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振業擺了擺手,他在陳龍身上真沒看出來有什麼特殊之處。

怎麼汪小婧就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的,難道他有什麼特殊的本領不成?

「你和小婧真的沒再聯繫了?」

陳龍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說到底還是沾了汪小婧的光才辦下來的,這會他心裡也不好受。

「行吧,你下星期再過來吧。畢竟是上拍的地,這麼直接的給你也不合適,該走的手續還是要走的。

資金方面沒問題吧?別地留給你了,你沒錢付款。」

「資金沒問題的,您放心吧。」

「那你下周一過來吧,記住你走的是正規途徑。」

汪振業又囑咐了一句,他怕陳龍口無遮攔,在弄出什麼麻煩。

「汪處,您放心吧,規矩我都懂的。」

陳龍將材料都交給了汪振業之後就轉身離開了,走出國土局的時候,陳龍心中的喜悅逐漸被沖淡。

汪小婧默默的為他做了那麼多,他不感動純粹是騙人的。

可是他現在……

陳龍猶豫了一會,還是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倆人牽着小手走了一小會兒,太陽大哥好像都在說它快看不下去了!

變得越發的炙熱。

蘇木轉過頭,看了看快要掛在他身上的富貴竹:「小竹,你有沒有覺得好熱。」

長袖長褲的她,當然熱呀,不過已經香汗淋漓的她有些口是心非的答道:「還好啦,不是很熱。」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捨不得面子套不到蘇木頭。

已經想得很透徹,要加把勁把木頭加在她家戶口本上的華大妞,此時也是豁出去了。

「……」

又走了一截,蘇木覺得在貼著走,他得捂出痱子了,試探著抽出手……

又看着某人可憐巴巴小眼神。

無奈說道:「小竹,我又不跑,你別拽這麼緊,以後又不是……又不是牽不到了。」

說到後面,也是個雛,還有有那麼億點點害羞的蘇老師聲音本能的減小。

「那……那好吧。」雖然心裏不想放開,但華韻還是選擇了鬆開手,畢竟她這輩子都不會勉強木木的____結婚了后除外。

熱壞了的蘇木鬆了口氣。

而後面的吃瓜群眾們,特別是那群單身的,也終於鬆開了他們拳頭。

單身有什麼錯!

憑什麼受此暴擊!

這麼大太陽,你倆牽手走這麼長一段路,不說熱不熱,你丫也得考慮一下後面一群狗呀!

「在我們村,遇到這種破壞安定的行為,逮到了都是浸豬籠的!」

作為蘇老師的同齡人,此時嫉妒使小曹面目全非,他在心裏狂吠!

不過,這次旅行讓他面目全非的事兒,才剛剛開始。

因為剛剛很熱,消耗了不少能量的蘇木,走在全程一半的時候,就不由的臉紅喘了粗氣。

「木木,你要不要把包給我,休息一下?」除了上班,平常娛樂活動大多是鍛煉的華韻,輕輕的問道。

「……」

蘇木覺得他男人的尊嚴受到了暴擊!

話不多說,停下了腳步,伸出了手,悶哼哼的吐出一個字:

「包。」

「啊!」

「你的包給我。」神情洋溢男人的堅定。

當然,不懂得拒絕蘇木的富貴竹當然是乖乖的把包放在了他手上。

一雙眼睛那是亮晶晶。

她太開心了,這次旅行她太開心了!

「木木,你渴不渴呀,我包裏帶了水的。」很明白心急吃不了熱木頭的華韻聲音帶有一種好聽的磁性,語氣溫溫柔柔的。

「好,喝水。」

都沒等蘇木打開富貴竹的包,她就一步,跨到了前兩階的台階上,貼心的拉開了她的包,從裏面拿出一瓶水,主動擰開,遞到蘇木面前。

在那陽光下,笑得溫柔,皮膚白皙,舉著水瓶的富貴竹像是美得如一副畫。

蘇木恍惚的接過水,喝了一口,遞了回去。

華韻接回水,然後……

直接送到了自己嘴邊,朱唇輕啟,純凈水像是緩緩流進了那在陽光下似乎有些晶瑩的唇里,卻又像是有一部分順着那雪白細膩的玉頸輕輕向下滑落……

那嘴唇在陽光下,似乎布靈布靈的。

華韻今天臉上帶了淡淡的妝,嘴唇應該是有着潤唇效果的口紅,所以在那陽光點綴下,忽的性感誘人,勾人心魄。

「……」

蘇木喉結不自覺的涌動,一眼不眨的看着眼前像是漫畫里才能出現的美麗,出現的畫面,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

那什麼,怎麼突然感覺,自己還是有些口渴,剛剛那口水,並沒有喝夠呢。

華韻放下手中水瓶,低着頭看着好像有些眼饞的蘇木。

「木木,你還要喝嗎?」

好像,是有點想再喝,不過矜持讓蘇木沒有第一時間回應。

「那你喝這瓶,還是我在包里再給你拿一瓶?」此時聲音好像有些誘惑的華韻覺得,她要溫水煮青蛙,一步一步的來。

蘇木望了望天,手不受控制的指了指富貴竹手中的那水瓶。

矜持?矜持能解饞嗎?

不可以!

但眼前的這瓶水可以。

「這可是我喝過的,木木你不嫌棄嗎?」華韻好看的眸子越發溫柔的注視着蘇木,眼中的笑意也愈發濃郁。

「不……不嫌棄的。」

好的,美色面前,某人逐漸裂開了。

「可我嫌棄你呀。」

華韻當然不可能會說這話,她眯着眼,眼神充滿暖意的把手裏的水遞到了蘇木的面前。

「噸噸噸。」

蘇木也沒有再矜持,麻利的接過富貴竹手中的水瓶,送到了嘴邊。

別說,比之前好像……多了一絲甜意。

「……」

媽的!

破防了!

後面很大一部分吃瓜群眾慘遭破防!

拍桌,單身狗何時才能站起來!

一瓶水,你喝了她喝,她喝了你又喝……

媽的!

這波啊!

是無盡暴擊!

小曹:「我瞎了,我狗眼差點被亮瞎了!」

而好像有人的眼神傳達的意思和小曹的不謀而合了。

這是個妹子。

在今天的刺激下,小曹似乎大膽了起來,堅定的邁出了第一步:

「小姐姐,能給個聯繫方式嗎?」

哼哼!我小曹,還不是要花式喝水!

而後面的大部隊中,一個人正在拋開所有雜念的瘋狂拍照。

老華董在公司的眼線當然不止一個人。

拍照發送。

看着超特里那一張張自家女兒明顯帶着一絲戀愛酸臭味的照片。

老華董,露出了老父親般的笑容。

開心使他胡言亂語:

「老高,趕緊給飛機提提速!」

好傢夥,不僅語氣焦急。

甚至在老華董的腦海里,他已經着急的把自家閨女把婚禮都準備好了!

……

噗呲,噗呲!

一路上,一顆小心臟,被走在前面的倆人不停抽插的大部隊,終於快結束今天的旅程了。

Leave a Comment