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抽完簽之後,一看自己抽到的繡球,驚訝的說道:「運氣這麼好?」那個繡球上,分明的寫這個『八』,也就是說,他本輪輪空,直接晉級到下一輪了。

「抽到一號的,上擂台。」

和第一輪的規矩一樣,第二輪仍然是按照抽取的號碼挨個進行比試。

抽到一號上台的,是江紅,以及一個來自旁支的精瘦少年江索。

江索善使用一根長長的繩索,而江紅則是使用一根皮鞭。所以兩個人倒是在某些程度上有些相似。

比試一開始,兩個人就各自抽出自己的繩索皮鞭,開始對著對方一陣狂甩。又是捆、又是抽、又是甩過來甩過去……就在大家眼都被兩個人甩暈了的時候,終於,隨著一聲「啪」的聲音,江紅的那根皮鞭竟然斷成了兩半!

「哇……」江紅眼瞬間就紅了,竟然是直接哭了出來,一邊哭還一邊對著江索說道:「你給我賠,你給我賠!」

江索訥訥的怔立在當場,不知道該怎麼辦。

倒是江玉川,對著江紅說道:「你大哭大叫的像個什麼樣子,輸了就輸了,回頭我再給你弄一根皮鞭就是了!」

原來,那個江紅,是江玉川的女兒,看著女兒在場胡鬧,便出聲喝止了。然後宣佈道:「獲勝者,江索。」

號碼為『二』的兩個人很快就上場了,這兩個人一上場,場下的人就一陣嘩然!

這兩個人,一人身穿黑衣,漆黑如墨。一人身穿白袍,潔白如雪。他們兩個人上場,他們就瞬間成了場上的主角!

而且,從他們赫然一樣的面貌上,就能認出來,這兩個人,赫然便是江家年輕一代中的領導者——江龍,江虎!

「怎麼會是他們倆啊,豈不是要淘汰掉其中的一個嗎?」

「對啊,太殘忍了,竟然要兄弟相斷!」

「真想看看龍哥和虎哥終究是誰更強啊。」

擂台上的江龍江虎兩個人,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真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早就對上了。

主桌上的大人物們,此時倒是十分清閑的看著台上的兩個人,想看看他們怎麼處理這個問道。

這時,在長桌靠近大門處,有一道聲音傳了出來:「這還不簡單,我就有個辦法,讓他們不傷和氣!」

… 在場的眾人,聽到那一道聲音之後,就都往那邊看去。

這一看,眾人驚訝的發現,說話的那個人,是個陌生的面孔,大家竟然都不認識!

不過,有三個人例外。江雲、江玉戊以及雪汀蘭。

因為,說話的那個人,正是金宇!


「這個方法太簡單了,沒想到你們沒有人知道……」金宇嘆息道,一副為你們智商著急的樣子。

「喂,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有江家子弟怒氣沖沖的問道。江家的族會,是很重要的事情,一般的江家子弟都不能參加,更何況外人呢。所以看到金宇這個陌生人的時候,就以為他是擅自進來的。

「他肯定是葉家派來的姦細,想要打探我們的底細!」有人-大喊,「快點抓住他!」

嘉陵城中,並不是江家一家獨大,而是還有另外的幾個家族,比如葉家,蕭家,還有城主府。

「我不是葉家姦細,也不是偷偷摸摸進來的,我可是光明正大的進來的。」金宇說道。

「誰帶他進來的?忘了江家的規矩了嗎?」江家家主江玉甲,臉色威嚴的說道。平時出了這樣的岔子也就算了,可是今天是一年當中最重要的族會,而且嘉陵城的城主也在這裡!真是給他把臉丟盡了!

江玉甲旁邊的江玉戊,一看事情不好,急忙對江玉甲輕聲說道:「大哥,這是雲兒在宗門的好兄弟,今天是來咱們江家長見識來了。」


「哦?江雲的兄弟?」江玉甲看了江玉戊一眼,「擅自帶無關緊要的人搗亂家族的族會,這可是犯了大錯誤了啊。」

江玉戊知道,家主這是要在城主面前立威了,好挽回自己的面子。

於是自己只好把目光往自己的妻子雪汀蘭那邊看去,拚命的給自己的妻子使眼色,讓她趕快把金宇帶出去。

可是,就在自己的妻子剛剛領會到自己的意思的時候,就已經有江家的一些激進的子弟,把金宇圍了起來,咄咄逼人的問道:「說!你是葉家派來的,還是蕭家派來的!不說就打斷你的腿!」

金宇憤怒的看著這幾個人,臉憋得通紅。他只是單純的想出了一個解決江家一個小困擾的辦法罷了,沒想到這些人不但不領自己的情,反而是把自己當做敵人對待!

「你們這是幹什麼,放開他!」

江雲一個箭步向前,推開了包圍住金宇的人,說道:「他是我的朋友,不是什麼姦細!」

「江雲?」包圍住金宇的人當中,有一個便是江林,他看著江雲,厭惡的說道:「什麼人會和廢物做朋友?肯定是他為了進入我們江家而特意接近你的!這種人,一看就不懷好意……」

江雲看到金宇的臉色越來越差,自己不禁感覺挺對不起金宇的,因為此時在羞辱金宇的,乃是自己的親戚!金宇的拳頭緊握,恐怕要不是看在江雲的面子上,早就爆發了!

「你住嘴!」江雲不忍心自己的好友被人惡意的繼續侮辱下去了,於是他伸出手,「啪」的打了江林一個巴掌。

江林愣住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手指顫抖的指著江雲說道:「你竟然敢打我?」

「嘴巴不幹凈的傢伙,打的就是你!」江雲說著,又是「啪」的一巴掌,把江林的臉抽的紅紅的。

「我和你拼了!」江林反應過來,瘋了似的就要往江雲身上撲。

就在這時,一道飽含怒氣的威嚴聲音,在大廳里迴旋——

「夠了!!!」

江玉甲臉色鐵青,「你們這是像什麼樣子?鬧什麼鬧!江雲,江林,還有那個人,你們三個過來。」

他的話語,十分的強硬,給人一種不能違背的感覺,不容拒絕。

江雲三個人只好走到了主桌的面前。

江林此時低著頭,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而江雲,則是平靜的目視著前方。至於金宇,臉上除了一些憤憤之外,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給城主道歉,向在場的所有江家人道歉!」江玉甲說道。

「對不起,家主,我錯了!」江林急忙道歉。

江雲還沒有說話,金宇的聲音又傳了出來:「我沒錯,道什麼歉?」

「你是誰?」江玉甲眉頭皺了起來,這個人到底是誰,屢次冒犯自己江家的威嚴。

「大哥,他叫金宇。」江雲的父親說道。

「金宇?你姓金?」在城主旁邊,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文弱書生聽到這個名字,很明顯的吃驚了一下,然後開口問道。

「嗯,姓金不行嗎?」金宇瞥了那個書生問道。

書生並沒有在意金宇的無禮,而是再次開口問道:「紫禁城的金?」

在場大部分人,都一臉黑線……這個書生腦子有病吧?紫禁城這個詞中,哪有金這個字啊?

「對,你認識我?」金宇卻是肯定的回答道。

得到了金宇的肯定回答,對金宇的態度稍微變得恭敬了一些,然後又問道:「金星是你什麼人?」

「他是我哥。」金宇知道了,原來這個書生認識自己的哥哥,難怪知道自己姓金之後就問是不是來自紫禁城。

」他是你哥?真像,太像了。」書生不住的點頭,然後看向金宇的目光就變得更加恭敬了,說道:「鄙人司空玄,是你哥的同門,我對令兄,已經仰慕已久了……」

「咳,司空玄,此時不宜談這些吧。」江玉甲看金宇和司空玄兩個人一問一答,全然當自己是空氣,急忙咳嗽一聲說道。

被人打斷,司空玄不開心的看了江玉甲一眼,然後說道:「江家主,看在城主的面子上,我給你一個忠告,今天的事就算了吧。」

江玉甲臉上不動聲色,但是心中已經是驚濤駭浪了。自己奉為上賓的城主,頗為尊重這個書生,而這個書生則是對金宇畢恭畢敬……這個金宇到底是什麼人?

「這樣吧,江家主,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和小輩一般見識了吧,我可以保證,這個少年絕對對你們江家沒有惡意。」嘉陵城城主說道。

江玉甲明白,這就是城主給自己一個台階了,於是就著著台階而下,問道:「那,你剛開始說的是什麼辦法呢?」

… 「猜拳。」

金宇輕描淡寫的兩個字,讓在場所有人驚呆了。

「你竟然讓龍哥和虎哥兩個天才,用猜拳這種小孩子的玩意決定勝負?」江林不可置信的看著金宇。

「對,就是這麼簡單,你不會是想讓他們兩個打得頭破血流吧?畢竟是兄弟啊!」金宇一臉不忍的樣子。

江玉甲也是哭笑不得,他只好說:「這個方法取不取,就看江龍江虎兩個人的意願吧。」

第二輪比試的第二場戰鬥,正式開始了。

擂台上,江龍江虎,兩個人劍拔弩張,互相對立,良久之後,兩個人的拳頭一起揮出!剎那間,風雲變色。

江龍的一個剪刀手,剪破了空氣的束縛,彰顯著他的霸氣。

而江虎,在同一時間,則是深刻貫徹著自己「有容乃大」的風格,使出了一式掀起腥風血雨的包袱!

剪刀對包袱,第一回合,江龍勝!

為了避免偶然性,兩個人採用了三局兩勝的比賽制度。

第二回合,江虎因為第一回合的失利,明顯有些凝重,而江龍則是雲淡風輕的使出了自己的招式。

江虎,還是包袱!而,江龍,則是鎚頭!

挽回一城!

現在,兩個人的戰績是一比一,比試已經到了賽點了。

在場觀戰的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深怕呼吸的幅度太大,影響到場中兩個人的發揮。

江龍江虎兩個人,不愧是人中之龍,面對此時這種情況,仍然是心中不急不躁,顯得沒有多少壓力。

三,

二,

一,

兩個人一齊用出了自己的最後的招式,所有人不禁睜大眼睛,想要看看最後是誰獲得了這場勝利!

「啊!」有一個承受力頗弱的姑娘,看到結果之後,直接昏厥了過去。

江雲放眼看去,那兩個人,此時伸出的雙手,則是不謀而合的一起使出了鎚頭!

也就是說,結果沒有出來,還要繼續加賽!

「真是折磨人啊,沒想到猜拳比真正的比斗還刺激!」有人說道。

「哼,那也要看猜拳的人是誰,龍哥哥和虎哥哥不管做什麼都會讓觀眾很享受!」一個犯花痴的姑娘滿眼桃花的說道。

「唉,這個該死的看臉的世界啊!」

就在這個人發牢騷的時候,那邊的結果已經出來了!

最後的結果,竟然是和兩個人猜拳的第二輪一樣,江虎用包袱,打敗了江龍的鎚頭,成功晉級!

「哥,看來,包容的武道也許比厚重的武道更能獲得勝利!」江虎從一場猜拳中,看穿了人生,看懂了武道。

「獲勝者,江虎。」江玉川宣布結果,「三號,上場。」

江大炮一聽有人叫三號,便放下自己手中的一個雞腿,隨手摸了摸油膩的嘴唇,走上了擂台。「又輪到俺啦。」

江木也走上場,對江大炮說道:「你也喜歡吃啊?和我一樣!我就因為多吃了一個窩頭才晉級的呢!」

江大炮聽,對面也是一個吃道中人,便開心的說道:「那我們快點打,打完下場接著吃去!」

江木心中輕笑,自己只是喜歡吃而已,而這個江大炮只是一個吃貨!只是來自旁支的土包子,能有什麼本事?看來自己這一下是肯定能夠晉級了!

心中還在想著,就見那個江大炮說到做到,說快點打,就立刻風風火火的攻了過來。

江大炮疾跑幾步,在靠近江木的時候,一個急停,身子瞬間跳到了半空中。

「嗯?梯雲腿?」江木一看這架勢,就判定江大炮要使用江家的一門武學梯雲腿。對付這一招,江木可是有十足的信心!

於是,他就身子一軟,直接躺在了地上。「哼哼,諒你腿再長,也踢不到我!」他洋洋得意的想到。

可是,當他躺在地上,睜開雙眼朝空中望去,準備看江大炮懊惱的表情的時候,卻發現江大炮並沒有使用梯雲腿!而是把身體團成了一團!

「肉蛋衝擊!」江大炮大吼一聲,身體就像一塊巨大的天降隕石,徑直朝著躺在地上毫不設防的江木砸去!

江木已經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嘭!」


一聲巨響,擂台上升起了大片灰塵。

江木卻吃驚的睜開雙眼,用手摸摸自己的身體,完好無損!怎麼回事?

「哈哈,俺贏了,按下去吃東西啦。」江大炮在他還發愣的時候,一下子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然後走下擂台,直奔長桌上的雞腿……

江雲在台下看得真切,江大炮在間不容髮之際,看江木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於是身子奮力一扭,就避過了躺在地上的江木,而是砸在了江木旁邊的空地上。

勝負顯而易見,江玉川宣布了江大炮的勝利,別人也沒有異議。

「四號登台。」

這一場,是江芙和一個江家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弟子的比試。在江芙渾厚的元力以及熟練的武技之後,那個江莫全面不敵,很快就被打下了擂台,比賽結束。

第五場,江山登台。他依舊是輕輕扇著自己的扇子,臉上有著無盡的自信。他的對手,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弟子,面對氣勢逼人的江山,那人只是苦笑一聲,什麼都沒說就主動走下了擂台。

又是一場認輸。江山已經沒有出任何一招,就成功的晉級了兩輪!

第六場,比前面兩場好歹有些看頭,因為交手的兩個人當中,有一個峭立的女子,江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