收藏不能少,評論快快來,求還我一個正常的汐爺吧! 巷子里的農戶也不少,聽到陸元香的話微微一愣,她真的會醫術?怎麼之前沒聽說呢?

張氏眼睜睜的看著小花抱著虎子進了自己家裡,她心裡開始忐忑,要是陸元香救不了虎子該怎麼辦?這可真夠倒霉的!陸元香那死丫頭到底是怎麼想的!

小花抱著虎子跟著陸元香進了院子。「元香,我求求你救救我家虎子?我……」她心裡焦急萬分,要不然也不會聽風就是雨的找陸元香來看。

陸元香給小花拿了一個凳子,讓她坐在院子里,微微鬆開她懷裡的孩子。

她仔細觀察虎子,臉色蠟黃,額頭有些發燙,嘴唇發乾。「跟我說說他有什麼癥狀?」

她現在能確定一點兒,這孩子脫水了。還不能確定是不是痢疾。

小花慌慌張張的道:「從昨晚開始就不停的拉粑粑,我們也沒當一會兒事,他也吃不下去,一直吵著屁股疼,等今天早上,我叫虎子起床,他就已經成這樣了?」

「拉的粑粑是什麼樣的?」

小花有些不要意思,她看向陸元香認真的問道:「這很重要嗎?」

陸元香點點頭道:「當然,如果你們從他開始吵著肚子疼就開始注意,現在也不會成這樣?你們耽誤了時間,讓他多受了很多罪。」她將手放在虎子的手腕處,把脈!結合小花剛才說,她敢確定就是痢疾。

「那你能不能治?」小花緊張的問道,虎子是她的命,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自己怎麼活?

陸元香知道小花焦急,她淡淡道:「他的粑粑是什麼樣的?」

「是黃色,像濃一樣,很難聞!」小花喘息著,努力的回想道。

村民們聽道他們的對話,其中有人就忍不住道:「陸家丫頭真的能治療嗎?」

張氏站在那裡,心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她本不想陸元香招惹這些事情,給自己家裡帶來麻煩,如今她更希望陸元香能把虎子給治好了,那樣她就放心了!

李梅在一旁等著看好戲,等著陸元香出醜。

鄰居王嬸倒是一臉吃驚的道:「我倒是覺得元香這孩子有本事,以後有大出息,我感覺虎子這病她能治好!」

巷子里的人都對陸元香了解,心裡也更多的奇怪。「你們說這膽小如鼠的小丫頭死了一回,這膽子不光大了,似乎也更有本事,真是不簡單啊!」

陸元香根本不理會這些人說什麼,她走進屋裡,想著家裡還有早上燒好的開水,便倒在碗里。

虎子還是個孩子,肯定受不了這樣拉稀,就算是大人拉了一晚上也會脫水的。小孩子的抵抗力本就沒有大人的那麼強,她端著碗,用勺子,微微的將溫度正好的水,滴在虎子的嘴唇上,他能喝進去多少是多少。

最重要的是配藥,清熱燥濕,緩解炎症,調氣和血。

這些藥材,陸元香沒有,她可以暫時緩解孩子的痛苦,至於藥材的話,還是要去醫館里買。此刻先補充水分,讓他身體舒服了。

陸元香看著小花道:「我雖然能給他治,但是我沒有藥材,我給你開個藥方,你讓家裡人去拿葯,到時候用水煎服就好了。蒼朮6克白朮9克茯苓3克甘草(炙)1。5克豬苓2。4克澤瀉3克升麻1。5克肉桂2。1克柴胡1。8克黃芩3克生草1。5克當歸3克白芍2。1克。」

小花半信半疑的看著陸元香,她不懂這些。但知道陸元香說的在理。「那能不能麻煩你幫我照顧小虎,他這樣我很擔心?」

陸元香點點頭:「當然沒有問題,你去家裡煮點兒清粥,不要有一點兒油水,等一會兒你兒子就會醒過來,但他病沒有好,因為現在沒藥!」

小花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陸元香繼續給虎子補充水分,他慢慢的也吸收了不少,溫度也稍微將了下去,這是一個好現象,只不過他現在身體很弱。

虎子睜開眼睛,看著完全陌生的陸元香,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寶貝,別哭,我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她的聲音十分的溫柔,也十分的好聽。

虎子很快就安分了下來,陸元香給他擦乾臉上的淚水,認真的講故事。「小蝌蚪看到大白鵝就喊:媽媽,媽媽!大白鵝搖搖頭道:我不是你們的媽媽,你們的媽媽有四條腿……」

虎子認真的聽著,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陸元香,聽著她講故事。「肚子痛……」他委屈的想哭,但是又怕陸元香不高興,不給自己講故事了!

陸元香吧虎子抱在懷裡,「喝點水,我幫你揉揉!」她向來都喜歡小孩子,上輩子她還沒有機會結婚就來到了這裡。

陸元香輕輕的揉著虎子的肚皮。虎子喝了點熱水,肚子舒服了一會兒,可是有些想要拉粑粑,他覺得好著急,有些憋不住了。

陸元香眼疾手快的將他抱了出去,立刻脫了他的褲子,就聽到發出的聲音,接著就是長長的黃色跟水一樣的粑粑。

李梅厭惡的皺眉,簡直是臭氣熏天,居然在院子里就拉了起來,這小屁孩簡直太煩人了。

「陸元香,你過來打掃乾淨,趕快帶虎子回他家去,我們家快被他拉的臭死了!」李梅氣哼哼的不滿意的說著。

「大嫂,我要照顧虎子,你快清理乾淨吧,我忙不過來的!」陸元香早就習慣了,她之前給各種病人看過病,比這難聞的氣味她都能忍受,她知道李梅是出了名的愛乾淨,她不處理就熏她!

張氏也有些接受不了,這整個院子臭氣熏天,她看著陸元香忍不住的問道:「元香,你怎麼給虎子看的,你看他現在還是到處拉粑粑!我們家還能有個落腳的地嗎?」

陸元香絲毫都不理會,虎子一臉抱歉。「對不起,都是我……」

他話沒說完,就開始撲哧撲哧的拉粑粑了!這下子張氏和李梅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李梅沒注意一腳才到粑粑上,滑了一腳,摔的滿臉都是。「啊啊……陸元香你趕快帶這個小鬼死滾!」

「嫂子,我早就叫你清理乾淨,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真是丟人啊,臭死了!」陸元香毫不客氣的說道,她巴不得李梅倒霉呢,誰叫她多管閑事,想看自己笑話呢?

------題外話------

虎子:我不是故意,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肚子疼而已……

陸元香:做的好,非常好,小夥子有出息……

汐:瞧你們一個個得瑟樣,別忘了給汐爺求個收藏、求評論~

虎子:收藏會有的、評論也會有的。虎子在這賣萌了~

汐:凡是評論的,讓虎子給你們牽個小手~

陸元香:汐爺,你確定虎子這樣出境不會嚇壞各位看官?

虎子:……人家其實是萌萌噠的,只是生病了,陸阿姨趕快給我治病。

陸元香:虎子,叫姐姐。本姑娘才是17歲……

汐:收藏、評論在哪啊? 李梅臉色難看的如同鍋底一樣,歇斯底里大吼:「滾……陸元香你個死丫頭,誰叫你把這個混賬東西帶到我們家裡來的,你看把我們家裡糟蹋的?」

虎子被嚇的哇哇大哭起來,「姐姐,我好怕……」

陸元香把虎子擁在懷裡,安撫了一二,便忍不住對李梅道:「嫂子,是你自己不小心,怎麼能這麼說虎子呢,他只不過時生病了,你凶什麼凶啊?」

小花正好從家裡過來,她把兒子虎子放在陸家,她也不放心,剛想進門呢,就聽到了李梅的話,氣不打一處來。「李梅,你真是有本事,居然敢罵我家虎子,你是想打架還是怎麼著?」

「小花嫂子,您一定是聽錯了,我哪裡敢罵虎子啊,我是看元香對虎子凶,便忍不住罵她幾句,結果被您給聽到了,說真我覺得你趕快帶虎子去醫館找郎中,元香畢竟是個半吊子,萬一耽誤了虎子的病情,嫂子你去哪裡哭去?」李梅笑嘻嘻的拉著小花的,專門干挑撥離間的事。

小花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可她剛才明明看的一清二楚,可如今李梅說的又是有板有眼,她到底要相信誰的?陸元香的醫術如何,她心裡雖然不清楚,但是她讓自己兒子醒了,而且兒子似乎很喜歡她,應該跟她沒關係。

小花只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眉頭不由皺了起來,低頭看到了李梅的腳,忍不住嫌棄的甩開她的手。「李梅,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還不知道乾淨,你這腳臭死了,趕快去洗洗!陸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李梅是有怒不敢言,小花是李家媳婦,李家出了一個秀才老爺,日子比其他人要好一些,村裡也受人尊敬,沒人傻到跟李家過不去。

李梅吃癟的跑走了,而小花則快步的走到虎子喝陸元香的面前。一把將虎子摟在自己懷裡。「虎子,你可讓娘擔心死了,肚子還疼嗎?」

虎子被小花抱的有些緊,他有些不舒服的掙扎。「娘,鬆開我!有元香姐姐在,我才不會有事呢。」

小花發現自己的娃很喜歡陸元香,「謝謝你幫我照顧虎子了,對了已經按照藥方拿了葯,我娘已經在煎藥了,我想帶虎子回家了,不知道行不行?等虎子病好了,你去我們家玩,反正大家都在一個巷子,離的也近。」

陸元香淡淡的點點頭,她當然要靠上李家這棵大樹,好歹有個靠山,總至於一直被人欺負。

「小花嫂子,您客氣了!我也喜歡虎子這孩子。切忌這兩天別讓他吃帶有的東西,只能喝清粥,等不拉稀了,還可以,葯一天煎服三次,差不多兩天就能好起來。不能著涼了。」陸元香認真的說著,她也喜歡能給人留下好印象。

小花帶著虎子離開了,虎子有些不高興,但是還是跟自己娘親走了。

陸元香把院子收拾了一下,乾淨了不少。

張氏覺得陸元香越發的看不懂了,這個孩子真是自己閨女嗎?「元香,你跟娘說到底怎麼會醫術的?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沒跟我說?你這孩子醫術是從哪裡學來的?」

陸元香對張氏非常不喜歡,哪有親生母親恨不得自己閨女死的,而張氏就是這樣的人,她還不止一次的犯瘋病。現在又對自己咄咄相逼,「我會醫術不可以嗎?」她冷淡的笑了笑便不在說話。

陸彥上山打獵去了,今天到沒有多大的收穫,不過從池塘里捉了幾條魚。

「這不是陸家那小子嗎?」

「可不是就是,對了元香那傻丫頭真的會醫術?還救了李家的孫子?這事是真的嗎?」村頭的大樹下,一群大老爺們沒事就聚在一起,說著東家長西家短,現在最熱門的話題就是陸家傻丫頭會醫術的事情。

「陸彥,你今天上山打獵,有什麼收穫沒有?聽說你前不久打了一頭野豬?真是威猛啊!」杜雲抽著大旱煙,鬍子拉茬,他五十歲出頭,一臉滄桑的樣子。

「杜爺爺,哪能天天都有收穫啊,哎!我哪裡比得上您老當年的風光啊,聽說您當年打死過一頭老虎,那才叫厲害,救了我們村裡不少的人呢!」陸彥發在內心的佩服。杜雲年輕的時候,可是打獵的好手,他的箭法精準,百發百中!

杜雲被陸彥吹捧著,心裡很是高興,「陸彥你小子就是嘴甜,平日里看你挺憨厚的人。好漢不提當年勇啊!老嘍!聽說你妹子快十八還沒嫁出去,你們打算怎麼辦呢?」

杜雲心裡都替陸家著急,本來日子過的就磕磕巴巴,結果陸家那丫頭懦弱沒用,到現在都沒找到婆家,真是讓人頭疼,他想自己老伴也死了很多年了,自己孤苦伶仃的過了那麼久,心裡有些癢了。

再加上剛聽說陸元香那丫頭會醫術,並不像傳聞中的那麼差,這心裡就癢的更加厲害了,恨不得把那丫頭帶到自己家裡來。

陸彥笑著道:「小香,才十七歲。離十八歲還早呢,而且我妹妹長的又不難看,而且又有本事,找個好婆家不是問題。杜爺爺,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不然家裡人該著急了!」

杜雲一手拉過陸彥道:「你小子急什麼呢?對了你想不想讓我教你射箭,到時候你的箭術高明,百發百中,還愁打不到獵物?你看看你現在這三腳貓的功夫,能打到什麼獵物!」

陸彥沒想到杜雲要親自傳授自己,他心裡別提多高興了。「爺爺,可是我們家裡窮,沒有辦法給您學費的?我還是不能拜您為師,我自己慢慢練習吧!」心裡有一種難言的挫敗感。他也想百步穿楊,可是終究不行,也想考取狀元,可是沒錢讀書。


杜雲拍拍陸彥的肩膀道:「陸彥啊,我發現你是練武的好苗子,也知道你交不起學費,但是呢,聽說你那妹妹陸元香會醫術?而且長的又漂亮,不如就用你妹妹做學費如何?」

陸彥的臉色難堪了起來。「杜爺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是想學武沒有錯,但是為什麼要用我妹妹做學費?」

「難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妹妹嫁給杜喜悅那小子?可是喜悅貌似比我妹妹小三歲啊?不過這件事還要看我妹妹自己的意思?她要是看中了喜悅,那這親事也可以!」陸彥不假思索的道。


杜雲忍不住呸了一聲。「陸彥,就你們陸家那家底,就陸元香那種得性還想嫁給我孫兒喜悅,簡直是痴人說夢,我本來是看得起你,想讓陸元香來伺候老頭子我,看來你們不識抬舉!」

陸彥的臉色黑沉沉的,這個該死的老頭子,居然敢打自己妹妹的主意,簡直是可惡!「杜雲你個不要臉的老東西!真是老賊頭!」

------題外話------

汐:哎,越來越多的人打起了我們家元香的主意。真是艷福不淺啊。

陸元香:汐爺,那些都是爛桃花,我哪裡得罪了您老人家?

汐:不給我求收藏、求評論,我繼續給你安排這些……

陸元香:各位看官,行行好,求收藏、求評論,讓汐爺開心了,我的春天就來了! 陸彥氣的臉色發紅,這個老賊頭居然敢打元香的主意,他怎麼能不生氣。

杜雲見陸彥沒出息的樣,忍不住得瑟的哈哈大笑起來。「陸彥,你好好考慮考慮,反正你妹妹嫁誰不是嫁,嫁給我我教你箭術,你以後有了本事,日子也好過!」

陸彥的臉色陰沉,他恨恨的瞪了杜雲一眼。「你少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們全家就是餓死,也不會讓你得逞,我不會為了自己出賣我妹妹的!」他大步流星的往家裡走,心裡忐忑不安。

杜雲那老賊頭真是賊心不死,打誰的主意不好,居然打了元香的主意,這可怎麼辦是好呢?

他慌慌張張的往家裡走,剛打開家門就看到了正在做飯的陸元香。

「哥,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餓壞了吧?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你放在背簍去洗手吧!」陸元香笑眯眯的說著,這個家裡唯一讓她覺得可以靠得住的就是陸彥了,發自內心對自己好的人。

陸彥憨厚的笑了起來。「我家妹子越來越能幹了!」

陸彥走了之後,陸元香的臉便微微的冷了下來,她感覺出來陸彥心裡有事,剛才進門時候,慌慌張張的,有些恍惚。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看樣子回頭要問問他?」陸元香自言自語道。繼續燒火做飯。

陸彥放在背簍手也沒洗就走進了黑漆漆的廚房。「原來我來幫忙燒火吧?聽說你今天救了李大哥家的虎子?」

陸元香點點頭道:「是啊,跟我們都是一個巷子,虎子是吃東西吃壞了肚子,去集鎮上來不及,我就幫忙看了看。」

「小妹,你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哥哥為你感到驕傲!」陸彥憨厚的樣子,眼裡泛著光,他是發在內心的高興。

陸元香看著陸彥認真的道:「哥,等我們以後有錢了,你去讀書好不好?」

陸彥知道她是為了自己好。「小妹,哥這輩子別的都不窮,就希望你找個稱心如意的好人家,對你好的,能好好的過日子。我不想你受委屈!」

陸元香看到陸彥堅定的神情,她心裡暖洋洋的。「哥,是不是又有人說閑話了?說我是嫁不出的老姑娘了!」


「什麼老姑娘,我妹妹漂亮又能幹,懂事又孝順,外面那些人的話,根本不需要聽進去!小妹我不准你胡思亂想,我會努力打獵,賺很多的銀子,將我妹妹風風光光的嫁個好人家!」陸彥的話讓陸元香感動的熱淚盈眶。

有這樣的好哥哥,此生無憾!「哥,我們一起努力,日子一定會好起來的,到時候讓那些笑話我們的人都後悔!」陸元香她下定決心,要想辦法賺錢!

陸彥並不指望陸元香,但是依舊寵溺的道:「都聽你的!」

李家「虎子的情況怎麼樣了?還拉稀嗎?」李家老爺子認真的問了起來。這個孫兒他是捧在手心裡疼著啊。聽說虎子病了,他把家裡的人都罵了一頓。

小花對公公也是有些害怕的,怯怯的道:「虎子吃了葯,肚子就不疼了,也不怎麼拉稀了,看樣子元香那丫頭還是懂點兒醫術的!」

「哦?你是說陸家那懦弱的傻丫頭?」李老爺也來了興趣。

「老頭子,你這話就不對了,陸家那丫頭非但不傻,也不懦弱,可不是傳聞中的那樣,我看精明著呢,而且虎子可喜歡她了,回到家裡就不停的跟我說陸元香對他怎麼怎麼好,說等病好了,要去陸家玩呢。」胖嬸爽快的說著。她現在對陸元香那丫頭可是越來越喜歡了!

李溫聽自己老伴的話,更好奇了。「有空把陸家那丫頭叫到家裡來,難得我們家虎子喜歡她。而且也要好好感謝人家救了我們家虎子!」

李家人都點點頭,第二天虎子已經完全沒事了,活蹦亂跳的,完全看不出來像是大病一場,「娘,我想去找元香姐姐,行不行啊?」

「虎子,你這病才剛好,就不要到處跑了。」小花不放心虎子一個人到處跑。

「娘,在家裡好無聊啊,你又不會講故事,元香姐姐講的可好聽了不?我就要找她玩去?你要是不讓我就哭給你看!」虎子心裡不爽,忍不住耍賴皮了。

胖嬸看著自己家孫兒那樣子,忍不住道:「走,奶奶帶你去陸家。小花把咱們家那兩隻母雞帶上,好好感謝人家!」

「娘,兩隻母雞是不是太多了?」他們家裡也養了不少的雞,按理說兩隻母雞也算不上什麼事,可她還是有些不捨得。

「小花,人家好歹救了咱家虎子一條命,兩隻雞算什麼?你就趕快按照我說的去做!」胖嬸是個爽快人,最討厭磨磨唧唧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